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平地松林
平地松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93,040
  • 关注人气:28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塔子沟传奇一一一 (三)

(2013-06-10 19:18:49)

 

            第三回          群雄争起战官军

                            李举人署任督练

 

   螺山属“喇嘛洞”山脉,鸭子窝峡山口险仄。入峡后渐行渐阔,与琵琶山东西相峙于大凌河两岸酷肖螺形。南北两山,多有奇禽异兽。山下依山临水、在鸭子窝峡口,村落星罗。

   瑞云山的绺子头目周进礼带领着一群娄罗在此设立了卡子。因近来“义和团”在京津地区战败失利。一些人趁机劫掠,抢夺。有许多人弄到了不少奇珍异宝,纷纷大包小裹的带着回归东北老家。瑞云山的土匪见这些人身上有利可图。才在此设立了堵卡。过往的行旅客商,溃兵团勇都成了匪绺子的劫掠对象。而瑞云山大当家的匪首徐秉魁。则带着一伙人卡住了另一个地方“毛头霸”,这里为奉热必经之路,形势殊要,岭西有如平地,岭东陡险直下,又名“蟒挡霸”,相传早年有一巨蟒在此出入挡路才得此名。

   此时正是秋末初冬。在京津地区和清军及洋人作过战的“义和团”出了关以为到了安全地带。

  谁料刚一踏入建昌地面。就遭到土匪冷枪的袭击,不是打飞了手中所拿的物品,就是穿透了手臂,还没等过路的人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一排黑洞洞的枪口从树丛中探出来声嘶力竭的叫喊让放下身上所有的东西才能活命过去。在枪口下过路人只得放弃一切,有的人连衣服都被剥光。有许多人走投无路干脆跪求在土匪面前要求加入绺子。大当家的捡长相顺眼的收留了一些。没想到这些人入绺子后劫起其它的人来更凶更狠,鬼头大刀寒光闪闪架在脖子上非砍即割。一个个杀气腾腾,横眉立目,路过此地的人无不心惊胆战,谈虎色变。有从这逃走的人返回,告诉其它的人别走这条路。好些人钻进了无路的荒山。等待他们的照样是劫难。

   郭大义、王有、田瑞丰的绺子自在白土子岭劫得大笔银两之后。占据大黑山为山寨了。

    大黑山元朝时为布祜图山,汉称白狼山,北魏时叫白鹿山。后来改称黑山,它突兀高大为众群山之冠。它位于喀喇沁左翼东三十里处。此山势雄多姿,层峦秀丽,林木繁茂,从远一望呈黑绿色,其主峰大猴山,峻拔于群峰之上,有路围绕着苍山翠岭悬崖峭壁盘旋而上,其峰顶较平,站在上面日出前可望见白气茫茫的渤海。曾有诗人写有“绝顶人与红日近,极东海与白云连”的诗句。在猴峰周围,诸峰罗列,若捐若拱,大猴山西又有小猴山,高耸直立,天桥石悬于山之中间,双人石、鸡冠石、兔石、龟石、虎石不胜孜举或托于层峦之上,或跃于深涛之中,因风云变幻、常有云雾缭绕或峰现一脊或显露奇石,宛如禽飞兽逐,嬉戏在浩如烟海之中。各峰沟之侧,林木葱郁,青松翠柏古木参天,山谷里溪水萦绕,清洌甘甜。长流不息。这里春山烟雨连绵,夏山嘉禾繁荫,秋山明净摇洛,冬山昏霾翳塞。

   郭大义让绺子内的能工巧匠盖房修殿。安排驻处,郭大义纵马在山顶上驰骋。他很喜欢这里,这里为主峰地势极为平坦。方园有五亩大还有古井,峰之阴面不知何年何代筑有将台,纯以三色石砌成,上有石椅高有丈余。台西有大石槽,泉水由槽上流入,当地人称之为“饮马槽”,西三百步有泉为“饮马泉”,能饮万马。

   其西南山腰有黑山庙。山脚下又有座关帝庙,汉白玉雕刻的有两米高的石像栩栩如生。这些地方都派驻了股匪。

   郭大义召兵买马。购买枪械弹药。匪首王友、田瑞丰隔三差五日便带群匪卡往石门子山要隘打劫。

  石门子、两峰峭立如墙、中劈一缝仅容一辆车马通过,不能并行。大批的义和团溃兵被劫住,愿上山的跟着为匪,不愿上山的留下财物和枪械净身放行。土匪的队伍在不断的壮大着。

   在这个动乱的历史时期,人们上山为匪落草为寇其原因多种多样。有些人是属于逼上梁山,是在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情况下铤而走险的。其中,既有因饱受官府地方官吏欺凌压榨,走投无路被迫揭竿而起的贫苦百姓。又有行为不端,犯下罪过,不得不落草为冠的地痞,再则,有些人为匪就是为了当官。

