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萧郎看球
萧郎看球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000,323
  • 关注人气:1,02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父亲,一切安好

(2014-07-03 23:01:21)
标签:

情感

父亲/生病

分类: 朝花夕拾

六十多岁的老父亲突然病倒了。

 

母亲在电话里说,“你爸气管炎犯了,一口气上不来,背过气去了。幸好及时送往了医院......”我感觉自己的头在“嗡嗡”地作响,瞬间,脑海里一片空白,焦急地问母亲,“我爸现在还在医院?好些了吗?”

 

母亲说,“现在没什么事了,医生说,留院观察几天,就可以回家了。”我略略放了些心。

但我终究还是有些不放心,便对母亲说,“要不,我马上请假回去照顾我爸。”母亲忙制止说,“我已经叫你大姐先回来了,她工作自由些,比不得你请假难。再说,你爸也没什么大碍,用不着这么多人照顾,你自己好好的就行。”

 

放下电话,我的头依旧“嗡嗡”作响,一种说不清的痛楚像波纹般在自己的身体里蔓延......不知什么时候,泪水已悄然滑落。

 

晚上,拨通父亲的电话,父亲的声音慈祥依旧,一点听不出是得了重病的人。父亲说,他现在一个人在医院里,母亲已经回去照顾孙子孙女去了。我不无担忧地说,“你一个人能行吗?”

父亲说,“没事,不是什么大病,你不要记挂。”但我想到父亲一个人躺在医院里孤苦伶仃的样子,还是觉得自己不能回去照顾,是大大的不孝,心里也极其地内疚不安。

 

第二天,大姐一大早打来电话,说,她已经到了医院,但父亲昨晚又一口气喘不过来,差点背过气去,母亲回去了,危急的时候,身边竟一个亲人也没有。说到此处,大姐有些哽咽,我在电话这头早已泣不成声。我决定,无论如何都得回去一趟,要不然,我良心不安,晚上连觉也会睡不着的。

 

到家乡县城的时候,天正下着瓢泼大雨,雾蒙蒙的天空,雾蒙蒙的街道,让人的心如同蒙上了一层油脂。医院病房里,父亲无精打采地斜靠在病床上,眼窝深陷,面容憔悴,一只骨瘦如柴的手臂上正打着点滴。见我回来了,父亲竟突然孩子般地抽噎起来。我不竟鼻子一酸,掉下泪来。

 

医生说父亲的病,只要平时不做剧烈的运动,不情绪激动,基本没什么大碍。所以,在医院观察了三日,父亲便出院了。又过了一日,见父亲精神渐好,我便订了回珠海的车票。

 

回珠海当晚,我打电话到家里询问父亲的病情,父亲说,好多了,不要记挂。我又叮嘱了母亲几句,便挂了电话。但我总觉得这次通话,有些蹊跷,似乎少了些什么,但我又实在想不起少了些什么。及至弟弟打来电话,说父亲由于昏厥又住进了医院,我才猛然醒悟,原来父亲是在医院里接我的电话,怪不得电话里听不见侄子侄女的吵闹声。父亲怕我担心,所以对我隐瞒了再一次住院的真相。

 

弟弟电话里说,这一次,父亲的病更重了,是胃出血,至于到底是什么引起的大出血,有待医院进一步的诊断。母亲让弟弟赶紧请假回去,怕父亲有什么三长两短。弟弟还说,父亲母亲本不让他告诉我这些,怕我担心。

 

夜里,我躺在床上,不停地落泪,不停地展转反侧,好不容易睡着了,又每每从噩梦中吓醒。

 

次日,弟弟已经赶到了医院,医生的诊断还没有下来。弟弟说,这几日,父亲一粒米都不能进,全靠打葡萄糖维持体能。只要有熟人朋友来看他,他都会不自禁地流眼泪,像个无助的孩子一样。医生对弟弟说,父亲不排除有胃癌的可能,一切结果,只等做了胃镜才能确诊。我一下子情绪低落到了极点,看什么都不顺眼。

 

由于一时请不到假,我只能在珠海心急如焚地等待医院的最后诊断。度日如年。早上穿裤子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几天之内,瘦了一大圈,原先穿的紧紧的裤子松了一大截。

 

今天上午,弟弟终于打来电话说,还好,不是胃癌,只是胃溃疡。终于一块石头落了地,今晚,我总算可以安心地睡上一觉。

 

但梦里,我仍就会默默地祈祷:父亲,一切安好。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