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沈语冰
沈语冰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4,361
  • 关注人气:16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百道网关于《艺术的理论与哲学》的采访

(2017-01-22 10:57:32)
标签:

文化

艺术

沈语冰

夏皮罗

分类: 杂文

沈语冰



【百道编按】《艺术的理论与哲学》是夏皮罗四卷本自选集中的最后一卷,是他在前三卷艺术史研究自选集的基础上,对艺术史方法的一次回顾和总结。夏皮罗四卷本自选集从第三卷到第四卷,人们等待了整整十五年!它的出版耗时日久,艰难异常。本书译者沈语冰肯定地告诉我们,《艺术的理论与哲学》是艺术理论和艺术哲学方面绕不过去的名著。

沈语冰长期从事西方现代美学、现代美术史与美术批评史的教学和研究,现为浙江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出版过多本专著、译著。作为前不久出版的《梵高传》的主要译者,沈语冰说《梵高传》的翻译相对来说只需要语言方面的才能,而翻译《艺术的理论与哲学》则需要发动自己的所有学识和工作技能。

《艺术的理论与哲学》是“凤凰文库·艺术理论研究系列”出版的第19本书,“凤凰文库·艺术理论研究系列”旨在做成国内最具影响力的艺术理论图书品牌,丛书书目选取秉承‘立足当代,传承经典,推动学科建设’的理念,有系统、有深度地翻译、介绍西方美术理论与批评的权威著作,梳理其历史和现状,勾勒其演变、发展的地形图,标出其枢纽或重镇,同时兼顾推介国内该领域学者的最新研究成果。丛书内容将涵盖学科领域的各个方面,既有关涉艺术理论的本体研究,又有对艺术思潮的深入透视,还将聚焦艺术与经济社会关系的解读。

百道网关于《艺术的理论与哲学》的采访
 

问:2016年1月出版的《艺术的理论与哲学》是迈耶·夏皮罗的另一部代表作。他的《现代艺术:19与20世纪》2015年出版伊始就获得了百道网“中国好书榜”艺术类图书月度和年度图书TOP100,您可否谈谈这两本书的区别?

沈语冰:这两本书都是夏皮罗的经典,是他的四卷本自选集当中的两种,可以说代表了他一生治学的最高水平。《现代艺术:19与20世纪》是他终生关注现代艺术的产物,这在以研究古代和中世纪艺术为专门的古典学者中是非常罕见的。而夏皮罗恰恰是这些领域的专家。由此可见他学术视野之开阔。如果说《现代艺术》仍然是夏皮罗的艺术史专题研究文集,那么,《艺术的理论与哲学》则是他反思一生治学方法的作品,是艺术理论和艺术哲学方面绕不过去的名著。

2.据说您对《艺术的理论与哲学》更有信心,并且认为此书更具大众阅读气质,果真如此的话,可否给对艺术感兴趣的普通读者推荐一下这本书里的经典篇章,并给出推荐理由?

沈语冰:是的。《艺术的理论与哲学》是雅俗共赏的名著,专家可以从中读到对艺术史方法论的经典阐述,艺术爱好者可以一窥艺术史家工作背后那些鲜为人知的有趣故事。前者涉及艺术符号学、风格理论、艺术社会史、精神分析等等。后者比如弗罗芒坦是如何研究鲁本斯和伦勃朗的,弗洛伊德又是如何研究达·芬奇的。此书不仅针对艺术史学者和学生们的专业胃口,也足以激发艺术理论和艺术哲学领域的学者和学生的兴趣。举例来说,《风格》是夏皮罗最著名的论文之一,它对西方艺术史中最常用的术语之一做了至为精辟的阐述和梳理,不啻为一部简明的西方艺术史学史,因此完全可以当作西方艺术史的入门读物来读。再比如《作为个人物品的静物画:关于海德格尔与凡·高的札记》,是艺术史家夏皮罗对著名哲学家海德格尔的尖锐批评,涉及到极其深刻的理论问题和哲学问题,其影响早已超出艺术史界,进入一般人文阅读领域。

3.苏美社的编辑郑晓在最近的一篇文章里提到当初苏美社策划“艺术理论与批评译丛”,您提供了第一批书单。这张书单可以说是译丛的基石,您如何积累出这张书单上的书目?

