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诗阵地
诗阵地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07,680
  • 关注人气:1,59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90后诗人许立志诗选32首-燕庄生铁选编

(2014-10-07 10:28:48)
标签:

转载

 

[转载]90后诗人许立志诗选32首-燕庄生铁选编

许立志,1990年生,广东揭阳人,高中毕业后即开始打工生涯,四处漂泊四海为家,2011年到深圳打工至今,喜爱文学,尤爱诗歌,少数作品散见于《打工诗人》《打工文学》《特区文学》《深圳特区报》等刊物,更多见于网络或藏于抽屉。在生活的夜色里通过阅读和写作寻找阳光。(许立志自己认可的简介)


 

2014年10月1日凌晨零点在深圳坠楼自杀身亡,警方疑为自杀,年仅24岁。自杀前最后一条微博是10月1日零点零分写的,仅四个字:新的一天。


伊沙点评

 

因有《低俗小说》这部名片,文青们学会了一种结构方法和叙述手法,看本诗题目,我本以为是玩这个范儿的,一直读到最后两句(读得我一哆嗦),我才触摸到真正的才华,这时候再看标题,真是大有深意:非但我们的生活充满悬疑,连同我们的生命。想象的诗意,与“事实的诗意”究竟是何种关系?想象,即心灵的事实,想象的诗意即“事实的诗意”之一种。



90后诗人许立志诗选32首   

                                  燕庄生铁选编

 

《他们说》

 

这机械的厂区盛满了多少工人的汗血
游走其中,我时常听到他们笨重的交谈
他们说,三年了,我没回过一次家
他们说,我老家在河南,四川,海南,广西……
他们说,等钱攒够了,我就和女友回家生娃
他们说,按年头算,我儿子今年也该有九岁了
……
我像一个窃听者,在角落里记下他们说的
字字鲜红,然后洇开,凋谢
手上的纸和笔,叭嗒落地

他们说……

 

                      2011-6-12


《省下来》

 

除了一场初秋的泪雨
能省的,都要省下来
物质要省下来,金钱要省下
绝望要省下来,悲伤要省下来
孤独要省下来,寂寞要省下来
亲情友情爱情通通省下来
把这些通通省下来
用于往后贫穷的生活
明天除了重复什么都没有
远方除了贫穷还是贫穷
所以你没有理由奢侈,一切都要省下来
皮肤你要省下来,血液你要省下来
细胞你要省下来,骨头你要省下来
不要说你再没有可省的东西了
至少你还有你,可以省下来

 

                          2011-9-1

 

《我的粮仓》

 

我体内孕育着一座饥饿的粮仓
它缺少血液必要的饱满
我的骨头在这片贫瘠的土地上
扎根生长,从而有了弯曲的枝节
日子一长,枝干上抽出了两片肺叶
我的呼吸在工作中倾吐绿色
这漂泊生活里苦涩的胆汁
工厂散落于荒野
荒野上布满了我的毛细血管
这涓涓细流将祖国南方的加工业日夜浇灌
而我的皮肤,日渐龟裂
头上的稻田在秋天的风中枯萎

 

                         2011-9-6

 

《我想我还能坚持下去》

 

还能在这里呆多久
我无从得知
我想我还能坚持下去
每天我都是这样想的
我想我还能坚持下去
我站着的时候想
坐着的时候也想
睡着了,我就用梦想
我想我还有个家
每每想到这
漂泊在外的冷也都是温暖的
我想我还年轻
干点粗活扛点重物
累是累了点,可也锻炼身体
只是当阳光都走散了
一个人在夜里
多少还是有点迷茫,有点难过
有时揉揉困倦的双眼
想要清醒
却不经意地朦胧了视线
我想我还能坚持下去
直到太阳挡住了月亮和星星

 

                      2011-12-7


《由一支送葬队伍想到的》

 

目睹过很多送葬队伍
这么多年来
还没有哪一支
像我现在看到的这支一样
送葬的人那么多
且哭得那么动容
想来死者生前应是一位
很受人爱戴的人物
我不由得想
我死后
是否也有这么多人来
哭我,送我

 

《梦想与现实》

 

