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散文诗高峰
散文诗高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4,345
  • 关注人气:26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中诗散文诗苑【我,一首诗】诗会

(2018-01-28 17:04:04)
分类: 赛事活动等

中诗散文诗苑【我,一首诗】诗会
http://bbs.yzs.com/thread-611870-1-1.html


【我,一首诗】诗会  我,一朵昙花/戴永成

你有你的桃花源,他有他的菊花篱。
还好,我有我的昙花情。
我的昙花,一身洁白,亭亭玉立,站立成月下美人,芬芳成纸上诗歌。
昙花,在开放。灵感,在瞬间。诗歌,在重生。

昙花的纯净便是诗歌的纯净,昙花的宁静便是诗人的宁静。
昙花花开。诗歌花开。
纯净的昙花一朵朵开放,眨眼间便又凋谢——
那些昙花就是易逝的光阴啊!而采花人至今为何两手空空?

生活太俗,灵魂太硬,怎能采撷到昙花如此仙葩的灵气?
“花自飘零水自流”,流水不搁浅。昙花开过了,也不是搁浅,而是蕴育下一次再开。
一位诗人说:“写出的每一句诗,可能是开篇,也可能就是压轴。”
诗歌,就像昙花,就是浪花,只有开始,没有幻灭。

所有唐诗都有瞬间。所有宋词都有光芒。
在岁月之河中,所有生命的一生何止不是一瞬呢?
流水如镜。花开如诗。
我心如这昙花,无风自开。


【我,一首诗】诗会  短歌

童年,是我的一首短歌。
草原湖长大的童年,湿漉漉的脚丫就是音符。手指勾着手指,眼神寻找眼神。树枝写成的母语,水草般的鲜嫩,亲吻大地。
童年若如短歌,夕阳若如长调。一路短歌,一路人生。

童谣,是我的一首短歌。
母亲,用童谣来哺育我。年复一年,水做的童年在“月儿明,风儿静,树叶儿遮窗棂”的《摇篮曲》中长大。
一首童谣,一碗心灵的鸡汤。童年长大了,母亲却老了。

野草,是我的一首短歌。
草地长大的孩子,把每一株草都能哼出短歌的味道。狗尾巴草摆弄着看麦娘的腰姿,艾草馨香着美人香草的信仰,忘忧草是我舌尖上最爱吃的黄花菜。
野草长在天涯,就是流浪歌。野草长在墓地,就是清明泪。

野花,是我的一首短歌。
格桑花也有春光中的童年,高过田埂的蓓蕾,开着村庄的沧桑。
你就是牛背上的那朵格桑花,多年后,把爱的红唇给了我。
格桑花举起往事,我就是被格桑花叫醒的火焰。


【我,一首诗】诗会  暮色

暮色:夕阳。小桥。流水。树影。农人。木犁与牛……
黎明草尖露珠如此新鲜,犁过。
中午骄阳似火如此燃烧,犁过。
田垄坑坑洼洼如此坎坷,犁过。

犁过洪荒,犁过岁月,犁过唐诗,犁过命运。
攥紧泥土,攥紧种子,攥紧农谚,攥紧木犁。
农人与牛,田野与汗,共享朝霞,暮色而归。
日子太硬,依田活命,耕在田垄,与牛同行。

牵牛,行走田埂,行走农历,行走村庄。
扶犁,抚摸土地,抚摸风雨,抚摸希望。
农人,以木犁的方式深入泥土,深入神农尝百草传说。
耕牛,以哞哞的方式深入善良,深入鞠躬负重的悲壮。

扛着沉重的木犁,背负土地的艰辛。
农人倔强的头像牛一样坚韧,承受牛一样的酸涩与痛楚。
农人,站立是牛,行走是牛,鞠躬也是牛。
菜自己种,粮自己收。嚼得饭菜香,才尝出粒粒皆辛苦的真味。


【春】接龙诗会《昙花》(接戴永成老师《昙花,无风自开》/雨林

昙花,无风自开。从这里打开世界,搬出一片花香。
如果岁月没有停下的意思,就以绝世姿态摇晃村庄的乳名。
原谅我,在瀑布中找不到元音
原谅我,在幽深的潭水中复活了一天繁星。

