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散文诗高峰
散文诗高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4,345
  • 关注人气:26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中国象棋(长篇系列诗)车马炮绝杀

(2018-01-23 14:32:00)
分类: 散文诗
中国象棋(长篇系列诗)车马炮绝杀//作者:心蝶    朗诵:磊明  溪萍

(男主播)
君不服
鸿门宴会的廊柱、酒桌成了朝代棋局。尽管举过头顶的酒杯,依然被火焰赞美
仅余的十万军士,陷入韩信60万车马炮的十面埋伏
这是宿命吗,火随风扑来,烧毁了楚河汉界盟约
(女主播)
天黑之前所有路,都通向天堂
重炮、盘头马、双车错连环绝杀。死无可惧
不过是去更远的地方。只是我成了羽毛的灵魂,今生
你的乌骓旁再也没有我的红氅

(男主播)
君不服
巨鹿之战四万兵士对弈秦军四十万车马炮,成为灭秦绝杀
那么多人山呼霸王,我不屑一顾。现在却要替霸王的名字还债,替他死
(女主播)
即使终究要死,也不能像啼血的杜鹃,掏空了五脏六腑

(男主播)
君不服
彭城之战三万士兵对弈战刘邦诸侯五十六万车马炮。虽经长途奔波依然偷袭成功
匍匐在刘邦中军帐左侧,是首创将马——骑兵运用到战场的奇妙
(女主播)
马踏诸侯联盟,是把坟墓当成新房
你没有跪下,没有

(男主播)
君不服
除非乌江水倒流。几千年后
如果有人打开坟墓,我依然死不瞑目。一只苍鹰
在楚河汉界上空盘旋,眼睛滴着鲜血
(女主播)
如果有人打开坟墓,会看到你依然站立。天空倒在坟墓
楚河的水涨了又涨,送来曾经的翅膀

(男主播)
君不服
灵魂化作楚河汉界上空的天狼星,在天地之间徘徊
(合诵)
下来、上去;再下来、再上去
四周空无一人


(男主播)
怎么可以把那么多人丢了
虞姬在残局中泛着泪痕
像印章烙在心上
这最重的一剑,连着梦

 (女主播)
还有生命。成为绝境
那个拐弯你绝杀了自己
与江东父老诀别

把你的狂傲、你的落魄、你的生交出去

(男主播)
从现在开始,用死与生对话
百感交集中弹出的落花
落在江东的土地
这些花是有声音的

(女主播)
低于母亲的叮咛
低于父老的谈笑
低于炊烟
低于月光

他们正在走来的路上
逆着风雨
逆着思想

(男主播)
就这样迎过去吧,落日时分相遇
还像从前,我解剑饮马

(女主播)
身体却站不稳了,向西斜去
90度、180度、360度——0度

(合诵)
终于死了,新生了
在一切结束
在一切开始
在服与不服中


附件:整理一组散文诗

车马炮绝杀

 

【君不服】

鸿门宴的廊柱、酒桌成了朝代棋局。举过头顶的酒杯,依然被火焰赞美

仅余的十万军士,陷入韩信60万车马炮的十面埋伏

这是宿命吗,那些火随着风扑来,烧毁了楚河汉界盟约

天黑之前所有路,都通向天堂

重炮、盘头马、双车错连环绝杀。死无可惧

不过是去更远的地方。只是虞姬成了羽毛的灵魂,今生

我的乌骓旁再也没有她的红氅

君不服

巨鹿之战我以四万兵士对弈秦军四十万车马炮,成为灭秦绝杀

那么多人山呼霸王,我不屑一顾。而今却要替霸王还债,替他死

即使终究要死,也不能像啼血的杜鹃,被掏空了五脏六腑

君不服

彭城之战我以三万士兵对弈刘邦与诸侯五十六万车马炮。经过长途奔波依然偷袭成功

匍匐在刘邦中军帐左侧,是首次把马——骑兵运用到战场

马踏诸侯联盟,是坟墓当新房

我没有跪下,没有

君不服

除非乌江水倒流。几千年后

如果有人打开坟墓,会看到我永不瞑目。一只苍鹰

在楚河汉界上空盘旋,眼睛滴着鲜血

如果有人打开坟墓,会看到我站立着。天空倒在坟墓中

楚河的水涨了又涨,送来曾经的翅膀

君不服

化作楚河汉界上空的天狼星,在天地之间徘徊

下来、上去;再下来、再上去

四周空无一人

 

