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求全之毁”是黛玉对宝玉单方面的求全

(2017-09-11 06:56:25)
标签:

林黛玉

文化

分类: 红楼十五钗

“求全之毁”是黛玉对宝玉单方面的求全

    ——浅议宝黛爱情的萌发(1

           2017-9-11

宝黛爱情是中国古代文学最优美、最有思想含量、最有哲理意味、写得最有韵味的爱情。中国古代的爱情描写通常是“一见钟情”或青梅竹马,《红楼梦》写的是既和这两种模式相关又完全超越的新型爱情,是建立在共同理想、共同情趣、共同人格追求基础上的爱情,两心相知、两情相悦的爱情,曹雪芹把宝黛爱情的萌芽、成长、成熟过程写得细致生动、引人入胜。

林黛玉跟贾宝玉第一次见面,两人都觉得不是第一次见面,而是旧相识,因为这是他们的“三世情缘”。绛珠仙草和浇灌她的神瑛侍者是第一世,是雨露浇灌之恩;绛珠仙子跟神瑛侍者是第二世,是绛珠仙子对神瑛侍者的缠绵不尽之意;贾宝玉和林黛玉是第三世,红学家通称为“宝黛爱情”。宝黛爱情开头还有点儿“一见钟情”意味,到了共读西厢,贾宝玉和林黛玉的感情明确为男女恋情。共读西厢之前,他们的感情经历了两个阶段:爱情的萌芽阶段和渐渐明朗阶段。

我们先看看贾宝玉和林黛玉爱情的萌芽阶段。在爱情萌芽阶段,贾宝玉和林黛玉从两小无猜到情意绵绵。因为薛宝钗介入,这个阶段有点儿疑似“三角恋”。为什么叫“疑似”?既因为他们年纪还小,对什么是爱情还朦朦胧胧,也因为贾宝玉对薛宝钗的感情,基本谈不上是恋情。薛宝钗在宝黛爱情中反而起到某种程度的催化作用。

曹雪芹写宝黛爱情的萌芽阶段,我们可以把它分三个回合。

第一个回合:是第八回“黛玉半含酸”。

林黛玉进贾府后和宝玉一起跟贾母住,“言和意顺,略无参商”,两人稍有矛盾,贾宝玉总是做小伏低。林黛玉日子过得很舒心。有一个最爱她的外祖母,有一个什么事都让着她的表哥。自幼丧母且没有兄弟姐妹的林黛玉在亲情上得到了补偿。但好景不长,薛宝钗来了,因为她“品格端方、行为豁达、随份从时”,贾府上上下下喜爱,即使小丫头也更喜欢跟薛宝钗一块儿玩。林黛玉有点儿郁闷,有点儿忿忿,但不强烈。因为林黛玉心中只有贾宝玉,虽然她为什么总把贾宝玉放到心里,为什么一见不到贾宝玉,她就闷闷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林黛玉实际还不太明确。但她心里就是只装个贾宝玉。只要不牵涉到贾宝玉,哪个人喜爱薛宝钗,她都不在乎,只要贾宝玉不喜欢就成。这就是第五回写的,因为贾宝玉和林黛玉同随贾母,两人亲密,就不免有“求全之毁,不虞之隙”。这八个字是什么意思?为了追求完美,难免互相责难;即使亲密,也难免会有误会。而这种求全和误会还不是双向的,往往是单方面的。是林黛玉对贾宝玉求全。林黛玉动不动对贾宝玉产生误会、生气、口角。林黛玉要求的“全”,是要贾宝玉以她为中心,以她为唯一;她对贾宝玉产生的误会,就是觉得贾宝玉还关爱别人了,在意别人了,特别是关爱薛宝钗了,或者因为在意薛宝钗就不在意她了。

宝钗在得到贾府众人的喜爱后,开始有意无意地介入宝黛之间,林黛玉不自在了。这段有趣的描写集中在第八回。

第八回贾宝玉到梨香院看望生病的薛宝钗,林黛玉也来了,庚辰本第八回回目是“比通灵金莺微露意,探宝钗黛玉半含酸”。“半含酸”很妙,有点儿醋意,不那么强烈。

林黛玉一看到贾宝玉,就说:“我来得不巧”,“早知道他来我就不来了。”

林黛玉这话讲得多么没道理、多突兀?这是林黛玉情绪的自然流露,是脱口而出。林黛玉为人率真,有话就说,不藏着掖着。

薛宝钗话跟着话连问两次。第一次是林黛玉说“我来得不巧”,薛宝钗问“这话怎么说?”是很有礼貌的笑着问;第二次林黛玉说“早知道他来我就不来了”,薛宝钗问“我更不解这意。”这次,薛宝钗问得咄咄逼人而且不笑了。薛宝钗不笑,情况严重了。

林黛玉的真实想法是什么?是她一点儿也不愿意看到薛宝钗跟贾宝玉在一起!薛宝钗肯定知道林黛玉是这么想的,她得诱使林黛玉说出来,出林黛玉的洋相。

林黛玉怎么回答呢?“要来一群都来,要不来一个也不来,今儿他来了,明儿我再来,如此间错开来,岂不天天有人来了?也不至于太冷清,也不至于太热闹,姐姐如何反不解这意思?”