他们问我
你为什么老是一个人发呆
我说我没发呆
我在畅想未来
他们说
你那也叫畅想未来
你那他妈叫做白日梦
要不就是老年痴呆症提前发作
我懒得跟他们争辩
继续畅想未来
我总觉得
在畅想的时候
灵魂会被梦想带走
留下我的身体
被一截又冷又硬的现实
洞穿

 

《悬疑小说》

 

去年在网上买的花瓶
昨天晚上才收到
实事求是地说
这不能怪快递公司
怪只怪
我的住处太难找
因此当快递员大汗淋漓地
出现在我面前时
我不但没有责备他
还向他露出了
友好的微笑
出于礼貌
他也对我点头哈腰
为了表示歉意
他还在我的墓碑前
递上一束鲜花

 

            2013-6-6

 

《谶言一种》

 

村里的老人都说
我跟我爷爷年轻时很像
刚开始我不以为然
后来经他们一再提起
我就深信不疑了

 

我跟我爷爷
不仅外貌越看越像
就连脾性和爱好
也像同一个娘胎里出来的

 

比如我爷爷外号竹竿
我外号衣架
我爷爷经常忍气吞声
我经常唯唯诺诺
我爷爷喜欢猜谜
我喜欢预言

 

1943年秋,鬼子进村
我爷爷被活活烧死
享年23岁

 

我今年23岁

 

             2013-6-18

 

《电梯》

 

我走了进去
一副站起来的棺材
随着棺材盖缓缓合上
我与这个世界
从此隔绝

 

         2013-6-7

 

《这城市……》

 

这城市在废墟中冉冉升起
拆掉祖国的传统祖先的骨头
这城市把工厂塞进农民工的胃
把工业废水注射进他们一再断流的血管
这城市从来不换艾滋病的针头
这城市让妇科医院与男科医院夜夜交媾
让每个人都随身携带避孕套卫生巾伟哥堕胎药
让每个人都身患盆腔炎宫颈炎子宫内膜炎
宫颈糜烂阳萎早泄前列腺炎尖锐湿疣不孕不育
这城市高唱红歌领悟红头文件流鲜红的血
这城市金钱杀戮道德权利活埋法律
这城市五脏俱全五脏皆烂
这城市城中村距市中心有十万八千里
这城市人民向人民公仆下跪
这城市夜夜笙歌纸醉金迷尊严与本善烂遍大街
高级会所窖藏政客茅台小姐
这城市李白饿死街头口水歌手功成名就
这城市虚岁是1980——2013
这城市实岁是1966——1976


《故土》


我是怎样站在这儿

我祖辈遗留的故土
旷野,稻田,乡村陈年的风
目光所及我只能接受土地的旨意

战栗的土地,脊背弯曲

承载几千年战争旗帜的飘扬
那朝向天空的妇孺的悲鸣
横贯我草原般的胸膛
古城上兵将的头颅,扣响乌云大门
沸腾的不只热血,还有山川
苍老而涌动的山川
来自远方的神秘的烽火
烧红整个冬天的落雪
咆哮的历史翻滚着歌唱

我的衣裳如今破裂成前世的盔甲,手臂抵达太阳
站在这里我光芒万丈而万般愧疚
呐喊,而默默无言

 

《我谈到血》

 

我谈到血,也是出于无奈
我也想谈谈风花雪月
谈谈前朝的历史,酒中的诗词
可现实让我只能谈到血
血源自火柴盒般的出租屋
这里狭窄,逼仄,终年不见天日
挤压着打工仔打工妹
失足妇女异地丈夫
卖麻辣烫的四川小伙
摆地滩的河南老人
以及白天为生活而奔波
黑夜里睁着眼睛写诗的我
我向你们谈到这些人,谈到我们
一只只在生活的泥沼中挣扎的蚂蚁
一滴滴在打工路上走动的血
被城管追赶或者机台绞碎的血
沿途撒下失眠,疾病,下岗,自杀
一个个爆炸的词汇
在珠三角,在祖国的腹部
被介错刀一样的订单解剖着
我向你们谈到这些
纵然声音喑哑,舌头断裂
也要撕开这时代的沉默
我谈到血,天空破碎
我谈到血,满嘴鲜红

 

                    2013-9-17

 

《生活或者凌迟》

 

