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诗阵地
诗阵地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07,680
  • 关注人气:1,59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外国现代诗经典二十首

(2014-10-16 22:12:00)
标签:

转载

[转载]外国现代诗经典二十首

请再说一遍我爱你

 

伊丽莎白·勃朗宁(英国)

 

说了一遍,请再对我说一遍,

说“我爱你!”即使那样一遍遍重复,

你会把它看成一支“布谷鸟的歌曲”;

记着,在那青山和绿林间,

那山谷和田野中,如果她缺少了那串布谷鸟的音节,

纵使清新的春天 披着全身绿装降临,

也不算完美无缺,

爱,四周那么黑暗,耳边只听见

惊悸的心声,处于那痛苦的不安之中,

我嚷道:“再说一遍:我爱你!

谁会嫌星星太多,每颗星星都在太空中转动;

谁会嫌鲜花太多,每一朵鲜花都洋溢着春意。

说你爱我,你爱我,一声声敲着银钟!

只是要记住,还得用灵魂爱我,在默默里。

 

 

礼物

 

米沃什(波兰)

 

如此幸福的一天

雾一早就散了,我在花园里干活

蜂鸟停在忍冬花上

这世上没有一样东西我想占有

我知道没有一个人值得我羡慕

任何我曾遭受的不幸,我都已忘记

想到故我今我同为一人并不使我难为情

在我身上没有痛苦

直起腰来,我望见蓝色的大海和帆影  

 

西川

 

 

南方

 

博尔赫斯(阿根廷)

 

从你的一个庭院,观看

古老的星星;

从阴影里的长凳,

观看

这些布散的小小亮点;

我的无知还没有学会叫出它们的名字,

也不会排成星座;

只感到水的回旋

在幽秘的水池;

只感到茉莉和忍冬的香味,

沉睡的鸟儿的宁静,

门厅的弯拱,湿气

——这些事物,也许,就是诗。

 

王三槐

 

 

时代

 

伦奈特·司图亚特·托马斯(威尔士)

 

这样的时代,智者并不沉默,

只是被无尽的嘈杂声

窒息了。于是退避于

那些无人阅读的书。

 

两位策士的话

得到公众倾听。一位日夜不停地

喊:“买!”另一位更有见地,

他说:“卖,卖掉你们的宁静。”

 

 

回到自我

 

巴勃罗·聂鲁达(智利)

 

有一个人回到自我,像回到一间

有铁钉和裂缝的老屋,是的

回到厌倦了自我的自我,

彷佛厌倦一套千疮百孔的破旧衣服,

企图裸身行走于雨中,

有一个人想让洁净的水,自然的风

淋透全身,却只再度

回到自我的坑井,

那古老、琐屑的困惑:

我真的存在吗?知道该说什么,

该付,该欠或该发现什么吗?

——彷佛我有多重要

以致世界连同其植物之名,

在它四周黑墙的竞技场里,

除了接纳我或不接纳我别无选择。

 

 

冬晨

 

奥拉夫·H·豪格(挪威)

 

当我在这个早晨醒来,窗玻璃已经结霜,

而我发热于一场美梦。

火炉从它欣赏过的一块木材中

彻夜倾倒出温暖。

 

 

秋日

 

里尔克(奥地利)

 

 

主啊,是时候了。夏天盛极一时。

把你的阴影置于日晷上,

让风吹过牧场。

 

让枝头最后的果实饱满;

再给两天南方的好天气,

催它们成熟,把

最后的甘甜压进浓酒。

 

谁此时没有房子,就不必建造,

谁此时孤独,就永远孤独,

就醒来,读书,写长长的信,

在林荫路上不停地

徘徊,落叶纷飞。

 

 

潜鸟的鸣叫

 

罗伯特·勃莱(美国)

            

从远远的无遮的湖泊中心

潜鸟的鸣叫升起来。

那是拥有很少东西的人的呼喊。

 

 

黑水塘

 

玛丽•奥利弗(美)

 

雨下了一夜之后

黑水塘翻腾的水安静下来。

我掬了一捧水。慢慢

饮下。它的味道

像石头,叶子,火。它把寒冷

灌进我的身体,惊醒了骨头。我听见他们

在我身体深处,窃窃私语

哦,这转瞬即逝的美妙之物

究竟是什么?

