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虎子
虎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5,028
  • 关注人气: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揭秘世界最大的精子库 每年出生2000名婴儿

(2013-03-14 08:35:14)
标签:

it

这是一个有关这个世界上规模最大的精子库的故事。1981年,当时27岁的奥尔·舒尔(Ole Schou)是丹麦城市奥尔胡斯(Aarhus)一家商学院的研究生。这一年他有了一个梦,在这个梦中,舒尔看到了一片蓝色的冰冻海洋,片片涟漪,碧涛之下是数以百计冰冻起来的精子。舒尔回忆说:“这是一个让我无法忘记的奇怪的梦。因此在那之后我走进了学校的图书馆,在那里阅读所有有关精子和生育方面的书。”舒尔开始阅读这些材料并很快变得入迷。他开始用自己的精子做实验:他在晚上自慰,然后将自己的精子倒进小瓶中放进冰箱里,这让造访他的公寓的来访者们感到惊讶不已。舒尔表示:“这个梦让我有了另一个梦想,”他说:“我想建设一个世界上最大的精子库。”

揭秘世界最大的精子库 <wbr>每年出生2000名婴儿

图:Cryos公司现在这是全世界最大的精子库。据估计,舒尔的公司已经帮助实现了3万次生育,每年帮助生下2000名婴儿,产品出口至超过70个国家


梦想成真


这个梦想在25年前成真了,舒尔成立了Cryos公司,现在这是全世界最大的精子库。据估计,舒尔的公司已经帮助实现了3万次生育,每年帮助生下2000名婴儿,甚至这家公司的精子产品已经被出口至超过70个国家。Cryos和其它相似的公司,如欧洲精子银行等机构在一起,将丹麦推上了世界精子之都的宝座。


Cryos的办公地点位于奥尔胡斯一栋红砖楼房的5楼,这里是丹麦第二大城的中心地带。正是在这里,精液被收集,分析,研究并最终分发至全球各地的患者使用。在该公司的接待大厅里便挂着这样一幅巨型的蓝色调画像,这幅画正是对25年前舒尔梦境的刻画。


舒尔说:“捐献者可以翻看杂志,观赏影片,或者听音乐。”正在谈话间,一位身着绿色夹克的男子走进了大厅。他径直走进了一个小隔间,关上了身后的门,红灯亮起。舒尔接着说:“大部分捐献者每周回来一到两次,其中有一些还是由他们的女友陪伴而来的,因为男性的性生活需求一般要高于女性。”


近期,在该公司的竞争对手公司那里发生了一件由于捐精者精子问题导致的疾病基因遗传事件,由于这一事件丹麦政府收紧了捐献者准入门槛,在这一事件中这位捐献者的精子据信养育了43个婴儿,其中有5个患有一种罕见的基因遗传疾病。现在新的捐献者必须接受详细的身体检查,并进行定期的健康评估,他们的家族疾病史也必须进行详尽的考察。Cryos公司在去年上了一次报纸头条。当时他们宣布不再接受染红头发人士作为捐献者,原因是人们对头发呈“姜黄色”的婴儿需求不足。但事实上舒尔私下里表示那是因为精子库已经收集了足够多数量的红发人士捐献的精液,因此有底气对捐献者“挑三拣四”了。


他说:“当我在上世纪80年代开创这一银行时,很难找到捐献者。我必须骑着我的自行车到处走,散发传单,上面用A4纸印刷着这样的话:‘请捐献精子,帮助不育妇女’。人们会用非常奇怪的眼神看着我。我还记得有一次在一架餐厅的厕所里,我看到一位非常英俊的黑人男性。因为在那时候很难取得不同种族的男子的精液,于是我便告诉他我正在收集精液,他听到这个突然变得非常生气,他揍了我一顿。”


而现在一切都改变了,舒尔不再需要苦口婆心:Cryos公司的精子库拥有170升精液,在捐献者等候名单上有超过600位捐献者。这些人为什么要来捐精呢?舒尔表示,首先是出于利他主义,另外,当然,捐精者每次可以得到500克朗(约合537人民币)的报酬。由于捐精者大部分都是附近大学的学生,这几乎成了他们赚取零花钱的一条重要途径。


前面提到的那位年轻人走出了小隔间,手上拿着一个小的硬纸板制成的肾状托盘。精液会被放置大约30分钟,随后一位技师会获取其样品并在显微镜下检查,测量其健康程度和游动速度。