尽管,我还是老样子。
抱着死死的白。


春天,桃花盛开的方向/刘向民

春天,爱情开始萌芽。
桃花盛开,痛苦开始萌芽。
折断一条树枝,鲜嫩的汁液发出清脆的声响。
春天,清亮亮的灿烂。
一只翠鸟,对着一朵桃花鸣叫,飘飘的羽毛闪烁明亮的光芒。
桃花绯红,流水绯红。
春水泛滥,漫上河滩。
春天,桃花盛开的方向,摇动草色的情绪。

鸟,一只春天里明亮啼叫的鸟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
一只鸟,正站在春天的枝头上,翠翠地啼叫着。
嘹亮。明亮。一地春色悄悄蔓延。
春水东流去。春情荡漾直抵心底。

窈窕淑女,溪水浣纱。
一条条红丝巾,随风飘扬,成为春天最美的风景。
正是怀春的季节。目光与目光相撞。
柔柔的腰肢和羞涩的手势,夸张春天的每一个细节。


一缕缕清风拂过天空。清晨是无限惬意的。
一只鸟在青青的枝条上发出轻快的鸣叫,轻轻落在薄薄的晨雾里。
清晨,在灿烂的梦里醒来。

这是春天的一只鸟,是一只没有迁徙的鸟,固守家园的鸟,在冬天的寒意还没有完全遁去的时候,它就翘望遥远的春天。
鸟的思想,是即将到来的春天的思想,有梦想就有灿烂。


【我,一首诗】诗会:《拱出土的春芽/胡有琪

他们喊我表达对春天的看法。
我抿着嘴,不说。
他们认为我害臊,或是害羞。于是一个劲拍掌,纷纷喊我雄起。
其实,我真的不是害臊,也不是害羞。我只是不想说假话。

我是最先开门,拱出土的。
这点,我不否认。我也不会掩盖发芽的事实。
但是现在,我有点冷,你们知道吗?
我又无法再钻进土里取暖,也无法搓手,为自己加温。

我终于鼓足勇气,说出了一个真实得不能再真实的现实。
这个春天有点冷。
刚冒出头的芽,此时,有点惊慌失措。听到有风声吹过,就象惊弓之鸟,惊叫。
我的嘴唇也有点变色,随时准备叛变春天的一首诗,说出牙齿的痛。
一滴泪随时准备证明,春天的倒春寒,如刀杀人。

但是有一点,我必须说明:
我是在春天出生的孩子,我不会改变我对春天的信仰。
也许,我会因过早脱去棉衣而感冒发烧,但我的手还是信任的指着春天。
也许,我的嗓子会因为冷而声音嘶哑,但我还是要相信鸟儿叽叽喳喳传来的春讯。
再冷,春天还是来了。
而春天的脚步声,在告诉我,别怕,再走一步,就是春暖花开。


【我,一首诗】诗会:《梦》

背后的背景是红,是黑,是灰,是什么都不重要。
对娘来说,她的眼里只有前方,只有比前方更前方的远方,才是她的牵挂,才有她的牵挂。
她的眼睛里只有一种执着。
望穿秋水。

一棵树删去所有的叶子,只为方便她能够手抚着树远眺。
能够留住一个梦。
梦里,大黄狗在摇尾巴,上窜下跳,高兴的汪汪。
远方的山梁上,有个熟习的身影由小到大,由模糊逐渐清晰,微笑回家。
仍旧是空空的蛇皮口袋。走时,是一个梦。回来,还是一个不变的梦。

是的。
她希望打工的儿子完整的回来,健康的归来,快活的返家,这就是她的梦。
也是她今生唯一的梦。
她还活在梦中,盯着远方。


【我,一首诗】诗会  妈妈, 对不起。 我不喜欢阳光/浪花的眼

妈妈,你不要挨着太阳喊我。惊醒了梦。
我的小伙伴还在梦中唱歌,拿着知了
光着一双脚丫。
要知道他曾经离开了家家中的新娘,站在村前的大树下
心酸地等待过我。那是埋在土地中的童谣啊,
带着岩浆和泥沙。

我要像勇敢的小猫,给它擦泪,给它安抚,
给它坚实的臂膀。大声朗读:我会,
一定会收藏今天的耳朵。

【我,一首诗】我,是我的一首诗

我,是我的一首诗。生命的词汇,总是那么呆板那么老套那么没有新意。
可我就是我呀。一棵树顺四季而生,不是逆四季而活。
顺其自然,春花秋实的循规蹈矩有什么不好。何必要在秋天里开花,冬天里结果来讨好人们猎奇的眼眸。
实在是庸俗吗,乡亲们都叫我苞谷,我为什么要说我是玉米。
登不上大雅之堂,站不上名刊的一席之地又有什么关系。
真实的我真实的诗。生命的血就是生命的血 ,不是红墨水。


