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散文诗高峰
散文诗高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6,956
  • 关注人气:26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观世音(长篇系列诗)上

(2014-01-11 13:38:42)
标签:

文化

分类: 长篇散文诗

 

 

观世音(长篇系列诗)上

文/心蝶


我佛,观世音
大野高山,还有细小的影子。我只能化作微风,潜入你气息的暗影,分解,在芳香的微笑中流成嘹亮的清音。观音竹前,我是随心随性的一朵云,因红尘而忧患,众生而聚合。席地而坐,是我对道的寻觅,与风月无关。而你的眼神是灯盏,仰俯于你如混沌初开,巧遇灵源,在感悟中扶天而歌

···
你信吗,观世音。在貌合神离无限远的地方,骨肉长出花园,菩提叶在心中跳动。不想躲避,无法躲避,那是慧根佛根啊,原谅我没有双翼,只能在本性中不给不取。是谁以失语交换宿醉,石头和草木被讨伐,阳光被黑暗打劫。你笑笑将净瓶微倾,有段凄凉的琴音饶树三匝

···
是谁将我唤醒。那是你吗,朗朗的笑脸,如一树花开,照耀沉沉浮浮的日子。我却不是我,有些陌生又有些熟悉。但你不认识我,我认识你,我佛,观世音。万物在歌唱中撩开面纱,走近爱的身边。有凤凰乌鸦,也有流浪的路人。那些温暖中消融的冰雪,汇入你怜悯的泪水


-------
我佛,观世音。世事如悲歌,当哭,当叹
万物有灵性,归于何处
前朝的某段曲子唱到今天,缺一段结尾
人生也是这样,灵魂关在门里
躯壳在路上行走,残缺

我佛,观世音。可不可以借我小舟
驶向彼岸,还有我内心真实的灵魂。告诉我
什么样的步伐可以启蒙
什么样的笑容可以遇见你
黄昏下的脚印是我留给你的交代,感谢
那双黄金手臂,拂过额头留下梦
又留下不醒

我佛,观世音。你不要离开我
哪怕是再过一时一分一秒,我正幸福地
啃着你赐予的糖,我正艰难地
抱着你指給的石头
我已用全新的转身,抛弃了前世
放下匕首,立地成佛


出世入世
口含一枚莲子,心很苦命很硬,在腐烂的淤泥下等待发芽开花结果。如果尘世是棵枯树,希望在哪条古老的路上,走回春天。先与我来到尘世的人们,骨头已经被时光拉直薄脆,而乌鸦的翅膀还在遮掩着,生命在强直中断裂。顺势压过来的事物站在沉默之上。我按住胸口下一颗滴血的心。让它在体内攥紧尘世的罪孽,粉碎
在低处,找不到路的开头,任凭风刀剑霜削割眼球神经。想交出内心的爱,一朵莲花,莲花却开在六月以外

···
天即将暗下来的时候,总有些光被唤醒发亮。如果日子不断跟进,我将传播我的话题,以平易质朴的语气,不需要过分修辞。请求妙庄王重修白雀寺,和两位弟子修成正果
终于成功了,忍字头上一把刀,生命如此苦难沉重。就让已知未知的事物在灵魂中飞,生命需要破茧,也需要包容接纳

···
莲花开了,六月的第一天吐蕊,给我以智慧能量。第二天半开半掩,定格我的容貌。第三天全盛,赋予我神的力量,还有大慈大悲的心肠。尽管尘世那么多阴谋,也愿意透过莲花,把爱降临人间