 

怎么可以把那么多人丢了

虞姬在残局中泛着泪痕

像印章烙在心上

这最重的一剑,连着梦

 

还有生命。成为绝境

那个拐弯我绝杀了自己

无颜再见江东父老

 

把我的狂傲、我的落魄、我的生交出去

 

从现在开始,用死与生对话

百感交集中弹出的落花

落在江东的土地

这些花是有声音的

 

低于母亲的叮咛

低于父老的谈笑

低于炊烟

低于月光

 

他们正在归来的路上

逆着风雨

逆着思想

 

就这样迎过去,落日时分相遇

还像从前,我解剑饮马

 

身体却站不稳了,向西斜去

45度、90度、360度——0

 

终于死了,新生了

在一切结束

在一切开始

服与不服中

 

 

【杨柳万丝法】

 

弈者,“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鹿被你绝杀,你被谁绝杀

观棋不语真君子,何出此言。龙争虎斗的局势成就了战争的博大

鹿究竟被谁绝杀。项羽、韩信、张良都不是。更不是棋局中车马跑,及其走卒

戴着镣铐的将军韩信,将军同时被抽车。满地鸡毛

多少杨柳万丝绝杀,敌不过将军抽车的悲哀呵。面对小楼冰冷的四壁

悔不信蒯通三分天下的大智慧

鹿为何物,非马、非驴、非鸡毛。是历史屋檐下凝固的雕像

用无数纵火者的尸骨铸成。其中很多开局、中局即被绝杀

韩信的铁袖也不能避免末局烈焰中熬干最后一水。那滴水有《史记》魔幻的眼睛

映出坟茔、朝代,还有虎骨中刺穿的剑锋

他是睁着眼睛死去的,在白天太阳缺席时

坟茔长成太极形状,汉中拜将坛成为炫目的八卦中心。很多颂歌

掩饰了棋局的硝烟,掩饰不了历史追问

弈者,把最初的棋局摆在没有棋局的时空

观棋不语的人,是棋局中最后一枚棋子

这盘棋太长,几千年终于完整成今天的结局

丙申猴年的第一天我与这盘棋相遇。而开局是什么

再次去拉序幕,已走进历史循环

 

 

愿时间慢下来,停留在井陉之战、背水阵、 巨鹿绝杀,那些水还在老地方

我们在水前、水后、水中,闪着鱼鳞光芒

 

所有的格局都是棋局

所有的布阵存在于不存在

 

我们是楚汉最初的将,最后的勇士

我们玩着古象戏,在漆黑的夜里买醉,在将门肋道紧着、变着、好着、坏着

 

有人在沉醉中死去,有人在博弈中活来

死去活来还在那些地方,不要

不要再向前走

 

愿生命化作莲花,即使没有果实。身前身后所有的路

亦然通向四面八方

遇到的都是水,顺行、逆行都是一跃而起的姿势

都是融合于水的塌陷或高涨

 

就算是远行,抑或永远不归

 

也带着前世的姓名

也带着转世的姓名

可以很细、可以很宽;可以很大、可以很小

一将一闲,一抓一闲

 

从山之角到地之涯。浩浩荡荡

 

如果上苍听到了祈愿,用否定加否定等于肯定

就有一百朵莲花盛开

这是和局,高处落下车马炮

低处兵卒梭巡在草地

守望楚河汉界两边的炊烟

 

象是家园、花园、田园

棋是生命、新生、美好

 

生命只有一次呵

我们真的输不起

 

 

【二鬼敲门绝杀】

 

项羽率兵烧毁秦九宫那年,正25岁。楚汉之争刚刚诞生

他认为自己很大了,拒绝以关中为九宫,要锦衣还乡。祖祖辈辈生长的地方可以万岁

残忍烹煮了进言的辨士。在楚汉之争幼小的身体中,埋下了失败的种子

如果是冬天,这粒种子不会发芽,最多车成一颗小卒,拧在楚河汉界松动的裂缝间

而冬天在开局已经用完,走进了中局、残局

那颗螺丝在缝隙长到鬼门关,拿着索命薄锁住九宫两侧肋道,在车马炮掩护下强行破士绝杀30岁的项羽在那个日子耗尽了生命时光

不能成为一条流向大海的河流,没有重量的魂魄穿过乌江,陷在尘世最深的地方

那些沉寂的古棋局,楚河汉界鸿沟中

他死得潇洒,头颅落在剑指的方向。很多啼血的杜鹃代替他飞向远方

于公元前203

 