回答得无懈可击。似乎林黛玉不过把贾宝玉来薛宝钗这儿看成是表姐表弟之间互相问候、互相玩耍,根本不涉及谁亲谁疏!林姑娘太聪明了。薛宝钗想骂人都没法开口,想咬人都没处下嘴。

我琢磨《红楼梦》跟很多红学家路子不太一样,我不喜欢高堂讲章、笼而统之地做思想分析、人物剖析、艺术论析,专喜欢琢磨细节,琢磨曹雪芹如何写人与人之间具体交往。我觉得这样琢磨,才能体味出《红楼梦》到底有趣在什么地方。

《红楼梦》有趣就有趣在它写人物之间的交往时不是写简单的交往,而是充满了智慧。有些红学家喜欢分析林黛玉是封建叛逆,薛宝钗是封建卫道,在我看来,林黛玉和薛宝钗都是聪明姑娘,但是两个姑娘有不同的聪明。林黛玉把聪明用到追求诗意的栖居,追求跟贾宝玉的心心相知上;薛宝钗把聪明用到贾府的关系学,用在追求金玉良缘上。我们看这两个姑娘斗嘴,就像看三国人物斗法一样,好玩极了。

这一回的回目“比通灵金莺微露意”,露什么意?金玉良缘的意。林黛玉想不到,她来到之前,薛宝钗的侍女莺儿已经开始宣传“金玉良缘”,林黛玉如果听到,肯定不会回得这么轻巧。

林黛玉是性情中人,是不会对他人设防的人。她机智地回答了薛宝钗的“挑战”,能不能把她不乐意看到贾宝玉跟薛宝钗亲密的不悦一直深藏不露?不能。贾宝玉一旦表现出哪怕一点儿以薛宝钗为然,林黛玉马上就不以为然。

贾宝玉要喝冷酒,薛姨妈劝止,没有劝阻住。薛宝钗告诉贾宝玉不可以喝冷酒,贾宝玉接受了。林黛玉“嗑着瓜子儿,只抿着嘴笑”,她是一边笑一边琢磨怎么样嘲笑贾宝玉。恰好雪雁来送手炉,说是紫鹃让送的,林黛玉立即指桑骂槐:“也亏你倒听她的话。我平日和你说的,全当耳旁风,怎么她说了你就依,比圣旨还快?”表面说雪雁,实际说宝玉。林黛玉希望贾宝玉不亲近薛宝钗,不听薛宝钗的。贾宝玉在喝不喝冷酒这样一件微不足道的事上听了薛宝钗的,林黛玉就不舒服了,就挖苦上了。贾宝玉马上听懂了,却装不懂,嘻嘻笑一阵子算完。

薛家母女对林黛玉这样做是什么态度?薛宝钗“素知黛玉是如此惯了人,也不去睬她。”薛宝钗知道林黛玉是这样的脾气,干脆不理她。这说明什么?说明虽然曹雪芹没写在这之前他们三人之间发生过什么事,但因为“素知”这两个字,说明这样的事已经发生过多次。这也是曹雪芹用笔的巧妙。薛姨妈是局外人,作为长辈,她当然就得问问林黛玉为什么这样教训雪雁?林黛玉说:“幸亏是姨妈这里,倘或在别人家,人家岂不恼?好说就看的人家连个手炉都没有,巴巴的从家里送个来。不说丫鬟们小心过余,还只当我素日是这等轻狂惯了呢。”解释得天衣无缝。林黛玉真是冰雪般的聪明。脂砚斋评论:林黛玉这段话是“真可拍案叫绝。足见其以兰为心,以玉为骨,以莲为舌,以冰为神,真真颠倒天下裙衩矣。”

薛姨妈怎么回答?“你是个多心的,有这样想,我就没这心。”

林黛玉“多心”从薛宝钗的母亲嘴里说出来了。其实,真正多心而且千方百计把“多心”栽到林黛玉头上的,正是薛家母女。

贾宝玉和林黛玉离开薛家时,丫鬟笨手笨脚给贾宝玉戴斗笠,遭到贾宝玉埋怨,林黛玉说:“罗唆什么?过来,我瞧瞧吧。”然后,“用手整理,轻轻笼住束发冠,将笠沿掖在抹额之上,将那一棵核桃大的绛绒簪缨扶起,颤巍巍露于笠外。整理已毕,端相了端相,说道:‘好了,披上斗篷吧。’宝玉听了,方接了斗篷披上。”。林黛玉给贾宝玉戴斗笠这一段写得非常细,林黛玉对贾宝玉事物关心用心,贾宝玉对林黛玉百依百顺,两人的亲密无间,写得活灵活现。

