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诗阵地
诗阵地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07,680
  • 关注人气:1,59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卢卫平诗歌精选12首

(2014-08-22 13:22:28)
标签:

转载

                    [转载]卢卫平诗歌精选12首
           卢卫平诗歌精选12首

 

    卢卫平: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男,1965年9月生于湖北红安。1985年开始创作,在国内外各种刊物发表诗歌600多首。参加《诗刊》第十五届“青春诗会”。曾获中国第三届华文青年诗歌奖、北京文学奖、华语传媒文学盛典年度诗人提名等十多项诗歌奖。诗作入选《中国年度最佳诗歌》《中国新诗年鉴》《中国最佳诗歌精选》等七十多种诗歌选本。出版《异乡的老鼠》《向下生长的枝条》《尘世生活》《九人诗选》(2000年版和2001年版、合集)等诗集。

 

 

 

《穷人》

 

为了像人一样死去

我们像鬼一样活着

 

 

《在水果街碰见一群苹果》

 

它们肯定不是一棵树上的

但它们都是苹果

这足够使它们团结

身子挨着身子 相互取暖 相互芬芳

它们不像榴莲 自己臭不可闻

还长出一身恶刺 防着别人

我老远就看见它们在微笑

等我走近 它们的脸都红了

是乡下少女那种低头的红

不像水蜜桃 红得轻佻

不像草莓 红得有一股子腥气

它们是最干净最健康的水果

它们是善良的水果

它们当中最优秀的总是站在最显眼的地方

接受城市的挑选

它们是苹果中的幸运者骄傲者

有多少苹果一生不曾进城

快过年了 我从它们中挑几个最想家的

带回老家 让它们去看看

大雪纷飞中白发苍苍的爹娘

 

 

《在命运的暮色中》

 

在命运的暮色中

一个盲人在仰望天空

一个聋子在问盲人看见了什么

 

盲人说 看见了星星

聋子沿着盲人的方向望去

有星闪烁

聋子问 你是怎么看见的

盲人说 坚持仰望

就有不灭的星在内心闪耀

 

你听见星星在说什么

盲人问聋子

聋子说 星星正和我们的患难兄弟

哑巴在交谈

哑巴的手语告诉我

星星将引领我们走向光明的坦途

 

 

《恍惚》

 

出门忘了关门

到站没有下车

一把钥匙找了半天在裤带上挂着

在一个人的背影里喊另一个人的名字

给家打电话打给了陌生人

乘电梯到十楼在八楼就下了

站在六楼的阳台上不相信跳下去会粉身碎骨

弯腰系鞋带感觉大地在旋转

脚尖够不着底才知道自己会游泳

还没碰杯就看到桌上的人迷迷糊糊

面条吃完了才让服务员拿胡椒粉

打麻将弄不懂小鸡就是一条

下象棋让大象轻轻松松就过了河

被老女人多看了一眼突然脸红

在假想的艳遇里看老婆不顺眼

看毛片将自己看成男主角

自己写过的字查完字典才认识

一本书读完了才发现这本书前不久刚读过

翻一本诗刊时将作者的名字辨认了三遍

才敢断定这些诗不是我写的

写这首诗我问自己为什么如此恍惚

 

 

《土地》

 

土地让我一生劳累

土地在我脊背快伸不直时

长出高高的高粱

我在即将诅咒时唱起了颂歌

土地是我厮守了一辈子的婆娘

说不出爱但无法割舍

土地用一棵树牵挂我活着就要扎根

土地用一根草抚慰我再卑微

也要抬头看天笑对风云

爱恨交加的土地让我受苦受难的土地

当岁月遗弃我时

土地最终将我收留让我的骨头

点亮磷火 这就是一个乡下人

一生的光芒

 

 

《修坟》

 

