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萧郎看球
萧郎看球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000,965
  • 关注人气:1,02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贾母指桑骂槐骂的是谁?

(2014-12-31 00:47:13)
标签:

贾母

王夫人

晴雯

贾赦

黛玉

分类: 逸话红楼

贾母指桑骂槐骂的是谁?
《红楼梦》第四十六回,回目叫做:尴尬人难免尴尬事 鸳鸯女誓绝鸳鸯偶,说的是贾赦看上了贾母的贴身大丫鬟鸳鸯,要纳她为妾,鸳鸯生死不从,并跑到贾母跟前狠狠地参了贾赦和刑夫人一本。这一段情节把鸳鸯这个人物形象推向了一个高潮,让我们对这个平时还算文婉和顺的丫头不由肃然起敬。但其实让我感受更深的却是贾母,身为一家之主的贾母,在此事件中表现出来的恩威并施,嬉笑怒骂,张弛有度,以及从从容容掌控这一大家子的手段,委实令人击节叹服。

 

我们且看曹公对这一段情节的精彩演绎:可巧王夫人、薛姨妈、李纨、凤姐儿、宝钗等姊妹并外头的几个执事有头脸的媳妇,都在贾母跟前凑趣儿呢。鸳鸯喜之不尽,拉了他嫂子,到贾母跟前跪下,一行哭,一行说,把邢夫人怎么来说,园子里他嫂子又如何说,今儿他哥哥又如何说,“因为不依,方才大老爷越性说我恋着宝玉,不然要等着往外聘,我到天上,这一辈子也跳不出他的手心去,终久要报仇。我是横了心的,当着众人在这里,我这一辈子莫说是‘宝玉’,便是‘宝金’‘宝银’‘宝天王’‘宝皇帝’,横竖不嫁人就完了!就是老太太逼着我,我一刀子抹死了,也不能从命!若有造化,我死在老太太之先;若没造化,该讨吃的命,伏侍老太太归了西,我也不跟着我老子娘哥哥去,我或是寻死,或是剪了头发当尼姑去!若说我不是真心,暂且拿话来支吾,日后再图别的,天地鬼神,日头月亮照着嗓子,从嗓子里头长疔烂了出来,烂化成酱在这里!”原来他一进来时,便袖了一把剪子,一面说着,一面左手打开头发,右手便铰。众婆娘丫鬟忙来拉住,已剪下半绺来了。众人看时,幸而他的头发极多,铰的不透,连忙替他挽上。贾母听了,气的浑身乱战,口内只说:“我通共剩了这么一个可靠的人,他们还要来算计!”因见王夫人在旁,便向王夫人道:“你们原来都是哄我的!外头孝敬,暗地里盘算我。有好东西也来要,有好人也要,剩了这么个毛丫头,见我待他好了,你们自然气不过,弄开了他,好摆弄我!”王夫人忙站起来,不敢还一言。薛姨妈见连王夫人怪上,反不好劝的了。李纨一听见鸳鸯的话,早带了姊妹们出去。

 

探春有心的人,想王夫人虽有委曲,如何敢辩;薛姨妈也是亲姊妹,自然也不好辩的;宝钗也不便为姨母辩;李纨、凤姐、宝玉一概不敢辩;这正用着女孩儿之时,迎春老实,惜春小,因此窗外听了一听,便走进来陪笑向贾母道:“这事与太太什么相干?老太太想一想,也有大伯子要收屋里的人,小婶子如何知道?便知道,也推不知道。”犹未说完,贾母笑道:“可是我老糊涂了!姨太太别笑话我。你这个姐姐他极孝顺我,不象我那大太太一味怕老爷,婆婆跟前不过应景儿。可是委屈了他。”

 