这时候:所有车马炮已经死去。连同这场战争的胜算

窝心马、过宫炮、通头车已销声匿迹

二鬼在外面拍门。惟有低头

但我不会

 

如果对面都是敌人,我还是自己的贵客

 

从这个方向望去,棋局没有终结。生与死

只是换个地方继续对弈

逐鹿中原

 

世界更加丑陋众神更加陌生

剑剥着心,连着过去未来。搅着混沌

 

门前那根弦的方向,是夕阳配合绝杀的绝唱,沿着两条勒道延伸

午夜楚河汉界之上,满天星斗该有怎样的舞蹈

 

内心有种隐秘的期待,那是虞姬的红裙子吗。我来了

 

一着不慎满盘皆输。弃关中、开鸿门,有多少往事的影子

就有多少悔恨的自己

 

曾因狂妄,被称为沐猴而冠

曾因侠义,拒绝了神的恩赐

 

独自锁在棋局中,江东也许不远,却成了来世

 

那是虞姬吗,轻舞霓裳的感觉,沿着乌江水上的月光

我们就要相逢了

 

困毙中大片寒烟从门缝袭来,怎么也找不到春天归期

 

还是虞姬,挎着草蓝、提着剑,从陌上走来

那红色的大氅、亭亭玉立的身影,绕过棋局

停在我心中

 

门开不开都一样,棋局已化为烈火,我们无法归去

无法述说孤独的爱

 

 

【双车双炮绝杀】

 

四肢交叉睡觉的人与握拳睡觉的人心理相近,随时准备入局

他们是刘邦的两套战车张良与韩信。当刘邦封为汉王,张良说也好,烧毁肋道韬光养晦

韩信用暗渡陈仓的妙着,一举平定三秦,夺取了关中宝地

那时,天空的方向来自大地。大地一头很轻,一头很重

当所有忧郁欢喜沉向一头时,双车双炮在残局中开花。天地棋局中有善晓兵机

也有战天斗地,急雷贯耳。一张一弛

千古风流定格于汉初三杰之首的张良,雄姿英发

手中的朱砂笔激荡苍穹,踌躇满志。当那粒红色的朱砂

以铜鼎的形式落幕了一场棋局,一个朝代

他却泪流满面笑着封笔,走回仙人指路的《太公兵法》

再也没有什么可以指点了,只有修改自己

还有那片风雨中伫立的松林

 

 

手握朱砂笔的人,抑或握住的是

一把刀。在棋局描来描去

描出江山轮廓,一刀绝杀

劣着时起笔,用低头车

及至小刀剜心,成为指点江山的画家

那时项羽怒发冲冠

那时刘邦手捂胸口

那时他手中的朱砂是朝代的水墨重彩

多一笔太肥,少一笔略瘦

边车、肋车、沉底车、高头车

篡位车、花心车,以及最后

与韩信的双车绝杀

位置超越楚河汉界

方向是四面八方

鸿门宴、火烧栈道

“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

朱砂笔切下朝代

当那些朱砂终于用尽

你忍住这局棋的破碎

狠狠握紧自己

背道而行

很多疑惑的颜色跟过来

悄悄问:你是谁,你是谁

你满目花草中抓紧仙人手指

解杀《太公兵法》也不过是

尘世中那根被切的木头

 

 

【马后炮绝杀】

 

长安九宫很远,从沛县、关中到咸阳。这不是根本问题

只要树起大旗,扬起马鞭就近了。尘沙飞扬中很多迷途

需要生与死的咒符,遮盖刘邦的前额,让一个传说藏进深处

咒符中有粮食、兵马,以及月下的韩信。天文星箫何抖落黄金雨

化为铮铮作响的汉血宝马,越过楚河汉界向长安奋蹄

是马却坚持变成象,不惜把热爱的美名玷污,还分析被锈蚀的原因

当局者迷呵。只有萧规曹随默默印在经卷中,隔着棋局拿起来,又放下

终于背过身去,楚河汉界再次打开。你一边出席,一边缺席

影子还在炮前,身体已在棋局外。追随前面的先帝

终于把影子按进身体时,只剩下骨架,依然撑起大汉天空

 

 

长安风雨中,穿越生死救出的小篆随遇而安

带来香火的味道,封禅天下

 

这些文字成为马夫的牧场,喂养驾驭一个朝代

黑白分明,顺理成章

 

