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为什么不应鼓励农民造飞机、潜艇、机器人|大象公会

(2018-04-13 10:32:34)
标签:

杂谈

为什么中国农民自己造飞机、潜艇、机器人的新闻层出不穷,而西方国家却几乎没有这样的新闻?

文|黄章晋

中国农民以世界上最能吃苦耐劳著称,但他们从来不乏梦想家——中国每个地方都有农民自己造飞机的新闻,他们为了飞行梦,往往不惜倾家荡产,他们完全可算世界上最热爱造飞机的人。

中国媒体也尤其热爱报道他们的事迹,但很少有人意识到,他们一时兴起的报道之后,会造成怎样的结果。

最爱造飞机的人民

中国媒体上第一个造飞机的农民是四川绵阳永乐县的曹正书,他 1984 年开始造飞机,1986 年完工。此后,中国各地源源不断出现飞行梦被点燃的农民,即使在极为偏僻贫困的地区也不乏这种梦想家,譬如新疆阿克苏温宿县尤喀克库尔巴格村的西热艾力·艾买提。

 

 

▍没亲眼见过真飞机的西热艾力·艾买提与他花费全部积蓄造出来的「飞机」半成品

这些人的飞行梦有时非常简单,现已年过七旬的曹正书,为了飞行梦曾多次受伤,他只希望自己的飞机能飞过油菜花的高度,而吉林公主岭响水镇凤凰坨村农民王清亮认为,只要能飞离地面一尺就算成功。

 

 

 

 

▍王清亮与他一张图纸没用便造出的塑料布「飞机」

因为农村涌现大批民间飞行家,2006 年中国还诞生了一部叫《飞》的电影,男主角刘百刚身上集中了各地飞行家的影子,在历尽挫折磨难后,片尾刘百刚自制的小飞机轻盈地直飞蓝天。

然而,像电影《飞》的主人公一样的成功者寥寥可数。曹正书 20 年里造了 10 架飞机,从固定翼飞机到旋翼机,他几乎把自己知道的飞机都制造了一遍,但仍未如愿。这足以让发明了飞机的莱特兄弟汗颜——莱特兄弟的第一架飞机 1903 年 12 月 17 日成功起飞前,只造过两架滑翔机。

 

 

 

 

▍曹正书第六次试飞失败现场

曹正书虽然从未升空,但因为不屈不挠,曾被请入四川大学校园与大学生们座谈。曹正书还不是制造飞机数量最多的,宁夏西吉县农民杨飞虎一共造了 12 架飞机,最终幸运地飞离了地面。

最幸运的大概是宁夏银川郊区红花乡北塔村的刘亦兵。1997 年他的飞机成功飞上蓝天,被航空界和众多的媒体称作「中国农民第一飞」,刘亦兵的名字和飞机因此被载入《中国航空史》。

 

 

 

 

▍「中国农民第一飞」刘亦兵在首次试飞成功后满脸喜悦的向乡亲们招手

中国农民飞行家虽然大都误了生计甚至耗尽财力,但社会对他们的关注和肯定多少可算安慰。通常只要开始鼓捣,就多半会被媒体正面报道,很多人正是因为看到媒体的热情报道才燃起了飞行梦。

相比之下,莱特兄弟赢得公众认可就艰难得多。他们划时代的第一次飞行,尽管有详尽的滞空时间和飞行距离记录——这比中国的后辈们严谨得多,并且有 5 名证人,但当时多数媒体拒绝报道。

一些中国农民飞行梦想家们制造飞行器思路之奇特,完全可以摘掉中国人缺少想象力的帽子,譬如不少人从鸽子和麻雀中获得灵感,制造像鸟儿一样翅膀扑扇的飞机,贵州省平坝农民黄国峻则是比着蜻蜓造飞机。

 

 

▍中国农民制造的扑翼机

安徽宿洲市萧县农民杜文达大概是最有雄心的,他读五年级时看到一本《飞碟探索》便牢记于心,2004 年杜文达的父老乡亲卖牛卖房集资 50 万元,在他带领下成立环宇飞碟科技有限研究所,立志要发明飞碟。