沈语冰:译书,第一重要的事就是目录。可叹的是,在我们这套丛书之前,只有范景中先生等少数美术史翻译者明确意识到目录学的重要性。你可以发现,国内翻译了大量通俗类的美术史读物。我不是说,凡通俗的都不好,而是通俗与专业有明确的分工。国内的艺术史学者往往忽略了这个问题,用通俗读物来误导专业研究。我提供的书目,是在过去二十多年治学经验的基础上,经过长期积累和探索,再咨询和求证于国内外杰出学者,才得以渐渐形成的。关于20世纪西方艺术史论,我们有一份明确的书单,主要根据艺术史方法论,划分为20个类目,然后根据丛书的规模,确定具体书目。因此,这份书目是开放的,可大可小。如果条件只允许出20种,那么,每一种方法论,我们只能挑选其中一本代表作;如果允许出40种,那么,每一种方法论,就能够出两种代表作。以此类推。我们要杜绝的,是像过去那样,碰巧拿到什么书就译什么书,毫无学术标准和系统性可言。

4.译丛是否从一开始就肩负了西方艺术史、艺术批评和艺术理论学科建设的重任?您能描述2009年以来在这一学科领域里正在发生的变化吗?

沈语冰:是的。这是我们从一开始就确立的基本原则。即这套丛书的目的是为国内比较薄弱的艺术史学科,提供最基础的文献。我长期在综合性大学执教,对学科之间发展的不平衡有切肤之痛。与外国文学和西方哲学这样的大学科相比,西方美术史的文献少得可怜。你可以看到世界文学名著基本上都已经译成中文了,大多还不止一个版本;西方哲学大家的选集甚或全集,也都有了中译本。而西方美术史,之前除了范景中先生主持的贡布里希著作的翻译,陈平先生主持的维也纳学派文献的翻译,是较为系统的以外,其他艺术史大家的作品,甚至其代表作,都还没有介绍到中国。尽管现在总结这个学科的变化为时尚早,但改变已初露端倪。例如,你可以明显感觉到,美术史学界对西方现当代艺术史研究的热情在提高。而国内对西方现当代艺术的了解,也不再局限于通史和新闻报道上,而是提升到专题研究的高度了。

5.这套译丛初始书目上的布局匠心是什么,可否请沈教授进一步谈谈。按照您的期望,未来这套译丛将如何往下走?

沈语冰:有时候我跟一些朋友说,我们(包括我本人)翻译的书,质量和水平如何,将来或可再议,但我们选择的书目,大致是可以有定论的。就拿Thames & Hudson公司2013年出版的Books That Shaped Art History(《艺术史的形状》)来说。这本艺术史导读总共介绍了16位艺术史大家和他们的代表作。其中8种已有中译本(或即将有中译本),范景中老师等翻译了其中的4种,包括沃尔夫林、潘诺夫斯基和贡布里希的书。我自己和凤凰文库翻译了另外四种。分别是罗杰·弗莱的《塞尚及其画风的发展》,格林伯格的《艺术与文化》,罗莎琳·克劳斯的《前卫的原创性及其他现代主义神话》,汉斯·贝尔廷的《图像与祭仪》。这本导读所选的书目未必是最佳的,而且它以英语艺术史为主的倾向也很明显,但多少反映了英美艺术史界对“艺术史的形状”的基本看法。因此,从这份书目中,我们也不难看出我国对西方艺术史的总体了解还不够,只有半数基础读物有中译本。由此也不难发现目录学在选择翻译书目中的重要性。

我在考虑凤凰文库·艺术理论研究系列时,有意识地拉开与范景中先生和陈平先生等已经做过或正在做的翻译工作的距离。我把侧重点放在现当代艺术的研究上。起点是罗杰·弗莱。他是后印象派的主要批评家和命名者。往下是格林伯格,以及同时期学者和批评家,例如与格林伯格齐名的施坦伯格,还有与格林伯格共同策划过展览的著名艺术史家和批评家耶迈·夏皮罗。这是我当时确定的几个基本人选,他们是在20世纪上半叶非常核心、非常重要的人物。