【你,一首诗】诗会  母亲/墨客


一万个母亲擎着一万个月亮
从黑夜走来
那些赶路的游子,带着无边饥饿,消融在月光中。遍布尘世的角落
开始说爱,说恩情似海
我用这首小诗,爱母亲一世


事实上,我来到尘世,母亲就在下沉
六月的我,很多意外,无力抓住她的手臂
搁置在时光之上
一齐下沉的还有故乡,童年,木马
当雨点敲打窗户,听到抗拒的声音
很多心在春秋沉浮
我们相互交错,遗失,又在曲线的拐点相遇。我回来了
捧着母亲的脸
今夜为你写诗


妈妈,你是莲,才把我生在六月
在青夏,最美的风中
不,是水中
身上没有尘世的枷锁,魂魄在云水之上
肉体是多余的
思想是多余的
我没有忧愁,身边是青山绿水,花红代表了这个地名
很多人在门槛望着我,我用露水梳梳头发,等待一场雨霖铃四
妈妈,转身就是十年。我一直穿着你缝的夹袄
中间是故乡的棉田,外面是老屋前的太阳
红得出血
染透了春秋


佛笑着,圆了一颗善心
你笑着,瘦了一千年
今夜捧着你的笑,从遥远的城市赶来
我只有你给予的两只手
没有只言片语


明月当空,我们还是旧时的样子
用手捂住胸口,任心随意跳
噗通一声
妈妈,这是你的心呵
我抱起来
久别重逢


【我,一首诗】诗会(微章 二篇) 山城子

我,一首诗

我,走得正,行得直,聚精会神,眼睛也不旁逸斜出。
这,就是一首诗,一首干干净净的诗,一首纯纯粹粹的诗。
这样的诗,不停地向前,再向前,不论走到哪儿,也绝不会染上污秽。
干净依然,纯粹依然,诗意依然,情怀依然,追求依然。我,一首诗。

你,一首诗

你,走得绰约,行得款款,风情别致,笑容妩媚而婆娑。
这,就是一首诗,一首窈窈窕窕的诗,一首柔柔美美的诗。
这样的诗,似风铃叮咚、小溪潺潺,若霓裳闪烁、鱼鳞云舒朗在天上。
多么动听,多么清爽,多么养眼,多么怡情,多么馨香。你,一首诗。

2017/2/20于辽西故乡


一首被遗忘的诗/洪芜

在橱窗里反复遇见,它们身着华服,钉着名牌的标签。
有那么一秒,我羡慕它们白、富、美。

与它们一样,我也是一棵祖国土壤里长出的白菜。
很土,只能在菜地里,一次一次被忽略。

现在看来,我是多么幸运!
一株不起眼的白菜,从未离开土地,得到她源源不断的营养供给,才会还保持今天的青翠。

遗梦
在故乡,我竟意外地碰到小时候栽下的一棵树。经历春夏的阳光、雨水和惊雷,已经枝繁叶茂。
仿佛另外的一个自己,安静地生长,安静地开花。
我向它伸出手臂,它让我触摸它的花瓣。
春天多好啊!总能带给人意外的惊喜。让你遇见年轻时候的努力开出的花。


短歌

那时候,时光缓慢,门前溪水潺潺,鸟语花香,风筝飞得悠闲。
我们总想你快快长大,快快花开。盼望有一天松开风筝的线,你像鸟儿一样长出翅膀,展翅,飞翔。
等你长大,才发觉光阴荏苒,日月如梭。翻阅你成长岁月里留下的脚印,洒下的花香,总想让时间慢下来,再慢下来。


暮色

春天里的雨点匆忙。老牛牵着父亲,脚步放缓。
春泥刚刚拭去犁铧上的锈蚀,露出一排排白里透红的心思。
泥浪便在锃亮的犁头上翻滚。他们要撸起衣袖,种下余生的春色,总是喜欢在枯萎处,发芽。