   郭大义就属于有这种雄心的人,他的嘴边上常和部下说这样的话:“不当胡子不当官,不下窟子不为太太。当今朝庭中就有这样的人嘛。董福祥、本是甘肃巨匪,经左宗棠收抚后当上了甘肃提督,后来又调入京城,统带武卫后军,驻扎蓟州,他能这样咱们为啥不能?若想得官府的赏识,必先给官府以苦头。不怕把事情闹大,人要有颠倒乾坤宇宙,石破天惊的气概”。他的这番鼓动,得到了许多匪首的赞同。他召兵买马,积存弹药就是要和官军大干一场,然后再受招安。可人数最多的是为了贪图享受而上山入伙,甘当盗匪。

   土匪中当时最流行的歌是:“当胡子,不发愁,进租界往高楼,吃大菜,住妓馆,花钱好似江水流,枪就别在腰后头,真是神仙太自由”。除此之外,大战之后大批战后溃逃的散兵游勇流落到江湖上无所事事,这也是产生胡匪的一大根源。

   境内毛头霸,螺山、石门子,青石岭等地不断的有人被劫抢的消息传到了建昌县衙。

   新知县罗毓祥严令蟒牛营子杨玉书的第八营驻军和大城子殷锡恩的第五营驻军剿匪。五营和八营出击几次后,各处的土匪才有所收敛。就在官军准备进剿瑞云山和大黑山的时候。喀左东哨的蒙族人乌开基回族人马连简伶人高三、李发科、王重等人聚众造反了。

           塔子沟传奇一一一 <wbr>(三)

   这年为了赶春节看戏,数九隆冬王府总管逼着蒙古民众为王府赶修戏楼,仅在这次修戏楼中,就有许多人在王府的爪牙的棍棒皮鞭下致残致死。官兵剿匪需要大批的粮草等军需,官府拿不出银两只得强征于民。蒙古王公明知官府捐税过重,对自己的租赋丝毫不减。村村寨寨遍走追呼征税逼捐之吏,家家被弄得狗叫鸡惊,今日清乡,明日剿匪,匪过如梳,兵过如篦,百姓的生活苦上加苦了,真是田园荒废,家破人亡。

  在官府和蒙古王公的双重压迫之下。乌开基联络了回族青年马连简唱戏的艺人高三,铁匠李发科、王重鼓动拒绝交租交税。

    蒙古王公在自己的世袭领地里执掌着生杀大权,无法无天,为所欲为,过着荒淫的生活,座落在喀左南公营子的喀喇沁左翼旗蒙古王府和座落在北票黑城子的土默特右翼蒙古王府,都有自己的军队和私设的公堂,并备有蟒鞭、枷锁、木笼、老虎凳,滚杠等各种刑具。王公的一句话,便可随意用刑,甚至治人于死地。其残害蒙汉劳苦群众的手段令人发指,在《光绪朝东华录》和《朝阳县志》中都记载着蒙古王公及爪牙残害民众的暴行。王公所有的山林,普通民众是不得进山砍柴的,如有犯者,被王府爪牙逮住便十无一生《朝阳县志》中记载着王公惩罚砍柴人的一种酷刑“以碗口粗小树,砍去枝梢,削其顶为尖,将犯山人衣服脱尽,将小树俯在地,以树尖插入肛门,徒松手将人撅在半空,旋即落地摔得脑浆崩裂”。

  王府占地数百亩,房连千间,依然如小宫殿一般,南公营子王府清末虽已呈败落之势,但仍有奴仆一百五十余人,王府每日的生活费用多达六百银元,王府每年吸食鸦片的耗费就折粮一千四百五十多担。

   最凄惨的是身处最下层的蒙古贫民,他们遭受的盘剥迫害最甚,除每年要对王府承担层出不穷的官工,劳役外还要向王府交纳壮丁费和驿站费。逢年过节要另纳年礼和祭品钱,除此以外还要遭受喇嘛寺庙的盘剥除劳役外,还要分担锅碗盆费,佛灯费,经包布费,念经费,喇嘛埋葬费等,甚至喇嘛庙平时的烧柴和年节祭品,都由下层蒙民负担。

  乌开基聚众抗拒蒙古王公,他痛恨大小官僚的作威作福,横征暴敛。敲骨吸髓借剿匪捞油水。

不堪忍受。便杀官造反,该死该活吊朝上掉了脑袋碗大个疤亡命之徒跟他铤而走险了。

   一日王府总管许长春带人威逼乌开基交出护家的长枪,乌开基一怒之下打死了为王府管家的带路人又痛打王府的比丁,然后聚众火烧衙门未遂,拉开了起义的序幕,乌开基一挑头,民众对官府和蒙古王公贵族的横征暴敛的怒气放出来了,形成了一呼百应之势,几日之间聚众千余人。黑山科乡的乡绅张松琴也率领本村的民众加入进来。

官府和蒙古王公对民众的闹事猝不及防,慌了手脚,立即层层上报,热河督统闻报后,命统领殷锡恩就地镇压。

  乌开基率领起事民众靠地利人和把官军打得狼狈不堪。有人拿出了“金丹道”起义时中五色旗中的一种黑旗,乌开基干脆给自己的队伍命名为“黑旗队”。殷锡恩见硬的不行、又改用软的。企图用招抚、离间、封官的办法来瓦解黑旗队。