顺着这几个人物推下探,就能发现几个鲜明的学术源渊和脉络。格林伯格有两个最重要的学生,一个是罗莎琳·克劳斯,还有一个是迈克尔·弗雷德。在罗莎琳·克劳斯、T·J·克拉克、迈克尔·弗雷德等主要人物之外,我们还发现了其他欧洲学者。如比利时学者德·迪弗,法国学者伊夫-阿兰·博瓦,德国学者本雅明·布赫洛。他们现在还活跃在当代艺术史研究、艺术批评的一线,是重要的批评家和艺术史家。再接着往下探,我们就摸到了中生代学者,他们基本上是罗莎琳·克劳斯、T·J·克拉克和迈克尔·弗雷德的学生辈,比如罗莎琳·克劳斯博士生哈尔·福斯特,T·J·克拉克的学生托马斯·克劳、迈克尔·莱杰等等。

6.为什么这么专业的一套书会产生这么大的影响力,在读者定位上,是直接就是对着专业人群去的?普通的爱好者如何从这样一套书中寻求进阶?

沈语冰:这套书的定位基本上是专业读者。艺术爱好者可能对另一个层次的艺术类图书感兴趣。这需要制定另外的出版计划。有出版社也正在起动这类出版计划,邀请我做主编。我会视时间和身体状况是否允许,选择和制定最有价值的出版计划。不过一般读者仍然能够从这套书中获益,比如我自己编选的《弗莱艺术批评文选》,以及主译的施坦伯格《另类准则》,夏皮罗《现代艺术》,它们虽是艺术史写作中的名著,却绝无后来的学院派写作那种诘屈聱牙、晦涩玄奥的弊病,因而非常适合普通读者了解现代艺术之用。

7.您是这套书的执行主编,我的同事之前也因《梵高传》的翻译采访过您。同样针对翻译的问题,在译丛这项更为精专的作品的翻译中,您的感觉是得心应手,还是充满挑战?特别请您以《艺术的理论与哲学》这本书的译介为例。

沈语冰:翻译既可以是苦差事,也可以是赏心悦目的快乐事。到现在为止,除个别作者(例如T·J·克拉克)外,我选择的翻译对象都是我喜爱的艺术史大家。这种喜爱不是泛泛的,而是特指其文风。我翻译的作者,如罗杰·弗莱、施坦伯格、夏皮罗,都是一等一的文体大家,语言极其美妙。译他们的书,实在是一种享受。《梵高传》属于另一个层次的书(这里的层次不是高下之分)。我也非常喜欢它的作者的写作才华。但这两类书的翻译经验还是不同的。前者需要发动自己的所有学识和工作技能。相对来说,《梵高传》就只需要语言方面的才能而已。

8.您具体推进这套书已经七年了,这并非易事,很多内情也不为外人所知,想请问您这七年中有没有特别令您难忘的事情?苦辣酸甜,不介意的话可否和广大读者分享一二?非常感谢。

沈语冰:我自己翻译中的喜怒哀乐,将来大约可以写一本书!现在只说说作为执行主编所遇到的酸甜苦辣。执编这套丛书以来,最让我感动的人,是万木春先生。本来我约万先生翻译巴克桑德尔的名作《德国文艺复兴时期的椴木雕刻家》,他也答应了,且与出版社签了翻译合同。不幸的是,万先生的父亲随即被查出身患绝症,万先生竭尽孝道,每日陪伴照料,甚是辛劳,不要说再从事繁重的翻译工作,就连日常生活也无法正常度过。而根据版权转让合同,外方出版社要求在两年内出版译本,否则就算违约。此书的外方出版社,偏偏是十分大牌的耶鲁大学出版社,声言一定要中方出版社支付续约金,否则版权转让合同作废。在这种情况下,凤凰美术出版社只能选择交付续约金这一方案。但由谁来交?是出版社交,然后从责任编辑菲薄的工资里扣除,还是根据翻译合同,由原翻译者来承担?万木春先生得知这一消息后,主动承担了续约金。这让我和责编都深为动容!而在同一套译丛里,个别书目的翻译合同订于2010年(比《椴木雕刻家》还早),至今却尚未出版。责编和我催稿所耗之心力,种种曲折,实苦不堪言。译者却把责任推个干净!这些事使我认识到,人跟人不一样,远非学识方面的不同,而是做人的品位不一样。

2016-2-28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