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黄达风景
黄达风景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855
  • 关注人气: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南岳衡山四季之韵

(2019-05-27 10:04:08)
标签:

衡州情色

@之春约踏青

每当春天来临的时候,我生命里那种要与南岳春天约会的骚动情绪就按捺不住了,南岳的民俗风情“八大怪”在吸引着我们,南岳美妙可口的素食斋饭在吸引着我们,南岳寺庙各有千秋仪态万方的涂金佛像在吸引着我们,南岳山中参天古木奇花异草在吸引着我们……

天下五岳,独南岳以山势和景色秀美而著称,春天则最能体现南岳的自然风光之美:春风一吹,南岳衡山生机勃发,万物竞新,百花争艳,姹紫嫣红,尤其是满山的杜鹃花红得热烈,开得尽兴,花木的清香钻进人的五脏六腑,如饮琼浆,如吞仙丹。

这里是大自然的乐园。其他地方有的生物种类南岳有,其他地方没有的生物种类南岳这里也有,南岳申遗内容之一就是南岳的生物具有多样性;南岳还以它的文化多样性、地质地貌独特性申遗;南岳峰峦错崎高耸挺拔,巨石峥嵘雄姿逼人,群山拥翠纯朴野性,清亮纯净的溪水在山涧里哗哗流淌。大片大片的原始次生林覆盖南岳衡山,各种植物都枝繁叶茂在寂静的大山里扎根,静静地绽芽、开花、拔节……

我和妻子走在南岳万紫千红的花丛里,走在南岳翠绿欲滴的山林里,羊肠小道在曲径中延伸,林中的小鸟在快乐的啁啾着,把天籁之音奉献给我们。小鸟诗意地生活,它们在树枝上梳理羽毛,脑袋一会儿掩在翅膀里,一会儿又勾在肚皮下,那样的专注,那样的用情,就像新嫁娘在梳妆打扮自己。也有鸟儿依偎交颈在一起,它们由开始的长长寻觅呼叫变成了此时短声的亲热叽叽喳喳,那是情的呢喃。我情不自禁学着它们的叫声向它们问好。

突然我们看到一株直立着的朽木,枝丫上长着黑褐色的像人耳朵一样的蕈菌,有些足有成人的手巴掌大;小时候,我们像猴子一样灵活,可现在就爬不上树了,年龄来了,骨头硬了,胳膊大腿不灵便了。我托着妻子的屁股让她去采,我脚下的石头一滚,我摔倒了,妻子也跟着摔了下来,跌在我身上,驮得我几乎都要出油了,她没事,我却痛得要命,躺在地上半天起不来。吃一堑长一智,妻子找来根长树枝,把木耳“铲”了下来;虽然我们的手上脚上甚至脸上都被荆棘划破了,还渗出了血;但因为吃过这样的苦头,才越发感觉采撷到的果实弥足珍贵。我们笑声连连,仿佛回到了童年,仿佛又找到了童年的欢乐。我们准备把南岳山恩赐的香菇木耳给每位亲戚朋友都分上一点,让他们吃了沾着仙气的香菇木耳,百病不生,长生不老。

南岳大山中有许多的植物,它们卑微,可又十分的可敬,它们都竭尽全力去报答春天;斑斑苔廯也不灭自己志气,努力活着,顽强地在石身树茎上悄悄拓展;从不被人歌颂的长藤虽然没有坚韧的骨骼,可它们也使出浑身解数,像长蛇一样缠在其他植物上,完成自己的攀爬理想。是鲜花,无论它多么的瘦弱也要灿烂一把;是小草,它不声不响铆足劲儿也为大地奉献一抹绿色;它们无论高大瘦小,都以自己的方式在石头缝隙的泥土中不卑不亢地生长着,展示各自的生命魅力。那些长盛不衰的乔木就更值得讴歌,它们高大挺拔,风骨遒劲,超凡脱俗。是地球的绿色肺腑,它们为人类提供木材,让人类筑房子做家具;它们身上的叶和花,零落成泥碾作尘,也要香如故。它们的茎杆就是让风霜雨雪给折了,死了,也还要化腐朽为神奇,长出蕈菌供人食用,甘愿用自己的躯体做其他生物的养分……

