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诗阵地
诗阵地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07,680
  • 关注人气:1,59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犁铧自选诗10首

(2014-09-29 17:06:46)
标签:

原创

犁铧

诗歌

犁铧自选诗10

 

 

  作者简介:犁铧,男,1969年生人,在某文化单位谋生。已出版诗集《生命树》、《零度寻找》,编纂《诗阵地》、《诗情画意》网刊。诗观:人性、自然、张力。

   博客:http://blog.sina.com.cn/shizhendi 

 

 

1. 

 

收缩。裂变。奔流。

于宇宙漫漫洪荒中孕育生命。

焐热的石头在燃烧,

激起气的巨浪,

生命之源在氢和氧的交融中完成神谕的使命。

大河以暴雨的形态从天堂倾泻人间。

大河还在奔流,为了找到生命的灯塔

它义无反顾。它由最初的一条变成千万条,

它们既对立又统一,它们那么神似。

那些石头不再燃烧,它们从高山冰雪中醒来

躺在母亲河的怀抱里汲取乳汁,疯长。

大浪淘沙,它们习惯了在滔滔的大浪中求生。

它们与母亲一起奔流,为到达大海实现梦想前仆后继。

几千年来,大河为了生存像条巨龙在大地上翻滚,

它在怒吼咆哮。有时难辨方向,一次次改道;

有时被炮火炸裂胸膛、炸烂腹部,血溅黄土;

有时与天上的母河失去联系,缺乏补给而断流

……

 

所有那些以各种名义。屈辱。残忍。

紧勒它脖颈的锁链它都能忍辱负重

机智解脱;而今它离大海越来越近

却一次次难以抵达。

它在遥远的滩头喘息。昏厥。恍惚。

它再次梦到雨。大海。帆。

如果有一天它渴死在路上那我也就渴死了,

因为它早已溶入我的血液。 

 

201466日晚

 

 

2.当我离开人世 

 

当我离开人世,一定是去做鬼了。

天堂太拥挤,不想沾星光的冷。

去地狱与鬼为伍,人间没受够的苦继续消受。

认真做一次地狱历险,不再想人世的正大光明。

让光明也做鬼的影子,委屈地活着。 

 

判官朱砂笔一戳一个窟窿,早已腐朽无所谓痛疼

只是想让它少写两笔,该交代的都交代清楚了,不能交代的

几笔呆帐也无法交代了。譬如父母的恩情

对儿子潦草玩世没矫正的歉疚,对前世妻子的薄情寡义,

对朋友的厌倦与背弃,对工作的诅咒,还有对国家的失望与不忠…… 

 

光明地做鬼,不羞于世上的魑魅魍魉

(绞索系于脖颈,天天吊着,心怀鬼胎做着鬼事)。

可以万劫不复,在黑暗中行走。

鬼话连篇、鬼哭狼嚎、鬼鬼祟祟、鬼影幢幢。

哦,鬼。你偷取了我的魂魄,如何让我做人?!

 

2714720日  

 

 

3. 

 

他在数我身上的肋骨

我视而不见

他卖力地数

比数金钱数女人的性器还起劲

从见面数从早数到晚今天数明天数

快两年了他真笨

他找不到那根软肋

我真想告诉他左边第三根和右边第十根的事情

我的良知告诉我不能告诉他

我可以告诉除他之外的任何人

最想告诉我的爱人

因为那根最软的肋骨她不会去动

最想告诉我最要好的朋友最硬的肋骨是那根

请他放心向他承诺拍胸脯的时候不至于拍断

他继续数早上数晚上数 

他数我的肋骨我数诗歌的肋骨互不相碍

他数我的肋骨像数面条

我数诗歌的肋骨像数化石

他也数我也数我们互不相碍

我数诗歌数出一根“肋骨”

他数我的肋骨数出“一根面条”

他在试着吞咽时却发现那是一块无比坚硬的

火成岩

 

2014625

 

 

4.我用热泪写下明天

 

当黎明骤然升起 

当大海深情召唤

当高山傲然崛起地平线

我不禁用激动的热泪写下明天

当痛苦在脑际盘旋

当悲愤充溢胸间

当卑鄙的阴影遮蔽了方向

我依然用隐忍的热泪写下明天

因为我相信友谊的力量

相信灵魂会生出闪亮的翅膀

相信世界会还原本来的模样

当时代翻开新的篇章

当梦想再次凌空飞翔

我不再忧郁

我匍匐大地上

用夺眶的热泪写下明天

写下真心的祝福

写下蓬勃的希望……

像帆一样永浮海上

即使暴风雨一次次劫掠

也摧折不了那最初的愿望

写下昂扬的奋斗

直到地老天荒

 

2013.11.24

 

 

 

 

5.打磨词句,做一个诗人

——兼致卧夫

 

