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诗阵地
诗阵地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07,680
  • 关注人气:1,59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外国精美短诗八首

(2014-11-22 11:50:52)
标签:

转载

  外国精美短诗八首

 

1关于诗歌

    阿赫玛托娃   晴朗李寒/

 

    诗歌——是失眠的残渣,
    
诗歌
——是弯烛的遗泪,
    
诗歌
——是千百个雪白的钟楼
    
清晨的第一次鸣响
……
    
诗歌
——是温暖的窗台
    
沐浴着切尔尼戈夫的月光,①

    
它是蜜蜂,是草木犀,

    
它是尘埃,是黑暗,是激情。

 
               1940
4    莫斯科
   
 ①注:切尔尼戈夫,乌克兰北部城市,州首府所在地,位于第聂伯河中游左岸支流杰斯纳河畔。

       

 

    2纪念鲍里斯皮利尼亚克①

    阿赫玛托娃 晴朗李寒/


    
所有这些只有你一人能识破……
    
当不眠的昏暗在周围沸腾,

    
那阳光般的,铃兰般的楔子
    
悄悄深入十二月之夜的黑暗。
    
我顺着小路去你那里。
    
你发出漠不关心的冷笑。
    
可是针叶树林和池塘间的芦苇
    
却报以某种奇怪的回声……
    
哦,如果我用这声音将逝者唤醒,

    
请原谅我,因为我无别选择:
    
我怀念你,如同怀念自己的亲人,
    
我羡慕那每一个正在哭泣的人,
    
羡慕在这可怕的时刻,
    
能为那些长眠谷底的死者落泪的人……
    
可我的泪已流尽,不能再涌出眼眶,

    
此刻的潮湿也不能滋润我的眼睛
 
                 1938
 
                
喷泉楼  
       
译注:①鲍里斯
皮利尼亚克 (18941938) 俄罗斯著名作家。

 

 

   3     艾米莉.狄金森   金舟 

 

    他们雪片般落下,他们流星般落下,

    像一朵玫瑰花的花瓣纷纷落下,

    当风的手指忽然间

    穿划过六月初夏。

 

    在眼睛不能发现的地方,——

    他们凋零于不透缝隙的草丛;

    但上帝摊开他无赦的名单

    依然能传唤每一副面孔。

 

 

4逃亡者
  []丽泽穆勒   倪志娟译
  
  我的生活正在逃离我;

  我们俩是同谋。

  我安静地呆着,当它

  在我的眼睛上涂黑眼圈,

  将我的头发染灰,将枕头

  塞进我的衣服下。在每个新房间,

  镜子反复向我保证,

  我不会被认出。

  我正在学会轻装旅行,

  像流水线上的果汁。

  我的行李,被记忆吞噬,

  几乎没有重量。也无人猜测

  它的价值。当他们敲响我的门,

  徽章闪烁着,我打开门;

  我不符合他们的描述。

  
 走错了门,他们向我解释并道歉。
  我的生活在角落里眨眼,

  抹掉了我的指纹。

 
 

 

    5《妙事之一》
  []罗斯玛丽•多布森    倪志娟译
  
  是做一个稻草人,

  斜插在明亮的田野上,

  帽子上

  落满鸟的歌声,

  有一颗金色稻杆的心;

  有着农夫女儿一样狡黠的眼睛;

  四顾无人时,便进行小小的巡游;

  回来后,

  作出一副若无其事的表情。

  

  妙事之一,

  是做一个船首像,

  以高贵的姿态

  立于船首,

  抵达世界的尽头;

  伴随忧伤的风声,水声,

  和一抹沉思的气息;

  船舷划破

  绿色的波浪,溅起飞沫。

  

  是做一个雪人,

  整天茫然地思索,

  顶着

  满头雪花,

  压根儿没有烦忧,

  有一根古老的烟管和六颗纽扣,

  身边偶尔围绕着打呢绒绑腿的孩子们;

  但大多时候是孤独的,

  一个单纯的人,压根儿没有烦忧。


 

6僻远的房子

汉斯马格努斯恩岑斯贝格尔   李以亮  

 

我醒来时

房子是安静的。

惟有鸟儿发出噪音。

透过窗子我看见

无人。这里

道路不通。

天上没有电线

地上也没有。

平静地活物躺在

斧子下。

 

我倒水在地上。

我切面包。

不平静地我按下

小型半导体收音机的

红色按钮。

 

加勒比海危机……洗得越来越

白越来越白……军队准备好了冲出去……

步骤三…….我是这样爱你的……

合钢股票回复正常……”

我不操斧子。

我不捣碎小东西。

恐怖的声音

使我平静;它在说:

我们还活着。

 

房子是安静的。

我不知道如何设置陷阱

也不懂用燧石制作斧子,

当最后的刀刃

业已生锈。

 

 

 

7那位是水的女人

伊妮德·戴姆(美国)   文楚安  雷丽敏  

 

那位是水的女人
住在房屋边沿

知道什么时候退却。


那位是水的女人

来到布鲁克林,

充斥每个地下室。


那位是水的女人

与恋人分手时

完全彻底从不犹豫。


那位是水的女人

总认为谁也不理解她,

自认为薄雾般温柔,

如同一个珍珠雨般的清晨、一阵甜美的

丁香雾。

于是这时她猛击鹅卵石

咬啃地基

 

水管涨破了
她知道她正在献出爱。

为什么人们不想要它?

 

是水的女人
不善于分析。

她只知道三件事:

 

他们不能颁布针对她的法律。
他们不能宣称她免于法律责任

他们没有她就无法生存。

 

是水的女人
可以支配一个城市

或淹没一个城市。

 

 

 8一见钟情

维斯瓦娃·辛波丝卡(波兰)   苏缨 

 

有一种爱叫做一见钟情,

突如其来,清醒而笃定;

另有一种迟缓的爱,或许更美:暗暗的渴慕,

淡淡的纠葛,若即若离,朦胧不明。

 

既然素不相识,他们便各自认定

自己的轨道从未经过对方的小站;

而街角、走廊和楼梯早已见惯

他们擦肩而过的一百万个瞬间。

 

我很想提醒他们回忆

在经过某个旋转门的片刻,他们曾经脸对着脸,仅隔着一面玻璃,

还有某个拨错的电话,人群中的某一声“抱歉”......

只是,他们不可能还记得起。

 

若他们终于知道

缘分竟然捉弄了自己这么多年,

他们该有多么讶异。

 

缘分是个顽童。在成长为矢志不渝的宿命之前,

它忽而把他们拉近,忽而把他们推远,

它憋着笑,为他们设下路障,

自己却闪到一边。

 

但总有些极细小的征兆,

只是他们尚读不出其中的隐喻:某一天

一片落叶,从他的肩飘上了她的肩,

也许就在上个周二,也许早在三年之前;

或是无意中拾到了某件旧物——遗失了太久,

消失于童年灌木丛中的那只皮球。

 

或是他转过她转过的门把,按过她按过的门铃,

或是他的刚刚通过安检的皮箱正紧紧挨着她的,

或是相同的夜晚里相同的梦

冲淡了,被相同的黎明。

 

毕竟,每一个开篇

都只是前后文当中的一环;

那写满故事的书本,

其实早已读过了一半。

 

 

 选稿:松韵慧音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