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松樵
松樵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99,655
  • 关注人气:55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趣谈尤二姐“指腹为婚”夫婿张华的戏剧人生

(2018-01-15 07:45:21)
标签:

尤二姐

张华

文化

分类: 红楼十五钗

趣谈尤二姐“指腹为婚”夫婿张华的戏剧人生

2018-1-15

论说人生百态,红楼人物应有尽有,尤二姐“指腹为婚”的夫婿张华尤为典型,称其为戏剧人生维妙维肖。尤二姐为了贪图富贵而做了贾琏的外室,攀上了高枝;最后什么也没有得到,只带着一块金子入土,但张华依旧活在人间,受用着“百金”,不亦乐乎。

“贾二舍偷娶尤二姨”之前,尤二姐之父曾与张华之父“指腹为婚”。第六十四回说:“却说张华之祖,原当皇粮庄头,后来死去。至张华父亲时,仍充此役,因与尤老娘前夫相好,所以将张华与尤二姐指腹为婚。后来不料遭了官司,败落了家产,弄得衣食不周,那里还娶得起媳妇呢。尤老娘又自那家嫁了出来,两家有十数年音信不通。”——张华之祖之父两代“皇粮庄头”, 想来日子过得甚为惬意。

“指腹为婚”是我国古代的一种特殊嫁娶形式。所谓“指腹为婚”,就是指子女尚在娘肚子里,父母亲就给指定了婚姻。——东汉初年,将军贾复跟随刘秀南征北战,一次在战斗中不幸负重伤,光武帝刘秀十分心痛与难过,得知贾复的妻子怀孕在身,便对她说:“如果生女儿,我儿子娶她,如果生儿子,我女儿嫁给他。” 

张家后来“遭了官司,败落了家产,弄得衣食不周”,没有钱娶媳妇。尤老娘前夫亡故,“又自那家嫁了出来”。因此,张家与尤老娘“两家有十数年音信不通”。

贾珍还是深谙律令和乡规民约的,为了撮合贾二舍和尤二姨,他“使人将张华父子叫来,逼勒着与尤老娘写退婚书。”张华父子“今被贾府家人唤至,逼他与二姐退婚,心中虽不愿意,无奈惧怕贾珍等势焰,不敢不依,只得写了一张退婚文约。尤老娘与了二十两银子,两家退亲不提。”张华父子本来“衣食不周”,没有钱娶媳妇,现在与尢二姐退了婚,还得了“二十两银子”, 也称得上雪中送炭,瞌睡来了遇到个枕头。——但是这里所说的,与后面旺儿所“打听”的,很有一些差异。

上面只是序幕,真正的好戏还未开锣。

“贾二舍偷娶尤二姨”,将之秘藏,文本说“已于宁荣街后二里远近小花枝巷内买定一所房子,共二十余间”,就藏在那里。常言道,百密必有一疏,没有不透风的墙。“贾二舍偷娶尤二姨”后,“偏偏的又出来了一件远差。出了月就起身,得半月工夫才来。”贾二舍出远差后,凤姐便“闻秘事讯家童”了。

原来,这“秘事”是平儿听小丫头子说的。小丫头子说她在二门里头听见外头两个小厮说:“这个新二奶奶比咱们旧二奶奶还俊呢,脾气儿也好。”不知是旺儿是谁,吆喝了两个一顿,说:“什么新奶奶旧奶奶的,还不快悄悄儿的呢,叫里头知道了,把你的舌头还割了呢。”

“秘事”公开了,“家童”遭“审讯”了,真正的好戏开锣了。

接着便是第六十八回“苦尤娘赚入大观园 酸凤姐大闹宁国府”。王熙凤“大闹宁国府”收获颇丰,得了五百两银子。文本道:尤氏贾蓉一齐都说:“婶子放心,横竖一点儿连累不着叔叔。婶子方才说用过了五百两银子,少不得我娘儿们打点五百两银子与婶子送过去,好补上的,不然岂有反教婶子又添上亏空之名,越发我们该死了。”

