加载中…
个人资料
诗阵地
诗阵地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07,680
  • 关注人气:1,59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给中学生推荐的20首短诗(中外各半)

(2015-01-04 10:54:54)
标签:

转载

给中学生朋友推荐的20首短诗(初选)

 

《随时间而来的智慧》

叶芝  沈睿 译
   
虽然枝条很多,根却只有一条;   
穿过我青春的所有说谎的日子
我在阳光下抖掉我的枝叶和花朵
现在我可以枯萎而进入真理


《朦胧中所见的生活》

    帕斯  陈光孚译

在大海的黑夜里,
穿梭的游鱼便是闪电。
在森林的黑夜里,
翻飞的鸟儿便是闪电。

 

在人体的黑夜里,
粼粼的白骨便是闪电。
世界,你一片昏暗,
而生活本身就是闪电。

 

《大街》

帕斯  赵振江 译

这是一条长长的寂静的街道。
我在黑暗中行走,跌跤,
爬起来,踏着干枯的落叶和沉默的石子,
深一脚,浅一脚。
我身后也有谁将它们践踏:
我停,他也停,
我跑,他也跑。
当我转过脸,无人静悄悄。
一片漆黑,没有出路,
我在街口转来转去
总是又回到原处,
那里没人等我,也没人将我跟随,
我却在将一个人紧追,
他跌倒了又爬起来,
一见我便说:没有谁。

 

《星》

沃尔科特  飞白 译

 

假如,在万物光华中.你真已
暗淡,却又只苍白地退隐
到心照不宣的适当
距离,恰似月亮通宵
逗留树叶之间,那么
愿你在隐身匿形中给这所屋子以欢乐
星啊,你爱意殷殷,你来之时
未到黄昏,而又已过了
黎明,那么,愿你苍白的火馅
指引我们心中最深的苦捅
穿越混沌
与平凡白日的
受难。

 

《风暴》
特朗斯特罗姆  李笠译

 

突然,漫游者在此遇上年迈
高大的橡树——像一块石化的
长着巨角的麋鹿,面对九月大海
那墨绿的城堡
  
北方的风暴。正是楸树的果子
成熟的季节。在黑暗中醒着
能听见橡树上空的星宿
在厩中跺脚


《树和天空》

【托马斯•特朗斯特罗姆】李笠译

 
一棵树在雨中行走
在倾洒的灰色中匆匆走过我们的身边
它有急事。它汲取雨中的生命
就像果园里的黑鹂
    
雨停歇。树停下脚步
它在晴朗的夜晚挺拔的静闪
和我们一样它在等待那瞬息
当雪花在空中绽开


《在苦味的土地上》
马查多(飞白译)


在苦味的土地上
梦布下了路的迷宫——
蜿蜒曲折的小径,
开花的花园,阴暗,安详;

停棺的地穴,攀星的梯阶,
祭坛的浮雕:回忆与希望——
老年的忧伤的玩偶——
小小人形微笑,过场;

友好的形象呵——
小径于花间转弯处,
玫瑰的幻觉,
标志着道路……向远方……


海螺
——给纳达丽妲、希美奈思

希梅内斯   戴望舒 译

 

他们带给我一个海螺。

它里而在讴歌
一幅海图。
我的心儿
涨满了水波,
暗如影,亮如银,
小鱼儿游了许多。

他们带给我一个海螺。

 

《白云》

黑塞  钱春绮 译

 

瞧,她们又在
蔚蓝的天空里飘荡,
仿佛是被遗忘了的
美妙的歌调一样!
只有在风尘之中
跋涉过长途的旅程,
懂得漂泊者的甘苦的人
才能了解她们。
我爱那白色的浮云,
我爱太阳、风和海,
因为她们是——
无家可归者的姊妹和使者。

 

《春的临终》

谷川俊太郎  田原 译

 

我把活着喜欢过了
先睡觉吧,小鸟们
我把活着喜欢过了

 

因为远处有呼唤我的东西
我把悲伤喜欢过了
可以睡觉了哟 孩子们
我把悲伤喜欢过了

 

我把笑喜欢过了
像穿破的鞋子
我把等待也喜欢过了
像过去的偶人

 

打开窗 然后一句话
让我聆听是谁在大喊
是的
因为我把恼怒喜欢过了

 

睡吧 小鸟们
我把活着喜欢过了
早晨,我把洗脸也喜欢过了


《新发现》
  
  王小妮
  
蚯蚓拱动,萤火虫划火柴
青芒果沉闷落了地
月亮就要在这会儿升上来。
不肯停手的银匠
孤单一人
敲敲打打的活儿早没人做了。
  
白天是时间
夜晚才是光阴。
手艺人拍着厚围裙
  
房门开了
月光把他变成一道银河
斜立着,浑身白花花。

《作物》
 
闲园老杨
 
 
在离天最近的楼顶种菜,摘菜,是一件
离神境多么近的事
那时候,夕阳就是
神的一只眼
它远远地温暖着你的浇水动作
 
那时候,你不再是孤身一人
你会看到,菜园的一切都有了灵性
迟菜心在为一只蝴蝶的光临流泪
番薯叶在菜园里爬得满头大汗
蜜蜂在和紫苏花说话
嗡嗡声引起了辣椒的不满
它妒忌得满脸通红
而你,会拿着水管沉浸在
那神性的世界中
感觉自己也是
某个上天种在楼顶的
作物

