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诗阵地
诗阵地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06,476
  • 关注人气:1,59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外国诗选(1)

(2014-09-02 17:55:33)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外国诗选(1)作者:纯诗诗刊
[转载]外国诗选(1)

华兹华斯(William Wordsworth)诗选

 

 

威廉·华兹华斯William Wordsworth177047日-1850423日),英国浪漫主义诗人,与雪莱、拜伦齐名,代表作有与柯勒律治合著的《抒情歌谣集》(Lyrical Ballads)、长诗《序曲》(Prelude)、《漫游》(Excursion)。曾当上桂冠诗人,湖畔诗人之一,文艺复兴以来最重要的英语诗人之一。

 

 

她住在无人迹的小路旁

我曾在陌生人中间作客   

威斯敏斯特桥上

我孤独地漫游,像一朵云

丁登寺

 

 

--------------------------------------------------------------------------------

 

她住在无人迹的小路旁

 

 

她住在无人迹的小路旁,

在鸽子溪边住家,

那儿无人赞颂这位姑娘,

也难得有人会爱她。

 

她像不为人见的紫罗兰

被披青苔的岩石半掩!

她美丽如同一颗寒星

孤独地闪烁在天边。

 

她不为人知地活着,也几乎

无人知她何时死去;

但如今露西已躺进坟墓,

对于我呀,世界已非往昔。

 

(飞白译)

 

 

--------------------------------------------------------------------------------

 

我曾在陌生人中间作客

 

 

我曾在陌生人中间作客,

在那遥远的海外;

英格兰!那时,我才懂得

我对你多么挚爱。

 

终于过去了,那忧伤的梦境!

我再不离开你远游;

我心中对你的一片真情

时间愈久煜深厚。

 

在你的山岳中,我终于获得

向往已久的安恬;

我心爱的人儿摇着纺车,

坐在英国的炉边。

 

你晨光展现的.你夜幕遮掩的

是露西游憩的林园;

露西,她最后一眼望见的

是你那青碧的草原。

 

(杨德豫译)

 

 

--------------------------------------------------------------------------------

 

威斯敏斯特桥上

 

 

大地再没有比这儿更美的风貌:

若有谁,对如此壮丽动人的景物

竟无动于衷,那才是灵魂麻木;

瞧这座城市,像披上一领新袍,

披上了明艳的晨光;环顾周遭:

船舶,尖塔,剧院,教堂,华屋,

都寂然、坦然,向郊野、向天穹赤露,

在烟尘未染的大气里粲然闪耀。

旭日金挥洒布于峡谷山陵,

也不比这片晨光更为奇丽;

我何尝见过、感受过这深沉的宁静!

河上徐流,由着自己的心意;

上帝呵!千门万户都沉睡未醒,

这整个宏大的心脏仍然在歇息!

 

(杨德豫译)

 

 

--------------------------------------------------------------------------------

 

我孤独地漫游,像一朵云

 

 

我孤独地漫游,像一朵云

在山丘和谷地上飘荡,

忽然间我看见一群

金色的水仙花迎春开放,

在树荫下,在湖水边,

迎着微风起舞翩翩。

 

连绵不绝,如繁星灿烂,

在银河里闪闪发光,

它们沿着湖湾的边缘

延伸成无穷无尽的一行;

我一眼看见了一万朵,

在欢舞之中起伏颠簸。

 

粼粼波光也在跳着舞,

水仙的欢欣却胜过水波;

与这样快活的伴侣为伍,

诗人怎能不满心欢乐!

我久久凝望,却想象不到

这奇景赋予我多少财宝,——

 

每当我躺在床上不眠,

或心神空茫,或默默沉思,

它们常在心灵中闪现,

那是孤独之中的福祉;

于是我的心便涨满幸福,

和水仙一同翩翩起舞。

 

(飞白译)

 

 

--------------------------------------------------------------------------------

 

丁登寺

 

五年过去了,五个夏天,还有

五个漫长的冬天!并且我重又听见

这些水声,从山泉中滚流出来,

在内陆的溪流中柔声低语。——

看到这些峻峭巍峨的山崖,

这一幕荒野的风景深深地留给

思想一个幽僻的印象:山水呀,

联结着天空的那一片宁静。

这一天到来,我重又在此休憩

在无花果树的浓荫之下.远眺

村舍密布的田野,簇生的果树园,

在这一个时令,果子呀尚未成熟,

披着一身葱绿,将自己掩没

在灌木丛和乔木林中。我又一次

看到树篙,或许那并非树篱,而是一行行

顽皮的树精在野跑:这些田园风光,

一直绿到家门;袅绕的炊烟

静静地升起在树林顶端!

它飘忽不定,仿佛是一些

漂泊者在无家的林中走动,

或许是有高人逸士的洞穴,孤独地

坐在火焰旁。

 

这些美好的形体

虽然已经久违,我并不曾遗忘,

不是像盲者面对眼前的美景:

然而,当我独居一室,置身于

城镇的喧嚣声.深感疲惫之时,

它们却带来了甜蜜的感觉,

渗入血液,渗入心脏,

甚至进入我最纯净的思想,

位我恢复恬静:——还有忘怀己久的

愉悦的感觉,那些个愉悦

或许对一个良善者最美好的岁月

有过远非轻微和平凡的影响,

那是一些早经遗忘的无名琐事,

却饱含着善意与友爱。不仅如此,

我凭借它们还得到另一种能力,

具有更崇高的形态,一种满足的惬意,

这整个神秘的重负,那不可理解的

世界令人厌倦的压力,顿然间

减轻;一种恬静而幸福的心绪,

听从着柔情引导我们前进,

直到我们的肉躯停止了呼吸,

甚至人类的血液也凝滞不动,

我们的身体进入安眠状态,

并且变成一个鲜活的灵魂,

这时,和谐的力量,欣悦而深沉的力量,

让我们的眼睛逐渐变得安宁,

我们能够看清事物内在的生命。

 