与南岳的春天亲近,与南岳的春天对话是快乐的。置身这大自然中就能忘掉功名利禄,忘掉人世间的烦恼,在这里,我们还有许多浪漫的想法:看到南岳的花,就想变花仙子,变蜜蜂采蜜;看到南岳的古木,就想做顶天立地的伟岸大树;看到南岳的鸟,就想做飞翔盘旋在蓝天白云中的鹰……

 

@之夏读云海

那年的七月四日,寒窗苦读的儿子马上就要参加高考了,为了缓解他的精神压力,做父亲的我硬是把他从书山题海里拉了出来,乘车来到南岳,与他一起登攀南岳衡山。

我们沿着黄庭观、舍利塔这条山道儿上山。天上那一朵朵优雅游荡的白云,就像仙女放牧的羊群,仙女坐在青黛的衡山顶上,羊儿就亲昵依偎在她的身旁……

飘逸俊秀的白云景观,让我和儿子兴奋地引吭高歌:南岳山中风光好蓝蓝的天上白云飘,黎民福地享安康,白云下面笑声绕……

上山的栈道像一条彩带弯弯曲曲,缠绕在青山之上,直入云端。爬到半山腰的磨镜台时,这里有一在山下看上去不大的白云朵;走在我们前面的两位姑娘钻进白云,渐渐地她们就走“没”了,没多久我们也走进白云肚里,我们这才发现它是一座巨无霸;在山下我们就想诗意地攥一片白云在手,现在它就与你亲密地在一起,它拥抱着你,它依附着你,它不仅在你的手里,还在你的五脏六腑里。因为有了它轻盈着的存在,一切变得如梦似幻,氤氲着的云雾把优美的景物朦胧着,却让山泉声、山雀声清晰着;葱茏的树木模糊,但能闻得到草木的清香;两位姑娘的窈窕身影模糊,但她们的讲话声声遁入我们的耳内:

 “南岳大庙宫殿式的古建筑群真让人大开眼界,雄姿逼人,气势磅礴。”

“你知道吗?更让人称绝是那座宗教文化博大精深的庙里,一侧住着皈依道教的虔诚信徒,一侧住着信奉佛教追求尘根清静的僧人和尚;他们和谐相处,并存共荣。呃,今天早晨,在南岳大庙里敬第一柱香时,你许了什么愿?”

“我祝我爸我妈身体健康。”

“你的心愿之旅,就这么简单?那个叫华华的小伙子,你就没求菩萨保佑他?”……

登攀到麻姑仙境,云雾铺天盖地,像缥缈迷茫的世界;一阵山风吹过,把笼罩着我们的浓雾吹开了,眼前又变成了挺秀明媚的天地;亭台楼阁寺庙庵观显现了,高低远近的山峦显现了,山下的南岳古镇也隐约可见了。半透明的轻纱从我们身旁慢慢地丝丝缕缕缥缈地溜走,它多情,它依依不舍,它斩不断理还乱。

袅娜云雾散去,我们看见刚才笼罩着我们的那片云雾,变成了另一巍峨芙蓉峰的柔曼轻纱,我们看见了威然的掷钵峰,看见了两个走在我们前面的姑娘站在麻姑桥上正注视麻姑手牵白鹿,注视麻姑手里捧着的仙桃,注视美丽麻姑脸上的笑靥;两个头发因雾而缀满了无数晶莹小水珠的姑娘脸上也有了仙女般圣洁幸福的神采。

看了一阵风景后,刚刚像牛奶一般笼罩我们的浓雾又被山风吹得卷土重来,在我们眼前翩翩迁迁,摇摆起舞,慢慢地有点儿冰冰凉地又把我们团团重新网罩在她的罗纱帐中,云蒸雾蔚,眼前的一切又变得混沌了,模糊了……

直到爬上祝融峰顶,我们才又钻出白茫茫的雾海,我们站在白云上头,如同站在苍穹的上头,大团大团的白云在我们脚下滚动翻涌,仿佛置身仙境一般,站在山顶观云的众人,就像众多的仙人。由于有了云雾的簇拥,衡山就沉醉在“动感世界”里,好像感觉整个衡山在飞,跟着大雁飞,也带着我们飞。

自从儿子在南岳衡山悦读了气象万千的南岳云雾之后,好像就沾上了仙光仙气,人就吉祥如意,好运当头,高考时,南岳菩萨显灵,他手里的笔就如同马良手里的神笔,助他心想事成,助他圆了大学梦。