   他令帮带下书请黑旗队另一首领张松琴到大城子谈判,想计擒张松琴等人,以达到孤立乌开基的目地,又派兵去密捕乌开基,乌开基发觉官军的行动后率民众操起家伙反抗。营兵又被打死了几人。逃回的人向殷锡恩报告,殷锡恩随后前往镇压,村民们依靠地利、人和又把官军打得疲于奔命,狼狈不堪。黑旗队张松琴也没去大城子谈判,反而带着人马南奔到了八家子,意在激官军出击,官兵赶到八家子时已累得人困马乏,夜宿八家子天太当院内,张松琴半夜突袭官军,官军措手不及,一触即溃,奎管带当场被击毙,一营官兵被打得走死逃亡,旗倒兵散,接着,黑旗队乘胜回师大城子。

  坐镇大城子的殷统领惊闻官兵在八家子大败,奎管带阵亡,如同惊弓之鸟,坐卧不安,吓得他缩在大城子烧锅大院内,火速向建昌知县求救。知县罗毓祥神不守舍,求救于当地驻军,直隶练军统领杨玉书,慑于民众的威力,杨怕伤了自己的血本,借口没有上级军令,拒不出兵。

  不到三天黑旗队便击溃了殷统领的官军,殷只身逃走,黑旗队缴获了大批的武器弹药,清兵死伤不计其数。驻军马步三统部皆无功。

后来经过调节布属官军又齐力围攻。造反的村民才被镇压住。乌开基、高三、王重逃向他乡,投到了黑山科乡张松琴处。马连简李发科逃向了大黑山,入了郭大义绺子。

   当一个朝代政局不稳天下大乱的时候,必然出现“遍地英雄起四方,有枪便是草头王”的现象,不少财主,地方头人趁机占地为王,纠集人马,独霸一方,身在江湖,心系财碌,杀人放火趁伙打劫。他们一面抢劫一面与土匪勾结,起图让土匪别在自己的地面上做恶。

  黑山科人张松琴就是一个这样的人。他本是地方的豪强。却专门收罗能杀贯打的人物,四方豪杰,朝夕训练,占地为王。对进入自己地盘的行族客商敲骨吸随。他起屋造房,独霸一方,乡中有事都由他武断,出则佩枪带刀,骑从如云,与他相好的酒宴相往来,与他做对的便访他过失,败其名声或私令亡命之徒喑中相害无处寻踪。他相信人世间是强悍者的天下,靠实力靠手段才能活得舒心尽意。官府对这样的人即怕又恨。乌开基被打散了,张松琴却坚持着,他在村落四周设置障碍堡垒,层层设防清军自在八家子战败后又试着剿了他一次后更知道他的厉害,再也不敢着惹他。只得任其自然。张松琴还有一大爱好。最喜欢貌美的女人,每有女人被他看中,必弄来奸玩。一乡之地被他弄得糜乱不堪。清军明知乌开基,王重、高三等人在黑山科,也不敢去拿人。

   蟒牛营子和大城子的清军,经乌开基马连简,李发科、张松琴、高三等人变乱。虽清军胜了也伤了元气。剿匪的士气消沉到了极点。

瑞云山大黑山的土匪知乌开基、马连简、李发科、张松琴起事气焰更嚣张了。今日绑这村的票,明日给那村下贴子。财主富户吓的门都不敢出。生怕被土匪弄去。

  在天马山下有一村庄。名叫北炉,向南十里又有一村南炉,在南炉和北炉之间,有一村庄叫黄金带,是因每当夕照常现一条黄金色而得名。黄金带村子有四五十户人家,瓦房、草房或依山或临河。

   村东有一大型的院落。漆红着绿的金柱大门前是一对碉刻精美的花岗岩抱鼓石,再前数步是一对大石狮子。大门的内侧墙用汉白玉石镶着“诗书继世,耕读传家”,“松鹤延年”的字样。绕过影壁。东、中、西又分三个青砖灰瓦建筑群,数十间房屋错落有至。这里居住着李姓之家。主人李如柏有三子二女,其长子名叫李沐霖、次子李雨村、三子李润霖。

   李如柏的叔叔李克昌,任过江苏桃源、宝应等县知县。李如柏的父亲李景昌也是一个饱学之士。李家虽居乡下实为世代簪缨之族。

李沐霖、字恩波,此人身材略瘦,言谈文雅,举止倜傥,怀才硕学文武兼资,英敏天生、机权莫测。

   自幼就喜读书论古。儿时他生而颖慧,祖父李景昌对他极其喜爱,每早抱置衾内口援歌诗、古今中外故事,他都能强记不忘。七岁时入私塾,读书贯恒有神悟。十岁时祖母病逝,他读祝祭、哀礼并尽有如成人。后又随祖父在石桥子巩宅读书,随时庭训习贴括志。十九时娶媳纪夫人。妇人入门身弱善病,极孝顺明大义。

                 塔子沟传奇一一一 <wbr>(三)

   二十一岁沐霖到迁安县读书,后随舅舅王廷佐举人在平泉瀑河沿刘宅受业。同学八九人,人人俊秀、专攻举业。夜午,同学都已就寝。可沐霖和舅舅稽经研史,说诗论文,灯火青荧,心湛如水。遇有疑难别解必要学通。