黑是机关算尽,最终成为绞杀自己的机关

白是朝野上下一盘棋,被棋谱棋规裹紧

 

如果有缝隙,要果断绝杀

咒符中可以找到答案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是正常的

马在前炮在后,绝杀;炮在前马在后,被绝杀

 

不能释怀是局中局的围剿

以及出局时,用交付支取所有

 

尽管不是将,也不是车马炮

却是真正的象(相)——棋

 

 

 

【直捣黄龙】

 

“车七平五。我的战车韩信,如铁钉钉在垓下,诸侯汇聚棋局,秋风一片尘埃”

“突围。战马杀开血路,向南疾走至乌江。乌江,我之所来,我之所往”

“十面埋伏。千里独行已成过去,残局中炮归家、马胜炮、将军脱袍”

“那些车马炮为什么漫山遍野。从哪儿来,到哪儿去”

“楚河汉界两边,九十个交叉点。历时五年”

“我亦是乌江过客。送走八千子弟兵,又送走虞姬”

“车到山前必有路。此刻专指汉军。就算来路都是归途”

“过往无非一粟。独立寒秋的人,两肩残月”

“四面楚歌,再送一程。残红归根,万物如此复杂,如此简单”

“乌江很深,失去的都会在那里找到,连同虞姬”

“如果有来生,我们还是兄弟。面目全非的我们,喧哗中孤独”

“来生,我不认识你,你不认识我。还是看到了彼此眼角的泪”

“我只有一双眼睛,你只有一双眼睛。感觉到肋道的疼痛”

“生命的花朵已经凋谢了。一双黑眼睛、一袭大红氅。你看到的只是躯壳”

“直捣黄龙。九九归一,身后车马炮必须踩过所有影子,包括自己。别了,兄弟”

“别了,兄弟。血液回过头来问候。然后流向外面的世界”

“箫何记下:汉五年垓下之战,楚军被消灭,楚汉战争结束”

 

 

自上而下,陷入命运棋局

身体被楚河汉界封存

很多往事从身边走远

再也没有弃子了

 

十面埋伏,空气中充满金属味道

一寸一寸土地,都是八千子弟死去的部分

 

八阵图纵横睥睨,有六十万大军的咆哮声

拆开是万物,合起是江山

 

四面楚歌破译了楚军内心的密码

削金断玉,施射响箭

 

地火熊熊,希望尽头是绝望。韩信控制了局势

 

白面将只需一声呼喊

江东江西,我的父老乡亲

祖先的墓地

 

母亲,我走了

从血泊中,向着神圣

那些欢乐的源泉

尘世中再也没有什么可以阻止

 

父亲,我走了

沿着祖先留下的脚印

打开一个历史转折点,英雄无畏

 

没有彻底绝望。地火熊熊,就从火中杀进天堂

 

棋局在我之外,我在身体之外。避开所有路

朝向没有路的地方

 

还有一丝希望。地火熊熊,天堂上有象的羽翼

 

我走了,走了。终究是要走的

丢失了棋局、天下,还有自己

 

我已经死了,放弃所有选择

把生命放在剑下

 

脱下战袍,生命由绿变黄

融进棋局的部分

 

 

《故乡年画(长篇系列诗 选章》

 

【天地全神】

 