打磨词句的意义

像在打磨死亡。

那盛开的火焰,不死的魂魄

在焚尸炉里吱吱作响。

碾碎的日子零落的骨趾

铺就伸向灵歌的路。

在送殡的络绎者中

有的因悲痛而愤怒,

有的因悲痛而狂喜。

“他们根本就是一群疯子、神经质”。

我是一个痴呆症患者,

不悲不喜,神情僵滞。

在幽冥中与保罗·策兰相遇,

抓取他的《死亡赋格》中那句

“我们在空中掘墓躺着挺宽敞。”

我说,“我也想进入。” 

 

打磨词句不只像打磨首饰、璞玉,

而像农夫辛勤耕耘、播种、打理,

剔除谷壳呈现清香的谷粒。

屏息敛气,让意识进入血脉抵达心脏,

词与词相吻、碰撞,砰砰跳动;

这时,最好让它们抵达火山口并毫不犹豫

喷射到十万米高空,冷却为辰星。 

 

打磨词句

学着像书画匠人。

将诗眼写于藏锋处,

似打坐入定的老僧;

念念有词,

心中无词。

将诗骨置于雄浑的中锋,

托月参天。

那层层叠叠的意象

尽落于偏锋,

一撇一挪彰显苍劲、灵动;

一弯一钩是起水的虬龙在飞。

那诗境就交予留白吧,

让伯乐取之读之。 

 

打磨词句是与自己较劲。

与切肤之痛私语,

与腹中之鬼魅争斗,

与心中之老虎博弈。

让词在句中活,

让句在诗中生,

让诗在朝圣的道路上看到光明。

在匍匐中,在一跪一拜中,

让诗背负岁月而行。 

 

打磨词句

在砧上,

在湖中。

在一次次捶打

一遍遍淬火中,

提起锻就的弯月镰刀,

看那把更锋利更明亮?

将之别于腰间,

可以刈麦,

可以对付凶险。

诗江湖江湖诗,

谁管诗人命多舛?

唯见诗句照人间! 

 

打磨词句如打磨圆润的菩提籽。

一粒一粒打磨,

一颗一颗串起,

戴在颈系于腕,同呼吸共命运;

在菩提树下祈愿,

等待被超度的那一天。

打磨词句更像老蚌怀珠,

因痛受孕,因充盈分娩。

取珠之人啊你可看清?

那不只是一颗珍珠,

那是一颗纯洁苍老的心啊! 

 

打磨词句,

在一杯茶半杯酒的

一起一落一仰一合中,

品味龙啸虎吟、形神淡定。

在风雨的拥抱中打磨,

在闪电的雷霆与光明的昭示中打磨;

在给力的晨曦欲哭的落日中打磨,

在群鸟的啁啾骏马的哒哒中打磨;

在山的峻峭与烟岚的缠绵中打磨,

在岸的包容与礁石的砥砺中打磨;

在长城的垛口与冷枪的准星中打磨,

在锈蚀的炮舰与波涛的怒吼中打磨;

在月亮与白云交替的白中打磨,

在人心与黑夜暗合的黑中打磨;

在存在的祥和与戾气抵抗中打磨,

在虚无的重构中打磨;

在聋子的耳里打磨,

在哑者的口中打磨。 

在李白的杯中打磨,

在杜甫的茅屋中打磨;

在李煜的“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中打磨,

在王维的“夜静春山空”中打磨;

在里尔克的《杜伊诺哀歌》中打磨,

在加里·斯奈德的《洞中的火光》中打磨;

在《石头记》的玩石上打磨,

在《聊斋》的鬼哭中打磨,

在《二十四史》的金戈铁马中打磨。

在诗人的沉思、历史的钩沉、时代的风流中打磨。

打磨词句,让词不再流浪让诗找到归宿。

使诗成为旗!

做个洒脱的诗人。 

 

做一个诗人,

不要考虑意义,

像锤子敲击。

钉子只会向下,

不会向上,

只会钉在该钉的地方;

哪怕有鬼在叫。

如果有那么一天,

穿过阴霾

钉在天堂,

那就钉住上帝的双脚。 

 

做一个诗人,

向帆招手,

在浪尖上欢叫,

在深渊中耸立起生命的高度。

延伸,无限地延伸,

迎向那暴风雨中的精灵,

抓取那撕裂乌云的闪电,

灌注头顶。

再次释放闪电、雷霆。

也靠近冰山取冰于怀,

让热血激化冰山,

让冰水在热血中激荡成热浪。 

 

做一个诗人,

向于黑暗掏取灵光的诗人致敬!

向火中取栗的诗人致敬!

蔑视死亡、恐怖、贪婪、虚伪、卑鄙

……

裹紧坚韧冷脆的心,

向光芒、人性、纯真站队。

向腐朽宣战!

向死魂灵致哀! 

