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国学粉丝团
国学粉丝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54,634
  • 关注人气:3,63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为何汉武帝推崇《春秋公羊传》,而汉宣帝偏偏重视《春秋谷梁传》?

(2019-09-13 07:58:27)
标签:

杂谈

分类: 儒,入世间

       《春秋》是儒家“五经”之一,是孔子编撰的。在我们看来,它只是一部史书,大家对它的内容了解也不多。但在古代,《春秋》经的地位和作用可是远远超乎我们的想象。


                 为何汉武帝推崇《春秋公羊传》,而汉宣帝偏偏重视《春秋谷梁传》?

       古人有个提法叫“《春秋》决狱”,是说法官遇到难断的官司,就以《春秋》大义为准绳进行判决,《春秋》的地位在法律之上。到了汉武帝时期,提出“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从此,儒家思想统·治中国两千多年。《春秋》经的地位就更重要了,小到家长里短,大到国家大事,往往要从《春秋》经典中寻找理论根据。
       但是问题来了,《春秋》作为《经》,文字太简炼了,它记述的是历史事件,简单到“某年某月某事”,廖廖数语,只几个字,就说完了,简直是惜字如金。再加上文言文一词多义,晦涩难懂,给后人理解带来很大难度,但同时也给予后人很大的解读空间。经过数百年口传心授的解读,不同的人对问题的看法不同,解读的角度各不相同,于是逐渐形成了不同的学术派别。在古代,学者们对《经》的解读,形成的文章称作《传》,解读《春秋》的形成的《传》可就多了,流传下来比较著名的有三个,分别是《春秋左传》、《春秋公羊传》、《春秋谷梁传》。

       这三《传》的历史地位,可就大有不同了。《春秋左传》成书较早,总体是以史书的形式出现的,在历史上的影响力很长。关公夜读《春秋》,实际上读的是《春秋左传》。而《春秋公羊传》和《春秋谷梁传》则更多体现了政·治和伦理思想。



      为何汉武帝推崇《春秋公羊传》,而汉宣帝偏偏重视《春秋谷梁传》?

       汉武帝时,极力推崇《春秋公羊传》。
       当时,研学《春秋》的有五个主要学术派别,以公羊学和谷梁学最为出名。各家纷争,到底该听谁的?为公平起见,汉武帝主持召开开展了一场擂台赛,公羊学派出的是超一流高手,大名鼎鼎的董仲舒,谷梁学派出的自然也是个高手,叫瑕丘江公。只可惜这瑕丘江公的嘴头稍笨了点儿,比不上董仲舒的伶牙利齿,谷梁学败下阵来,公羊学从此成为官学,独霸一时。瑕丘江公毕竟也是一等一的高手,汉武帝舍不得放走他,就让他做了太子刘据的老师。不过这样一来,太子倒成了谷梁学的粉丝,对谷梁学特别推崇,父子两个之间倒有了分岐。

       汉武帝推崇公羊学,还跟一项重大的国策有关:攻打匈奴。在汉武帝之前,历代皇帝跟匈奴可都是搞的“和亲”政策,突然说要打破规矩“开战”,可不是件小事儿,战争可不闹着玩的。汉武帝想到了从儒家经典中寻找依据。《春秋公羊传》很快给出了依据:那就是齐襄公“九世复仇”的典故。这件事儿,在《春秋》里只有“纪侯大去其国”几个字儿,事情大体上是齐国攻打纪国,纪国国君纪侯离开了纪国。“大去”这两个字不大好理解,大意是指纪侯离开了他的国家。具体什么原因呢?
       公羊学家给出了自己的答案。原来,纪侯的祖上,得罪了齐襄公的九世祖,在周王那里告了齐襄公九世祖的状,周王把这个九世祖扔到油锅里烹了。齐襄公要为祖上报仇,不惜动用全国之力,攻打纪国,还真把纪国打败了,纪侯逃跑了。春秋时期诸侯混战,这齐襄公没有周王的指令,擅自攻打纪国,显然不合礼仪,纪侯跑得对不对呢?这些问题也不大好讲,孔子在《春秋》里用“大去”二字,没有作出明确的评判。但公羊学派的解读,观点就很鲜明了:齐襄公九世复仇,是为了给祖宗伸长正义啊,当然是对的!在古人的观念里,复仇可是件大事儿,无论中国还是外国,早期的法律就是从复仇一步步演变过来的。

       汉武帝可就从公羊学“九世复仇”的典故里,找到了出兵匈奴的理由:复仇。当初,高祖刘邦跟匈奴作战,被围平城白登山,险些丢了性命,匈奴单于写信羞辱高后,要娶她为妻。这些都是国之大辱啊!可惜当时汉朝国力不济,只好忍气吞声,搞“和亲”政策安抚匈奴。到了汉武帝这里,国力强盛,先祖的奇耻大辱,此时不报,更等何时!看人家齐襄公,将近二百年的仇恨,还要替祖上报呢!汉武帝更不必说了。


