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诗阵地
诗阵地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07,680
  • 关注人气:1,59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推荐给“最诗歌”20首诗

(2014-12-16 08:56:32)
标签:

转载

推荐给“最诗歌”20首诗

 (2014-12-06 17:46:16)
  推荐给“最诗歌”20首诗
  
  百首经典诗歌——最适合中学生阅读的诗歌读本(简称最诗歌)
  
  宫白云推荐:
  
  秋日将至及对父母的思念
  
  阿米亥(以色列)
  
  不久秋天就要来临。最后的果实业已成熟
  人们走在往日不曾走过的路上。
  老房子开始宽恕那些住在里面的人。
  树木随年龄而变得黯淡,人却日渐白了头
  不久雨水就要降临。铁锈的气息会焕发出新意
  使内心变得愉悦
  像春天花朵绽然的香味。
  
  在北国他们提到,大部分叶子
  仍在树上。但这里我们却说
  大部分的话还窝在心里。
  我们季节的衰落使别的事物也凋零了。
  
  不久秋天就要来临。时间到了
  思念父母的时间。
  我思念他们就像思念那些儿时的简单玩具,
  原地兜着小圈子,
  轻声嗡嘤,举腿
  挥臂,晃动脑袋
  慢慢地从一边到另一边,以持续不变的旋律,
  发条在它们的肚子里而机关却在背上
  而后陡然一个停顿并
  在最后的位置上保持永恒。
  
  这就是我思念父母的方式
  也是我思念
  他们话语的方式。
  
  (刘国鹏译)
  
  
  秋日
  
  里尔克(奥地利)
  
  主呵,是时候了。夏天盛极一时。
  把你的阴影置于日晷上,
  让风吹过牧场。
  让枝头最后的果实饱满。
  再给两天南方的好天气,
  催它们成熟,把最后的甘甜压进浓酒。
  谁此时没有房子,就不必建造,
  谁此时孤独,就永远孤独,
  就醒来,读书,写长长的信,
  在林荫路上不停地,
  徘徊,落叶纷飞。
  
  (北岛译)
  
  
  卡罗那*
  
  策兰
  
  秋天从我手中吃它的叶子:我们是朋友。
  我们从坚果剥出时间并教它走路:
  而时间回到壳中。
  
  镜中是星期天,
  梦里有地方睡眠,
  我们口说真理。
  
  我的目光落到我爱人的性上:
  我们互相看着,
  我们交换黑暗的词语,
  我们相爱象罂粟和回忆,
  我们睡去象海螺中的酒,
  血色月光中的海。
  
  我们在窗口拥抱,人们从街上张望:
  是让他们知道的时候了!
  是石头要开花的时候了,
  时间动荡有颗跳动的心。
  是过去成为此刻的时候了。
  
  是时候了。
  
  *卡罗那:花冠、日晕
  
  (北岛译)
  
  
  人随岁月长进
  
  叶芝(爱尔兰)
  
  我因梦想而憔悴,
  风雨吹打,一座溪流中的
  大理石雕出的海神;
  而整日里我都在看着
  这位女士的美貌
  仿佛我在一本书中找到的
  一种画出的美,
  我欣悦于眼睛的充实
  或耳朵的聪敏,
  欣悦于变得智慧,
  因为人随着岁月长进;
  但是,但是,
  这是我的梦境,还是真实?
  呵,真愿我们曾相遇
  在我拥有燃烧的青春之时!
  但我已在梦想中老去
  风雨吹打,一座溪流中的
  大理石雕出的海神。
  
  (沈睿译)
  
 
  春天

  龚学敏
  
  在藏历中开始怀春的那河,小巧,声音好听。丰盈,
  自在我熟悉的地方,秘不示人。
  鸟栖在水透明的枝上。
  整个村寨,什么都没有。我只看见壁上暖暖的
  莲花,象是白。
  和颂经声中被风长大着的那句犬吠。
  