手臂在刀尖上滑过
飞起来,长出一对沁凉的翅膀
你睁开眼,直视施暴的太阳
让阳光淌着刀锋
一点点嵌入你破绽的皮肉
倏地渗出晶莹的红
浸泡着现实,暴力的句法
你接近完成一次蜕变
还要向世界打开身体
刀尖对准溃烂的伤口
一击即中直没刀柄
于是你把手伸进腹中
掏出完整的心脏,龟裂的天空
然后跪下去,嘴角扬起
自我凌迟后心甘情愿的笑
眼睁睁地,看着生活离你而去

 

                      2013-9-16

 

《下班路上》

 

晚风吹送着
在风里我听到一位小贩的叹息
一对情侣的欢笑
我听不到日子的逝去
人行天桥上走过更多的我
心藏疲倦,又携带希冀
霞光在眼里溢出来
像盐水,又像彩虹
我像一位送水工
在路灯下,扛着落日回家

 

                     2013-10-1

 

《古人》

 

在城市漂泊的时间越长
我越觉得自己像一位古人
穿梭在霓虹灯下,而头戴斗笠
在酒吧门口,我看见一座寺庙
在肯德基,我暗叫一声
“掌柜的,小二”
在KTV我唱着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夜晚,在线装古籍中
我侧身躺着
和一个词,和一首诗
相拥而眠

 

               2013-10-2


《粉红》

 

我看中一块墓地,在城中村
已经很久很久了
我看中她粉红的墓碑,粉红的草地
粉红的溪水和粉红的云朵
我将带着一生粉红的疾病
躺进粉红的棺材
当棺材盖缓缓合上
我也将直视正午粉红的天空和粉红的太阳
让两行粉红的泪水,悄悄流淌

 

                         2013-10-21

 

《三根骨头》

 

陌生人,请留步
请收下我昨晚从身体里
取出的三根骨头

 

第一根可作锄头,助你开垦
余生的田园和内心

 

第二根你拿稳了
这拐杖千金难买,你拄着它
在生活的夜色里再不用担惊受怕

 

最后一根请保管好
等明年今日天黑时
插在我荒草萋萋的
坟头

           2013-11-1

 


《在秋天的傍晚》

 

在秋天的傍晚
我可能是
一件寿衣,一个花圈
一副棺材,一间灵堂
一块墓碑,一座荒冢
但我绝不可能是
一个人

 

            2013-11-2

 

《阿嬷的弥留之际》

 

病榻上的阿嬷
又开始咳嗽了
我和父亲  母亲  大哥  二哥
二叔  二婶  三叔  三婶  细姑  细姑丈
大妹姐  二妹姐  细润哥
大弟哥  二弟哥  细妹
细红姐  阿猫妹  细弟
同时听到
咳  咳咳  咳咳咳咳  咳咳咳
咳咳  咳咳咳咳  咳  咳咳
咳咳咳咳咳咳  咳咳咳  咳咳咳咳
咳咳咳  咳  咳咳咳  咳咳咳咳咳
咳咳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咳咳
咳咳咳咳  咳咳  咳  咳咳咳
当咳嗽声渐渐平息
天地万籁俱寂
我们看到阿嬷的双眼
缓缓咳了
最后一声

 

(“细”在潮汕话里意为“小”)

 

                        2013-11-17

 

《流水线上的兵马俑》

 

沿线站着
夏丘
张子凤
肖朋
李孝定
唐秀猛
雷兰娇
许立志
朱正武
潘霞
苒雪梅
这些不分昼夜的打工者
穿戴好
静电衣
静电帽
静电鞋
静电手套
静电环
整装待发
静候军令
只一响铃功夫
悉数回到秦朝

 

            2013-12-5

 

《我咽下一枚铁做的月亮……》

 

我咽下一枚铁做的月亮
他们把它叫做螺丝

 

我咽下这工业的废水,失业的订单
那些低于机台的青春早早夭亡

 

我咽下奔波,咽下流离失所
咽下人行天桥,咽下长满水锈的生活


我再咽不下了
所有我曾经咽下的现在都从喉咙汹涌而出
在祖国的领土上铺成一首
耻辱的诗

 

             2013-12-19


《我爱你们,我的亲人》

 