       历史的剧情翻转得很快,汉武帝倾全国之力,也没有彻底将匈奴打垮,但机会很快来了。等到汉武帝的重孙汉宣帝执政时,匈奴自己内乱了,五支匈奴内斗,国力大减。按理说,这是灭掉匈奴的好机会。可这时,一位叫萧望之的大臣站出来了,说匈奴内困,不能乘人之危,应该采取安抚和解的策略。这么大的事儿,说不好是要掉脑袋的。但萧望之好象胸有成竹,他把《春秋公羊传》搬出来了。
      原来《春秋》记载一段话“晋士匄(gai)帅师侵齐,至毂(gu),闻齐侯卒,乃还”。大意是说晋国的将领士匄奉国君之命,入侵齐国,到了毂这个地方,听说齐侯死了,就回去了,仗不打了。
       公羊学看到了其中的玄机,在“还”字上做起文章来,“还”是回师了,仗不打了。这国君定下了大事儿,兴师动众的,怎能说不打就不打呢?士匄的理由是,人家齐侯死了,正办着丧事儿呢,我们晋国怎么能乘人之危呢?班师回国,才是符合“礼”的啊!
       萧望之引用公羊学的观点,是想说明,人家匈奴正在内乱,处于困局,我们大汉也不能乘人之危啊!所以,此时不以出兵。其实萧望之的理由实在有些牵强,诸侯之间的战争,是周王朝大家庭之间的争斗,有宗法关系的成分在里面。可这匈奴是蛮夷,没有一点儿宗法关系,怎么能套用呢?当年卫青、霍去病打匈奴时,会考虑这些宗法关系上的“礼”吗?
        可是这萧望之的意见,看似迂腐,实则高明。他可不是只会引用经典的腐儒,其实真相是,他看透了汉宣帝的心思,不想再和匈奴打下去了,见好就收,战争该结出果子了。历史事实证明,汉宣帝果然听取了萧望之的意见,与匈奴和解。这个决策是对的,匈奴呼韩邪单于主动投降,成了反击匈奴的有生力量,最终用另一种方式,彻底击垮了匈奴。
      这时我们看到,对匈奴战争这一件事儿,公羊学竟然能够给出两种完全不同的答案,就看决策者需要哪个了。


                    为何汉武帝推崇《春秋公羊传》,而汉宣帝偏偏重视《春秋谷梁传》?

       
        说来也怪,这汉宣帝虽然在对匈奴关系上听从了公羊学的主张,但在内心深处,心仪的却是公羊学的老对手:谷梁学。个中原因,跟汉武帝晚年发动的一场“巫蛊之祸”有关,这是一场冤案,太子刘据被逼造反,最终全家被杀,只有一个襁褓中的小孙子侥幸活了下来,这个人就是汉宣帝。汉宣帝同情他的祖父刘据,赞同谷梁学,反对曾祖父汉武帝支持的公羊学。因为他的曾祖父汉武帝杀了祖父全家,自己侥幸逃生。汉宣帝一生坎坷,在内心深处,同情祖父,对曾祖父汉武帝有说不出口的怨气。
       如果从学术观点来看,公羊学更加崇尚力量,肯定了战争的作用,刚好符合好战的汉武帝的口味儿。汉武帝好战,生性残酷,不重伦理亲情。而谷梁学呢,则更偏向于崇尚宗法伦理,太子刘据被害,在宗法伦理上,是处于弱势一方,是值得同情的,谷梁学的观点自然对刘据有利。

       最终,甘露三年,也就是公元前51年,汉宣帝在石渠阁召开一场论战,让公羊学和谷梁学两家进行了史上第二次擂台对决,裁判是萧望之。最终的结果,肯定符合汉宣帝的心意,《谷梁传》纳入官学系统,作为官方支持的学派,与公羊派分庭抗礼。

       其实,《公羊传》和《谷梁传》中,“公羊”和“谷梁”两字的读音有想同之处,前一个字声母相同,后一个字韵母相似,很有可能是在几百年口传心授过程中,在读音上出现了差异,才分成两个派别。但是既然是对手,区别也是蛮大的。
       比如还是公羊学解读的,《春秋》经里“纪侯大去其国”这几个字,看人家谷梁学怎么解读:哪里有什么“九世复仇"这件事儿,齐襄公打纪国,不经周王的同意,是不合“礼”的,而是这纪侯的威信太高,他离开了纪国,百姓都还要追随他,过了四年,纪国的人都走光了。正是这个原因,《春秋》不说齐国灭了纪国,而是用“纪侯大去其国”,这是在表彰纪侯的贤明啊!批评的,是齐襄公的无“礼”!

       看来,这《三传》解经的功夫,确实高深哪!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