  人们把梅花鹿的面具戴在涉过的河上。我也想钗,
  想铜,和她来自唐朝的音响。
  想着书中奔跑的白马,还有,月光一般
  稀罕的遥远。
  
  清晨。我要坐在最后一枚雪花的芬芳中读书。
  想着枝头们在高处为我厮守了一生的珍爱,水。
  想着路上走动的
  玉。想着最净的水,枝头们的水,被我制成的那玉。
  
  我力所能及的文字,一夜之间,想要婀娜,
  想要春风一度,我须在河中净身。
  再度,我就在风中,用春天的姿色
  给你们无尽的树,草,或者爱情。只要你们爱。
  三度之后,河水丰沛
  我就是周身的风韵了,花儿朵朵。
  
  春天,像我用诗歌熟悉过的村寨,村头的那声犬吠,
  或者背水时和我说话的女人。已经来了。
  
  万物生长,花朵们沿着我指引的河谷,可以开到天上。
  诗歌遍地萌生。可是,被春风招惹的我,已经
  比水还老了。
  
  
  镜子里的陌生人
  
  王霆章
  
  你走向我,前提是我走向你
  你转身离去,影子却留在原地
  追溯来历不明的玫瑰,于镜像中
  想起外婆临终之际的头发尚未梳理
  那时我手扶棺木,曾一遍遍怀疑
  天堂那么远,她能否找到回家的路
  
  左手抚摸右手,右手抚摸左手
  隔着被镀上水银的漫长的光
  在男女两个陌生世界之间
  镜子始终是中立的,中立而单向
  时间汩汩流往背面,背面一片虚空
  像爱着的人。熟悉的名字被一阵风吹走
  
  站在自己的对立面,目光与目光交锋
  于无声处,镜子碎,遍地刀
  是时候收拾残局了。被映射的
  将以本来的面目返回,但
  每块碎片都已成为新镜子
  每一个陌生人都是你的一部分
  
  
  小红马

  李轻松
  
  马以枣红色为佳。配以窄额,白蹄
  眉间的一点霜迹。在逐渐转青的山口中浮现
  隔山而眠的鸟儿便回应了蹄声
  那牵马的少年被马儿所牵
  顺着河水的旨意往低处走着
  他的黑眸与白昼,都染上了偏执症
  兀自走过山岗,一直到天黑。
  
  那些雾霾、湿唇,他身边阴郁的浓荫
  以及眼中的江山,画中的苍海
  都莫名地收紧了一夜的风声——
  那几分天真的蹄印,以梅花瓣为佳
  微顿、疾走或偶尔的惊扰
  还有前面的陷阱和悬崖……
  都在他缺齿的嘴里,与马儿彼此卷唇微笑
  落日含了泪。它用嶙峋的骨骼回答:
  一匹老马与一位老人
  孕育了这风中的马驹与少年
  
  这一场牵紧与放松的细节,
  还有更深的剪影尚在途中。
  那深不可测的命运、峡谷与激流,
  转瞬便是那位老人,那匹老马……
  
  
  苟各庄

  殷龙龙
  
  
  我们贴着水面听见山谷的寂静
  在竹排上湿了眼睛
  黄昏坐在驴车上——
  往哪儿乱走
  哪儿就有石头、树叶、鸟巢、天空
  台球桌在路边像祖国的一道菜
  牌楼和古老的石板桥夹住自由
  溪水边多少人影分而合
  合而分
  老人兜售着柴火,年轻人花枝招展
  离篝火晚会还有八十米
  我们的心早就被烟熏得浮躁起来
  我们骑马扫荡着软弱
  四周的山用沉默阻挡敌人
  我们回到农家旅舍
  在俭朴的乡亲们中间
  祈祷,和讲述
  整个夜晚,整个崩断的人生
  信仰被语言包裹
  苍穹被焰火照亮
  我们如何能捡到自己的虔诚
  让这个小山村蒙受泪水,充沛的救恩
  