有人喜欢说,像林黛玉这样的人做不了好妻子,我认为恰恰相反,如果林黛玉能够成为贾宝玉的妻子,她肯定是个称职的好妻子,因为她对贾宝玉,时时在意,事事上心,充满了柔情和蜜意。

第八回从林黛玉半含酸开始,以林黛玉照顾贾宝玉结束,活画出宝黛爱情的朦朦胧胧又甜甜蜜蜜。

第二个回合:黛玉剪香袋。

薛宝钗跟贾宝玉认通灵和识金锁是在第八回,从第九回到第十五回写了贾宝玉闹学堂,贾瑞之死,秦可卿之死。有的活动贾宝玉参与了,林黛玉一概没参加。林黛玉这朵“阆苑仙葩”跟肮脏的人间纠纷扯不上一点儿关系。曹雪芹让林黛玉躲开跟她的个性不协调的活动,因为父亲病重回苏州了。林黛玉回来,在贾宝玉眼里,她“出落得超逸了”。“超逸”不是更美而是更飘逸更脱俗。林黛玉正在从小美孩儿变成美少女。

林黛玉一回来马上跟贾宝玉发生小纠纷。贾宝玉大观园题额题得好,贾政的小厮们抢走了他身上佩戴的荷包香袋之类。林黛玉一听,对宝玉说:“我给的那个荷包也给他们了?你明儿再想要我的东西,可不能够了!”赌气回房,把正在给贾宝玉绣的香袋剪了。贾宝玉急忙解开衣领从贴身棉袄上解下林黛玉送给他的荷包。贾宝玉如此珍爱林黛玉送的东西,林黛玉又自愧又感动,一句话也不说。贾宝玉居然想得理不让人,教训林黛玉几句,把荷包撂到林黛玉的怀里,说他不要了。林黛玉拿起荷包又要剪。结果是贾宝玉把“好妹妹”叫了又叫,“妹妹”长“妹妹”短地赔不是。

明明是林黛玉错了,还得贾宝玉赔不是。贾宝玉有没有原则?有。贾宝玉的原则是:林妹妹永远没有错,林妹妹万一错了呢?宝哥哥赔不是。世界上就是有这样颠颠倒倒、无是无非的事,这叫什么?这就叫“爱情”,因为在萌芽状态,特别好看,特别有趣。

剪香袋,林黛玉错了,胜利的还是她,因为她知道贾宝玉最在意她。林黛玉当然更在意贾宝玉,袭人说,林黛玉一年都未必做一件针线活儿。她给贾宝玉做的香袋却十分精美。

第三个回合:黛玉变香玉。

第十九回“意绵绵静日玉生香”是宝黛爱情最温馨最柔美的章节。有意思的是,我们说大观园是曹雪芹脑海中的伊甸园,宝黛爱情最美丽的章节却出现在宝黛进大观园之前。进了大观园之后,贾宝玉和林黛玉之间再也没有过这样纯净、这样天真、这样烂漫的章节。来世间还泪的林黛玉在“玉生香”章节里动不动就笑得透不过气来。

元春省亲,身体虚弱的林黛玉不得不熬夜,第二天浑身酸痛。贾宝玉来到林黛玉房间时,她正在休息。这时,林黛玉和贾宝玉还住在贾母的身边,一个在碧纱厨里,一个在碧纱厨外。贾宝玉随时可以一伸手就挑开林黛玉居住处的纱帘,一抬腿就跑进林黛玉的房间。

林黛玉会不会因为贾宝玉来而欢天喜地呢?不。她不止一次地叫贾宝玉先到别处闹会子再来。曹雪芹写得多有趣?因为林黛玉累了。

宝玉劝黛玉不要刚吃了饭就睡觉,要跟她说话解闷。黛玉叫他老老实实坐在一边说话,宝玉却要求歪着,也就是,躺到林黛玉的床上,还要跟林黛玉枕一个枕头。林黛玉笑骂他是自己“命中的魔星”,把自己的枕头让给宝玉。两人对面躺下。林黛玉看到贾宝玉脸上有块红颜色,就担心地问,是不是什么人抓破了?贾宝玉有点儿不好意思地说,是给丫头们淘胭脂蹭上的。黛玉亲自动手擦净,嘱咐贾宝玉:你干这些事也罢了,还要带出幌子来,叫他人当新奇事传,吹到舅舅耳朵里,叫大家不干净惹气。按说贾宝玉办的事很没出息,如果是薛宝钗肯定会来一番大道理:宝兄弟,你不可以做这样的事,你得好好读书,好好上进。但林黛玉根本不大惊小怪。这就是“知心”。(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