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萧郎看球
萧郎看球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027,189
  • 关注人气:1,01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项链

(2014-11-02 00:29:58)
标签:

爷爷

项链

弟弟

我父亲

堂妹

分类: 朝花夕拾

我五岁那年,爷爷见我聪明乖巧,特意在镇上打金银的铺子里给我做了一条银项链。

白亮亮的项链,放在手心里,有些驮手;玛瑙红的鸡心坠子上,爷爷还专门让匠人镌刻上了我名字中的一个“龙”字。

爷爷亲自把它戴在我的脖子上,和蔼慈祥地说,“孩子,戴上它,能保佑你健健康康、平平安安地长大。”

我好喜欢,见人就炫耀,“看,我爷爷买的!”见了的人都说,“瞧,你爷爷对你多好!舍得给你买这么贵的东西!”

 

第二年,爷爷不知因为什么事和我父亲之间起了争执,爷爷气愤至极,发誓不再认我父亲是他的儿子,当天便分了些家产、田地给父亲自己单过。父亲含着泪带着母亲和我,还有刚会走路的弟弟搬进了村东头的祖上老屋。

 

从那一天起,爷爷对我的态度就明显变了。

他见到我,不再有笑容,永远是一副冷漠千里之外的表情。在他的眼里,我再也看不到慈爱、关怀,代之而来的是冷若冰霜的漠然,仿佛我跟他再也没有任何血缘关系。时间日久,连我都有些惶惑:这个冷漠的老头到底还是不是我的爷爷。

 

但爷爷在堂弟堂妹面前却依然那么和蔼可亲,他总是满脸慈祥地和他们说说笑笑,和他们玩,仿佛故意气我一样。当时的我是多么想让爷爷也俯下身来慈爱地望着我,跟我小声地说着话,跟我讲一些我爱听的故事,哪怕是听过了无数遍的也行,只要他能和我说说话,我就会很快乐、很满足。那时的我虽然只有六、七岁,但父亲与爷爷之间势同水火的关系我还是略知道一些的,爷爷不理我,不和我说话,大部分原因都是因为我爸,所以我并不怨他,我反而会更加关心他,老是有事没事去他房里转悠,以求得他不要因为父亲的原因对我冷漠。尽管我知道他不会看我一眼,给我露半点笑模样,但我依旧每天会去他的房间里转悠,我相信总有一天爷爷会和我说话的,会冲我笑的,因为我的血管里毕竟流着他身上的血液。那时的我是多么渴望爷爷冲我笑笑,和我说说话呀。

 

记得有一年过年,我们几个小孩在晒谷场玩,爷爷看到我们,就叫了堂弟堂妹过去,给了他们一人一个汽球,一个梨,我弟弟哭着吵着要,爷爷连看都不看我们一眼,就进了他的房间。弟弟哭得嗓子都哑了,我没办法,只好去离村五六里的街市上给他买汽球。那时侯天已经快黑了,乡间的小路又不好走,我一边哭一边跑,怕晚了回不了家。等到买好了汽球,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我才在满天星斗的照耀下深一脚、浅一脚地牵着弟弟回到了家。那年,偏巧爸爸妈妈在外地打工,过年也没回来,我家连年夜饭都没人做,家里冰锅冷灶的,好不凄凉。可爷爷家中早已一片欢声笑语,我知道,他们已经在吃团圆饭了。我牵着哭了一路的弟弟走进爷爷家里,爷爷只顾喝酒吃菜,连正眼都不瞧上我和弟弟一眼,他明明知道我爹娘没回来过年,我家连年夜饭都没人做,他也不招呼我们上桌去吃。后来,我只得满是委屈地拽着弟弟,默默地走开了。

 

这件事让我对爷爷彻底地寒了心,但还谈不上有什么恨意,只是觉得爷爷作为长辈这样做很不应该。

真正让我对爷爷起了恨意的是另一件事。

 