  
  祖国

  张作梗
  
  
  我要一个清晰的祖国。
  当我活的足够老,仍能看清她沧桑而充满活力的
  脸庞;仍能在翻卷的暮色中,
  分辨稼穑和桑梓、炊烟和雾霭。
  当我穿行其中,我不会为迷途而彷徨。
  
  我要一个亲切的祖国。
  无论流浪到何方,只要是在她的怀抱中,
  便能获取一种宁静的安全感。
  我的外出和回返,就好像是从后院来到前庭,
  总有一座坐北朝南的瓦房将我接纳。
  
  我要一个温暖的祖国。
  不一定多么强势,但绝对可以庇护草叶的梦不被剪除。
  露珠多么清亮——我可以用它,
  每天养活一颗太阳。而当我生病了,受伤了,
  祖国就是我的疗养院和护士。
  
  我要一个澄明的祖国。
  夜空皎洁,土地能倒映出我劳作的身影。
  所有的方言,不论是政治的,还是经济的,不必经过
  同声传译,就能在人心间彼此交流。
  当我还家,只需一把爱的钥匙,
  就能拧开蜜汁似的灯火。
  
  
  林中鸟

  周瑟瑟
  
  父亲在山林里沉睡,我摸黑起床
  听见林中鸟在鸟巢里细细诉说:“天就要亮了,
  那个儿子要来找他父亲。”
  我踩着落叶,像一个人世的小偷
  我躲过伤心的母亲,天正麻麻亮
  鸟巢里的父母与孩子挤在一起,它们在开早会
  它们讨论的是我与我父亲:“那个人没了父亲
  谁给他觅食?谁给他翅膀?”
  我听见它们在活动翅膀,晨曦照亮了尖嘴与粉嫩的脚趾
  “来了来了,那个人来了――
  他的脸上没有泪,但他好像一夜没睡像条可怜的黑狗。”
  我继续前行,它们跟踪我,在我头上飞过来飞过去
  它们唧唧喳喳议论我――“他跪下了,他跪下了,
  他脸上一行泪却闪闪发亮……”
  
  
  唐古拉山
  
  李南
  
  我们祖国的风景已经够美:
  在宣传画册中、在纪录片里。
  千里草原
  遍地是被驯服的牦牛、被阉割的马群。
  
  你游历过黄河和长江。
  你知道时间与地理的战役。
  
  ——在唐古拉山:
  
  只有天空胆敢放肆地蓝
  只有卓玛才能唱出祖传的歌词。
  
  
  冬天里的春天在香山

  安琪
  
  惟有你
  看到了冬天里的春天在香山
  红叶杳迹
  三五行人不等
  惟有你驱赶寒意遍地喧哗
  爬上枯枝充当新绿
  当夜晚降临
  古老的山径苔藓纷长
  犹如群蛇出动
  你看到琉璃瓦趁着月色把自己
  清洗一遍,那从山巅顺风而下
  那在你面前轻盈刹住的春天的
  脚,春天!
  
  
  谁跑得比闪电还快

  黄礼孩
  
  河流像我的血液
  她知道我的渴
  在迁徙的路上
  我要活出贫穷
  时代的丛林就要绿了
  是什么沾湿了我的衣襟
  丛林在飞
  我的心在疲倦中晃动
  人生像一次闪电一样短
  我还没有来得及悲伤
  生活又催促我去奔跑
  