在“大闹宁国府”的同时,凤姐使旺儿在外打听细事,但旺儿打听到的细事与贾珍掌握的信息并不完全一致。尤二姐已有了婆家这是一致的,女婿现在才十九岁,名叫张华,这也是一致的。贾珍并不掌握张华“成日在外嫖赌,不理生业,家私花尽,父亲撵他出来,现在赌钱厂存身”这些信息。贾珍是“使人将张华父子叫来,逼勒着与尤老娘写退婚书”的,且“尤老娘与了二十两银子”的退亲费。旺儿打听到的细事是,张华之父只得了尤婆十两银子的退亲费,且张华尚不知道。

凤姐尽知原委,便封了二十两银子与旺儿,悄悄命他将张华勾来养活,着他写一张状子,只管往有司衙门中告去,就告琏二爷“国孝家孝之中,背旨瞒亲,仗财依势,强逼退亲,停妻再娶”等语。——松樵窃以为,这些“等语”只怕日后在“通灵宝玉案”中正好被贾府的政敌照搬利用。

这张华不傻,他也深知利害,先不敢造次。旺儿回了凤姐,凤姐气的骂:“癞狗扶不上墙的种子。你细细的说给他,便告我们家谋反也没事的。不过是借他一闹,大家没脸。若告大了,我这里自然能够平息的。”旺儿领命,只得细说与张华。凤姐又吩咐旺儿:“他若告了你,你就和他对词去。”如此如此,这般这般,“我自有道理。”旺儿听了有他做主,便又命张华状子上添上自己,说:“你只告我来往过付,一应调唆二爷做的。”张华便得了主意,和旺儿商议定了,写了一纸状子,次日便往都察院喊了冤。——凤姐也太狂妄无知了,“便告我们家谋反也没事”吗?!

察院坐堂看状,见是告贾琏的事,上面有家人旺儿一人,只得遣人去贾府传旺儿来对词。青衣不敢擅入,只命人带信。那旺儿正等着此事,不用人带信,早在这条街上等候。见了青衣,反迎上去笑道:“起动众位兄弟,必是兄弟的事犯了。说不得,快来套上。”众青衣不敢,只说:“你老去罢,别闹了。”于是来至堂前跪了。察院命将状子与他看。旺儿故意看了一遍,碰头说道:“这事小的尽知,小的主人实有此事。但这张华素与小的有仇,故意攀扯小的在内。其中还有别人,求老爷再问。”张华碰头说:“虽还有人,小的不敢告他,所以只告他下人。”旺儿故意急的说:“糊涂东西,还不快说出来!这是朝廷公堂之上,凭是主子,也要说出来。”张华便说出贾蓉来。察院听了无法,只得去传贾蓉。凤姐又差了庆儿暗中打听,告了起来,便忙将王信唤来,告诉他此事,命他托察院只虚张声势警唬而已,又拿了三百银子与他去打点。是夜王信到了察院私第,安了根子。那察院深知原委,收了赃银。次日回堂,只说张华无赖,因拖欠了贾府银两,枉捏虚词,诬赖良人。都察院又素与王子腾相好,王信也只到家说了一声,况是贾府之人,巴不得了事,便也不提此事,且都收下,只传贾蓉对词。

且说贾蓉等正忙着贾珍之事,忽有人来报信,说有人告你们如此如此,这般这般,快作道理。贾蓉慌了,忙来回贾珍。贾珍说:“我防了这一着,只亏他大胆子。”即刻封了二百银子着人去打点察院,又命家人去对词。正商议之间,人报:“西府二奶奶来了。”贾珍听了这个,倒吃了一惊,忙要同贾蓉藏躲。不想凤姐进来了,说:“好大哥哥,带着兄弟们干的好事!”贾蓉忙请安,凤姐拉了他就进来。贾珍还笑说:“好生伺候你姑娘,吩咐他们杀牲口备饭。”说了,忙命备马,躲往别处去了。