李沐霖一生学业渊博与这是密不可分的。年终放假回家。在江苏居住的叔祖李克昌来乡省亲。看阅沐霖课作后说:“你文才学识已属绝等,我与你舅都不如你也,光显门闾就是你了。惟你的性情比较躁急,要痛戒之,躁释矜平,方为大器,记住了吗!”①

   沐霖随之退出,把祖训书写下来,挂在墙上,终生警惕,懔若丹书。后来沐霖又在董仗子读书,二弟雨村也和他一起学习,每到夜晚,雨村就要提早酣睡,沐霖每次都不让他睡,伏在枕上讲授诗经小苑一章,反复致意。雨村不是读书的材料。对哥哥的教诲虽知用心,但无能无力。他对哥哥说:“哥,你的心意我领了。明日我不想读书了。咱家你和三弟都好学,家中也不能无人经营,我脑子不如你,就让我回家管理家业田地吧,后来雨村就不在读书。

   沐霖二十六岁时,这年六月妻子纪氏病故了。临危留下遗言,百年之后要和丈夫白骨同穴。沐霖哭着答应了即写其事,藏于柜里。沐霖为妻写挽联:

    “宝瑟无声弦柱绝;瑶台有月镜奁空”。

    “绮阁风凄伤鹤泪;瑶阶月冷泣鹃啼。”

       塔子沟传奇一一一 <wbr>(三)

    纪夫人和沐霖生有一女,名叫锡桓,这时四岁。后来许给好友宫保镰之子,二年后沐霖又娶妻陈氏,陈氏生长富家,入门后孝顺重堂,能尽妇职,克俭安贫,三亲六党内外无间,沐霖和她也十分恩爱,一二年后一对儿子相继出世,一个取名锡藩,(即狗屄少爷),一个取名锡棋,隔二年又生一女名为锡芹,沐霖二十八岁那年“金丹道”煽乱,杀蒙仇教攻击县街。

   沐霖和二堂弟李仁波在家倡办乡团,他走访绅董,暮集经费,联络乡牌,议定章程,送县备案,蒙回及教民,不分珍域。一律保护,官军剿灭“金丹道”后,又清理善后,蒙保县丞候选。后到建昌街“福聚栈”招生开馆,收入丰厚,家中生计富裕起来。三十二岁这年,沐霖赴春闱中甲午科举人。

   今年“义和团”起。沐霖观察时局,感到天下又要大乱,回到家中又办乡团。果然,正如他所预见的一样,不久就豪强四起,割剧称雄,落草为寇、恣意焚掠,为害乡里。他从城里回乡的目的就是要聚拢村绅,绥靖乡村,除暴安良。他庆幸自己这一步走对了。

    李沐霖在少年时就仰幕王文成,曾文正之人。并尽心竭力的效仿他二人,常把二人的警句格言抄录下来,挂在房中研读。王文成、曾文正是什么人呢?王文成即王阳明、王守仁,(1472——1528)浙江余姚人,明代思想家、教育家,弘治十二年进士,曾任刑部、兵部主事,以当朝“共以创明圣学为事”讲学授徒。因反对刘瑾,被贬为贵州龙场驿丞。后以镇压农民起义和平定“宸濠之乱”有功。授南京兵部尚书封新建伯,后病死于南安。文成为谥号。王提倡“尽心”即“宇宙便是吾心”,“吾心即是宇宙”的思想,他的门人为其著作辑成〈〈王文成公全书〉〉38卷,收入〈〈四库全书〉〉其关于哲学部分多集中于〈〈传习录〉〉和〈〈大学问〉〉中。

   王文成认为儒家“欲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成其意,欲成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其“修身”、“正心”、“诚意”、“致和”、“格物”都是“致吾心之良知”。良知者所谓是非之心,人皆有之者也。否则以恶为善,而自味其知恶之良知矣。王文成强调知行不可分,反对冥行妄作,反对坐而论道,提倡从善去恶,净化人的心灵。

  曾文正(1811——1872)、字涤生,湖南湘乡人,1838年道光进士,1839——1853年在北京当礼部右侍郎、吏部左侍郎、内阁大学士等官。1853——1864年,以不要钱不怕死自诩,率领湘军镇压太平天国运动。李鸿章、左宗棠、胡林翼、彭玉麟都是他得力助手。经过十几年的拼杀,终于取胜。曾因此官至一品,封一等候。他是中国近代史上一个十分重要的人物,人们对他褒贬不一。他有一丰富的从政和统兵经验,会读书会写文章,一部《曾文正公家书》魅力十足,他忠心的维护封建制度是封建礼教的忠诚卫士,他认为:“君虽不仁,臣不可不忠,父虽不慈,子不可不孝,夫虽不贤,妻不可不顺”。

   曾文正还是清朝统治机构中一位为官勤谨,清谦之重臣,他活了61岁,前半生读书后半生做官,在咸丰、同治年间的满汉大员中,名位权势首屈一指,他为官以“廉”“谦”“劳”三字自勉。他认为“精神愈用则愈出,阳气愈提则愈盛,每日做事愈多则夜间临睡愈快活,若存一爱惜精神的意思,将前将却,奄奄无气,决难成事”。