物极必反。掀开天地扉页,用荒凉证明永恒

回光返照,诠释置之死地而后生

我来过,我没来过世界

在一片落叶上寻找阳光,一朵花开放时诵经

轻快的转动伴着哭声,踩着死亡莲叶

菩萨、风神、雨神、土地神,脸谱之外还是脸谱

没有路,可以反转、驾云。可以不在场与你对望生香

在你双手合十时复活。不管午夜还是凌晨

祈祷的声音,是一千颗心,一万支香

一个爱的原罪提炼出来的善良

那些柔软,弧度。是尘世坚硬的松动

 善下能王。我是王,是乞丐

是满园春色的园丁。死亡是篱笆

怎能挡住神的翅膀。善男子,善女子

我在这里,在这里

是元神、真神,全神的化身

你不要张大嘴巴,一半在天上,一半在地下

坐南朝北,避开石头,就能体会轮回之乐

 是的。轻些,再轻些,我就在你对面

山坡上开满野花,蝴蝶牵着手

白云被雨水欺骗,目光不该跟着越来越低

堵住黄昏回家的路。人间原本温暖

牵出黄牛,扶着犁,耕种春天做不完的梦

孩子在最黑的夜降生,带着一道最亮的光

生活由此虚实丰满,贴近岁月平仄

神不是万能的,多了博爱仁慈的光环

黑暗面前从不退缩,即使边缘

也可以向前一步。当血与火的图腾朝向这里

神与物,神与人相互纠结,放逐

“骨肉还会腐烂吗。在盛开的日子里。”是的

只有和解与默契。在裂纹的世界打开另外的世界

大地夜晚的河床上,一块石头,一盆花,一粒沙

互为参照,互为证据。随阳光处心积虑的白

挖空心思进入修禅境界,扫尽尘埃,拾得月光如句

还是怀念有血有肉的时光,骨中愁多

重听画廊西角。幸福平静的节奏,怀凡心欲望

领悟雨打芭蕉,用心倾听

 酒里偷生的人呵,你懂不懂

没有酒,没有诗。人间狭窄

而岁月中静坐,有出生时满身的薄荷香

感受万物生命气息的流动,可以深藏

也可以裸露,重要的是抵达本质

 所有的人都迷恋自己,离自己远近不定

哭与笑是发现了目的地。手中却是石头

而莲花,不在东方,不在西方

就在眼下。今夜月亮很大,实中见虚

只有神的影子对应。人与物在满头白发中开花

这些都是脸谱。他们在指认自己的本体

 

 

【三代宗亲】

 

灵堂之上,死去的人各占牌位。用不同的名字,相同的姓氏

在开花的地方落花,化成泥塑雕像

他们正襟危坐,看我出生,长大。跪在尘埃中燃烧

他们把经文当空气,装作什么也没发生。我是经文后的句号

圆圆闪着光,照亮一卷族谱。是虚无之外的归属

他们是祖父、祖母,带着家族生命密码

占据祖坟和家史。总在最黑的夜对我说

“不要怕。天亮了。”很多云彩应声坠落。真的

只是我喊不出。在腊月,三月,七月

深沉的爱穿过身体,随太阳升起、降落

无休止来回。哭,笑,悲,怕

从河流的浪花切入,开篇,进入命运剧情

在一粒火中澎湃。呐喊布满遍体鳞伤的情节

隐秘的心跳是十万双血液小手。我是不是犯了什么错

逃不出天罗地网,越不出基因密码

祖父,祖母,父亲,母亲,请放开我的喉咙

我想尖叫。用声音飞出自己,踏上相反的路

听到背后喊叫,绝不回头。一回头就回到旧梦

四海为家的我,朴素,简单

歌声无约无束,换来最好的风景

人间烟火,有自然也有理念生出

“即知其子,复守其母。”是派生的万象

婴儿的人格,繁华落尽的坦荡

佛在心中。诗在情中。根在生命中

捧起来又放下的世界,是把自己放在有心跳的天地间

留步,再向前是姓氏债务。那年的欠条还在父亲手上

北方辽阔。落日浑圆。一只风筝排空而上

村庄的烟火,有君子风度,不卑不亢

握住沧海桑田。麻花辫交织现实与理想的苦涩

意味深长,拖着浞河浪花

父亲举起高粱酒,装满岁月悲欢

一生的纸上,他们是比墨更浓的墨

是正楷,隶书,行书,草书所有架构

横平竖直,鹅似弯钩,龙腾虎跃

写意人生。在一个个命运漩涡

途径他们走过的路,喝过的水,吃过的盐

很多水的谜语载舟,载我们。于千里之外

“含德之厚,比于赤子。”众生来去,皆有长长的因果

没有穹顶的天空,房子最大。家是有翅膀也飞不出去的地方

当黄金手臂挥舞秋天,把成熟的收割还给命运

我们来过,你们来过,他们来过。抱着虔诚的信仰

听古刹钟声敲响无边寂静。天是圆的,地是方的

 

 

 

《六月长调 

 

 之一

 