 

倪志娟

 

 

禅寺春夜

 

加里.斯奈德(美国)

 

八年前的这个五月

 

我们深夜漫步在俄勒冈

一个果园的樱花下。

那时,我想要的一切

早已忘记,只有你除外。

在这夜色里

在故都的花园中

我感到幽灵的颤动

我记得你冰凉的胴体

在夏日的衣裙下裸露。

 

 

水怎样开始演奏

 

休斯(英国)

 

水想活着

它走向太阳它又哭着回来

水想活着

它走向树木它们燃烧它又哭着回来

它们腐朽了它哭着回来

水想活着

它走向鲜花鲜花皱皱巴巴它又哭着回来

它想活着

它走进子宫它碰见血

它哭着回来

它走进子宫它碰见刀子

它哭着回来

它走进子宫它碰见蛆虫和腐烂

它哭着回来 它想去死

 

它走向时间它穿过石头的门

它哭着回来

它穿越所有的空间去寻找空虚

它哭着回来 它想去死

 

直到不留下一声哭泣

它在万物的底部躺下

彻底疲惫 彻底干净

 

 

我洗衬衫

 

斯威尔(波兰)

 

最后一次我洗衬衫

为死去的父亲。

衬衫带着汗味,我自

童年起就记得这汗味,

这许多年

我洗他的衬衫和内衣

我把它们在工作室的

铁灶上烘干,

他喜好不用熨就把它们穿上。

 

世界上所有的身体里,

动物的,人的,

只有一个流着这样的汗。

我深吸一口,

最后一次。洗涤这衬衫

将把它销毁,

永远。

现在

只有他的画作比他活得久,

它们带着油漆的味道。

 

 

离别

 

阿赫玛托娃(俄罗斯)

 

一条暮色里的倾斜的路

呈现在我的面前。

昨天,恋人就在央求:

“不要把我忘记。”

而现在,只有阵阵的山风,

只有牧人的喝嚷,

只有激动的雪松

伫立在净洁的泉水旁。

 

 

 

雷蒙德·卡佛(美国)

 

昨夜,一场风暴袭来,毁坏了

电路。我从窗子

向外望,树木半隐半明。

低垂着,覆上了白霜。广袤的宁静

笼罩着乡野。

我向来深知。但在那一刻

我感觉到,我这一生从未许过

虚妄的承诺,也未做过

逾矩之事。我的内心

尚且纯净。后来那天早上,

当然,电路重新接通。

太阳从云层后步出,

融化了白霜。

万物和从前一样。

 

 

松树的树冠

 

加里•斯奈德(美国)

 

蓝色的夜

有霜雾,天空中

明月朗照。

松树的树冠

弯成霜一般蓝,淡淡地

没入天空,霜,星光。

靴子的吱嘎声。

兔的足迹,鹿的足迹

我们知道什么。

 

 

十月的罂粟花

 

西尔维娅•普拉斯(美国)

 

今晨的云霞也做不出这么漂亮的裙子,

救护车里的女人也没有

她红色的心穿过大褂,怪怕人地开花——

一件礼物,爱情的礼物 完全是不请自来,

来自

 

苍白的,火苗闪闪地

点着了一氧化碳的天空,来自

礼帽下呆滞的眼睛。

 

哦上帝,我是什么人

能使这些迟来的嘴张口大喊,

在凝霜的森林,在矢车菊的清晨?

 

 

第三奇迹

 

爱德文·马克翰姆(美国)

 

“两件事,”康德说,“使我凝神静气地敬畏:

头顶的星空和心中的道德律”。

我知道一件事,更令人敬畏、更不为人知--

被掠夺的穷人长久、长久的忍耐心。

 

 

捍卫诗歌

 

亚当·扎加耶夫斯基(波兰)

 

是的,捍卫诗歌,高贵的文体,等等,

但同样夏天的傍晚也在一个小镇,

那里花园飘香,猫安静地坐在

门前的台阶上,像中国的哲人。

 

 

穿过雨

 

加里•斯奈德(美国)

 

那匹木马伫立在田野里--

一棵大松树和一间厩棚,

然而它伫立在开阔地里

屁股迎着风,被溅湿。

我在四月试图抓住它

骑上裸背奔驰,

她蹶蹄,狂奔而去

后来在山岗上倒下的

桉树的荫影中

啃吃着新发的嫩苗。

 

 

透过树枝

 

雷蒙德·卡佛(美国)

 

顺着窗子向下,在露台上,几只乱蓬蓬的

小鸟聚集在食槽边。相同的鸟儿,我想,

每天都来吃食,吵嚷。时间是,时间是,

它们叫着,相互挤撞。叫的几乎就是时间,是的。

天空整天阴暗,风从西边来,

不停地吹……把你的手伸给我一会儿。握在

我的手上。对了,就是这样。紧紧握住。时间就是我们

以为时间就在我们身边。时间是,时间是,

那些乱蓬蓬的鸟儿叫着。

 

 

      选编:苍劲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