走出家乡后,又走南闯北到过不少地方的儿子最近和我谈起:行尽千山与万水,衡山更在碧云间。美妙的南岳衡山云雾像画一般优美像诗一般隽永像歌一般喜庆。他说他哪天有时间了,还想去读读南岳这本大书。

 

 

 

@之秋观日出

在南岳祝融峰顶的观日台,我们参加省总工会“工人作家”南岳笔会的三十多位同志,夹杂在数以千计的 “观日”队伍里。大家都朝觐般地伸长脖子盯着渐渐由深蓝变浅蓝、由灰变黄的东边天空,等待太阳的诞生。

在太阳的孕育过程里,“舞文弄墨”的我们也没闲着,我们在这里上演着我们自己的“文化盛宴”:我们向知音谈论着自己的作品,还如火如荼、匠心独运地对着对联。

也有人对我们的文学活动不感兴趣,他们用爬山走夜路照明的手电筒乱射,射山谷,射涧水,射古木,手电筒的光芒就像一柄柄的神奇长剑,射黑夜,魑魅魍魉落荒逃离,射苍穹,手和天空深处就搭一座天桥,让太阳在来路上更坦途……

他们的行为也没影响我们的“文学座谈会”, 说起来我们的“座谈会”是在延续刚才登攀南岳山的“走谈会”,我们爬山爬到半山腰的邺侯书院时,有一位文学同道者说:“为助诸位雅兴,我出个对子请大家对,‘南岳峰,峰上枫,风吹枫动峰不动。’”

有点意思。我们都兴奋地陷入了沉思,想了十来分钟,有文友对上了一条:“湘江船,船载钱,水推船走钱不走。”有人就对他的下联作点评:“嗯,名词对名词,动词对动词,倒都是对上了,只是船和钱的音不在一个韵脚。”我也补充了一句:“在对子里谈钱,对铜臭有向往的意愿,那就俗了,对对联追求的是高雅,高山流水。”他不断地点头:“我这是抛砖引玉,希望引出你们阳春白雪。”文友们个个满腹经纶。有人对:“钱塘桥,桥下潮,水退潮落桥不落。”掌声骤起。还有人思绪漂洋过海出了国,想到了寒冷的北极圈,“北极冰,冰岛兵,雪降兵营冰裹兵。”自然又是喝彩声。

就这样,我们对着对联走过了铁佛寺,走过了祖师殿,走过了南天门,一直爬到了山顶,我们仍意犹未尽,快到观日台时,我对了一条自认为还不错的下联,因为它“与时俱进”,“高速路,路旁露,夜凉露凝路不凝”。……

刚才我们爬山时讲着李白杜甫写给南岳的诗句,讲着“南岳悟禅”,讲着“一寺观一特色”并不感到冷,现在坐在观日台裹紧身上的衣物,还忍不住搓手跺脚御寒。有人深有感触地说:“尝到了寒冷的滋味,就更渴望阳光的温暖。”有人就用充满哲理的话说:“人要吃苦要挨冻,才能迎接到生命中的那轮阳光。”

有些人冷得受不了,就到观日台旁的招待所里去租棉衣。

大家都虔诚地等待日出。今宵无眠。

东边的天空上出现了有颜色的云片,随着时间的推移,它也在慢慢地变化着,先是一线浅红色的光,接着就化作了绛紫红色,由朦胧变清晰,后来就越来越红,越来越鲜艳,接下来云儿镶上了金边,这就是被人们所俗称的“五彩朝霞”,朝霞的疆土越来越大,不多久,它就扩张到了整个天空;东边的地平线上出现了一轮优雅的弯弧大红,她像一位情窦初开的少女,害羞地偷窥心上人,脸涨得通红。  

即将问世的太阳变成了半圆形的金轮。天空静了,大地静了,大家都屏住了呼吸,像怕吓着了刚要出生的新生命;又像是等待太阳的初吻。

最最激动人心的时刻终于来到,露出半边脸的太阳停顿了一下,突然使出吃奶的劲儿往上一跃,脸盘般大的太阳就从漫天的红霞里跳了出来,接着耀眼的光芒四射,群峰尽染,大地一片光明。

大家情不自禁欢喜雀跃,观望日出的我们觉得自己也就像是一轮太阳。我们就要做太阳,就要对这个社会敢于担当,肩负一份责任,尽自己最大的能力,有份热发份光。

 

 

 

@之冬享冰雪

几年前的腊月27日,是我母亲70岁生日。我和我妻子,儿子和他的女朋友,另有侄儿侄女们,还有与我母亲同龄但大月份的岳母,一行十来个人,前簇后拥陪着我母亲来到南岳,我们要在天下南岳给她老人家过生日。

坐着登山缆车晃晃悠悠地到了南天门,这里是一幅动人心魄、银装素裹的冰雪天地,我指着漫山皆白的冰雪雾淞问:“妈,您说这银色三千界,瑶林一万重的冰封景观美不美?”