   在治家上,他认为“家业之兴与败,全在勤、敬二字上,能勤能敬,虽乱世亦有兴旺气象,一身能勤能敬,虽愚人亦有贤智风味”。曾文正极崇“孝道”。治家甚严,他说“今人都将学字看错了,若细读贤贤易色一章,则绝大学问即在家庭日用之间,于孝悌两字上尽一分便是一分学,尽十分便是十分学”所以他自己努力实践孝道,也精心培养几个弟弟格守“孝道”,可谓是“以孝治天下”了。

   曾文正中年时有一文道:“静中细思,古今亿百年无有穷期,人生其间数十寒暑,仅须叟耳,当思一搏,大地数万里。不可记极,人于其中寝处游息,昼仅一室,夜仅一榻耳,当思珍惜。古人书籍,近人著述,浩如烟海,人生目光之所以能及者,不过太仓之粒耳,当思奋争,然知天之长,而吾所历者短,则忧患逆来,当少忍以待其定,知地之大,而吾所居者小,则遇荣利争夺之境,当退让以守其雌”。

   沐霖喜爱曾国藩的思想,把曾文正的八本之说写成条幅装表之后,挂于书房。即“读书以训古为本,作诗文以声调为本,事亲以得欢心为本,养身以戒恼怒为本,立知以不妄语为本,居家以不晏起为本,作官以不要钱为本,行军以不扰民为本”。李沐霖强学搏记王文成、曾文正的事迹和思想。他的一生有许多地方和王、曾极为相似。

   李沐霖到家就同族内的兄弟商谈了办团的事,接着又把乡约、牌长、乡民都召集起来了。在沿途几个村中,他有强大的号召力。

 在场院里李沐霖站在一搭建起的台子上宣布:“我欲保护村庄,免遭将要发生的侵害,凡各村十五岁以上,五十岁以下的村民纳为练勇,一律入团,各人自备武器,早晚来此操练。一遇贼警,由练总、练长族长带往守地,平日无事,各安本业”。

塔子沟传奇一一一 <wbr>(三)

   接着他便早晚训练起了集来的乡民。沐霖知道,以农民御敌,无异于以羊御虎。胡乱的冲锋陷阵只是徒伤性命。为了减少伤亡,又能达到防敌的效果。他效防古时战法在山口险要地段,建碉设堡,磊石作半月型,相为犄角。在两山之间留出路程。在村头,掘地为壕,以壕中土积于壕岸,附以石块,筑起土墙,匪来攻时以呜锣为号,遣壮丁和无利器者扼守各卡,分配有快枪的练勇冲锋陷阵。各村中当土匪的人及奸系或捕获、或驱逐度决勾通。

   李沐霖为人忠直,不避嫌疑,他把保卫家乡看成是当然责任,一切事情都往自已身上压,每日身着短衣。骑一青骡和勇丁们同甘共苦,发布命令语重心长平易近人,他事事关心,庄庄关心,凡他所经办之事,无论巨细都有条不絮,妥妥帖帖,从没有高座公堂,出告示带护卫前护后拥的时候,他主意甚多,在他面前,几乎没有难事,各村百姓对他爱戴有加,无不言听计从。这时的村民已被组织起有二三百人,有马有枪大刀长茅,队列有时绕村行走,配以鼓号旗帜阵容威武,声名远扬。

  “义和团”兵败京津、黑龙江的‘武卫’,‘仁育’两溃军先后由山海关串来。李沐霖指挥练勇一面设卡防堵,一面食宿招待。所护村均未扰害,自溃军过后军械流入民间,土匪乘机遍地蜂起。由于严于防范,十几个村庄太平无事,村民安居乐业。

   知县崇龄在李沐霖回乡一个月后被调离,新知县罗毓祥听县内绅商陈述。知李沐霖干练,能力出众,委他为全县督练之职。

李沐霖任督练之后,寻视境内各乡牌,设立练勇组织,协调驻军,彼此援应。以防山中土匪攻村扰地,对小股土匪坚决给以打击,他的胆识、气质、风度让接触过他的人无不悦服。秋季时节,因办团练功绩出众。知县罗毓祥报奏。由举人保以知县候选加同知街。

  沐霖的亲戚朋友获知消息都来李宅贺喜,李家杀猪宰羊招待亲朋。院子被长工打扫得连一根柴禾棍也没有,锄头、镐、钉耙整整齐齐的收抬在一起。

   今天来李家贺喜的多是境内的头面人物。他着蓝色的袍子,方头黑缎子靴子。他高雅和谐的笑声,用手指头捋胡子的斯文姿态,引经据典的风雅优美的谈话无不让人感到亲切友好。建昌县街驻军统领孙多身着六品武将服装,身后跟着四个肩背快枪的卫兵也来了。

   李沐霖接报后亲自迎出了门外。让家中长工牵马去饮水喂草。先到一步的,张麟书(字春轩)、宫保廉(字守忱)、王震环(字寅忱)也都随沐霖出来把客人迎进大门,绕过影壁,直至客厅中落座。这些人刚问过辛苦,润霖又进来告诉大哥,舅舅王庭佐和城里的巨商山西人曹次廉已到门口了。

