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林黛玉进贾府后得罪的第一个人是谁?

(2018-02-12 09:03:33)
标签:

林黛玉

周瑞家的

文化

分类: 红楼十五钗

林黛玉进贾府后得罪的第一个人是谁?

(2018-2-12)

一个人要做到不得罪人很难,不得罪小人更难。中国历史上为大唐中兴立下赫赫战功的唐朝名将郭子仪,不仅在战场上战无不胜、得心应手,而且在为人处世中,还是一个特别善于对付小人的高手。郭子仪与小人打交道的秘诀,就是“宁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

所谓小人,就是那种品德差,心胸狭小,不择手段,损人利己之恶徒。他们动辄溜须拍马、挑拨离间、造谣中伤、结仇记恨、落井下石。你得罪了小人,他们就会用卑鄙的手段陷害你,背后捅你刀子,让你防不胜防,原本美好的一生,就会被他们捅得个血迹斑斑,甚而至于难以善终。

《红楼梦》中荣国府王夫人的陪房周瑞家的,就是一个贾宝玉口中的典型 “鱼眼睛”,一个仅次于王善保家的、林之孝家的的小人。这里且不对周瑞家的作全面剖析,只从她引路刘姥姥一进荣国府前前后后的言谈举止,来窥见其小人一斑。

周瑞家的之所以给刘姥姥一进荣国府引路,并非她乐于助人,而是因为一来周瑞家的曾得到过刘姥姥姑爷王狗儿的帮助,二来为了显弄自己的体面。周瑞家的这样当着刘姥姥评价琏二奶奶:“这位凤姑娘年纪虽小,行事却比世人都大呢。如今出挑的美人一般的模样,少说一万个心眼子。再要赌口齿,十个会说话的男人也说她不过。回来你见了就知道了。只就一件,待下人未免太严了些”。

刘姥姥千恩万谢,拿了二十两银钱,随了周瑞家的来至外面。周瑞家的方道:“我的娘啊!你见了他怎么倒不会说话了?开口就是‘你侄儿’。我说句不怕你恼的话,便是亲侄儿,也要说和软些。那蓉大爷才是他的正经侄儿呢,他怎么又跑出这么个侄儿来了。”——其实论辈分,刘姥姥也弄错了,王狗儿才是侄儿,板儿应是侄孙。刘姥姥又到周瑞家坐了片时,便要留下一块银子与周瑞家孩子们买果子吃,文本说“周瑞家的如何放在眼里,执意不肯”,刘姥姥感谢不尽,仍从后门去了。

周瑞家的送了刘姥姥去后,就去向王夫人回话,正赶上王夫人往薛姨妈那边闲话去了,于是便转出东角门至东院,往梨香院来。周瑞家的轻轻掀帘进去,只见王夫人和薛姨妈长篇大套的说些家务人情等语,不敢惊动,遂进里间薛宝钗处,嘘寒问暖,打听这,打听那,宝钗亦满面堆笑以“周姐姐”相称,热乎得不得了——这正印证了第五回开头所白描:“不想如今忽然来了一个薛宝钗,年岁虽大不多,然品格端方,容貌丰美,人多谓黛玉所不及。而且宝钗行为豁达,随分从时,不比黛玉孤高自许,目无下尘,故比黛玉大得下人之心。便是那些小丫头子们,亦多喜与宝钗去顽。”——竟忘了自己是来干什么的,“忽听王夫人问:‘谁在房里呢?’周瑞家的忙出去答应了,趁便回了刘姥姥之事。”

往下便是送宫花了。不料其女婿、贾雨村的好友冷子兴,“近因卖古董和人打官司”,“说他来历不明,告到衙门里,要递解还乡”。 周瑞家的女儿打扮着从他婆家来“讨情分”,“和你老人家商议商议,这个情分,求那一个可了事呢?”周瑞家的听了道:“我就知道呢。这有什么大不了的!……你回去等我。”文本说:“周瑞家的仗着主子的势利,把这些事也不放在心上,晚间只求求凤姐儿便完了。”