随后工作人员会向精液中加入冷却剂,使其脱水并被吸入一根麦管状物体,一次捐献的精液一般可以存满1~20根这样的容器,但一般而言是5根左右。然后这些容器会被贴上标签,封口并存入液氮箱,在零下196摄氏度的环境下冷冻起来。舒尔打开其中一个液氮箱的盖子,并介绍说其中有大约13万个精子样本。而在隔壁的房间内,那里储存着已经可以向患者提供的精子样本,那些精子样本将被送往爱尔兰,德国,荷兰以及巴基斯坦和英国的患者手中。

 

受益的英国患者


正是来自Cryos公司的这样一支精液样本,让来自英国爱丁堡的玛丽(Mary)有了生育自己孩子的机会。这位32岁的教师已经尝试超过6个月想要怀孕却没有成功。检查显示其丈夫的精子质量存在问题,于是他们决定联系当地的生育保健诊所。然而他们却发现“英国并没有多少捐精者的精液可供选择。”


理查德·弗莱明(Richard Fleming)博士是一位生育医学专家,正是他为玛丽进行了检查。根据他的说法,造成这种状况的原因很大程度上在于英国关于匿名法律规定的改变。他说:“在2000年,政府决定建立捐精者档案数据库,这项决定导致捐精者的人数锐减。随后到了2005年,法律规定捐精者不再匿名,这就意味着借由捐精者的精子生产的婴儿们年满18岁之后将有权利联系他们的生物学父亲。这样两项规定让大部分男人望而却步。”


由于在英国国内找不到合适的镜子样本,但是又不愿意冒险向朋友圈内征集精子样本,玛丽夫妇决定求助于Cryos公司。他们于是开始在这家公司的网站上查询有关捐献者的信息。精液样本的价格从每份30英镑(约合300元人民币)到350英镑(约合3500人民币)不等,这主要取决于该份精液的捐献者是否选择了匿名,或者他们是否提供了足以证明精液质量的其它更详细资料。


捐精者可以在捐精的同时提供自己的身高,体重,以及自己小时候的照片作为附带资料,甚至还可以选择填写更详尽的资料,比如写下自己捐精的动机。玛丽表示:“我的感觉就像是在亚马逊上购物。”最后,她决定进行尝试。她说:“我们选择了一位捐精者,并将一份精液样本放入购物车。付款完成后系统提示称样本将被寄往生育医疗诊所。”当然这一切都已经是5年前的故事了。现在的玛丽是两个小女孩的母亲,这两个女孩都来自同一位捐精者的精液,并且只有她最亲近的家庭成员才知道这个秘密。她说:“这真是非常滑稽,每天都有人说我们的女儿简直就像是她们父亲的翻版。我猜想这是因为人们往往会看到他们想要看到的东西。”玛丽已经决定有一天将会告诉自己的两个女儿真相,因为她说:“有证据显示,在孩子们年纪尚小时告诉她们真相将会对她们有好处。”

 

捐精者的顾虑


克里斯坦是一位25岁的工程系学生,来自丹麦北部。他在过去的两年间每周捐精一次。他说:“如果我能帮助那些生育困难人士,那么我会很乐意这样做。”他说:“我相信因果报应,我来自一个破碎的家庭。我想如果你更多地想到能帮助人们拥有孩子的方面,你就会比很多父母亲更加用心。”


和英国的情况不同,丹麦允许匿名捐精——和大约3/4的捐精者一样,克里斯坦也是化名,他同样选择了匿名捐精。用他的精液生产的孩子们将无法追踪到自己的生物学父亲的身份。而对于那些选择提供身份信息的捐精者来说,接受精子的妇女将没有权利查询到捐精者的信息,不过他们的孩子可以,只要他们年满18周岁。不过根据法律规定,英国妇女必须选择实名制捐精者的精液样本,不过如果这位妇女选择亲自跑到丹麦去接受捐精,那样她就可以选择一位匿名捐精者的精液。舒尔相信,丹麦法律允许匿名捐精正是这里能有如此多捐精者的原因,也是为何这里会吸引全世界各地那么多顾客的原因。他说:“在丹麦没有什么宗教问题,在丹麦人们对性持有比较开放的态度。另外,因为我们是一个小国,我们习惯于考虑各自对方的福利。”