  王震环听说父亲来了,看了表哥沐霖一眼道:“大哥,别说我先到了啊,我先去帮二哥干些什么活去吧”。沐霖开玩笑般道:“咋?小时候的毛病现在还没改,看见老子来了就跑。今日就改过来吧。和我一起去接舅舅”。王震环分辩道:“不是,他是叫我去塾馆替他上课教读。我说给学生放一天假不就结了,早晨因这和我生气了呢”。正说着,沐霖、润霖、震环已来到了影壁前。曹次廉和王廷左已进了门。沐霖向舅舅施礼。王庭左是清光绪丙子科举人、春官三上、大挑二等,曾任过元氏县正训。年余告退回归乡里。扔开塾馆授徒,出其门的学子桃李满天下被选拨者累累。

  震环幼时与哥哥同堂读书,父督课严,沐霖为弟提撕讲解,免触亲怒,故沐霖知震环最怕父亲。沐霖的两个儿子锡藩、锡棋这时正在舅舅那里读书。吃住在那里。

   沐霖道:“舅舅授课繁忙,您老让震环来不就行了吗”。接着又向曹次廉施礼:“曹大哥,多日不见了你的买卖还兴隆吧”。曹次廉也拱手还礼:“托福、托福”。

  王庭佐对弟子以严厉闻名,这外甥虽也是他的学生对待又是另一个样子,他待沐霖向曹掌柜的打过召呼,上下打量着沐霖微笑道:“克昌兄早有预言,光显门闾将在你。为保乡民免遭土匪败兵蹂躏,这半年乡人有目共睹。今你荣升督练,又保知县候选、舅舅也脸上有光啊”。沐霖谦虚道:“这都是舅舅平日教诲的结果”。

   正说着,外面又马蹄声响,人声鼎沸,沐霖让三弟先接舅舅和曹掌柜的进客厅,他迎出门。这次来的人更多,全是各村的乡约、练总。有姜树全、王开国、张景慧、盖文卓,陆春融,郎青选等二十多人,李沐霖对这些人一一拱手,笑脸相近。

   长工赵宝庚大饼子一一把骡马牵到树荫下饮水喂草。

   李沐霖把客人让进客厅,一一向孙多、宫保镰做着介绍。久仰,幸会之声不绝于耳。这些人都是李沐霖特意请来的。其目的是为了建立个人情感,增强友谊,传播剿匪经验,总结村乡之间所存的问题。及如何着办粮草等事。统领、练总、乡约们很少有机会在一起聚会勾通。在沐霖家今日可找到了机会,人们对境内的匪情各述情况。客厅成了一个会场。人们畅胸中所积的一切的想法。乡约练总们把自己所知道的一切都摆了出来。境内的匪势匪情一目了然了。院落的地上洒了清水。院子里摆上了十几张八仙桌,来帮忙的乡亲长工把圆凳、方凳、长条凳摆在了适当的位置上。拉桌摆椅完后,又砌灶捞饭,动刀切菜、叮叮当当,一派喜气洋洋。

塔子沟传奇一一一 <wbr>(三)

   一群女人在伙房前摘菜洗菜,切肉杀鸡,拨鸡毛。来帮忙的年青的女人们特意在脸上扑了香粉,穿上漂亮的衣服。脚下的金莲更是争奇斗艳,绣鞋红、绿、紫、澄、篮绚丽多彩。

  来为沐霖贺喜的商户乡绅们对练总、乡约们的高谈扩论不感性趣。山西巨商曹次廉成了这些人追捧的目标。

   院中八仙桌上红枣、白梨、毛桃用小筐盛着摆在桌上,任客人们挑选吃用。曹次廉坐在八仙桌前正和人谈着今年一些货物的行情,以及又有了什么新商品,诉说土匪劫道害人货物运输困难。

  说得正欢,举人王廷佐从正房客厅中踱到了院中。他是被乡约练总们吸的旱烟呛出来了。那些乡约练总们话说得欢手中的烟杆也舞得快,一锅一锅的吞云吐雾熏得他咳声不断,他本再想多听些所谈的事。是忍受不住烟雾的辛辣才出来透透风。见曹次廉在这边说得欢就踱了过来。

   人们见王举人过来了纷纷起身相迎,取碗倒水。王廷左刚座稳身。两个穿红着绿的小丫头甜声叫着舅老爷扑进了他的怀中。王廷佐一手抱住一个放在腿上。

    原来这两个姑娘一个是沐霖的女儿今年八岁名叫锡芹,六七岁的这个叫锡英,是李雨村的女儿,王廷佐从桌上取两个大梨给她们一人一个。叫锡芹的从小兜中取出一个红枣塞入舅老爷牙不齐整的嘴中。王廷佐亲了一下孩子的脸蛋用缺齿的牙嚼着枣,呵呵的笑着一连声夸着孩子。坐在对面的曹次廉一下子被眼前大些的孩子的小脚吸引住了,只见一双红鞋如一对小菱角。活灵活现鞋帮绣着金花、鞋尖上顶着一对碧绿绣球,上面还有一对小银铃。他抻手握住了孩子的小脚,嘴中赞道:“这孩子的脚裹的太好了,不亏是举人家的千斤”。锡芹见一个老头握住自己的脚,她是即高兴又羞惭,高兴的是有人夸自已的脚好,喜出望外。羞惭的是让人摸了脚,忸怩不安。她再也不在舅老爷的怀中座了挣扎着下地跑远了。

