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诗阵地
诗阵地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07,680
  • 关注人气:1,59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俄)鲁勃卓夫诗选

(2014-10-16 22:19:16)
标签:

转载

      (俄)鲁勃卓夫诗选

 

                                                 黎 华/译

 

    尼古拉·米哈依洛维奇·鲁勃卓夫(1936—1971),著名的俄罗斯抒情诗人。出身于北疆一个农民家庭,父母早逝,童年是在保育院里度过的。后就学于林业技术学校,当过渔轮司炉、工厂浆纱工、舰队水兵。1969年毕业于莫斯科高尔基文学院。他一生生活漂泊不幸,婚恋屡遭挫折。

鲁勃卓夫从小开始写诗,1957年在海军报发表处女作,1965年出版第一部诗集《抒情诗》。其主要诗集还有《田野之星》、《铭记在心》、《松涛》、《绿色的花》以及《最后一艘轮船》和《诗钞》等。他继承了田园诗人叶赛宁的创作风格,诗作多以农村的自然景色、爱情、信念、生与死、往事追忆、生活琐事为题材,笔触细腻、优美,感情真切、深沉,意境清新,语言淡雅,表露了对乡土的眷恋和人生的思考,有的蕴含着哲理,这使得他的诗形成一种从科技革命时代的喧闹中寻找宁静与和谐的独特风格,富有醇厚的韵味,诗情画意,景情交融,艺术感染力极强,诗人孤独、忧郁的气质,又使作品常常带着惆怅乃至哀怨的调子。他才华横溢,首创“静”派诗风,被誉为“乡村歌手”,曾风靡俄罗斯诗坛,影响深远,是“悄声细语”派的主要代表。

 

  

  我宁静的故乡

  ——献给瓦·别洛夫①

  

  我宁静的故乡!

  垂柳、小河、夜莺……

  我母亲就在这儿安葬

  在我童年时光。

  

  “墓地在哪儿?你们可晓得?

  我自个儿难找到方向。”

  乡民们轻声回答:

  “在那边河岸上。”

  

  乡民们轻声回答,

  马车队缓缓地驰去了。

  那教堂的圆屋顶上

  绿莹莹的杂草长满了。

  

  从前我泅水摸鱼的地方,

  如今干草被搂进草房。

  在几处河湾间

  如今已凿成运河通航。

  

  如今的泥潭沼泽,

  从前是我爱去洗澡的地方……

  我宁静的故乡啊,

  我什么也没有遗忘。

  

  周围依然是一片辽阔的绿野,

  学校前面新安了栅栏。

  仿佛一只快乐的乌鸦,

  我又可落在栏杆上撒欢!

  

  这木板搭盖的校舍……

  我又该离你远走——

  我身后那烟雾迷蒙的小河

  仍将不停地奔流、奔流。

  

  同每一间农舍、每一朵乌云,

  同行将自天而坠的雷鸣,

  我感受到最强烈的激动,

  感受到生死与共的命运。

  

  注: 瓦西里·别洛夫(1932—),俄罗斯作家,早期著有诗集《我那森林苍郁的故乡》(1961年)。

  域外诗坛

  

  田野之星

  

  田野之星闪烁在冷峭的昏暗中,

  它肃立高空,俯视着河面的冰窟窿。

  时钟已当当地敲了十二响,

  深梦笼罩上我可爱的故乡……

  

  哦,田野之星!在感情激荡的时候

  我常回想起来,在树梢的山冈后

  它怎样平静地闪灼在金秋的苍穹,

  它怎样安详地闪灼在寒冬的银空……

  

  田野之星永不熄灭,熠熠闪亮,

  为了大地上所有惶恐的居民,

  它以自己亲切柔和的光芒

  漫射到耸立在远处的一座座城镇。

  

  但只有在这儿,在冷峭的昏暗中,

  它冉冉升起时才格外明亮而浑圆,

  我感到多么幸福,只要在人世间

还闪烁着、闪烁着我故乡的田野之星……

 

  

  故乡之夜

  

  高耸的橡树。深澈的碧水。

  四野蔓延着悠闲的暗影。

  万籁俱寂,这儿的大自然

  仿佛从来没有经受过激荡!

  

  夜阑人静,这儿村里的屋顶

  仿佛从来没有听到过雷鸣!

  连池塘边的风也不急速旋动,

  院子里的麦秸也不沙沙作声。

  

  偶尔传来秧鸡昏沉的啼唤……

  我回来了——可往事却永不复返!

  欸,怎么啦?但愿此情此景永驻,

  但愿这一微妙的瞬间长留。

  

  当灾祸不再惊扰心田,

  暗影那样悠闲地徐徐移动,

  多么岑寂安谧,淡泊的人生

  似乎永远不会有风云变幻。

  

  整个身心充满了欣慰的伤感,

  没有丝毫可怜惜哀叹,

  把全部心灵浸沉于神秘和亲切的遐思,

宛如寰宇沐浴在银色的月光里……

 

  

  秋月

  

  忧伤地,忧伤地那迟凋的树叶

  已不再活跃、闪烁,

  在渐渐昏暗的阴郁的高空下,

  在踩污的泥泞和黏浆上

  在十月之杪飘飘尽落!

  

  落叶时而喧嚷,时而茫然无望地

  微微扬起,漫卷于地面上,

  仿佛不知在哪儿残夏还在游逛,

  或许就在那紊乱的辙印后——

  那茨冈人的大篷车后?

  

  人们生活得愈益惊慌、沉默,

  有时忧虑地向窗外观望——

  听不见街上有人的语声,

  不时传来屋顶上阵阵哀号的

  狂风、暴雨、电线、烟囱……

  

  不知为什么,表示出富含深意的同情,

  月亮在乌云间飞速浮行,

  在阴惨的黑暗中放射光芒,

  宛如絮春幸福的反光,

  孤独地显露永恒的美容?

  

  在这疾驰急飞的明月映照下

  我的心绪变得愈加烦闷忧愁——

  望着那雾漫风啸中的一车车漂泊者,

  望着那暴雨、泥泞,还有一堆堆枯叶

带着簌簌的哨声随风飞舞……

 

  

  别离曲

  

  我就要离开这小村……

  河流即将凝冻冰封,

  夜间门扉将吱嘎作响,

  院内将有很深的泥泞。

  

  母亲会来且在忧伤中入眠……

  就在这被遗忘的荒寂之地

  在这夜里守在桦皮摇篮边

  你将因我的负心暗自悲泣。

  

  那么当初为什么,眯起眼睛,

  用手掌里成熟的浆果,

  在荒凉沼泽的树墩旁

  你像喂可爱小鸟似的喂我?

  

  莫悲伤!别去春寒料峭的码头

  把我乘坐的轮船久等。

  还是让我们饮一杯别离酒

  以慰胸中短暂的柔情。

  

  你我原本是不一样的鸟啊,

  何必在同一岸上等待?

  或许我还能回家,

  或许我将永远不再……

  

  你哪会知道,当夜间漫步小径,

  无论我走到什么地方,

  总有不祥的追赶的脚步声

  从背后传来,仿佛梦魇那样……

  

  可一旦我回忆起浆果,

  回忆起荒寂之地你的恋情——

  我会寄一个美妙的洋娃娃,

  作为我最后的幻梦。

  

  让女儿轻轻地摇着娃娃,

  坐在那里永不孤独。

  “妈妈,好妈妈!娃娃多么好玩!

  瞧她又会眨眼,又会哭……”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