------
观世音,这个世界需要毁灭
也需要重生
枯萎中看到莲花,仿佛
幸运的莲子向我们滚来

如果莲花是朵火焰,我们将穿越它的祥光
放逐心灵重生
如果莲花可以置换,我们渴望走进春天
把心开成一朵青莲
再如果你不来,我们不去
只能任野草在坟墓边丛生

当最后的星辰落进原野,你退进莲花
莲花被莲子抱紧,莲子被风雨簇拥
走进更黑的夜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舍利子,把你关在心中的时候,你已经把我分解为:一片杂草,一弯冷月,一蓬翠绿。之后,你是末日的灰黑,抑或雨后的彩虹。你的名字让我拥有梦的对话,与上天。如果还有梦,就在梦中走进自己的灵魂。没有见过你,你却知道我。许多年过去后,还会想到那天的梦,灵魂在动,我不动;天在水中动,水不动。原来浮生是梦中
而木鱼声中马蹄踏破时空,送来前世的书信,该从那句读起。去时还与来时同,蛙声深处珠泪盈。心经越走越远,舍利越来越近

···
细雨抹去脚印,追随上升至天空,退原本是进。我来过,在脚步的一前一后中;我没来,在雨水的言辞中。但翅膀湿透了。佛说:那是新生
留下的歌,点燃尘埃雨水。不想说什么,只把左脚留在尘世,右脚踏向天空。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

···
在最高的那个音节,我跑调了,乐章停留在世界末日。这些音符高于地面,低于天空,透出寒意。是种植在身体中的暗哑伤疤。忏悔哼出另一个嘹亮的音节之后,遇到前面弯曲的自己。我在弯曲中痛哭流畅,爱中感觉悲伤彷徨。试着走向门口解放自己,却发现被自己反锁在门中,寻求热烈又遇到冷漠。冷漠中感受宁静的美丽,还有无尽的诗意。这个夜晚,没法干任何事情,只好找到旧年的黄历,发现正是多年前的今天。我复制了前世和自己


------
河流的舌头舔着天空,这不是剧情。水天澄明
再次提到河流,从心中流经身体
手捻浪花,逐春于枝头。而昔日重现
是为了证实曾经的灿烂
恰如因果投入世间,上行下化,返璞归真

哦,莲花笑了。有云朵漂浮在水上
窥视河流隐秘的子宫,生命由此完整
万物平滑的指尖,拂过潮起潮落
光阴用胚胎记下流失

三世轮回,不说因果。谁站在岸上
喊出你的名字
江河不废,万物需要燃烧
在隐秘的枝头,奔赴重生的路上
你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
但你就是你,你又不是你


一池莲花无尘路
莲花透出清香,采莲溺水的人穿过金银时光,于午夜生还。许多人和物退至原始本能,放出身体中的困兽,世界在裂变,原子弹导弹生化武器层出不穷。观世音沉默了,云朵托着她的双肩,走进深蓝
一池莲花无尘路,更多的时候,我们把美好念想寄予遥远的你,留下肉体凡心。就像那首好了歌:世人都晓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

···
蝴蝶不能飞跃沧海,是因为枷锁的束缚。尽管它的舞姿有时高于江山,但翅膀底下是根茎叶花果的念想,被它吞咽过的岁月含着酸甜苦辣生老病死。但逆风而行,逆性而为,有机会得道。而顺性而为者,只能是凡尘俗子。心怀坦荡,无喜无悲,是灵魂和本真的回归
观世音眼中波澜不惊,知道还有很多蛹在蜕变,蝴蝶在海上投影,是尘世之上的打坐,无数水声已沿着诵经的声音流向天堂。木鱼有渴,尘世有念。十万经书如家书,从这个日子出发

···
观世音,从你眼中牵出的佛灯,照亮了我的心。心中澄明洁净,身体在陶醉中站立,不知不觉前行。周围漆黑,漆黑是所有的梦,所有的梦将成为留白。但我的脚踩住谁的衣衫,撕裂了一地华丽。我的脚踩在谁的坟冢前,唤醒了那夜得琴声,飞天
观世音,我能忘记这些梦,却难以忘记母亲故乡。你可不可以还给我那只采摘野果的竹篮,还有两条羊角辫。可不可以把豆蔻年华放在梦中,只用现在的日子行走。我眷恋那些梦,渴望紧紧拥抱自己的影子
你说我弄错了地址,在天上相遇到的人还会同堂。所有远是为了近,恨源于爱,而光阴转瞬即逝