塔子沟传奇一一一 <wbr>(三)

   曹次廉又问另一个小闺女:“你几岁了?”锡英答:“六岁了,来让舅舅看看你的脚,你咋还没裹脚呢?在我们山西,这个岁数早都裹脚了”锡英不愿让人看脚,见姐姐跑了,他挣托出舅老爷的怀抱,也追姐姐去了。

“是啊”,举人说话了:“这孩子早该裹脚了都是父母惯的罢了”,锡英的母亲正在妇人堆里,听舅当着客人的面说自己,一下羞得满脸通红无地自容的样子。眼睛再也不敢向这边望。 

   曹次廉早在二年前受宫保廉之托,为两家做媒,沐霖的前房妻子纪夫人所生的大女儿锡恒许给了宫家。大女儿出落得越发标致了。刚才曹次廉曾见过她一面,人们都知他是李宫两家的冰人,取笑的道:“曹掌柜又要给人做媒吗?你们山西的女人也裹脚吗?”曹次廉听后哈哈大笑道:“说你孤漏寡闻吧是抬举你”。他喝了一口茶后又道:“在我们山西女人不担裹脚,比这里还要讲究,特别是大同,每逢四月初八,必办亮脚大会,那场面倾城出动,极是壮美。那女孩子的脚裹得别出心栽。讲究灵、瘦、弯、小、软、正、香。尖非锥,弯似月,小且灵,软如烟,正则稳,香即醉,这个就叫‘赛脚会’,也叫‘亮脚会’,我们那的女子不但皮白肤嫩,尤重仟足,四月八日这天,谁家的女子若被看中,一下就身价的百倍了”。

塔子沟传奇一一一 <wbr>(三)

   众商人从未听过山西有这样的事情,精神无不振奋。就连在十几米外摘菜、洗菜的女人也被他的话吸引住了,全都支起了耳朵,一字不漏的听着。有人问:“那个“赛脚会”,女人们把脚摆在桌上吗?是不是人可以随意捏弄玩儿”。

   曹次廉抬起眼睛看了这人一眼,“美的你,亮脚会的规矩可大,只许看、不许摸,摸了不管是谁大伙都可以打,打死白打”。男人们在一起谈论女人可能是几千年来一直不变的话题,男人不论雅俗智愚,聚在一起谈得投机时,话题总是落在女人身上。这些男人也不例外,由其是不远外还有一帮妇人在偷听。

  众人故意咋舌,叹气,天下之大,无奇不有。这时有人向举人王廷佐请教:“王举人,中国的女人裹脚起于啥年代,咱们的老祖宗们都裹脚吗?”

   老举人便向众人述今讲古:“女人裹脚到现在已过了一千多年了。唐朝女人就有裹脚的,唐诗中白乐天有句说:‘小头鞋履窄衣裳’,焦仲卿说‘足蹑红丝履,纤纤作细头’。

塔子沟传奇一一一 <wbr>(三)

   传说南唐后主有宫嫔媚娘,人俊,善舞,后主命制金台,取莲花状,四周桂满珠宝,命媚娘用帛裹足,在金台上跳舞,自始,宫内外妇女都用帛裹足。为美为贵,为娇为雅,渐渐成风,从此也就把小脚称做“金莲……”

塔子沟传奇一一一 <wbr>(三)

  众人听老举人王廷佐讲古正来劲、仆人们把菜摆上了桌子。亲族里帮忙的妇人将备好的食物端出来。贺喜的人坐在了炕上、和院子中。客厅里的练总,乡约们也都被请出了屋。

  客人入席、落座。十几只桌子前都围满了人。宴席开始了。统领孙多被让到主席之上。孙多推让不肯。沐霖保廉把他按在了座上,其它依次为李沐霖、宫保廉,张春轩,王廷佐,郎青选,曹次廉,姜树全。其它的乡约,练总各入他席。

     李沐霖举杯祝酒道:“诸位同仁乡约,今日来我家的父老、兄弟、同庚,我李沐霖能有今日,全是各位抬举的结果,防匪,剿匪保卫桑梓,是我等义不容辞的责任,望通过今日,我乡境的所有仁人豪杰志士,能够团结一心,齐心合作,相扶相助,共图发展。共同剿灭匪贼,还我境以太平,在此,我先敬大家一杯,请大家满饮”。

   众人听后共同举杯道:“李举人系当今人杰,声望高,钦佩莫名,我等一定同舟同济。”众人一扬脖子干了杯中的酒。酒又满上之后。山西人曹次廉端杯站起道:“各位,我曹某在贵境经商多年,深得境内父老子辈厚爱,俗话说土居三十载,无有不亲人,今沐霖弟荣任境内督练,是我等的福份,我自信土匪就要被全部消灭了。为表我商界对李督练的支持,愿恩波的事业锦上添花,我曹某捐银五百两,虽是杯水车薪算是给我境团练的一点支持”。他的声调高昂,但给人的感觉是热诚亲切,慷慨大方,给人以恩惠。