春的高音
万物苏醒,春天里的声音都很动听,仿佛在比试,谁发出了春天的最高音。
我想走进去,听一听种子发芽的声音。我们听不到,它却拱破了坚硬的泥土的表层,给我们希冀。
我想走进去,听一听花开的声音。我们听不见,它却装饰了冰封过的世界,给了我们美丽。
你,一直陪伴在我的身旁,默默无语,不离不弃,把一家人的日子弄出水声,是唱响在我生命中的一首最深情的歌。


我们,一首诗
青春是一本书,收录了诗歌、散文、小说和戏剧。每天都在刷新。
常年行走在城市平平仄仄的韵脚里,我们离乡村越来越远,离城市越来越近。
朝阳照亮青春的梦,让我们撸起衣袖,为我们所钟爱的这座城市写下新诗。


追逐
天空辽阔。只需裁一小片,展得开翅膀。
云彩绚丽。只需摘几朵白云,放得下蓝天。
一群心灵里能飞出鸥鸟的人,你追我赶。理想的天地,没有泥淖,不存在藩篱。


父亲,那一年
模仿你的样子坐下来,和孩子一起并肩坐下来。
面朝大海。
大海的涛声讲述你给我讲的那些故事。孩子听得入神,他的脸上春暖花开。
海风轻拂,仿佛听见你的声音。
“那些礁石,在海,多像怀才不遇的人。等它们浮出海面就会看轻自己。”


你,一首诗
我为母亲写过许多首诗,可以编成一本厚厚的诗集。
最喜欢那一首《母爱的目光》,那是让人心颤的文字,也表达不出她目光中的万分之一。
她总是自豪地说我是她的一首闪光的诗。
其实,我只是母亲,你这首诗中的一句。


【我,一首诗】诗会   我,一首诗/梅香

你瞧我,披上嫩绿衣衫,美美的小模样。
就算信手几笔,也能绘成一首诗。
懒懒地伸出头,纵观红尘情事,有些往事不堪回首。
几滴晶莹的水珠,还在温暖我,装饰有我的画卷。
我把春天抱好,和春风一起逍遥。

躺在土地的怀里发芽,我领悟甜蜜。
吸着黑色胸膛的营养,我学会生长。
陶醉在属于我的天地,我愉悦欢畅。
我是希望,喜欢明天的美好,期待硕果累累。
我怀揣梦想,与阳光一齐奔跑,诗意天下。


母亲的背影/诚信

母亲啊,低矮的房檐下我看见了你熟悉的身影
那倚门远眺的身影
眼眶里饱含着怎样的渴望
风霜爬上了你的发梢
皱纹刻满了你的额头
在那一刻我看清了你的容颜
在那一刻你的身影深深地烙刻在我的心头

母亲呀,
倚门远望的母亲
儿近在眼前,远在天边
你的目光虽已暗淡,
目标却始终指向远方
那是牵挂还是祝福
你有多少话要说
你的爱就像奔腾的江河
你的爱又似涓涓的溪流
滋润着儿干涸的心田

妈妈呀,
倚门远望的母亲
是儿女忘记了回家
还是故乡真的成了故乡
妈妈你不是贫穷的一代人
故乡也不是贫穷的故乡
故乡是你的家也是我的家
儿已遍体鳞伤
故乡是医治我心灵创伤的摇篮
是什么让我背井离乡
--是志向,是抱负
儿要改变命运,儿要富甲一方,儿要衣锦还乡

妈妈呀,
我忽然看清楚了你的面容
流干了眼泪的眼睛
眼眶里饱含着怎样的渴望
布满皱纹的额头记忆着生活的沟沟坎坎

母亲呀,
你胸怀着怎样的胸怀
目光虽已暗淡心却向着远方
你总是为着儿女在祈福
祈福平安,平安是天


《我,一首诗》诗会:你,一首诗/东方风

一直在读你!读懂你,我用了一生!
这一次,我改变往昔的阅读习惯,以倒叙的方式读你。
读你厚厚的白发,像读山顶皑皑的雪,渐渐读懂了干净的白和宁静的积淀。
读你额上的皱纹,像读层层叠叠的梯田,又读懂了你的勤劳与坚忍、朴实与善良。
读你眺望的目光,并从你的目光里读懂了你的远方,读懂了你的期盼。你的远方有你丈夫的背影和孩子的回眸;你的期盼里有你的梦。
读你的唇,和唇间的弦音。过去我嫌它唠叨;当我读懂它时,它已成随伴我终身的绝响。
读你的胸怀,让我懂得了“宽容”的真正含义——不仅有宽度,更有纵深。
还读懂了你怀中的乳香——历经五十年的发酵,已酿成乡愁的滋味。
再往前读:你手中的老茧像一行行经典,每个字都能诠释出巨著宏篇;读到你腰椎痛、关节疼发出的呻吟时,我酸泪纵横,欲语凝噎;
你标点一样的步痕,却抑扬顿挫,充满对生活的热爱和执着,一路上铿锵有力、诗意盎然……
母亲!读懂你之后,我也就怀有了一颗像你一样的诗心。