------
爱无爱,恨无恨。踏遍千山万水
是为了回归家园
我爱,不需要迟疑,在交出热爱时
也交出了冷漠

逆向行走步入时空,为了爱放下屠刀
正如为了爱拿起匕首
我看到观世音包容的眼光,落在血腥的手上
掌心开出花朵

哦,心经分岔了,岔道也是通道
让爱顺行,恨逆行
不断交替的场景中,看到有始无终
无终有时,融进记忆的海
某天有朵浪花涌来,不需要询问
也不需要哭泣,那是爱也是恨
正如因与果没有什么不同


随风走远
月光静止膨胀死亡,破墙而入的风告诉我要隐忍,就像那些黑夜的褶皱。多想与你相逢观世音,在自由的风中领略道路的沟沟坎坎,而路的尽头到底有没有天堂。我瘦弱的身体扛着尘世的壳,疲惫战争瘟疫。路太远壳太重,灵魂离开了自己
如果脱下尘世的壳,留下出生时的洁白,身后的脚印能不能开出白色的梅花。看到你伸出的手,知道我们之间的留白是那朵云,被风轻轻推过山头

···
残存的烛光下诵经,字词可以在灯火中燃烧,逼出心底的暗哑。沿着光晕散开的是海水的咸,琥珀的碎。就像某时某刻某个站台上,有双举起的手臂,穿越前世今生举起三世的血液。原来,这是我与我我与你,我与佛交换的遥远,啜饮的前尘旧梦
但我不曾提起的事,是赎回的真实,尘世自此空虚。过去的我,峰回路转九死一生中走进了自己

···
此岸到彼岸不过是纸经文,你的雨露却扫除了雾霾。我用诗来连接之间的距离,却发现更远的是自己的名字,赶紧掩了掩衣襟试图遮住尴尬,又发现佛光早已穿透焦虑透出芳香。再次举起诗的钥匙,发现它像枚别针,别在黑夜与经书之间。透过咒语看到,黑夜被提炼成一枚舍利子,挂在东方的天际


------
尘世的爱是原点,越远越有深度
几千里多少世纪,我们与万物互生
寂寞了灯盏,辉煌了诗篇
比赤裸的婴儿更赤裸

旷野中分娩的妄念,含着光影
奔跑在内心回归的途中
久违了,那些杀伐的意义
心中只有一弯秋月,观世音

一弯秋月,观世音。你的莲花吞服了我们的心
你的歌是催眠曲,写着写着我就迷糊了
进入你的梦境,身心柔软进蓝
随风走远


观世音在我心中
尽情袒露本性时,被西风凋零的树,埋进心中很多坚硬的情节,黯然失色。春风探出手从它身上拽出几片绿叶,立刻温暖了全身。终于在一场雨后,伏在春天的肩膀放声大哭出满身绿叶。寒冷中升华,尘缘已了佛缘未了。听到观世音的呼唤,如沐春风,无数影子飞过来,它用尽全身力气吐出绿。春天再次为它加冕

···
悬崖前勒马,是迷途知返。因悬崖得到利刃,勒马得到觉悟,刀刃得到再生。佛修三世,离恶断忧,以此得到经卷。转身迎向旷野奔跑歌唱。发现音符是明净的,在太阳底下闪烁。地球是圆的,冲出平原,又回到平原。而内心的圆满,再次从身后到身前

···
感念一些眼睛,雾起的时候闪着光,驮着泪水赞美,低于天空高于尘世,截断放大某些日子。在孤独的时候,揣测那些眼中奔腾的浪花,有没有前世相遇的,兑接今世磷火的,抑或是来生的狩猎撒欢。而眼光底下覆盖的岁月,是不是枯黄倒伏赤裸。茫然抬头中,发现星星的眼睛从来不需要喂养,来自慈祥善良爱。这样的眼光哦,不只是在佛中,也在亲人朋友甚至路人中。不只是在文字中,更在寻常的相遇相知相惜中。嗯,我的这篇诗,恰巧落在你眼中