从小学五年级开始,我的父母就出外打工了,经常是整年整年地不回家了,家里就只有我和我弟,他们只是每月寄一些生活费给我们。永远忘不了那一天,那天是爷爷满寿,家里来了好多客人,好不热闹。我父母不在家,我也没有什么钱,但我知道那天是爷爷做寿的好日子,我老早就开始攒钱了,好不容易攒了十块钱。刚好前几天我外婆送了一些桔子给我,我便拿了一袋桔子和十块钱一并交给了爷爷,爷爷没有拒绝,居然收下了,我好高兴。几个姑也叫我们兄弟一起吃饭,当时爷爷也没说什么,我好开心。我一边吃饭,一边说笑。吃完饭几个姑就回家了。我们几个小孩便在一起玩耍,这个时候,爷爷走过来,单独把我叫出去,对我阴沉着脸说:“你不是我孙子,我也不是你爷爷,你以后不要叫我,你不是我家的人。”

 

这时,他一眼瞥见了我脖子上戴的项链,亮闪闪的在太阳地里晃眼,他好像一下子想起什么来似的,盯着项链发了半天愣,忽然就颤抖着手从我脖子上取下了项链,冷冷地看着我,说,“既然你不是我孙子,就再也没资格戴我的项链!”说罢,拿起项链,头也不回地进了屋。看着他一脸决绝地取走了项链,我的眼泪禁不住一滴一滴的往下流,我在心里暗暗发誓,从此再也不认他这个爷爷。

从那以后,我真的再也没有叫过他一句爷爷,再也没有跟他说过一句话,他的房间我也再没有去过。

 

一年又一年,看着爷爷只对他的外孙和堂弟堂妹好,我心底的恨也与日俱增。我不再奢望他的爱,我把那份刻骨铭心的伤痛深深埋在心灵深处。直到……

 

就这样,我怀着对爷爷的恨,慢慢地在长大,爷爷也一天天地变老了。终于有一年,爷爷病倒了,看样子,病得很重很重,那个时候伯父、叔叔都在外面挣钱,只有我父亲在家,那个看爷爷病的医生把我父亲叫了过去,对我父亲说:“老爷子时日不多了,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父亲哭了,在爷爷的病榻前,跟爷爷说了好久的话,这一对父子仿佛一下子把过往的一切恩怨都抛开了。

爷爷打了好久的吊瓶,手肿得像馒头一样,人也瘦得只剩下了皮包骨,几个弟妹都不敢过去他身边。这个时候,爸爸叫我打热水给爷爷敷手,那热水好烫,我把手伸进去,麻利地把毛巾拿出来,敷在爷爷的手上。我没有抬头看他,过了好久,头上响起他的说话声:“小龙,这些年……我知道,你恨,你恨我,你好久都没有叫我爷爷了,也好久没有和我说话了……我知道,是我错了,我不该说那样绝情的话,更不该取走你脖子上的项链。你是我的好孙子,一直都是......”

说到此处,爷爷老泪纵横,哽咽得再也说不出一句话。他颤颤巍巍地从怀里取出项链,满脸慈爱地把它重又戴在了我的脖子上。我把头伏在爷爷的病榻上,百感交集,以往所有的恨,所有的委屈,此刻都化成了一颗颗泪滴,像断了线的珠子,肆无忌惮地在我脸上汹涌,滂沱……

我终于簌簌地扑进了爷爷的怀里,大声哭叫着:“爷爷,爷爷……”

 

几天后,还在念初中的我,在学校见到了父亲,他红着眼睛对着我说:“你爷爷不在了,他走了……”在回家的车上,我一直小声的哭着,心里一直在想:爷爷不会死的,爷爷怎么会就这样丢下我们呢。

直到回家看到门口那口黑沉沉的棺木,和棺木前摆放着的爷爷的雕像,我才真真切切地知道,爷爷已经永远地离开了我们。这个时候,听到一旁的二姑哭着对我们说:“老人家在的时候,没得到人关心,这下死了,什么都不重要啦,好好的给你们爷爷瞌几个头,也算你们孝顺了。”

 

听到二姑这些话,我不禁号啕大哭,泪水模糊中,依稀看见爷爷在远处冲着我微笑...... 我又恨又爱的爷爷走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