第五回文本说:“如今且说林黛玉自在荣府以来,贾母万般怜爱,寝食起居,一如宝玉,迎春、探春、惜春三个亲孙女倒且靠后。便是宝玉和黛玉二人之亲密友爱处,亦自较别个不同,日则同行同坐,夜则同息同止,真是言和意顺,略无参商。”然而,到了第七回,林黛玉却得罪了周瑞家的——这是她进贾府后得罪的第一人。

还得从周瑞家的替薛姨妈送宫花说起。这送宫花原本也不是什么要紧的大事,薛姨妈自己对周瑞家的也是这么说的:“这是宫里头的新鲜样法,拿纱堆的花儿十二支。昨儿我想起来,白放着可惜了儿的,何不给他们姊妹们戴去。昨儿要送去,偏又忘了。你今儿来的巧,就带了去罢。你家的三位姑娘,每人一对,剩下的六枝,送林姑娘两枝,那四枝给了凤哥罢。”如若薛姨妈把送宫花当作要紧的大事,起码当支派香菱去送,不该叫周瑞家的“带了去”。有论者说,这十二支宫花是“宫里送给宝钗的落选慰问品”,松樵不以为然;又说,“大下午的给人送礼品等,在古代可是一种忌讳”,从文本上,松樵看不出送宫花的时间是下午,只知道刘姥姥是在凤姐那里用的早餐。

该论者还说,“周瑞家的越过林黛玉作为姑娘的档次,把宫花先送给了媳妇,最终还是到林黛玉这里来了。”宫花最后送到林黛玉那里,是因为周瑞家的从梨香院出来,是按照路线的方便送花的。迎春、探春、惜春就住在“王夫人这边房后三间小抱厦内”,故周瑞家的先送给了三位姑娘;周瑞家的从小抱厦出来,“穿夹道从李纨后窗下过,越过西花墙,出西角门进入凤姐院中。”平儿一见了周瑞家的便问:“你老人家又跑了来作什么?”周瑞家的忙起身,拿匣子与他,说送花儿一事。平儿听了,便打开匣子,拿了四枝,转身去了。半刻工夫,手里拿出两枝来,先叫彩明吩咐道:“送到那边府里给小蓉大奶奶戴去。”次后方命周瑞家的回去道谢。

文本说:“周瑞家的这才往贾母这边来。”因为林黛玉、贾宝玉住在“贾母这边”。谁知此时黛玉不在自己房中,却在宝玉房中大家解九连环顽呢。周瑞家的进来笑道:“林姑娘,姨太太着我送花儿与姑娘带。”

林黛玉没有应答,更没呼“周姐姐”,倒是贾宝玉听说,便先问:“什么花儿?拿来给我。”一面早伸手接过来了。开匣看时,原来是宫制堆纱新巧的假花儿。林黛玉为什么没有应答?因为周瑞家的有言在先:“林姑娘,姨太太着我送花儿与姑娘带。”这就又与第五回接茬了。前面援引过,再重复一次:“不想如今忽然来了一个薛宝钗,年岁虽大不多,然品格端方,容貌丰美,人多谓黛玉所不及。而且宝钗行为豁达,随分从时,不比黛玉孤高自许,目无下尘,故比黛玉大得下人之心。便是那些小丫头子们,亦多喜与宝钗去顽。因此黛玉心中便有些悒郁不忿之意,宝钗却浑然不觉。”周瑞家的虽不是“丫环”,但却是“下人”,“有些悒郁不忿之意”的林黛玉自然不会像薛宝钗那样热情;更何况,这花儿又是薛家的,是“姨太太着我送花儿与姑娘带”的!

林黛玉也并不是完全不予理睬,而是“只就宝玉手中看了一看,便问道:‘还是单送我一人的,还是别的姑娘们都有呢?’周瑞家的道:‘各位都有了,这两枝是姑娘的了。’黛玉冷笑道:‘我就知道,别人不挑剩下的也不给我。’周瑞家的听了,一声儿不言语。”——林黛玉没有热情接待,已让周瑞家的不自在,往下的这一句“冷笑道”,便把周瑞家的给彻底得罪了。

这是林黛玉进贾府后得罪的第一人,这个人偏偏又是个小人。

郭子仪不是有与小人打交道的秘诀吗?——“宁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安史之乱”平定后,立下大功并且身居高位的郭子仪并不居功自傲,为防小人嫉妒,他反而比原来更加小心。有一次,郭子仪生病了,有个叫卢杞的官员前来拜访。此人乃是中国历史上声名狼藉的奸诈小人,相貌奇丑,生就一副铁青脸,脸形宽短,鼻子扁平,两个鼻孔朝天,眼睛小得出奇,时人都把他看成是个活鬼。因为如此,一般妇女看到他这副尊容都不免掩口失笑。郭子仪听到门人的报告,马上下令左右姬妾都退到后堂去,不要露面,他独自凭几等待。卢杞走后,姬妾们又回到病榻前问郭子仪:“许多官员都来探望您的病,你从来不让我们躲避,为什么此人前来就让我们都躲起来呢?