···
父亲带着泥土种子在梦中坠落,我的锄头不小心误杀了冬眠的蚯蚓。是不是该为它念咒,祈求观世音为它超度,在岁月眉间眉心,顺着躯干爬上尘世。原来,尘世也是有裂缝的,这是岁月的伤,也是生命的意外和补偿。拐弯的地方,再次看到它,已经化为野花,在汹涌的尖叫中点燃。万物披挂着佛的旨意,被岁月裹紧,又在岁月的缝隙中穿越留白,心怀山水的章节。就像紫竹林中那片耳朵感受清音,不漏一丝风声


------
观世音,知道聆听你的声音没有解药
还是毅然吞服了
在歧路,末路,我需要你
需要你的药医治爱恨情仇,活血化瘀
疾病治愈后,却留下了后遗症
色盲。眼中江山已经异色
珍藏了多年的红衣绿裙,也已褪色

我贻笑大方,行无邪,与春花秋月谈天说地
时常检查自己的手是不是干净
内心还有没有月光倾城,世界在后退
只留下细小的指纹,告诉我归途

但在山顶,是不是雪花不能回头
那里没有柴扉,也没有心扉
只有一根银色的脐带,来自舍利子
悠远温暖,燃烧成神奇的火焰
抵达莲花


咒语
如果词不达意,宁愿不语。站在这里,任凭北风吹去身上的绿叶,心底的念想泛出苍白。迷途的孩子走得太远,只留下影子在心中飘来荡去。我点燃灯火,风来自八方,一声尖叫,比黄昏还黄,血液还红,裹着万物流转。我吟诵咒语,带着一把钥匙,开启漆黑的大门
转过身来就会看到,绿重新镶满了身体。我对你们的爱,是花的气息。一分一寸一丝一个轮回

···
拉响雷电,让风雨按照意念扫去尘埃。不要害怕,现在我开始倒数:七六五四三二一,伸出手掌,开启尘封的印记,释放扭曲的灵魂,赋予你飞翔的力量。用江河系成腰带,源远流长,让风起伏云流泪。咒语化为春蚕,埋在冬眠的村庄

···
你转身离去的身影是问号,盛宴被遗弃,那只空杯子盛满了阴魂,在黑夜中徘徊。谁的身影走进去轻唤你的名字,口中念念有词,仿佛牵住了锁骨,细看那只手却是黑洞,幽深。有熟悉的味道穿越,如你在时。那些隐秘的气息借助一片光抵达
而抬头低头间,花朵穿越隐喻,以果实预言


------
与阴谋的争斗一层层叠压,囚禁了进进出出的水
无辜的风喊着誓言,清晰可见
该如何收拾这场对峙,愤怒逼仄的灰暗
路的尽头,山转水转。呈现出昔日磅礴的深情
空是软,在我扭亮灯盏,你抹去眼泪时

而春天越走越绿,你离开的身影被无限放大
直到用一个弹跳脱离地面,随着天空的方向蔓延
光芒闪耀的那刻,我挥动十字刀刃
以契约的名义,召唤你的魂灵

上升下降中,撕开时光的裂纹,定格在一点
我宣布深蓝的判决,万物归于无形


观世音流泪了
午夜,一滴泪沿着灯盏流下来。谁的手轻轻拍拍我,把一粒种子放在掌心,让遥远成为神话。醒来的时候正是二月
走在田间,想起手里的种子,知道在田埂上种植也会生长。至于开什么花,结什么果都不重要,因为它收藏了海。从这滴泪中可以看到观世音

···
一滴泪来过,我们在这滴泪中缘来缘去,却找不到出口。梨花一朵比一朵白,所有念想在花瓣上晃动。三月四月瞬间而过,留下爱在草尖上拔节的声音,高于地面低于天空,靠近彼岸的渡口
那时我们口含话梅贴进渡口,伸出手把水中的天空洗净