大部分丹麦的捐精者都是身材魁梧的年轻人。比如卢卡斯,一位拥有棕褐色头发,蓝色眼睛的19岁小伙子,有着迷人的笑容。他学习法律,业余时间喜欢踢足球和举重。卢卡斯每周捐精一次,他提供了自己的幼年照片并填写了自己的捐精动机。他写道:“任何在我的帮助下生育的孩子,当他们年满18岁时,我会很高兴他们来联系我,因为那时候我已经是40岁的人了。”


不过并非所有捐精者都对未来和自己的生物学孩子见面抱有积极态度。比如皮埃尔,一位21岁的学生。他出生在法国但是目前居住在丹麦,在过去一个月内他每周捐精3次。他说:“这是帮助人的一种方式,就像是你去世之后捐献器官一样,与此同时你还能获得一笔收入。”皮埃尔是一位匿名捐精者,他提供的信息仅包括身高,体重以及头发的颜色。他说:“我只是想帮助他人,但是我并不希望其他人‘购买’我身体的一部分。”皮埃尔是在女友的介绍下来到捐精所的,并且他正尝试说服工作人员下次捐精时允许他的女友进入捐精用的小隔间。不过他的这项要求被工作人员婉拒。


西蒙,24岁,有着浅黄色头发和山羊胡。他说:“我是在4年前搬到奥尔胡斯的,我当时找不到工作。我身上没钱了,但是我还要交房租,于是我来到了捐精站。”西蒙曾经每周捐精5次,不过现在他将这一数量降低至每周两次。他说:“这是一种奇怪的经历。你走进小隔间,外面的所有人都很清楚你在做什么。”西蒙通过捐精每个月大约可以挣到2000克朗(约合2139元人民币),他用这些钱买一些自己喜欢的东西,比如Xbox游戏机。每一位来到Cryos公司的捐精者都可以预期,他提供的精液将会产生大约25个孩子,不过西蒙可能可以产生超过100个孩子。他说:“我有时候很担心我的信息会被泄露出去,如果政治家们更改了法律,那么一瞬间就会有一大群孩子涌到我的门前要见他们的父亲。那样的话真是太恐怖了。我的父母并不知道我捐精的事,我的母亲会很难理解她怎么会有那么多自己无法相见的孙子孙女,这会让她很沮丧。”

 

顾客的变化

Cryos公司在1987年成立时,它的客户绝大多数都是像玛丽那样,由于丈夫的精子质量问题而无法实现生育的女性,或者是那些由于换上了癌症,于是希望将自己的精液事先储存起来的男性等等。舒尔表示:“在过去的20多年间,这一切都发生了彻底的改变。接受帮助的女性的年龄越来越大,我们还发现了两种新的顾客:女同性恋夫妇以及单身女性。目前我们40%的精液需求来自单身女性。这些女性顾客受过良好教育,经济上非常成功。她们将自己全部的精力集中于事业上,不过现在她们的生物学本能告诉她们,该为自己做点什么了。”


今年已经41岁的单身女性艾莉觉得自己必须行动起来,否则就太晚了。她的生活圈里没有什么单身的男性朋友,因此她很坦然地向Cryos公司申请获得精液样本,因为她不想去尝试一夜情之类的冒险游戏。最终她从网上购买了三支精液样本并送到伦敦接受受精操作。艾莉现在已经是一个小女孩的母亲,她还在考虑使用同一位捐精者的精子再生育自己的第二个孩子。除了她身边最亲近的家人和朋友之外,所有其他人都认为她的孩子是一段不成功的恋爱的结果。她说:“我对捐精者表示感谢,但是对于我而言这个人其实并不是真实存在的。我对于他是谁没有概念,尽管我的女儿长得像他。如果要我对这个人说些什么的话,我想说,谢谢你。”


新的梦想


舒尔先生现在已经58岁了,现在他有了一个新的梦想。Cryos公司目前在丹麦奥尔胡斯拥有一个办公室,在丹麦境内拥有3个精液采集站,并在美国纽约设立了一个小型办公室。下一部,舒尔希望他的公司能向国际化迈出大的步伐。他说:“只在丹麦采集精液的问题就是它的多样化程度太低了。所有捐精者几乎都是白人,褐色头发,蓝眼睛。如果我们想帮助全世界各地的妇女,那么我们就必须能取得不同地区男性的精液捐献。”


舒尔现在希望在西班牙,南非和印度开设精液采集站。这项生意未来是可能有重大利润的,不过从本质上来说,这一次的梦和他25年前的那场梦是一样的。他说:“最终,我只是一个中间人,站在那些希望捐精的年轻人和那些需要这些精液的女性患者之间,帮助那些需要的人拥有自己的孩子。”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