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诗阵地
诗阵地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07,680
  • 关注人气:1,59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国际短诗选十首

(2014-11-22 11:37:06)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国际短诗选十首作者:现代诗选粹

        国际短诗选十首

 

    一.取暖

 

    一行禅师作 / 阿九译

 

    我双手掩面,

    但不在哭泣。

    我只是用双手掩面,

    暖我的孤单--

用这双手来保护,

来润悒,

来防止

我的这颗心

含怒远去。

 

 

二.初雪梵音

 

布鲁克斯·哈克斯顿 / 阿九译

 

尘埃之下,一枚识的雪花,

一个词语,一滴冰结的生息之露

在飘零,在风中鼓舞,漫卷坠落:

那是奎施那在莲花的白色羽瓣上,

在乐斯米的怀中,圣洁的手

抚慰在彼此的衣下。他们的身边,

天上的飞轮在午夜之后摔入

鸟类图书馆静谧的窗口,

那湮灭的语言之鸟,是我的,我愚钝的

雪鸟,我的巴,在雪中。我应该是在家里。

我的孪生小女把小鸟说成巴,

把书和瓶子都说成巴――巴:在埃及,

那是人首之鸟,是魂魄。

她们醒来,并叫醒母亲。巴!

她们对着黑暗。巴,巴!她们说着说着

又回到她的臂弯,在磕睡中接受哺乳。

 

 

 

三.墙

 

卡瓦菲斯 / 阿九译

 

没有体谅,没有怜悯,连羞耻都没有,

他们就在我的四周筑起了巨大的高墙。

而现在,我坐在这里绝望。

我只想一件事情:这个命运撕咬着我的心,

而外面我曾有很多事情要做。

当他们竖起高墙时,我居然毫无察觉!

不过我还真没听见过筑墙者的动静。

不知不觉之中,他们就把我和外面的世界隔离。

 

 

四.祝酒歌

 

马拉梅 / 阿九译

 

也罢!这些童贞的浪沫,

正等着被撕裂成碎片;

而在远方,无数的人鱼

正沉浸在它们的深处。

 

我们启航了,五湖四海的

朋友,此刻我端坐船尾,

看你们壮丽的船头

劈开闪电与隆冬的浪峰。

 

一道微醺的醉意让我

高举这致意的酒杯

而无惧那甲板的狂颠。

 

孤独,暗礁,星辰,

为一切举杯,只要它能唤起

这洁白风帆的牵挂。

 

 

五.秋

 

阿赫马杜林娜 / 阿九译

 

既没有动静,也没有声息,

蜂房甜过之后就死了。

秋越来越深,灵魂

也熟了,而且变得饱满;

 

它被拉进果实那渐渐改变的颜色,

并从虚度的花朵中清除。

秋天,工作有多么漫长和枯燥,

词语就有多么沉重。

 

越来越重的大自然每一天

都把心压得更低。

一种类似于智慧的懒慵

用沉默把嘴巴盖住。

 

就连一个少年,在独自骑车

踏入白光之际,

也会突然用清晰的忧伤

去面对天空。

 

 

六.就像右手和左手

 

茨维塔耶娃 / 阿九译

 

就像右手和左手,

你的灵魂跟我的如此亲近。

 

幸福而又热烈,我们相拥

如同一对翅膀。

 

而旋风乍起,一道深渊横卧

在右翅,和左翅之间。

 

 

七.不屈

 

威廉 E. 汉莱 / 阿九译

 

走出那覆盖我的夜晚,

它黑如跨越两仪的深渊。

 

我感谢名号万般的诸神,

为了我不屈的灵魂。

 

在四下恐怖的陷阱中

我不曾退缩,也不哭喊。

 

就算在命运的大棒下

头破血流,我也屹立不弯。

 

在这震怒与泪水之所以外,

恐怖的阴影正在逼近。

 

岁月的淫威既已看见我,

也必会看见我的无畏。

 

不管这道路何等曲折,

也无惧经卷里罗列着多少刑罚。

 

我是我命运的主人,

我是我灵魂的首领。

 

1875

 

 

八.狐

 

西蒙·阿米蒂奇 / 阿九译

 

屹立在小山上,好像它能混入

一群星星,挂在天空的西陲。

我能一石头砸到它,或在它眼睛的深处

看清我手中的火把。它就有那么近。

 

第二天夜里,垃圾箱被洗劫一空,垃圾袋

早已撕烂,拖走了狗餐肉、饼干和骨头。

又过了一夜,六个喜鹊

在前方路上,从一张碾碎的狐皮上飞起。

 

 

乡愁

 

卡拉·冯克 (Kara Funk) / 阿九译

 

我生在水上,

那里白暨豚溅起的水花打在我家船上。

父亲管我叫小鱼儿。

在学会走路之前,我就会游泳。

我的双手成了鳍片,

我的腿成了长长的尾巴。

只有我能在水下

脱开父亲的那张网,

才能将一口气憋得那样长,

直到我的两颊差点儿张成腮叶。

妈妈用一张旧帆布为我做床;

她把它晾在窗下,

好让我闻到河水的气息。

每天晚上,低鸣的流水

象一群群的野牛跨过了河湾。

 

 

菲得力顿的圣约翰河

 

罗斯·莱吉 (Ross Leckie) / 阿九译

 

 

缓缓流动的河水绕过古老的石碛时,

那种令人放心的悠闲

恰好证实了对它年代的揣度。

 

那堵满河面的原木,散乱的浮冰,还有洪水

全都不见于经传,而只是我们的祷文集里

关于本地的一节;而它那礼拜式的

 

低语流入蓬松空气的方式

正如几道潜流推搡着水面的

碧波,并且在一道有迹可寻的漩流中,

在它打着结的清澈的时间里折叠起来。

那天,我们从桥的一头走到另一头,

我们在上面一站,那简直就是超凡绝尘。

 

而我想过从桥上跳下去会是什么滋味,

可不可以把身体卷起来,像一张秋叶那样

沿着逝去的往日覆沓的细语

 

飘下去。分水墩的沙沙声

移动在大桥本体的每根桁条上,

像远方难以捕捉的呼叫,还有色如

 

过火屋梁的铁臂上。河水纷乱,

但我认定其中一个旋涡就冻结了它的流动

并且跟随它,直到目光的尽头。

 

摘自加拿大《马拉哈季刊》2000年夏

 

选自网络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