···
观世音流过泪的海很深,有南海北海也有心海。一滴泪中的你我也许微不足道,但可以组合派生延续。这滴泪收割了我们的泪,路的尽头我们丢失了姓名,门牌,成为伸着手臂的植物。只在天地人合的时候,归一

···
就这样唤醒你,用一滴泪。那个游离于和弦之外的人。冷与暖善与恶互相碰撞,这滴泪中多了刀刃的锋利和世间的沧桑。你将在这滴泪中遇到古人,欢呼退缩。也会在这滴泪中走进雷电,把生命交给天地,汇进大海从善如流。最终找到你的父亲


------
观世音,我是你佛光中弯曲的那个人
一直探索,通往神奇梦境的路
跑遍世界,发现世界也不过是滴泪
在你合上眼睛时被风烘干
我赌咒:在荆棘,火炬中
又看到落在轮回的坟墓
绝望圆满

观世音,世界在你掌中
怎么寻你,又何苦寻你
我这么轻,轻过一根羽毛
只能在你编制的天网中,沉浮

靠近佛光时魂魄已散,左冲右突
还是在原点。你的呼唤,由远及近
喊回我迷路的灵魂

 

观世音塑像前
不知你最初的模样,仰慕是因为神奇。不需要怜悯,你的目光也在岁月中暗淡,尽管衣衫依旧,还有不怒自威的尊严。想知道莲花宝座后那块顽石,是不是彻底脱离了地球引力,可以在真空飞翔。是不是扭转了乾坤,让西风顺着竹林永远东流。知道你不会回答,也不需要你回答。只要你转过身,将佛光赐予跪拜的人。一天一年一个世纪

···
如此虔诚,眼睛含着泪水,悄悄掩住流血的伤口。看过我的信吗,在悬崖边深夜里坟墓前闪着磷火。为什么总提起最初的河流,那些水已经流到天边,很蓝很暖。带着母亲子宫的气息,早已分离出我的影子,它向东我向西,背道而驰。哦,最陡峭的悬崖前打不开经卷,观世音。只能隔着泥塑肖像与你对话
伤口还是不治自愈了。我揣测:多少年前的你,鬓角斜插最美的花朵。使多少年后的人感觉自己一样贫穷潦倒

···
枯木逢春,重生的音乐盈满空间。我在诧异中折断了往返于心路的血液,让美在自然中呈现。天外有天,神外有神,每前行一步,都感觉到背后的坍塌。观世音,我是取经人,请把解药给我,医治病入膏肓的尘世。让带病的生灵走进你的净瓶,默念你的法号
这么多紫气云霞环绕,忘记了归去的路,慌乱中踏空落在地上。这不是梦,经书在手上有点烫。翻开书页却发现全是天文

···
给你的赞美诗,是夕阳下村庄一串高高低低的符号,有人群五谷牲畜的味道。那些逗点是溪水,用蝴蝶的翅膀驮给你,就像所有的意象诗。只不过这首刚从春蚕中抽离,更贴近原始真实。请默念他们的名字,所有灵魂都会沐浴你的甘露,摘取舌尖上最锋利的痛和快。把你的声音哦,交给内心


------
在你瞩目中遗失,愚蠢还是智慧
如果这是你在唤醒我,世界也会加速裂变
一路向南的雨水作证,舍利子推动的旋转
是将白云交给蓝天,灵魂交付内心
犹如出生婴儿的净

涟漪一圈一圈,离浪心越来越远
隐藏了我的不安
却始终向着你,只有距离
剖开心的刹那,会看到那枚舍利子
被尘世磨成花岗岩,只留下几道纹路
向你问世

而你笑容不改,春风依旧
打坐在多少年前的山头。我没有找到邮差
远道而来向你问候


八声观世音
一声观世音,我来过。从内心,大道,身后的脚印可以作证。为什么还是怀揣尘世的微凉,脚印在风中颤抖
观世音答:见过在光明与黑暗夹缝中行走的你,左右摇摆进进退退。想喊住你,却看到掠过的影子,含着泪水雨水也有海水。那些不相干的水哦,隔着乌云透出咸味,掺杂尘世的七情六欲。佛渡有缘人,万念即是空,无生无灭无欲无求

