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大象公会企业号
大象公会企业号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385,056
  • 关注人气:2,87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我的味蕾打开了 | 大象专栏

(2015-05-06 22:12:01)
标签:

杂谈

我的味蕾打开了 <wbr>| <wbr>大象专栏


我总觉得,味同嚼蜡这样的词儿该由我发明出来才对。没想到古人也有无聊好奇什么都爱尝一尝的家伙。因为还在托儿所的年龄,我就对比品尝过蜡和肥皂。


我注意到,蜡和肥皂,除了蜡不溶于水之外,两者物理性质很相似,比如都有一定延展性,涂在手上的粘稠感也很相似,加热都会变软熔化。所以我才好奇它们味道。蜡不说了,肥皂确实非常难吃,有股在冷库里储存了三十年冻肉的哈喇味儿,这种特殊微辣的怪味甚至让整个口腔都微有麻酥感。


牙膏和鞋油外在包装的相似,也曾引起我的好奇心,虽然鞋油散发出明显不同于牙膏的浓烈气味,我总觉得,不尝尝你怎么能确定它们的味道是不一样的呢,鞋油的苦味让我迅速丧失了对它的好奇心。


我相信人都在小时候无意中尝过各种东西,但偏好用品尝来加深对世界的认识,甚至有意品尝各种东西,应该是我们这代在物质匮乏时期长大的人所特有。我只记得我品尝火柴头的时候遭遇过父母的警告,据说它有毒吃不得。实际上这种警告是多余的,因为火柴头味道强烈,舔一舔就知道非常难吃。当我发现红色火柴头、绿色火柴头其实都和黑色火柴头一个味道后,对火柴头的味道立即丧失了好奇心。


因为颜色不同而让我一直未曾放弃逐个尝试的,是小石子。当然,小石子的颜色可以无限穷举,但含在嘴里,其实都只有微咸的味道。有段时间,品尝小石子是我幼儿园伙伴们的共同爱好。小石子含在嘴里时间长了,拿出来是亮晶晶的,大家会比谁的石子更漂亮。


这不奇怪,很多鸟类或哺乳动物,一旦有闲,都会对颜色和外形特别完美的东西好奇。比如乌鸦会收集各种闪光和颜色鲜艳的小东西,别看它们衣着颜色简单朴素,可爱美之心和眼光却是一点不含糊。


谈到肥皂的口感,有朋友问我当年品尝的是不是马头肥皂?当然不是。因为我小学时代,普通肥皂都近乎奢侈品,有段时间大家用得更多的是一种代用肥皂,当地称之为黑肥皂。所谓黑肥皂,其实是把化工厂废水池中的油脂捞出来,加上一种碱土还有别的什么东西,放在大锅上熬煮,晒干后切成块。这种黑肥皂色如鸦片,黑褐色,有股油脂的奇香,疏松多孔,可以浮在水面上,口感比正牌儿肥皂好多了。据说如果谁喝了农药,把这种黑肥皂溶了灌进去,上吐下泻兼洗肠,很有效。


香皂这种好东西,应该是我读初一时才有机会尝到。令我惊异的是,香皂很脆,口感很好,而且它本身是没有什么味道的,即使硫磺香皂也说不上有什么明显怪味。反倒是现在的各种洗发水、沐浴液之类,不小心吃到嘴里,味道非常的不好。


现在想来,当年我品尝到的肥皂味道如此怪异,恐怕是油脂质量太差的缘故,现在经常打广告的雕牌肥皂,应该没有什么特殊的怪味,至少是不难吃。可惜,我从没买过这种牌子的肥皂,我的好奇心还没强大到非要跑到商店里去特意买一块就为尝尝的程度。


也许有人会问,洗衣粉吃过吗?这个当然。当年我们那里把洗衣粉叫做肥皂粉,我当然是要尝尝的,不过,年代久远,我不记得当时的洗衣粉的味道了,只是知道它与肥皂是完全不同的东西。


不过,后来出现的加酶洗衣粉我倒是记得它的味道。洗衣粉里添加了一些蓝色、黑色小颗粒就大肆宣传,而且价格也贵上许多,自然会引起我的好奇心。说实话,加酶洗衣粉是我品尝过的各种非食材中,味道最丰富美好的一种。