我儿子也道:“奶奶,您说这晶莹剔透的童话世界是不是让人饱享眼福?”

侄女小莹说:“奶奶,您穿着草鞋踩在雪地上不滑吧?”

我母亲脸上的笑容始终不谢。 可我们也真坏,哪壶不开提哪壶:“刚才在山下,您老还不肯上山,您说,山上有冰雪,路滑会摔跤。”“您说赏冰雪美景是你们年轻人的事。”“奶奶,您看,那个穿紫色唐装的白发老头不比您年轻吧,他和他的家人也在这里赏雪景呢!”“要是与这冰雪美景擦肩而过,您不遗憾啊?”

美妙神奇的冰雪奇观,我们感到眼睛都不够用了。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让附在树木上的冰凌,有似玉菊怒放的,有似蛟龙出海的,有似野马狂奔的,有似梨花盛开的。

面对亮闪闪琥珀般裹着青枝绿叶的冰雪雾淞我提议道:“大家都描述形容一下这冰雪的美丽吧。”

侄女小莹说:“大自然的造化太神奇了,可我语言文字功夫不到家,我形容不出来,但南岳秀才李孟翔前些日子他发表在报纸上的文章写得好,他也是写南岳冰雪雾淞,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他写:“走进南岳衡山的冰雪世界,好似走进了琼林万重,仙宫玉阙的人间仙境。”

侄儿培森也说:他的文章我也看了,他还写:“走进南岳衡山的冰雪世界,又似潜入珊瑚丛生、龙宫璀璨的海底世界。”

我们这群“冰山上的来客”在南岳这座圣山上老少同乐,笑声此起彼伏,尽情玩耍,这个与我母亲合个影,那个与我母亲照张像,大家在照相机的闪光灯中手儿不断地做着象征胜利的V型标识,在嘴里喊着搞笑的“耶”。侄儿侄女那些小青年,还折下冰柱放到嘴里咬,说南岳云雾凝结成的冰棍儿没有污染,是大自然馈赠的最纯洁的礼品。我母亲的准孙媳妇,把我母亲脖子上的围巾围紧。侄儿培森这个调皮鬼却拿着冰棍说:“奶奶,您吃不?味道好极了。”我母亲这个老寿星举起拳头爱抚地打了他一下:“你要奶奶的骨头打鼓啊?”

我们就这样将欢声笑话洒在南岳衡山的冰雪世界里。我儿子的女朋友玩过冰雪后,说手好冷,撒娇般地把冷手塞进我儿子的衣袖里,让他的体温温暖着她,让爱情升华。

玩够了,疯够了,我们就切开了带来的生日蛋糕,一边吃蛋糕一边叫母亲谈她的70生日感言。

我母亲说:“我是个幸福的老太太,今天这个生日,是我人生70过得最不同凡响、最开心、最有意义的一个生日。欣赏雪景,好似在仙境里做神仙;拜谒中华万寿大鼎,我见识了万余个不同形状不同写法的寿字;水濂洞的流泉瀑布也让我大开眼界,那富有激情的水流让自己感到年轻了……”

看到母亲小孩般的高兴模样。在皑皑银白冰雪世界里我们又重复了先前在万寿大鼎前喊出的那句话:“祝您与天地兮同寿,与日月兮齐光!”

在几株冰雪的“圣诞树”下,儿子的女朋友同时挽着我母亲和我妻子的手腕说:“我研究生毕业参加工作,就把奶奶外婆阿姨都接到广州去享福。”话还没说完,脚下突然一滑,差点把我母亲和我妻子一起拉倒,侄儿马上给她抓拍了一张冰雪风情画。大家笑,她自己也笑:“这一跤,南岳妍丽隽秀的冰雪世界就更加让我刻骨铭心没齿不忘了。”

 

 

                                                           黄达于《衡阳日报


有文友看过南岳春夏秋冬四季之韵后说:这组散文写得不错,既相对独立,又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警察蜀黍查车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警察蜀黍查车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