   众人欢声笑语,赞叹曹掌柜出手大方为豪迈之举,其行为无异于旱苗得雨。其它的乡绅在曹次廉的带动之下也都愿出粮助草。酒宴吃得异常热闹。

   酒过几杯之后,为了助兴,有人提出行酒令,另外的桌上划起了拳,沐霖道:“今日咱们也放开一回,也行一次令如何,桌上的人都表示同意,姜树全道:”在坐的都是文人,划拳行令是不是有些不雅,咱们出对联饮酒如何?取一骰子,谁做庄谁打点,坐庄的出对,然后打点,或顺数或逆数。轮到谁谁就对,出不了对的罚酒,对不上的也罚酒如何?众人觉得这种玩法新颖,都同意了,因李沐霖是东道主,众人都让他让做庄,沐霖道:“那我就先班门弄斧了,鄙人家居黄金带,其北有一庄名叫北炉,南又有一村叫南炉”,我的上联:南炉北炉同铸一条黄金带”。

  众人齐赞这个对子出的好,它不担包括了三个地名又念有火炉练金铸带的意思。

   沐霖说完就打骰子,他打了个四,若从顺数应是舅舅王廷佐,若从逆数是乡约姜树全,沐霖指证让姜树全对下联,树全苦思对不上来,罚酒!姜树全端杯喝了,又指让舅舅对下联,举人这时下联已有了,他道:“我乡松岭子屈杖子之东有个后槽,沸爷洞之南有个前槽,往西有一座白马山”。我的下联是:

“前槽后槽共养一座白马山,”

   众人听罢齐声叫好,名师高徒,满座哗然。此付对联与杨树湾子赵家屯纱帽山人赵昌龄写的一首对联有一曲同工之处。赵昌龄的联为:

    井满水成河万里财源缠玉带

    山高石作帽千秋富贵戴乌纱

    因位于喇嘛洞西的平地有“平地井泉”井由六根帮木组成六角形,井口15米,深约10米,井水四季清沏,碧水常流。人们传说唐朝李世民征东时曾路过此地,人马在此歇息争待饮水,由于只此一井,又无提水工具齐拥井台乱成一团,大臣将此报告唐王,唐王口谕:“把井搬倒”。这时水自溢出,人马得以饮用,故后人称井为“搬倒井”或“唐泉子”。此是多余的话了。接下来由宫保廉坐庄,他听沐霖用地名对的对子也说出了几个地名,他出的上联是:“兴隆庄,大德庄,茶棚里戏说玲珑塔;”

  他出的上联一下有四个地名。

打骰子打了个一,落在了张春轩的头上,春轩吃几口菜沉思一会对道:

“万元店,天元店,房申外评书喇嘛洞。”

  他对的下联也同是四个地名。玲珑塔是在玲珑塔后杖子西山上。以巨石横坚叠架成方型塔状,透露有玲珑之象。故称之为玲珑塔。当地人说,早年有一人携带东西,跟着一条狗在此住,走后将东西遗在这里,狗在此守候,数日后主人来找东西,物在狗以饿死,主人为纪念此狗,以石叠塔为念,称为“领狗塔”后人传为“玲珑塔”。

  众人评论上联是四个地名,下联对的也是四个地名,对工完整,又有些趣味一个戏说一个评书好对,免酒。

   接着是曹次廉做庄,他道:“我祖籍是山西,来此地经商,境内庙宇众多令人数不胜数,像汇善、万祥、承禧,等寺做工精美,独具匠心,尤其庙中殿堂壁画,风景人物妙笔丹青,栩栩如生,我今就以寺的名字,出一上联:

“汇善寺,万祥寺,承禧寺,大法寺,寺寺佛光普照。”

   他打骰子又落在的李沐霖的头上,沐霖随口道:“你以寺为上联,我就以庙做下联吧”。随之吟道:

“铜顶庙,鬼王庙,西梁庙,药王庙,庙庙阿弥陀佛”。

   接下来该由练总郎青选做桩,他难为好一阵子道:“我还是喝酒吧”众人同意刚端起杯子又有了出对道:

“马杖子,宋杖子,大王杖子三十家子无白丁”。

   他一口气说出了五个地名。打骰子打到了孙多的头上。孙多苦思一会要喝酒,李沐霖启发他道,选几个地名不就结了。孙多随口说上来几个道:

“牛营子,大营子,蟒牛营子二十里铺有炮手”。

姜树全说要罚酒,说有炮手不是地名,众人说有一个地方叫炮手杖子。

众人听后齐声赞好。沐霖不停地劝菜,席上谈笑风声,妙语连珠。邻桌的人见这桌风趣,以出对子饮酒,都围上来看热闹,笑声、叹声,不绝于耳。

   黄金带村洋溢着友好和谐欢乐的气氛。酒宴过后,亲戚乡绅们都散去了,各乡的练总们继续留在李家,研究治匪方法,直至夜深,李沐霖对治境内的匪乱下了真功夫了。

 

①热河陆军军法监李恩波行述第二页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