 

2014510日草就 

 

 

6.让春天在石臼里发芽歌唱

 

感动春天、感动万物,

腐朽化为芳香的泥土,

种子和希望一同在皑雪下生长。

挣脱桎梏、拥抱丽日,

虚伪失去霉菌;

灵魂像岩石一样裸露,接受炙烤和拷问吧!

趁地狱之门还没洞开,

趁梦魇还在徘徊,

趁魔鬼还嘻笑着行走黑夜边缘;

打开神经的网,听那清脆的梆声,

听那雄鸡啼鸣,听那天使扑飞掠过天堂的飓风。

醒来、启程吧!

将懦弱和猥琐淹杀体内,

与光明同行。

让行动感动春天,

让春雨浇醒麻木的灵魂,

让风暴将你我定格为地平线第一道风景;

让春天在石臼里发芽歌唱,

让生命在铁砧上锻造成形。

 

2014年26

 

 

7.风在赶时间

 

风在赶时间,风追赶着风,白天赶晚上赶。

风遇到了火,发脾气,砸门敲窗,噼噼啪啪烧得满身窟窿,漏风。

风在赶时间,白天晚上赶。

风声音沙哑,喉咙冒火,独自在旷野呜咽。

风遇到了雨,互相抱头痛哭。

风在赶时间,白天追落日,晚上赶晨曦。

风找不到大地的中心,四处乱窜;

风窜进黑洞抓出了一只腐鼠,将它风化,打回原形还予人间。

风疲于奔命,风成了风暴,风在怒吼,摧枯拉朽。

风在赶时间,白天赶晚上赶,白天追月晚上逐日;风失语、疯了。

风拉伸脊骨长长的梯子,从人间到天堂运送灵魂,风遭遇闪电被撕裂,大地血流成河。

风在血泊中抢时间,送魂灵运火种;运啊运赶啊赶,前路漫漫。

风遇到了雪,风一下子从青春到白头;风跑不动了,蹒跚。

风在颤抖,风在摇晃,风原地踏步,风已不辨东西南北。

风像一杆多年插在自己喉咙里的破旗子,呼啦啦呼啦啦……

风吹散了时间,时间把风带走。

 

2014624日草就

 

  

8. 

 

“这世界需要回到原始,

把掠取的都归还。”

神皱眉头在咳嗽,

神说不是鸟说,

神的契约也绝非如此的秩序。

神咳嗽在扎紧口袋,

闷雷滚过苍穹,

大地依然龟裂,

你看到了用甲骨文写就的杰作。

有人陷于自己布下的陷阱,

巨大磨盘越转越慢而你在疾走飞奔。

时光带你回到过去,

你看到了草木的荣枯;

太极翻动黑白分明的鱼眼,

在述说虚无。

你被虚无引领最终见到了

羁押人类魂魄的四大恶灵:

混沌、穷奇、饕餮、梼杌。

你眼眸展现的纯白流露怨恨,

你够狠于是你选择了梼杌,

我说我有罪我选择混沌。

我们就此作别,

或许今生我们再也不会相遇。

巨大磨盘越转越慢,

我们背负各自的神兽越走越沉重,

直至星空的网眼筛下

我们受难的齑粉。

 

201471

 

 

9.筑梦中国  

 

唾弃贪婪,崇尚理想。

铺开纸之大地,用汉字方砖

垒砌梦长城。我是自己的王。

蚍蜉撼树缘木求鱼。

用智慧也用汗水,一块块垒砌。

我筑梦人生,更筑梦人性。

当狼烟四起,射出诗歌的箭矢。

虚伪在梦之沧浪里惨笑,卑鄙岂能登上云顶!

 

我搬运垒砌每一块浸透历史血泪、现实风雨的灰砖

在我梦里铿锵不已。虎狼虫豸觊觎之心不死,河山在波涛上汹涌。

冰道运石、山羊驮砖,早已筑就龙的骨架、血脉。

我们体内流淌着龙的骨血,我们是龙种。

长城在我心中绵延万里五十六个民族是屹立的道道关隘,御风锁云。

龙之魂托起虹彩的中国梦显现东方,大海为之高呼欢笑。

我筑梦故乡,更筑梦中国。

当达摩克利斯之剑像十字架倒悬空中,听吧,那密密的祷告。

当正义之神雄起,看吧,那撕天裂地的闪电。

 

2014715日 

 

 

10.

 

上弦月,

下弦月;

一张弓射西,

一张弓击东。

徒劳。

宇宙抛媚眼,

有人向眼中走去。 

 

那么多虫子困扰

我的头颅,

月亮也是,

除非地球显示正能量。

没人低估八月的哀伤,

你听到了哭嚎,

和来自暗处的叫嚣;

为一张烙饼,

祖国画布上又多了一滩血。

 

我会找到那一点

无穷的小,

如蚁啃噬。

你也会找到

无穷的大,

如胃,

蚀。

 

201489

 

 http://blog.sina.com.cn/shizhendi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