···
二声观世音,天空有没有破。太阳为什么东升西落,是被鸟儿啄破肚皮,还是被黑暗踩在脚下
观世音答:阴阳互生,此消彼长。如果用热爱善良将光明填满,黑暗就无影无踪。再如果不慎丢失了光明,只要心存良念,即使黑夜也会泛出光。但心存妄念,只能沿黑夜走进废墟之城,比鬼更狰狞

···
三声观世音,可以回头吗。我是一棵向日葵,身体笔直,头颅昂起,在你佛光普照下没有阴影。因为剪断了前世的自己。我含着生命中积累的珍珠,根扎在地下,头向着天空
是不是可以成为星星,在我向你飞翔的时候。是不是可以回头,就像万物重生
观世音答:死对无觉中的人,是肉体毒血的凝固。划过尘世的影子无法重新栽培。那么多头颅,被自己的眼球在睡梦中啄伤,留下一个骷髅。只要把脸转向阳光,就会看到有个温暖的支架托起三生。如果印堂中的善念,总被邪恶击垮。苦海无边
昂起头颅,小于万物。即使错过阴阳交错,也会有红色的激流注入身体,让生命和阳光一样安详从容

···
四声观世音,可不可以爱。十万雄师都是借口,断弦处爱的身影踏空而来,不是月光可以捂住的。十面埋伏风生水起。佛缘尘缘尘埃未定,我在旷野中捡拾大星和悲欢。告诉我:爱是三世轮回,还是水中的星月
观世音答:用爱垂钓光芒的世人,不留神钓起了水中的月亮。缘来珍惜,缘去随缘。我该赞美你的幸福缘分,还是空

···
五声观世音,可以在轮回的路上遇到亲人吗。顺着远方望去,有高山流水也有峰回路转,可不可以在那里与亲人相聚。外婆喊我的乳名,声音从半夜的草木中传来,又被雨水覆盖。父亲的眼神含在南飞大雁的眼中,伤感凄凉没有留下丝毫痕迹
观世音答:生命因为短暂而漂浮,不停不留不融不化。沧海桑田是为了让你感悟智慧人生。可以在镜子中看到曾经,并不代表还是曾经。那是你自己的影子在回忆中结果。酒过三巡,夜过三更,沉醉不过是自我麻痹

···
六声观世音,走向你可以忘记过去吗。以虔诚的方式双目低垂打坐诵经,释放内心的忧郁,为什么还有被阳光击中的阴影,在身体中不断发出巨响。我的指甲陷进我的肉中,知道泪和血是咸的。为什么悲伤,而悲伤总在经卷之外
观世音答:拨开齐腰的魅惑,才能发现所有疯狂都在签名留念,旷野充满了欲望。我佛慈悲,让花香塞满你的眼耳鼻,美丽清澈。在彼岸,无数人捧着落花追忆流水,水很清梦很过瘾

···
七声观世音,我可不可以成为佛。佛无处不在,我定是在佛中了。在佛的心中可不可以成为佛
观世音答:如果有块石头在心中,不知道该泪流满面,还是说出内心的疼痛。允许疼痛才能接近它,但它没有佛的体温和心肠。如果你在佛心中,佛在你心中,当然可以是佛了

···
八声观世音,心可以舍吗。女儿是个花仙子,聪明浪漫,我时常分不清在天堂,还是在人间。四无量中心舍最高,她是清泉,我在水中沐浴。源远流长
观世音答:在秋天盘点收获,忘记了后面的冬天。来的时候行囊空空,就像走的时候。人背着坟墓来到世上的,沿途都是风景。摸摸腹部的脐带,看看眼前的白骨,就知道什么叫伤痕,终结
舍得不过是两个字:左边一道鸿沟,右边一声欢笑,舍利子在中间。光明正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