  
  雪夜和天亮可以做的事
  
  百川
  
  在下雪的夜晚适宜读枕草子,
  她慢慢地翻到最优美的事:
  年轻貌美的女人,穿着白绫单衣
  在那里习字,这是很优美的。
  
  当天亮的时候她推开窗子,
  还是被眼前的美景惊呆了:
  天姥山那些树木,恰如白衣女子
  只是站在那里,就让人灵魂惊醒。
 
  
  行走
  
  黑光
  
  在人世间寄身,你获得
  行走的机缘
  行走:是风在行你,路在走你
  
  风,本是你
  内心的魔兽,进进出出。路
  却是双脚的寺庙,佛陀
  就嵌在你的裸踝上
  
  行走——
  每一个脚印里,都有小僧禅坐
  风过,每一次拂面,总有梵音回荡
  
  天宇暗下来的时候,你
  还在行走
  从菩提花开,到银杏挂果
  山门始终开着:候你——
  
  
  向日葵
  
  梧桐雨梦
  
  向日葵披盔戴甲 总在夜深人静时
    抚弄内心的忐忑和悲喜  更多夜晚
    她怀旧  想念故乡的老栅栏
 
    向日葵是我童年最懂事的伙伴
    我和她一起向南方游走 她摆动纤细腰肢
    我就轻轻荡漾 像好女人那样
    为了唯一一次现身 准备一生的豪气
    她下嫁那天 我们彼此抱着一直
    哭到天亮 
 
    向日葵是我终身的闺蜜 我是她思想的一半 
    她是我惊恐时 手中提着的小灯笼
    她穿我好看的裙子 我吃她的小口粮
 
    如果在外省  我们就一起 
    种树  种美  种松花江最古老的神韵 
    我们不以谁谁为敌 也不假象和猜测 
    我们比任何事物  都需要亲近 
    就像许多亲近的人

  
  在古雁山庄遇到一只松鼠

  哈雷
  
  我喜欢这样的流浪
  在某个地方,河流,高原,都成了
  某些寓言或心灵的避所
  我喜欢古雁山庄这样的名字
  像传说中的样子
  在日益稀薄的鸟鸣面前
  却让我接近秋天心脏的搏动
  我看到那只比我蹿得更快的松鼠
  它像风一样快乐
  竟然在我脚下飞翔,气流的声音
  比我的目光更快
  比我的思想更呼啸
  它应该是赶赴和我的约会
  或者仅仅为了那些正在成长起来的树木
  设定一场游戏
  它远远地停在那里,回头盯着我
  俏皮地嘟着嘴,啃着松果
  顺便丢给古雁山庄
  一些灵动和
  自由
  
  
    秋天草稿

  蓝喉
  
  给少年椭圆的秋天,教他们画流水、山峦和乌托邦。
  给中年三角形的秋天。请他们拖出紫檀案,
  怀人,填词,替祖国抄古方。
  给老年梯形的秋天,让他们从草药、阳光和银行里支取安慰。
  给我菱形和不规则的秋天,再搬来阳关和玉门关,
  带我骑马,吹羌笛,从谷雨芒种里拔刀,
  许我白露霜降时十步杀一人,事了拂衣去。
    
  
  荷说(组诗选一)
  
  之道
  
  白莲卷
  
  佛走了,独留莲座
  我来了,却来不及从尘世外跳伞
  
  脱掉鞋,坐在塘边
  清水们缓缓入场,句子熄灭火焰
  
  没有把握,更深入地清澈
  就去假想有盏额外的灯,站在
  
  佛陀与般若之间
  我支付我的一半,任其荏苒
  
  
  婴儿般含混的叫声

  金迪
  
  某一天号角填满河谷,
  巨大的冰川冻住我们引以为豪的奇迹,
  生命重新以蚂蚁爬行的速度起航,
  我们待在哪里?
  我们与小麦、稻子、玉米一起,
  驯服一丝一丝的光明?
  
  我们真正的荣耀----
  四个轮子与两条腿的互尊。
  天然湖面上泛起的每一行波纹,
  都像琥珀一样收集着我们的功力。
  每一个人都是一座庙宇,
  就看你供奉的是哪尊神。
  
  在通向王者的道路上,
  我们发出婴儿般的含混的叫声
  
  
   自荐一首:

 
  让我们写诗去

  宫白云
  
  让我们写诗去
  写小孩
  写他们身上的奶香
  棉花般的小人
  躺在云彩上
  
  让我们写诗去
  写老人
  写他们心里的偏见与正见
  把灰暗的铁带到亮光下
  锈是历史
  当诗打开窗
  黑夜看到白昼
  
  让我们写诗去
  写爱人
  写他们身上的臭脾气
  脚踝握在爱手中
  寒冷的掩体
  棉被是他不是你
  
  让我们写诗去
  写自己
  写骨子里的理想
  但不要写诱人的隐喻
  刹那间的桃红
  鸽子和云,雪和豹
  都在爱里
  
  让我们写诗去
  白菜在阳台
  米在米缸
  雪花在冬天的风里
  
  时光多美好
  让我们写诗去

  注:初选,编委会审定后留10首再附加评论。

  
  附:

编委简介

 

序号

编委

简介

1

姓名:周志雄

博名:琴匣

http://blog.sina.com.cn/u/1265686171

66年生,苏州吴江人,博名琴匣。88年毕业于上海师范大学外语系。沪上“撒娇诗派”早期成员。八十年代有诗歌作品见于《飞天》、《清明》等。有诗歌、评论及散文发表于《辽河》、《中国诗歌》、《扬子江诗刊》及坊间民刊;入选多个选本 。教育者、厨艺爱好者、老式宅男、诗人。

 

2

姓名:宫白云

http://blog.sina.com.cn/u/1608769677

宫白云,女。写诗、评论、小说等。作品散见于国内外各大报刊与选本。获首届金迪诗歌奖年度最佳诗人奖。2013《诗选刊》中国年度先锋诗歌奖。著有诗集《黑白纪》。现居辽宁省丹东市。

 

3

姓名:王玮

博名:霜扣儿

http://blog.sina.com.cn/u/1944482844

黑龙江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诗歌编辑。小说散文诗歌散见于《诗刊》、《岁月》、《山东文学》、《诗选刊》、《中国文学》、《星星》、《西南作家文学》等诸刊。有诗入选多种年选及获奖。

 

4

姓名:李帮学

博名:鹰之

鹰之,原名李帮学。诗人,批评家。上世纪六十年代末出生于山东淄博,现居大连。中国立体派诗歌发起人。

 

5

姓名:辛泊平

http://blog.sina.com.cn/u/1256752247

70年代生人,毕业于河北师范大学中文系。作品散见于《人民文学》等海内外百余家报刊,入选多种选本。作品被《读者》《青年文摘》《中华文摘》(香港)等三十多家报刊转载,有作品被译介到国外。曾获河北省文艺评论奖,中国年度诗歌评论奖等。现居秦皇岛市,河北省青年诗人学会副会长。

6

姓名:翟文熙

http://blog.sina.com.cn/u/1977251280

翟文熙,七三年生,诗人,艺术评论家,资深品牌整合传播工作者。写诗,习书。倡导慢生活慢写作。居于广州。

 

7

姓名:王夫刚

http://blog.sina.com.cn/u/1316160982

诗人。著有诗集《粥中的愤怒》等多部,多次获诗歌奖。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首都师范大学驻校诗人,山东省作家协会签约作家,山东省农业管理干部学院客座教授。现居济南。

 

8

姓名:许军   

http://blog.sina.com.cn/jsxj1965

 

六十年代生人。记者。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诗歌写作,发表作品若干,入选多个选本。出版诗集《66首诗与11幅画》、《低吟》、《吴越叙事:乡村书》。1989年加入无锡市作家协会,2005年加入江苏省作家协会,2013年入中国作协。

 

9

姓名:张绍民

http://blog.sina.com.cn/u/1324248577

 

 

张绍民,创作“自由百科全书巨诗”350万字。《从前的灯光》入选中小学诗歌读本,众多作品选入大学写作课与讲座。长篇小说《村庄疾病史》为中国乡土小说排行榜作品,另著有《刀王的盛宴》等长篇小说。

 

10

姓名:张树超

博名:长风

http://blog.sina.com.cn/zsc730127

上世纪七十年代生人。教育者、阅读者、写作者。主攻现代诗歌创作及理论研究。出版有诗集《树•远歌》、诗文集《风从匡园来》。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