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诗阵地
诗阵地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07,680
  • 关注人气:1,59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也也现代诗歌十首

(2014-09-16 15:07:41)
标签:

转载

       也也现代诗歌十首

 

    也也,纯东北爷们儿。 一直呆在沈阳那嘎达。号“当代剩人”。当代剩下的批判现实主义“诗“人

 

 

 

   《我的中国梦》

 

一个寻常的早晨

一觉醒来就发现

全中国所有贪官们的财产

凭空消失一半

于是

全中国所有无家可归的老人

都能在自己有暖气的房子里孩童般地睡着

厨房那边窜出锅碗瓢盆声

 

   《我的魔是你们的神》

 

白色的墙,白色的棚。白色的口罩,

白色的手。白色的光。白色的眼睛。

我看不见白色的时刻你能看见我红色的血

 

你按计划割开我的皮肉,我不知疼痛

无影灯下所有的人都没有影子

除了肝,除了胆,彼此不再相照

 

你应拜求擒拿我的魔,道高一尺。

据说这个魔不狰狞,左手执金,右手持银

它红脸的样子和关老爷神似

 

国人啊,我永远的病友,你来看

不期而遇的魔们正热切的打着招呼,相互致意

卧在十字架的顶端,你再看

下面那些紧张运动着的躯体,多像露天的金矿

 

   《我的一次悲伤》 

 

我曾经一个人在他乡的一片丛林中行走

其实我不想去哪里,只想走出这个夜晚

 

多么安静啊。看不见的晨露打湿我的裤脚

当我走出这片丛林

我的脸上也是湿湿的

 

 

《树上的丝绸》

 

嗅到酒糟的味道

当我走近,被包裹的呜咽

在风的缝隙处渗出

像母亲藏在柴房里的咳嗽

 

越不想听到什么就会听到什么

越不想看到什么一定会看到什么

看不到蛀蚀年轮的病灶

看不到根的萎缩

看到大红大绿的缠绕丰姿绰约

听到围观者众口一词

 

树冠上云雾缭绕

纳凉者汗流浃背

我的心不知道疼痛

胸口外的刀柄已挂满蛛丝

 

   《我的汗水比田里的雨水还多》

 

从五月到八月,我的田老的真快

我的田愈来愈丑

比村东头的二侉子还丑

 

我也老了

我挑来的水比洋娃子抹脸的水还贵

我看见缸底的我像个鬼

 

天爷爷啊

不靠你我还能靠了谁?

在这片土地上,汗水越多的人

一定是越穷的人

 

   《墙上的水草》

 

两个我争夺一个我,这一直是我们三个人的战争

放弃谁都没有完美的理由,我是个出尔反尔者

坚定是一个非常危险的词。覆水蒸发,凸现暧昧之墙

一面媚态一面狰狞,忐忑之人爬上墙头,同党济济

 

谁的鼻息被培养成风?谁的喷嚏被幻化成雷?

恐惧是草尖儿上的露珠。我瑟瑟的伙伴啊

评论者不去谴责风向的变换,风力的霸道

草民就是草民,卑微者永远没有冠冕堂皇的借口

 

   《失火的旗》

 

习惯了两手举着火红的旗

像举着两团火焰

 

数不清的飞蛾扑进路人的七窍

七窍不再生烟

被欺骗的何止是飞蛾,还有满腔的血

----如何的沸腾都是回光返照

----多么高的热度都不能燃烧

 

卖火柴的小女孩死了

然后的一定是诗人

一个点燃自己骨头的幻想者

在那微弱的火光里看见了什么

 

釜底抽薪的人来的太迟

失火的旗从一面蔓延到另一面

围观的人愈来愈多,无从施救

口水不是水,是火上的油

风可以吹灭火,风可以让火更大

 

   《取向》

 

 

他杀了一百个无辜的人

你说他是个杀人犯

他杀的第一百零一个是你的敌人

你说他是个英雄

 

他救了一百个垂死的病人

你说他是个良医

他救的第一百零一个是你的对头

你说他是个叛徒

 

谁在海啸中咒骂

谁正在踏浪而歌

 

   《遍地奸情》

 

庙堂里的欢喜佛金身厚镀

由里及外,极乐之人屡屡

香火烧成狼烟,不见诸侯

 

褒姓女子愈来愈多,笑点也愈来愈高

训练有素的是床上的叫声

夏日里,捂得住孩子的耳朵

却捂不住清澈见底的眼睛

 

巫山之上的云雨渲染了江山

江山如画,落红题款,价值连城。

留传的红里渗进经血,姹紫嫣红

 

有风袭近,嫣红的帷帐漫天飞舞,

温床之上大雪纷纷。众目睽睽

围观者只知其一

 

   《遍地和珅》

 

白绫束颈,和珅吐舌逾尺

从舌尖到舌根,上下左右

这条生了五十年的长舌布满汉字清文

我识得,颙琰也识得

 

密室幽深,宝盒中的兰舌蠢蠢欲动

我执青灯屏息,帝王凝视不语

如蚁之姓名密布了五百年

我们知道,那是后身的和珅

 

菜市口的炮响由密到疏

二十五年不是一个探囊取首的周期

绝望是沧海之舟,是舟底缝隙处挤入的手指

五百年,二十个嘉庆也破不了一个咒语

 

 

      http://blog.sina.com.cn/yeye110110110  

 

 选稿编辑:唐河子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