 

 

 

 

▍夹着香烟、畅谈飞碟梦的杜文达

国外的飞行家们也注意到了中国农民特殊的造飞机热情。沈阳 63 岁农民丁世路制造的飞机成功「离地 1 米,滞空数秒」后,还在美国 EAA(全美实验飞机协会)等专业媒体占据了重要位置。

 

 

 

 

▍BUSINESS INSIDER 对沈阳农民丁世路造飞机的整理性报道

但美国人对中国农民的探索热情持怀疑态度。EAA 资深编辑帕特·潘泽拉直接用上了《值得称赞的努力,但它是一架飞机吗?》的标题,批评道:「虽然我们对这种痴迷于飞行的现象大加赞赏,但我不得不承认,丁世路要是再这样继续下去,迟早会出问题。虽然报道并没有提到这一点,但他显然没有受过任何飞行训练。」

 

 

 

 

▍山寨气息十足的各路「自制飞机」

不同的飞行家之路

美国人当然不能理解中国农民为什么要自己造飞机。在西方国家,飞行爱好者数量极为庞大,民间拥有大量飞机,尤其美国,民间装备的各类旧式军机之多,足以打赢一个中小国家。

 

 

▍被美国飞机收藏家和航空爱好者驾驶上天的P-51野马战斗机

他们实现飞行梦的门槛很低,无论普通商用机和超轻型飞机驾驶资格都很容易获得。在美国,超轻飞行器不需要获得执照,轻型飞机驾照也不难获得。如果不参与商业运营,休闲飞机员执照和私人飞行员执照和中国的汽车驾照一样容易。

获得驾驶资格后,弄到架飞机也不是难事——美国私人小飞机的价格并不算高昂,很多人都能负担得起。就算买不起飞机,成熟的租赁产业也可以很便宜地租到飞机。

 

 

 

 

 

 

▍飞行,对美国人来说更像是一种休闲娱乐的兴趣爱好

他们很容易找到组织。除了各地的民间飞行俱乐部,还有各种节日活动。以世界最大的航空活动「飞行聚会」(EAA AirVenture Oshkosh)为例,这个由 EAA 组织的民间活动,每年七月在美国威斯康星州维特曼机场举行,自己驾着飞机参与活动的爱好者多达上万。

 

 

 

 

▍美国 EAA AirVenture Oshkosh 盛况

中国农民执迷于自己造飞机,实属不得已:普通人获得飞行驾照可谓难于上青天。就算有了执照,也不能随意驾驶——中国空域大部分受空军管制,低空领域对私人飞行器开放还是相当近的事。若走正规渠道申报休闲飞行,一般平民几乎连门都不可能摸着。

价格更让一般人望而却步。以直升飞机为例,若想租赁,光申报航线、航务、机务、踩点的服务费就要 10 万元,租金更是相当可观——根据机型和座位数从每小时 10000 元到 65000 元左右不等,且最低起租时间为 3 小时。

 

 

 

 

▍新疆奎屯,一场「婚车」费用近 20 万元的直升机婚礼

以这个标准计算,租一次直升机的飞行费用高达 15 万元人民币以上。对普通农民来说相当于 5 年以上的净收入——这差不多正好是那些执迷于自己造飞机的农民多年积累的花费,它可以在国外买一架超轻型飞机。

 

 

▍法国设计师制设计的 cricri 超轻型飞机,只要 10 万元人民币

所以,中国就算有所谓飞行俱乐部,也和游艇俱乐部、高尔夫俱乐部一样,只是少数权贵内部交际的会所。要想实现飞行梦,还得自己造飞机,而且最好是个农民——因为只有农民才有造飞机的场地。

并非只有中国农民自己动手设计制造飞机,尼日利亚 24 岁的穆巴拉克·阿卜杜拉希制造的飞机,颇有中国民间飞机的神韵,不同的是,这位黑人青年制造的直升机真的能飞。

 

 

 

 

