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萧郎看球
萧郎看球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025,145
  • 关注人气:1,0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路遥是一只刺猬

(2015-03-26 23:43:24)
标签:

路遥

作家

文字

刺猬

先锋派

分类: 朝花夕拾

看路遥的文字,你会觉得质朴而直白,甚至缺乏起码的想象力和张力,有点像他笔下的黄土高原一样,就那么不加修饰地展现在你眼前,即便他是路遥,我也要说这样的文字的确有些“土鳖”。

 

显而易见,和他那些乡党鬼才作家比起来,如写过《浮躁》的贾平凹,路遥的文字的确相形见拙。看路遥的文字,就像看质朴的陕北农民扒拉下鞋袜盘腿坐在自家的炕上闹磕,虽然难免有些“土”,但质朴而自然,很接地气。有人说,路遥也曾经研究过现代小说最前沿的文字,他的文字不该是这个水平,所以,他不是不能写那些先锋式作家的语言,而是不屑于写。对此,我持保留意见。一个作家的文字风格,往往如同流淌在自己身体里的血液一样,与生俱来,既是与生俱来,自然就很难突破。所以,在豪放而天马行空的李白诗篇中,我们看得最多的都是像“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之奔放无羁,而绝少有杜工部沉郁、忧思的“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一个作家的文字风格,大都是娘胎里带的,是豪放的自然豪放,是婉约的自然婉约,是瑰丽魔幻的自然瑰丽魔幻,是质朴厚重的自然质朴厚重。路遥文字之质朴直白,也是他一惯的文字风格,他即便通晓很多先锋派写作的手法,但真让他用苏童、余华等先锋派作家的叙事手法去写《人生》,写《平凡的世界》,恐怕于一惯质朴、憨直的他也有些勉为其难。

 

即便路遥真那样写《平凡的世界》,恐怕也会有些不伦不类。所以,自知的路遥在写《平凡的世界》时,很理智地选择了传统而有些“土鳖”的叙事手法,而这,正是路遥最擅长的,写起来自然格外轻车熟路:1975年二、三月间,一个平平常常的日子,细蒙蒙的雨丝夹着一星半点的雪花,正纷纷淋淋地向大地飘洒着。时令已快到惊蛰,雪当然再不会存留,往往还没等落地,就已经消失得无踪无影了。黄土高原严寒而漫长的冬天看来就要过去,但那真正温暖的春天还远远地没有到来。

 

还有比这更直白而没有机巧的开场白吗?如果这不是路遥,这不是《平凡的世界》,我甚至有时候以为自己是在看一篇高中生写的散文。但一部伟大的作品,从来就不仅仅是靠机巧的文字打动读者的。《平凡的世界》之所以能够影响一代一代的中国青年,完全在于这部书的恢弘气质和厚重而持久的精神内涵。

 

英国思想史家柏林形象地把作家分为两类:刺猬型和狐狸型。刺猬型的作家质朴而厚重,但他有自己的思想体系和理论框架;而狐狸型的作家在文字上有天才的想象,文字美得让人炫目,但思想上却有些过于散漫游弋。很难说,这两种类型哪一种更好,但如果一个作家能够同时具备这两种能力,那就太恐怖了,他无疑将是世界文学史上百年难遇的奇才。浩浩汤汤几千年来的中国文学史上,严格意义上说,只有一个人同时具备这两种能力,那就是曹雪芹。(司马迁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文学作家,所以不算)。而当代的一些作家,如果说文字上天赋异禀的贾平凹是狐狸;那文风拙朴如陕北黄土地的路遥则是一只思想严谨而执着的刺猬。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