在黄昏里飘散的
没有根的回忆
把我一次次带回故乡
纯粹而自然的乡音
遍布我皱纹四起的眼波
目光里沉淀的都是亲切
我的亲人们
在风中坚持劳作
以汗水浇灌稻田
庄严而神圣的劳动者
他们坚守生活,一碗水的贫苦
谁也无法剥夺落日下的影子
锄头一挥间
来年的收获又可以携来幸福
多少年了,站在乡村的边缘
我是被落日照耀的孩子
总在心里默念
我爱你们,我的亲人

 

                    2013-4-15


《杀死单于》

 

每个夜班过后
偏头痛就会悄然降临
为此我苦恼了整整三年
直到今天早上
我感到太阳穴里绷紧了
即将发射的弓箭
这个早上我不再是低着头颅的打工仔
我是抬头挺胸的汉朝将军
誓以最后一箭
洞穿匈奴首领的胸口

 

               2014-1-15

 

《一步到位》

 

要不是人生的屋子空着
我也不会跟着自己
来回走动
从一块瓷砖跨越到
另一块瓷砖
仿佛一步就凌驾于
两块墓碑之上

 

               2014-6-17

 

《偷窥》

 

每个夜晚
当我躲在窗帘后面
偷窥树梢吊着的
通红的月亮
我都在犹豫
是否也要
把自己的头颅
拧下来
吊在窗台上

 

          2014-6-18


《入殓师》

 

经过不懈努力
我终于通过了
殡仪馆的面试
成为一名入殓师
明天将是我
正式入职的第一天
自然马虎不得
为此我特地把闹钟
调快了一个小时
以便留有充足的时间
站在镜子前
好好整理自己的遗容

 

              2014-6-24

 

《重生》

 

锤下这最后一钉,我就可以安息了
掌锤者韩老三,入行数十载
经验老到,技术娴熟
钉为六寸钢钉,棺为大红豪棺
儿孙哭声嘹亮,送葬队伍无插队掉队之乱象
围观者众,鞭炮声够响
其余诸如报地头、买水、饲生、接棺等
亦是应有尽有,有条不紊
终点已到,时辰亦到
此刻他们正把我的棺柩吊进墓穴
母亲呵,我就要回到您的子宫

 

                          2014-6-29

 

《本命年》

 

本命年真的是一道槛
我怕自己过不去

 

           2014-7-2


《孤老》

 

他在破旧的招待所里
呆呆地看着头顶摇摇欲坠的风扇
“活着是一个人”
他想
“哪天死了
身边肯定也是
一个人都没有”

 

           2014-7-2


《我弥留之际》

 

我想再看一眼大海
目睹我半生的泪水有多汪洋

 

我想再爬一爬高高的山头
试着把丢失的灵魂喊回来

 

我想在草原上躺着
翻阅妈妈给我的《圣经》

 

我还想摸一摸天空
碰一碰那抹轻轻的蓝

 

可是这些我都办不到了
我就要离开这个世界了

 

所有听说过我的人们啊
不必为我的离开感到惊讶
更不必叹息,或者悲伤
我来时很好,去时,也很好

 

                   2014-7-3

 

《我一生中的路还远远没有走完》  

 

这是谁都没有料到的
我一生中的路
还远远没有走完
就要倒在半路上了
类似的困境
以前也不是没有
只是都不像这次
来得这么突然
这么凶猛
一再地挣扎
竟全是徒劳
我比谁都渴望站起来
可是我的腿不答应
我的胃不答应
我全身的骨头都不答应
我只能这样平躺着
在黑暗里一次次地发出
无声的求救信号
再一次次地听到
绝望的回响

 

        2014-7-13

 
《我知道会有那么一天》

 

我知道会有那么一天
那些我认识的不认识的人
会走进我的房间
收拾好我留下的残骸
清洗我淌满地板的发黑的血迹
把凌乱的桌椅摆好
把发霉的垃圾倒掉
把阳台上的衣服收回来
那首没来得及写完的诗会有人帮我写完
那本没来得及读完的书会有人帮我读完
那支没来得及点亮的蜡烛会有人帮我点亮
最后是那抹长年没拉开的窗帘
帮我拉开,让阳光进来逗留一会儿
再拉上,然后用钉子死死钉住
整个过程井然有序,庄严肃穆
收拾完这一切
人们排队离开
再帮我把门悄悄带上

 

          2014-7-19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