 
 
《河水在夜里经过水电站》
        韩宗宝
 
河水在夜里经过水电站
无声无息
如一条游过土地的蛇 冰凉 潮湿
轻轻分开  土地和积年的杂草
被月光看见的河水
最后在早晨消失 远处
一个我看不见的地方
河边的芦苇一夜之间 头全白了
故乡的夜晚 蒙昧无知的我
目睹了波澜不惊的生活

 

《借给我,你的橡皮擦》
朱旭东

 

借给我  你的橡皮擦
让我也模仿着你专注的样子
一下一下擦掉世故和谎言

可橡皮擦终究不像鼠标
一键删除也不留痕迹
它只属于一双刚练习写字的小手
轻易消灭掉那些错字和污迹

 

告别了童年的那张白纸
面对一张错字连篇的生活稿纸
现在的我  已无权使用
一些事物擦去了枝桠
根须又在地底翘首企足

《鸟巢》
方刚

他翕动着小鼻涕,捏着泥团
仰脸对我说
“树上一只碗,十年下不满,猜猜是什么”
我佯装猜不出,半晌说,“是鸟巢”
“错!”他用奶声奶气的方言纠正我,“是老鸹窝”

 

我怔了一下,忽然觉得
他帮我又一下拾起了
多年前,大雁掉落在故乡田埂上的
那根羽毛

《护佑》


西娃
 
饿太阳下,沙湖边
两个三岁左右的小女孩
用四只手形成帐篷
为一朵蓝色的小野花
遮挡太阳
她们的小脸
被太阳晒得通红
 
最小的女孩,突然
“哦”了一声
她把花,轻柔的摘下
用一只衣角,包好
她小声对大点的女孩说
“只有这样保护它
太阳才不会晒死它。”

 

《一朵云的胎记》

吴猛
 
母亲告诉我
那云,真像我脊背上的胎记
我看不到自己的后背
我只能用目光追逐那云
一点点在天边消失……

 

多少年来,我的目光
一次次甩开太阳、月亮、小鸟、飞机的羁绊
寻找着那朵
和我一样的身份和辈分的云
可是,它始终无可名状若即若离

 

直到有一天,在母亲的坟前
我忽然感到后背被灼得生疼
我抬头,一片火烧云
正慢慢地从头顶飘过
哦,我终于找到了它——
我要给它起个名字,留住它:
娘恩! 
     

《凶手》
午夜月

 

这一定和嗑瓜子有所不同
我必须咬掉它的尾巴
然后用嘴唇吸出它的肉身……
如今,这些叫
牡蛎、贻贝,海螺的空贝壳
这些跟我索要眼睛、鼻子、脚趾、触须的尖叫声
就吸附在我的心尖、肝胆、胃粘膜上
八角、桂皮、芥末、白胡椒,这些上好的麻药
都淡化不掉弥漫在我身体中的血腥味


萨克斯《回家》

    香奴


那是个流浪的男孩,金发碧眼
他来自德国?或者俄罗斯

他的萨克斯,是吹给故乡听的
一条河流,经过那个城市

鸽子群散落的广场上,他的新娘
在教堂门前的台阶上,远望

他用灵巧的手指,恰到好处地按住
从胸腔奔涌而出的,忧伤

 

《美好是疼的...》
  
  【鹰之】
  
看见美好的事物便流泪
正在成为我的职业病
比如,湿淋淋的太阳从海面升起
莲花般的温泉在火山灰中盛开
雨后的枝叶抬起头
孩子扑在母亲怀中的前一秒钟
……
她们跟一首诗从黑漆漆的肉身出走
有着同样的曼妙与生动
  
美好,不是过去,也不是将来
而是那些正在消失的事物
美好是疼的——
看到了吗,五大洋喷溅着绚丽的浪花
迷人的漩涡此起彼伏
那是五匹健马唇边的泡沫和
浓烈的喘息声
是它们拉着地球的石磨在转、在转
看到了吗,七大州的蛋糕越来越小
那分明是写着:喜、怒、哀、乐、贪、嗔、痴的
七穗苞米
它们正从地壳的磨眼漏下去……
  
美好,是比中微子更微小的事物
她每天千百万次地穿越钻石、舍利,也穿越着
核弹头、艾滋病菌、冒着热气的狗粪
就像时间总会占领每一寸空间
我确信,我全身毛孔都是开放着的
定有美好的事物时刻通行
我们说着她,却嗅不到她的衣香,听不见她的脚步声
但眼睛会分泌眼泪,鼻粘膜会将一个个喷嚏送出
告诉我们,她来过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