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诗阵地
诗阵地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06,476
  • 关注人气:1,59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外国诗歌短诗欣赏10首

(2014-11-22 11:38:20)
标签:

转载

     外国诗歌短诗欣赏10首

 

    1幸福

    露易丝.格吕克(美)

 

    一对男女躺在洁白的床上。

    天已亮了。我想

    他们很快就会醒来。

    床头柜上有一花瓶

百合;阳光汇聚
照射它们的颈项。
我看见他转向她
似乎在叫她的名字
而她默然不声不响——
在那窗台上,
一次,两次,
一只鸟儿鸣叫。
她翻动身子,于是身体
充盈着他的气息。

 

我睁开双眼:你凝视着我。
整个房间几乎
洒满了阳光。
看看你的脸,你说着,
把自己脸向我贴近
当作一个镜像。
你那么平静!而那金乌之轮
轻柔地从我们身上碾过。
(李顺春 王维倩 译)

 

2卡罗那

策兰(奥地利)

 

秋天从我手中吃它的叶子:我们是朋友。

我们从坚果剥出时间并教它走路:

而时间回到壳中。

镜中是星期天,

梦里有地方睡眠,

我们口说真理。

 

  

雅克·普列维尔(法国)

 

他把咖啡放在

杯子里

他把牛奶放在

咖啡里

他把糖放在

牛奶咖啡里

他用一把小茶匙

不断搅动

他喝了牛奶咖啡

然后放下杯子

不跟我说话

他点燃起

一支烟

他张开嘴

吐出许多烟圈

他把烟灰弹在

烟灰缸里

不跟我说话

也不看我

他站起身来

他把帽子

戴在头上

 

因为天正下着雨

他穿上雨衣

接着他走出去

在雨地里

也不说话

也不看我

而我呢我把脑袋

拿在手里

于是我哭了。 

(徐知免 译)

 

 4保尔·策兰《卡罗那》


 

卡罗那*

秋天从我手中吃它的叶子:我们是朋友。
我们从坚果剥出时间并教它走路:
而时间回到壳中。

 

镜中是星期天,
梦里有地方睡眠,
我们口说真理。

 

我的目光落到我爱人的性上:
我们互相看着,
我们交换黑暗的词语,
我们相爱象罂粟和回忆,
我们睡去象海螺中的酒,
血色月光中的海。

 

我们在窗口拥抱,人们从街上张望:
是让他们知道的时候了!
是石头要开花的时候了,

时间动荡有颗跳动的心。
是过去成为此刻的时候了。

是时候了。

----
卡罗那:花冠、日晕
 

(北岛  译)

 

5那些冬日的星期天
罗伯特.海顿(美国)


星期天父亲也起得很早
在黑暗和寒冷中穿好衣服,
然后用那平日劳累而疼痛的
甚至开裂的双手,打开炉子
把火烧旺。可从没有人感谢过他。

 

我醒来后听见寒冷撕裂的声音。
屋子暖和了,他才叫我,
于是我慢慢起床穿好衣服,
因为我常常怕父亲的责骂。

 

我漠不关心地和他搭话,
是他刚刚驱散了寒冷
还把我的鞋擦得发亮。
他爱得那么朴实,那么深沉
我到底又了解多少呢? 

(李顺春 王维倩 译)

 

6因为你问起散文和诗的分野
霍华德·奈莫罗夫(美国)

 

麻雀在冰冷的细雨中觅食;
就在你注目观看之际,雨变成朵朵雪花
沿着看不见的曲线飘下来,
从银灰的栽落变为漫卷、洁白和舒缓。

 

虽然你也说不准,可总会经过那么一个瞬间,
然后它们肯定是在飞,而不是飘落。 

(阿九 )

 


7
 

马克.斯特兰德/舒丹丹
  
打开夜晚这本书,翻到
月亮,总是月亮,浮现在
两朵云之间的一页,它缓缓地移动,时间
好像已经过去了,在你翻开下一页之前,
在那里,月亮,现在更亮了,它垂下一条路
引领你离开熟悉的一切,
到那些你希望的事情发生的地方,
它孤独的音节像一个句子悬在
感觉的边缘,等待你再一次说出
它的名字,当你从书页上抬眼
然后合上书本,依然感觉到它好像
住在那片光里,那个骤然而降的声音的天堂。

 


8
烟缕
奥拉夫 豪格

 

烟缕自那居住着
年青夫妇的林中的
烟囱上轻盈地浮升。
他们愉快地
把浓密的云杉
和坚硬的桦树
给予巨大的光力。

烟缕在守财奴所居之处
犹如纺锤而又纤细:
邪恶的时代
对上帝来说
不太适合。

你从未看见
你自己的烟缕
然而很多年我就像
该隐
坐在黑暗中。

董继平

 


9
      
玛丽·奥利弗(美国)


有一次我看见两条蛇,
北方的种类,
疾速掠过丛林,
它们的身子像两根黑皮鞭,
举起来向前抽打;
在这完美的音乐会上,
它们高昂着头
用滑溜溜的肚皮
向前游动;
在树下,
穿过藤蔓和枝干,
翻过石头,
穿过花的田野。
它们在旅行,
像一次竞赛,
像一种舞蹈,

 

像一场爱情。
知更鸟嚷着:下雨


(杨子 译)

 

10

雷蒙德·卡佛(美国)

 

这是那只鹰掉落在我们脚边的
一条十六英寸的鳕鱼,
在贝格力溪谷的山顶,
在那片绿色的森林边上。
鱼身两侧留着刺痕,
在鹰爪紧紧抓住的地方!
一块皮从鱼背上撕裂。
像记忆中古老的画,
或重现的遥远的回忆,
那只鹰带着那条鱼从胡安·德富卡海峡
飞过峡谷上空,直到
森林开始的地方,我们停步眺望。
在我们头顶它失落了那条鱼,
飞低了寻它,没找到,又继续
在峡谷上空翱翔,那里风整天吹。
我们眺望它不停地飞,直到
变成一个黑点,然后消失。我捡起
那条鱼。那条奇迹般的鳕鱼。
从途中回家——
为什么不呢?——在油里
稍稍一烹,就吃了,
配着煮土豆,豌豆和小甜饼。
一边吃,一边谈论着鹰
和事物更古老,更残酷的法则。

 

(舒丹丹 译)

                                                                    

松韵慧音组稿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