倘若这只是

一种虚妄的信念,可是,哦!如此频繁——

在黑暗中,在以各种面目出现的

乏味的白天里;当无益的烦闷

和世界的热病沉重地压迫着

心脏搏动的每一个节奏——

如此频繁,在精神上我转向你,

啊,绿叶葱笼的怀河!你在森林中漫游,

我如此频繁地在精神上转向你。

 

而如今,思想之幽光明灭不定地闪烁,

许多熟悉的东西黯淡而述蒙,

还带着一丝怅惘的窘困,

心智的图像又一次重现;

我站立在此,不仅感到了

当下的愉悦,而且还欣慰地想到

未来岁月的生命与粮食正蕴藏

在眼前的片刻间。于是,我胆敢这样希望,

尽管我已不复当初,不再是新来乍到的

光景,即时我像这山上的一头小鹿,

在山峦间跳跃,在大江两岸

窜跑,在孤寂的小溪边逗留,

听凭大自然的引导:与其说像一个

在追求着所爱,倒莫如说正是

在躲避着所惧。因为那时的自然

(如今,童年时代粗鄙的乐趣,

和动物般的嬉戏已经消逝)

在我是一切的一切。——我那时的心境

难以描画。轰鸣着的瀑布

像一种激情萦绕我心;巨石,

高山,幽晦茂密的森林,

它们的颜色和形体,都曾经是

我的欲望,一种情愫,一份爱恋,

不需要用思想来赋予它们

深邃的魅力,也不需要

视觉以外的情趣。——那样的时光消逝,

一切掺合着苦痛的欢乐不复再现,

那今人晕眩的狂喜也已消失。我不再

为此沮丧,哀痛和怨诉;另一种能力

赋予了我,这一种损失呀,

已经得到了补偿,我深信不疑。

因为我已懂得如何看待大自然,再不似

少不更事的青年;而是经常听到

人生宁静而忧郁的乐曲,

优雅,悦耳,却富有净化

和克制的力量。我感觉到

有什么在以崇高的思想之喜悦

让我心动;一种升华的意念,

深深地融入某种东西,

仿佛正栖居于落日的余晖

浩瀚的海洋和清新的空气,

蔚蓝色的天空和人类的心灵:

一种动力,一种精神,推动着

思想的主体和思想的客体

穿过宇宙万物,不停地运行。所以,

我依然热爱草原,森林,和山峦;

一切这绿色大地能见的东西,‘

一切目睹耳闻的大千世界的

林林总总,——它们既有想象所造,

也有感觉所知。我欣喜地发现

在大自然和感觉的语言里,

隐藏着最纯洁的思想之铁锚,

心灵的护士、向导和警卫,以及

我整个精神生活的灵魂。

 

即便我并没有

受到过这样的教育,我也不会更多地

被这种温和的精神所腐蚀,

因为有你陪伴着我,并且站立

在美丽的河畔,你呀,我最亲爱的朋友,

亲爱的,亲爱的朋友;在你的嗓音里

我捕捉住从前心灵的语言,在你顾盼流转的

野性的眼睛里,我再一次重温了

往昔的快乐。啊!我愿再有一会儿

让我在你身上寻觅过去的那个我,

我亲爱的.亲爱的妹妹!我要为此祈祷,

我知道大自然从来没有背弃过

爱她的心灵;这是她特殊的恩典,

贯穿我们一生的岁月.从欢乐

引向欢乐;因为她能够赋予

我们深藏的心智以活力,留给

我们宁静而优美的印象,以崇高的

思想滋养我们.使得流言蜚语,

急躁的武断,自私者的冷讽热嘲,

缺乏同情的敷衍应付,以及

日常生活中全部枯燥的交往,

都不能让我们屈服,不能损害

我们欢快的信念,毫不怀疑

我们所见的一切充满幸福。因此,

让月光照耀着你进行孤独的漫游,

让迷蒙蒙的山风自由地

吹拂你;如此,在往后的岁月里

当这些狂野的惊喜转化成

冷静的低意,当你的心智

变成一座集纳众美的大厦,

你的记忆像一个栖居的家园招引着

一切甜美而和谐的乐音;啊!那时,

即令孤独.惊悸,痛苦,或哀伤成为

你的命运,你将依然杯着柔情的喜悦

顺着这些健康的思路追忆起我,

和我这一番劝勉之言!即便我远走他方

再也听不见你可爱的声音,

再也不能在你野性的双眸中

看见我往昔生活的光亮一一你也不会

忘记我俩在这妩媚的河畔

一度并肩站立;而我呀,一个

长期崇拜大自然的人,再度重临,

虔敬之心未减:莫如说怀着

一腔更热烈的爱情——啊!更淳厚的热情,

更神圣的爱慕。你更加不会忘记,

经过多年的浪迹天涯,漫长岁月的

分离,这些高耸的树林和陡峻的山崖,

这绿色的田园风光,更让我感到亲近,

这有它们自身的魅力,更有你的缘故。

 

(汪剑钊译)

 

 

--------------------------------------------------------------------------------

 

昏睡曾蒙住我的心灵

 

 

昏睡曾蒙住我的心灵,

我没有人类的恐惧;

她漠然于尘世岁月的相侵,

仿佛感觉已失去。

 

如今她不动,没有力气,

什么也不听不看,

每天与岩石和树木一起,

随地球循环旋转。

 

(彭少健译)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