新生儿哭声,撕开黑夜。音乐携带阳光,河水气息,逆流而上。

我坚信,尘世积郁痛苦之上飞翔,是生。岩浆,火焰在燃烧,是生命激情。

我仰望,以草木姿势微笑,爱。大河壮阔,气势如虹。

蝉,饮一滴露开始歌唱。更深的歌声,是土地表白,以绿叶,水,荡开层层日子。

扶桑盛开,是不是认出我。瞬间,它移动,我静止。用开放摆脱秩序。

用白云荡漾我。

用比喻敲击我。

瞬间成为永远。灵魂落在这里,就在这里轮回。

大风刮过,末日骨灰飞向七月。水冲开堤坝,大地受孕,诞生的孩子小麦,黄色肌肤,雪白身世,用芒抵达反面。

还有什么属于你,六月。

荒野的一棵老树,顶出新绿。

女娲留下的石头,依旧闪光。

一缸窖藏高粱酒,清香浓烈。

六月最后荡漾,孕育的,未被孕育的,都是发光词语。也许,

我是奕者,用生命黑白,博弈岁月。

我是乐器,含在你唇角,裹着雪片棉花。

这是六月,甩开地球引力,在长河奔跑。阳光落下,雨落下。

我在长调,在诗歌,把香水倒进罂粟,带着美好的毒,咒语,以及醇香。穿越

六月日记。

 

 

之二

 

葵花,六月的太阳。金黄。

它笑着,天空笑着,找到我。

邀请我步入花房,在露水之前点击高音。写进六月族谱。

它站在母亲花园,用低音喊乳名。扶桑听到,蓝莓听到。

落草为寇,我用狐步划开,隐匿自己。

金色持续攀升为虚幻,沿海天奔跑,成为无数可能。

乐章推进,起起伏伏,相同音符不同组合。

一个咬破六月的太阳。

一个劈开天空的惊雷。

爆发之后沉寂,沉寂之后之后爆发。

想起梵高的耳朵在偷窥,我愿意写封致歉信,与世界和解。

请相信:风是无辜的,随音乐转动,在六月血管剧烈颤抖。红色的血,是乐章高潮后的爱,被群山包围,发不出声音。

请相信:我爱世界,还有至爱亲朋。用回环,休止符,颤音,c大调。落在地上的音符是鱼,它们看着我,吐出忏悔。与此岸彼岸,身前身后有关。

眉心燃成灰烬,确认孤独。我踮起脚尖,吻了太阳。

宫是黑白,土。沉而雅。

商是大梦,金。在天成象,落地为形。

角是弦音,木。花瓣飞雨。

徵是冰雪,火。红梅傲雪。

羽是鸟,水。抱紧音符,回不来就以水为根,不再离开。

踏着节奏越走越远,我被七月眼神抓来。

成为太阳邻居。

 

 

之三

 

在灵岩寺,我丢掉姓名,很多人丢掉姓名。不远处被风吹来吹去的姓名,成为前世命运长调回音。

佛走来,诵经,唱歌。

佛祖的佛祖来自那里?

我穿青白云彩,草鞋,把故乡和佛祖顶在头上,所有梦抛进香炉。一无所有,比灰孤独。

磕长头,把活着的生命放进庙。

我信,命运是信念被撞击,像草木开枝散叶。

我不再展示金黄,畏惧灰白。把一道彩虹留在诗歌。

归来,用白骨照亮族谱。走近故乡才知道,已经失去故乡。

祖父,祖母,父亲走进坟墓。

麦子走出麦田。

寄放的心在草上,被露珠带走。

这是故乡,在故乡找不到自己。

长长的影子是离别。

长长的调子是乡音。

越来越长的事物,是思想不舍。

长调再次响起,持续变轻,飞出小鸟,蝴蝶。滑向东西南北。

六月的雨追来,嫁给荒芜。风掀起一阵阵波澜,恋人们遍布大地,举出的绿芽挂着一滴泪。

尘世的事,在庙看透。

海中的事,在岸明白。

某个时辰爆发的声音,不是硬度,高度,是万箭穿心的空。

多少年后,长调抚过的世界,还会在这首诗中看到,我在

一朵白色扶桑

摘下的太阳。

 

 

之四

 

音乐伸出手臂,万物有禅意。

多少罪孽冲出牢笼,回到身体,替我们死过一次。

多少爱与善重逢,高歌低语,奔向辽阔大地------

拔出蝉鸣,鸟语。长调急速变换节拍,踩着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走向天堂。

风回树木。

云回天空。

花朵凋谢处,找不到踪迹,只留下太阳红色的眸子。七月坐在眸子中,团成黑子,等候雷霆。眸子眨一下,一道火光落在向日葵身上。

向日葵在燃烧。

大地在燃烧。

我在燃烧。

总有不惧的事物,长调化为火中凤凰,垂下长翼,播下不死的种子。

跃过尘埃,

流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