下边便是第六十九回的演义了。

凤姐一面使人暗暗调唆张华,只叫他要原妻,这里还有许多赔送外,还给他银子安家过活。张华原无胆无心告贾家的,后来又见贾蓉打发人来对词,那人原说的:“张华先退了亲。我们皆是亲戚。接到家里住着是真,并无娶嫁之说。皆因张华拖欠了我们的债务,追索不与,方诬赖小的主人那些个。”察院都和贾王两处有瓜葛,况又受了贿,只说张华无赖,以穷讹诈,状子也不收,打了一顿赶出来。庆儿在外替他打点,也没打重。又调唆张华:“亲原是你家定的,你只要亲事,官必还断给你。”于是又告。王信那边又透了消息与察院,察院便批:“张华所欠贾宅之银,令其限内按数交还,其所定之亲,仍令其有力时娶回。”又传了他父亲来当堂批准。他父亲亦系庆儿说明,乐得人财两进,便去贾家领人。

凤姐儿一面吓的来回贾母,说如此这般,都是珍大嫂子干事不明,并没和那家退准,惹人告了,如此官断。贾母听了,忙唤了尤氏过来,说他作事不妥,“既是你妹子从小曾与人指腹为婚,又没退断,使人混告了。”尤氏听了,只得说:“他连银子都收了,怎么没准。”凤姐在旁又说:“张华的口供上现说不曾见银子,也没见人去。他老子说:‘原是亲家母说过一次,并没应准。亲家母死了,你们就接进去作二房。’如此没有对证,只好由他去混说。幸而琏二爷不在家,没曾圆房,这还无妨。只是人已来了,怎好送回去,岂不伤脸。”贾母道:“又没圆房,没的强占人家有夫之人,名声也不好,不如送给他去。那里寻不出好人来。”尤二姐听了,又回贾母说:“我母亲实于某年月日给了他十两银子(前文说二十两银子)退准的。他因穷急了告,又翻了口。我姐姐原没错办。”贾母听了,便说:“可见刁民难惹。既这样,凤丫头去料理料理。”

凤姐听了无法,只得应着。回来只命人去找贾蓉。贾蓉深知凤姐之意,若要使张华领回,成何体统,便回了贾珍,暗暗遣人去说张华:“你如今既有许多银子,何必定要原人。若只管执定主意,岂不怕爷们一怒,寻出个由头,你死无葬身之地。你有了银子,回家去什么好人寻不出来。你若走时,还赏你些路费。”张华听了,心中想了一想,这倒是好主意,和父亲商议已定,约共也得了有百金,父子次日起个五更,回原籍去了。

贾蓉打听得真了,来回了贾母凤姐,说:“张华父子妄告不实,惧罪逃走,官府亦知此情,也不追究,大事完毕。”凤姐听了,心中一想:若必定着张华带回二姐去,未免贾琏回来再花几个钱包占住,不怕张华不依。还是二姐不去,自己相伴着还妥当,且再作道理。只是张华此去不知何往,他倘或再将此事告诉了别人,或日后再寻出这由头来翻案,岂不是自己害了自己。原先不该如此将刀靶付与外人去的。因此悔之不迭,复又想了一条主意出来,悄命旺儿遣人寻着了他,或说他作贼,和他打官司将他治死,或暗中使人算计,务将张华治死,方剪草除根,保住自己的名誉。

旺儿领命出来,回家细想:人已走了完事,何必如此大作,人命关天,非同儿戏,我且哄过他去,再作道理。因此在外躲了几日,回来告诉凤姐,只说张华是有了几两银子在身上,逃去第三日在京口地界五更天已被截路人打闷棍打死了。他老子唬死在店房,在那里验尸掩埋。凤姐听了不信,说:“你要扯谎,我再使人打听出来敲你的牙!”自此方丢过不究。

本来“败落了家产,弄得衣食不周”的张华父子,木偶似的几经过堂,“约共也得了有百金”,这下可不愁“衣食”了。至于媳妇嘛,尤二姐这样的女人,失去了也没有太多的可惜。只是松樵忧心,“成日在外嫖赌,不理生业”惯了的人,这“百金”是经不了折腾的,到头来恐怕还要去“赌钱厂存身”。—— 但愿松樵只是杞人忧天。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