郭子仪微笑着说:“你们有所不知,这个人相貌极为丑陋而内心又十分阴险。你们看到他万一忍不住失声发笑,那么他一定会嫉恨在心,如果此人将来掌权,我们的家族就要遭殃了。”郭子仪对这个小人太了解了,在与他打交道时做到小心谨慎。后来,这个卢杞当了宰相,极尽报复之能事,把所有以前得罪过他的人统统陷害了,唯独对郭子仪比较尊重,没有动他一根毫毛。这件事充分反映了郭子仪对待小人的办法既周密又老练,他对待小人的办法可以给人许多有益的启示。

果然,在第七十四回针对“木石姻缘”的大观园抄检行动中,周瑞家的充当了急先锋。抄检队伍来到探春院内时,邢夫人的心腹王善保家的,趁势作脸献好,因越众向前拉起探春的衣襟,故意一掀,嘻嘻笑道:“连姑娘身上我都翻了,果然没有什么。”一语未了,只听“拍”的一声,王家的脸上早着了探春一掌。探春登时大怒,指着王家的问道:“你是什么东西,敢来拉扯我的衣裳!我不过看着太太的面上,你又有年纪,叫你一声妈妈,你就狗仗人势,天天作耗,专管生事。如今越性了不得了。你打谅我是同你们姑娘那样好性儿,由着你们欺负他,就错了主意!你搜检东西我不恼,你不该拿我取笑。”

有人将林黛玉的“冷笑道”回复,跟上述贾探春扇王善保家的一记响亮耳光,作同等看待,均视为令人刮目的正气,松樵以为不无道理。

第七十七回文本说:

一时宝钗去后,因见无别人在室,(王夫人)遂唤周瑞家的来问前日园中搜检的事情可得个下落。周瑞家的是已和凤姐等人商议停妥,一字不隐,遂回明王夫人。王夫人听了,虽惊且怒,却又作难,因思司棋系迎春之人,皆系那边的人,只得令人去回邢夫人。周瑞家的回道:“前日那边太太嗔着王善保家的多事,打了几个嘴巴子,如今他也装病在家,不肯出头了。况且又是他外孙女儿,自己打了嘴,他只好装个忘了,日久平服了再说。如今我们过去回时,恐怕又多心,倒象似咱们多事似的。不如直把司棋带过去,一并连赃证与那边太太瞧了,不过打一顿配了人,再指个丫头来,岂不省事。如今白告诉去,那边太太再推三阻四的,又说‘既这样你太太就该料理,又来说什么’,岂不反耽搁了。倘那丫头瞅空寻了死,反不好了。如今看了两三天,人都有个偷懒的时候,倘一时不到,岂不倒弄出事来。”王夫人想了一想,说:“这也倒是。快办了这一件,再办咱们家的那些妖精。”

周瑞家的奉王夫人指令撵走司棋:“我劝你走罢,别拉拉扯扯的了。我们还有正经事呢。谁是同你一个衣包里爬出来的,辞他们做什么?你不过是挨一会是一会,难道就算了不成!依我说快走罢”,被宝玉看见,宝玉想和司棋说会话,硬被周瑞家的拉走,“太太吩咐,不许少挨时刻,又是什么道理?我们只知遵太太的话,管不得许多”,“你如今不是服侍小姐的了,要不听说,我就打得你了。别想着往日姑娘护着你,任你们作耗!越说着,还不好好儿的快走!一个小爷见了面,也拉拉扯扯,成个什么体统!”宝玉事后评价:“奇怪,奇怪,怎么这些人只一嫁了汉子,染了男人的气味,就这样混帐起来,比男人更可杀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