▍尼日利亚卡诺,24 岁的穆巴拉克·阿卜杜拉希与他造出的直升机

外国人怎么自己造飞机

西方人普遍比中国人有更好的动手能力,涉及到机械领域差距就更为明显——毕竟中国人普遍接触机械设备比西方晚了半个世纪甚至更长。但是,西方很少有自己造飞机的新闻。

这不意味着他们没有自己动手造飞机的热情——西方国家自己动手造飞机的人是中国的千百倍之多,只是他们大多不会自己设计飞机甚至是重新发明飞机,而是购买现成的套材或设计图。

 

 

 

 

▍Lancair-IVP 自制飞机

战后西方宽松成熟的自制航空管理体制催生了一个巨大的市场。只要有一般的手工技能和基本机械加工经验,就可以购买现成的套材自己组装成飞机。今天美国仅注册的自制飞机就超过两万多架,它并不包括通常在中国会被归于飞机之列的伞翼飞行器。

中国偶尔有人会制造出性能特别出色的飞机,其实是因为从国外买来现成套材组装的,所以很轻松就实现了飞行梦。这在国外只是普通人的正常爱好,但在中国就成了会上电视的传奇故事。

 

 

▍深圳摄影师杨伟民花十多万元购买国外套材自制的飞机

国外也有极少数人会像中国农民一样完全自行设计制造飞行器,但他们往往是为了创造航空纪录,譬如英国 90 多岁的老人肯恩·沃利斯从 1959 年以来共制造了 20 架旋翼机,都只是为了打破世界纪录,他原本就是空军中校,曾当过 007 替身。

 

 

▍沃利斯和他自制的双旋翼飞行器

自制飞机创纪录的最著名例子,莫过于迪克·鲁坦和珍娜·耶格尔驾驶的「旅行者号」,这架自制飞机于 1986 年 12 月 14 日至 23 日完成了不着陆、不加油、环绕地球一圈的航空纪录,当时甚至上了中国的新闻联播。

 

 

 

 

▍不着陆、不加油、环绕地球飞行中的「旅行者」自制飞机

自制飞机有时是为了探索航空领域的前沿理论和应用技术。最典型的是 2008 年一次航展上,新西兰人格伦·马丁引起轰动的发明——飞行背包。

 

 

▍国外航空爱好者自己设计制造的飞行摩托

国外这类航空器的设计制造者,大都是工程师或其他专业人士,而他们的中国同行却大都没有受过良好教育,中国第一个造飞机的曹正书甚至还是文盲。

必须承认,制造飞机的中国农民是非常有创造性、天赋和动手能力的人。像包心鱼丸机、牛蒡专用收割机这类西方没有,但因当地需求而在现有机械上改装发明出来的设备,颇能显示出这个人群的创造力。

然而,由于处于信息极度封闭的环境,当面对飞机、潜艇、机器人等需要专业知识的项目时,他们的才智往往被浪费在重复发明别人已有甚至做得更好的技术上。

 

 

▍北京农民吴玉禄和他的机器人

100 多年前,莱特兄弟为获得德国航空先驱奥托·李林塔尔的经验,曾特意学习德语,而今天不少中国农民发明家,制造飞机的参考资料,仅仅是电视或杂志上飞机的照片。他们的探索其实只是对简单常识一种代价高昂的学习。

整体上极端业余的中国新闻媒体,则对此发出了错误的信号:他们和那些自称推翻了牛顿、爱因斯坦,或者能预测地震的民间科学家一样,被当成科学探索精神来鼓励和肯定,使得倾家荡产造飞机机器人的农民和民科层出不穷。

错误的探索方向,梦想有时只是悲剧的代称。

 

原文链接:http://mp.weixin.qq.com/s?__biz=MjM5NzQwNjcyMQ==&mid=2651015145&idx=1&sn=4491b81021a6631a19d78d135cf2a6f9&chksm=bd2d96878a5a1f91a5820c106e61f42cc8f7af0cd6a158a8ae7fb92cb836e61a4aba04b6c805&scene=0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