看书的人看到这里,都会自然地以为,这是贾母在骂自己的大儿子贾赦夫妇,事实上,对于贾赦的贪财好色,贾母也一直深恶痛绝,现在,听说贾赦居然把他的魔爪伸向了自己无比中意的贴身大丫鬟,贾母向他们大发雷霆也在情理之中。但由于此刻贾赦夫妇不在身旁,贾母便把一股子怨气撒向了一旁的王夫人。王夫人被贾母一冲无端的责骂,完全可以解释为“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连一向机敏的探春都是这么理解的,更何况我们这些置身事外的看客?事情好象再简单不过,贾母这次对王夫人的发飚,就象贾母自己事后说的那样,是自己“老糊涂了”,骂错了人,但事情真是这么简单吗?贾母是有些老,这不假,但远不到“老糊涂”的地步,相反,从书中种种事件的描述来看,贾母说话行事,从来都是非常的老辣、机智、绵里藏针、举重若轻,甚至话里有话、高深莫测,连精明强干的凤姐都每每自愧不如,没理由在这显而易见的事情上突然就“老糊涂”了。所以,这件事恐怕不像我们大多数读者想象的这么简单。

 

窃以为,贾母骂贾赦夫妇,只是整件事情的表象,他们夫妇也确实该骂,但贾母劈头盖脸地骂王夫人,也绝不是她所说的“老糊涂”,对于贾母来说,王夫人照样有该骂的地方,只是平时一直找不到由头,今天刚好借着这件事,一并连王夫人也骂上,也算是把自己平时对自己这个二媳妇的不满发泄了一番。那么,王夫人这个看上去贤良淑德的“好媳妇”到底有哪些地方引起贾母如此地不满呢?

 

一,对待林黛玉,王夫人的态度有问题。从书中的种种描写来看,虽然没有直接写王夫人如何如何不喜欢黛玉,但她不喜欢黛玉是几乎谁都看得出来的,就差没有明说而已。王夫人整治大观圆,第一个清洗的对象就是相貌性格颇有点像黛玉的晴雯,王夫人向晴雯痛下杀手的时候明明白白地说晴雯“妖精似的”、“眉眼像林妹妹的”,“晴有林风”,王夫人如此不待见晴雯,自然不会对脾气禀性像晴雯的林黛玉有什么好脸色。我们甚至也可以这样理解,惩治晴雯,实际上是王夫人在向黛玉敲山震虎。而谁都知道,贾母除了宝玉,最疼的人就是黛玉,王夫人如此不喜欢黛玉,贾母心里怎能好受?

 

二,在对宝玉终身大事的筹划上,王夫人和贾母是有本质的分歧。贾母把心灵手巧的晴雯放到宝玉的房里,意思很明显,就是要晴雯将来成为服侍宝玉的小妾,看得出,贾母很喜欢晴雯,可是,王夫人却不与她商量,自做主张地把袭人扶上了位,并且到后来,居然把自己指定的得意人选晴雯赶出了大观圆。对于宝玉的婚事,贾母眼中自始至终都只有一个黛玉,她对此早有筹划,要不然,也不会黛玉一到贾府,贾母就让他们表兄妹同吃同睡,终日相伴。可是,王夫人却恰恰相反,黛玉一到贾府,王夫人就旁敲侧击地警告黛玉不要和宝玉亲近,说宝玉是个“孽根祸胎”,不要理宝玉。可见,王夫人一开始就相当抵触黛玉,对他们的婚事更是相当抵触。看来王夫人表面对贾母和顺,暗地里却总是和贾母唱反调。

 

三,王夫人的性格木讷,死气沉沉,城府极深,而贾母的性格干脆爽快,精明练达而有风趣幽默,喜欢大家乐乐呵呵,热热闹闹。两个性格如此迥异的人相处在一起,显然没有什么共同语言,相处日久,难免相看两厌,互相猜忌。

 

因此可以说,正是由于贾母心中对王夫人,一直都有怨气,而又总是苦于找不到发泄的借口,贾母是一直在忍,在让,而这一回,鸳鸯这一闹,总算给了贾母一个指桑骂槐的机会,给了贾母一个一吐心中积怨的突破口,于是贾母劈头盖脸地把王夫人撸了一顿。贾母骂的很畅快,很爽,骂后,为了缓和一下紧张的婆媳关系,她又不露痕迹地装起了糊涂,骗过了探春,骗过了所有在场的人,当然也包括挨骂的王夫人。通过这番痛快淋漓的责骂,贾母不光痛斥了贪恋女色的儿子贾赦,也捎带震摄了一下处处与自己对着干的王夫人,看来,说贾母是个人精,一点都不过分。

我的更多文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