母亲 儿子给你盖房子来了

儿子要让你在大地上住不漏雨的房子

住北风吹不掉屋顶的房子

你一生有关节炎

儿子不能让你只剩下骨头还患风湿

你一生在为怎样挨过冬天夜不能寐

儿子不能让你一生最后一觉焐不热被子

你坟前的槐树   在不停摇头

母亲  你是不是认不出儿子

儿子有三年没回家看你

你说  起风了   眼睛有些迷糊

即使一百年不见   母亲

都会在陌生的人群中一眼瞅出自己的儿子

母亲  你住上好房子后

会不会像你在城里住的那几天

天一黑就找不到你儿子的家门

你说城里的灯比天上的星星还多

不像乡下  认准一盏灯就能回家

有一间好房子  住在乡下

你就那儿也不去了

母亲  你一生第二次出远门就到了天堂

你什么时候回来   母亲

儿子给你盖了能住一万年的房子

我看到磷火了

这是不是你提着灯走在回家的路上

母亲

 

 

《倾听》

 

这么多的果实

是怎样在大地的黑暗里

找到树根

然后沿着树根

爬上树干

最后灯笼一样挂在枝头

在果园

我听不见果农的欢声笑语

只听到果实从冬天出发

经过春夏赶往秋天

奔跑的脚步声

 

 

《在海边听到家乡大水》

 

我带着女儿在海边散步

手机响了

是父亲打来的

这是父亲第一次打我的手机

父亲说家乡大水

有五个人被冲走

其中四个是我认识的

我不认识的是一个三岁男孩

上百间砖瓦房

乡亲们祖孙三代的积攒

转眼之间成为泡影

父亲呜咽声中的大水

沿倒水河到长江后

最多三天就会流入大海

大海多美呵

面对女儿的赞美

我像台风过后的老渔夫一样沉默

我要不要告诉女儿老家大水

我要不要对女儿说

海水的蓝色里

有多少人间的苦难

周末的晚报上

如果再有在海边

发现无名尸的消息

我一定要去辩认

看看是不是我的乡亲

 

 

《被看成人的时候越来越少》

 

在我活着的大部分时间里

我是金钱喂养的一条益虫

情感游戏中的某种道具

电脑网络的一页程序

上司推过河的一粒棋子

同事眼里的一道手续

合同上的一枚印章

竞争对手脚下的一道沟坎

订餐公司的一份鱼香茄子

公共汽车上的一个等待争抢的座位

沿地铁奔跑的一只疲惫的老鼠

手机呼叫座机里的一串号码

警察完成罚款任务的一个名额

三陪小姐盼望中的一单生意

乞丐眼里会走动的一尊石像

壮阳药的第一千零一个实验品

某新兴产业的第一万个潜在消费者

车祸沉船空难中的第n具尸体

广告轰炸下的难民

商品包围圈里的俘虏

红绿灯指挥的弱智

工业大机器上一颗扭曲的钉子

 

 

《楼道的灯坏了》

 

楼道的灯坏了

我摸黑走到七楼

打开家门

我发现

我的家竟然

那么亮堂

多少年视而不见的东西

也在闪闪发光

 

 

《呼伦贝尔》

 

一个饱经沧桑的人

在黄昏的呼伦贝尔

被草深深打动

这些弱不禁风的草

这些见了羊就低头的草

这些一辈子离不开泥土的草

这些像我的乡亲一样卑微的草

手挽着手

竟然跟着太阳走到了天边

 

 

《疯人院》

 

在我没见到那个疯老头时

谁说这是疯人院

我都不相信

你看这里青山绿水

空气新鲜

小鸟坚持真唱

花朵抱着团开放

这多么适合人类居住

我差点要说这里是天堂了

在这座城市十五年

我才第一次看见这么好的地方

我甚至想让自己疯掉

在亲朋好友的护送下

来这里居住

日后谁要想起我

我会以自己的亲身感受

劝他也搬到这里来

这么好的地方

怎么就住着一群疯子

如果我一天到晚想这个问题

我真的会疯掉

 

 

网络选编:苍劲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