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诗阵地
诗阵地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07,680
  • 关注人气:1,59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外国精美短诗七首

(2014-11-22 11:50:28)
标签:

转载

外国精美短诗七首

 

美丽的细菌

马林·索雷斯库(罗马尼亚)(高兴 译) 

 

你犹如美丽的细菌,走进 

我今天的灵感, 

我感到幸福, 

因为我喜欢你周身 

温柔的气息。 

 

此刻,你将为我从容地 

在宇宙旅行, 

每天都会寄给我 

一份心情, 

用来代替情书。 

 

我想,有时,我也会忧伤, 

仿佛一头被蝴蝶毒害的大象 

那时,我会把你赶走, 

可又不知你在哪里: 

你一会儿在手中, 

一会儿在眼睛里,或额头上, 

一会儿又在思想里。

 

 

一粒沙看世界

维斯瓦娃·辛波丝卡(波兰)  (陈黎 张芬龄 译)

 

我们称它为一粒沙,

但它既不自称为粒,也不自称为沙。

没有名字,它照样过得很好,不管是一般的,独特的,

永久的,短暂的,谬误的,或贴切的名字。

 

它不需要我们的瞥视和触摸。

它幷不觉得自己被注视和触摸。

它掉落在窗台上这个事实

只是我们的,而不是它的经验。

对它而言,这和落在其它地方并无两样,

不确定它已完成坠落

或者还在坠落中。

窗外是美丽的湖景,

但风景不会自我观赏。

它存在这个世界,无色,无形,

无声,无臭,又无痛。

湖底其实无底,湖岸其实无岸。

湖水既不觉自己湿,也不觉自己干,

对浪花本身而言,既无单数也无复数。

它们听不见自己飞溅于

无所谓小或大的石头上的声音。

这一切都在本无天空的天空下,

落日根本未落下,

不躲不藏地躲在一朵不由自主的云后。

风吹皱云朵,理由无他——

风在吹。

一秒钟过去,第二秒钟过去,第三秒。

但唯独对我们它们才是三秒钟。

 

时光飞逝如传递紧急讯息的信差。

然而那只不过是我们的明喻。

人物是捏造的,急促是虚拟的,

讯息与人无涉。

 

 

《没有人是一座孤岛》
  约翰·多恩   译者:springsecret
    
  没有人是一座孤岛,
  可以自全。
  每个人都是大陆的一片,
  整体的一部分。
  如果海水冲掉一块,
  欧洲就减小,
  如同一个海岬失掉一角,
  如同你的朋友或者你自己的领地失掉一块
  任何人的死亡都是我的损失,
  因为我是人类的一员,
  因此不要问丧钟为谁而鸣,
  它就为你而鸣。
   


  
  《愤怒把一个男人捣碎成很多男孩》
  塞萨尔巴列霍   黄灿然译
  
  
  愤怒把一个男人捣碎成很多男孩,
  把一个男孩捣碎成同样多的鸟儿,
  把鸟儿捣碎成一个个小蛋;
  穷人的愤怒
  拥有一瓶油去对抗两瓶醋。
  
  愤怒把一棵树捣碎成一片片叶子,
  把叶子捣碎成大小不同的芽,
  把芽捣碎成一条条清晰的沟槽;
  穷人的愤怒
  拥有两条河去对抗很多大海。
  
  愤怒把好人捣碎成各种怀疑,
  把怀疑捣碎成三个相同的弧,
  再把弧捣碎成难以预见的坟墓;
  穷人的愤怒
  拥有一块铁去对抗两把匕首。
  
  愤怒把灵魂捣碎成很多肉体,
  把肉体捣碎成各不相同的器官,
  再把器官捣碎成八度的思想;
  穷人的愤怒
  拥有一把烈火去对抗两个火山口。

  
  讨厌的循环  
  塞萨尔巴列霍  黄灿然译


  
  世上有要回来的愿望,来爱,而不是离开,
  也有要去死的愿望,被两股
  找不到地峡的互相冲突的水所争夺。
  
  世上有获得一个吻的愿望,它会遮蔽生命,
  它在非洲枯萎于激烈的、自杀性的
  痛苦!
  
  世上有……不想拥有愿望的愿望。主啊,
  我把弑神之指对准你。
  世上有不想拥有一颗心的愿望。
  
  春天回来了;它回来了还将离开。而上帝
  弯曲在时间里,重覆他自己,经过,经过,
  背上驮着宇宙的脊骨。
  
  当我的殿堂擂响丧鼓,
  当刻在刀上的睡眠伤害我,
  世上有不从这首诗移开一寸的愿望!

  
    夜深了 
  []洛尔娜·克罗奇  阿九译


  
  风把田野的被单揭开。
  凡是需要睡下的,都在那里睡下。
  凡是该休息的也都已经歇息。
  
  门从月亮上掉下来,
  带着把手和铰链,浮在沼泽地里。
  
  此时的月亮是这样开放,
  不管是什么都能从正面穿过去。
  
  只有狐狸在四下行走。
  它一会儿是只猫,一会儿又像是郊狼。
  
  光线足够用来看清身边的事情,
  可是嘴巴却躺在黑暗里。
  凡是需要睡下的,都在那里睡下。
  凡是该休息的也都已经歇息。
  
  在我的心外,风还在盘算着。
  总像是有什么心事
  一定要合计出来。

  
  黑色骑手
  塞萨尔巴列霍  黄灿然译


  
  生命中有如此猛烈的打击——我不知道缘由!
  这些打击仿佛来自上帝的憎恨;仿佛在它们面前,
  一切苦难经历的深水
  都从灵魂里涌起……我不知道缘由!
  
  不是很多,但它们存在着……它们劈开黑色的沟壑
  在那最凶恶的面孔中和那最强壮的背脊里。
  也许它们是那异教徒阿蒂拉的马,
  或者是死神派到我们这里来的黑色骑手。
  
  它们是灵魂的弥赛亚们的严重倒退,
  远离遭命运嘲笑的宝贵信仰。
  这些血淋淋的打击是某块
  在火炉口烧烤的面包发出的辟啪声。
  
  而人……可怜的人!……可怜的人!他转动眼睛,
  就像有人在背后拍掌叫唤我们;
  他转动疯狂的眼睛,而在那一瞥之间
  他的经历全部涌起,像一池罪孽。
  
  生命中有如此猛烈的打击……而我不知道缘由!

 

 

   选稿:松韵慧音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