许多年后,两个有钱人朋友请我去一个会所享受红酒就奶酪丁,我突然发现,那种切成小丁带着深色小斑点的奶酪,居然和洗衣粉的味道很像,它们是极少数我觉得可用“丰富”来形容的食材。那天我回到家后,立即用手指点了一小撮洗衣粉品尝,千真万确是一个味道。


我猜,如果把这种洗衣粉混进琼脂也切成小丁,一定有人觉得它就着红酒入口,味道非常鲜美,并且在描述其滋味的丰富性时,会用上一打以上不着调的形容词。


当然,味道丰富不一定就像洗衣粉一样美味,比如尿素。在我的童年,尿素这种圆圆的、半透明的小颗粒,不可能不让人产生好奇心,这种小颗粒入口即化,凉飕飕的怪味非常强烈。与尿素的奇特味道一同被我牢牢记住的,还有突尼斯这个奇怪的国名,因为尿素袋上写着“突尼斯制造”的字样。


现在想来,我第一次知道尿素是什么味道,应该是小学一年级,因为读二年级时,我顺手把家里让我买酱油的钱买了本世界地图册,我才找到那个与尿素有关的国家在哪里。


化肥里边,磷肥、钾肥因为形状远不如尿素那样有特殊的标准形状,所以,当我父母买特意买了磷肥、钾肥回来,用锤子弄碎块状的钾肥时,我才想起这两种化肥我是没品尝过的。比起尿素,它们的口感未能给我留下深刻印象。


既然尝过各种化肥,不免有人会问到农药。但傻子都不会去品尝农药。不是知道它们有毒,而是我能接触农药的时代,农药似乎只有六六粉(六六六)、敌敌畏和滴滴涕这几种,这些东西闻了就上头。而且我打记事起,就经常能闻到——厕所、幼儿园、学校、礼堂、民居之类一切有人的场所都会定期喷洒。


不知道品尝过水泥,是否可弥补没尝过农药的遗憾。水泥这种东西我读小学时才有机会见到,它的细腻、滑爽一下就博得了我的好感。头一次见到这种质地的东西,同龄的孩子们都爱玩它。


汽油、柴油、煤油之类的东西,我相信不少人品尝过它们的味道,因为喜欢甚至迷恋汽油味的人不少。文献上的说法称,有些人喜欢汽油味,是因为其主要成分乙醛是种水果香味的物质,我一直觉得将之描述为水果香味的人嗅觉一定很诡异。


也许是年头太久,我实在记不得是哪种金属咬在嘴里,会有淡淡的甜味,似乎不是锡、铅这两种质地柔软的金属,至少铅不是。我小时候能接触到的铅,全部来自旧蓄电池里的铅板,小孩们喜欢拿它来熔炼各种玩具,有幸能品尝到的铅,当然会带一种古怪的酸味。你不难想象,金属都品尝过,塑料这个领域自然也不会留下空白。


像变压器油这么偏门的东西,估计有幸尝过其滋味该是万里挑一。不过,变压器油纯属误喝。我刚工作时,苦于酒量不足,有次在父母那里看到桌上有半瓶散装白酒,突然想拿它练练酒量。等我把满嘴像煤油、但滋味更古怪的液体吐掉后,才注意到瓶子另一面贴着手写的标签:变压器油。


请我品尝那种与加酶洗衣粉味道很像的奶酪的朋友,其中一位后来开了餐馆,餐馆相当出名,估计很多人听说过:雕爷牛腩。


前些时候,他在一次公开活动上的视频引发众怒,因为有观众说他的“雕爷牛腩”并不好吃,老雕立即回击“因为你的味蕾还没打开”,舌头的阅历不够。老雕的观点我完全同意,但他在质疑者面前摆出一副有钱人什么都吃过的盛气凌人,则实属不智。


他的餐厅开张前,我曾受邀试吃过,不过,我显然被归为友情蹭吃团一员,因为在他眼里我显然算不上味蕾打开的人,好在他照顾我的自尊心没把这意思说出口。但除了前面提到过的,我还吃过樟脑丸、沥青、牛毛毡之类,在他面前,我完全可以理直气壮:我的味蕾打开了。


版权声明

大象公会所有文章均为原创,

版权归大象公会所有。如希望转载,

请事前联系我们:

bd@idaxiang.org

我的味蕾打开了 <wbr>| <wbr>大象专栏

知识 | 见识 | 见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