【我,一首诗】诗会   遗梦《生命源·桃花劫·火焰书/商 野
                          
                                    (一)                                                                                                                                                     黑夜空阔的心脏,随远逝的雪风,遽然自藏?
        鹊睡高枝上,广陵突逸散。而桃林儿一片、连成一片,遍野、漫山。苍劲的根系,经过整冬的养精、蓄锐;神志骤起,音域清亮。
        苦苦寻觅着,那颗菩提似的心呐!经不住凡尘的生磨,开始播撒,泛青起了焚身欲望?
        遥古的传说,桃花运,演绎成历史命定的劫数;桃木梳,再也理不清红尘的是非、恩怨。

                                    (二)        
        无极的渺远处,隔岸的那一击钟声;在月光朗朗的夜半,亘古,砸响。
        跨越,多维空间;熬过,时光漫漫。待到:梦境还故乡,鱼跃龙门宴。
        东风徐来,万物涌动!自然发出野蛮的粗狂,尽情腾舞。
        粉嫩、明艳的桃花,早已按耐不住;张开芳香的小嘴,放嗓、高歌了。
        侧卧,洞穿:那一朵朵芬芳的嫩蕊,经过沐风浴雨,一瓣、两瓣、三瓣…从凌乱的枝头,生生抖落下来;遍布古今与神州——从洪荒、古代到近代、现代,从草原、平原至丘陵、高山。桃花的颜色,亦随春情起伏,从淡红、粉红至正红、浓红。

                                    (三)
        艳艳生光的桃花丛,立于大千世界;正迎风、映月伺时而动,即将盛放研美的大片大片红焰。
       又有 谁听见了,桃花林的内心深处,盛放着意念,随势扑面而来?蛰伏一冬的心房,竟更是沉潜不住了。
        经冬,复历春——在这一季的春天里,盛大汇集、凝聚、酝酿、燃烧与升腾!
        放射出了,鲜明而惹眼的火焰;逐步升阶,冲向云霄。紧接着,浸透绯红的黎明,嫚嫚扩展、放大,如日、中天!

                                    (四)
        携裹起,时间之流,屹立在,高山之巅!
        我游走,红尘浊世。浪迹异乡,却一向是磊落,光明。
        挚心,举起,一把双刃的利剑。专注,寻觅着,劈杀向那一旺旺的桃花丛。
        试图剖开:她们心蕊中的所有诗意,可最终却再无迹可寻。
        而唐诗、宋词里,桃花重叠的意象,也被无数次分化、解构…最后,更是被放逐而出了,古老桃花源的疆场。

                                    (五)
        或许,因我久于蜗居,高楼林立、混凝堆砌的城市中央;才使自我寻觅不到,所谓“外援”的方向?
        突然的冥冥忧患之际,只好,遵从豪放不羁的想象——内心深处的那一声,震痛而炙热的召唤?
        独自让我,用谦敬的仪式,请去尘世难缠的病魔、生活的苦难。再设坛、施法,使新的生灵,统统逃出,雨打风吹后的“桃花劫”。
        我还定会,每天都虔诚祈祷,神明的上苍,遍施恩惠。再也不让,浊世的芸芸众生、奔波劳顿,历经多番“火焰书”的洗礼!
        黑洞似的运命,实在是难测啊!偏逢,明媚春光、普照万物之际——秘密洞开的瞬息,众生灵也随着缘起,或是缘落。
        奋力挣脱之中,爱情的醉心之花,也赶趟似的搭乘着,时光单向的索道;盎立于天地之间,正是芸芸有灵的人类哟。
        注定的——依然是,逃不掉“生灭”的规程嘛?
        一代代的众生灵哟,铸就着、爱情伟大的神话;可又不得不,随着“文化”、“自然”的生变而逐步化育、生长;或是寂灭、与涅槃……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