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山西大讲堂 太原虞弘墓之谜

(2015-07-07 13:25:57)
标签:

转载

分类: 考古与帝王陵

 

                                 山西大讲堂之太原虞弘墓之谜

                                                                                                                                                    资料整理与内容讲解:琼田怀梦

    在山西省介休市有栋不起眼的古建筑,可它却是世界上唯一的祆(xian)教建筑,它的名字叫做祆神楼。前些年,我怀着对祆神楼的好奇专程去过一趟介休。和预想的一样,这个景点根本没什么人来。门口没找到卖票的,想进去还得敲门,院子里和楼上也积着厚厚的尘土。然而这栋建筑给我的震撼是无法用语言形容的,最深的印象是在木制的雀替和斗拱上有很多牛、犬、象等动物的形象,而把这些动物雕刻在神殿上的建筑我平生第一次见,这绝对不是中国传统建筑应有的风格。对于祆神楼我今天不想讲太多,可是祆神楼背后的祆教却和我们今天的话题密切相关。那么让我们走进虞弘墓石棺和其中的祆教世界。

 

                                       一  发现虞弘墓

    1999年7月8日,天空中下起了雨。太原市城郊王郭村的村民王秋生想挖个小水渠,将雨水引入田间。突然铁锹碰到了一处硬物,下面是一个奇怪的石板,村民们随之闻讯而来。其实这片地原本就是一处墓地,开荒造田以来就经常发现古墓。这也不过是古墓群中的一座吧?大家纷纷作出猜想。可那个奇怪的石板是什么?有人说是汉白玉,那汉白玉又是什么?然而,这个村子有着五月不动墓的传统(农历),于是大家决定等过了五月再说。也正是这个传统保护了墓葬的历史原貌,而墓葬却震惊了整个世界!

 

图为王郭村的台骀像。除虞弘墓外,王郭村还有明秀寺和台骀庙等古迹。台骀庙始建年代已不可考,据史料记载,唐代已有此庙,道光年间重修,上世纪50、60年代(破四旧时)被不肖子孙毁掉。现仅存台骀像,被村民保存于破旧民房内。

[转载]山西大讲堂 <wbr>太原虞弘墓之谜

    第二天,太原市晋源区城建委的武春晖主任得知了这一消息。他马上觉得事情不一般,于是立即通知了区文物局,区文物局又上报到省市文物部门。很快,由张庆捷老师带队的考古队进驻现场进行抢救性发掘。七月是太原的雨季,为了确保出土文物的安全,考古工作者们在挖掘现场搭起了厚厚的帐篷。帐篷里的温度非常高,大家的痛苦可想而知。然而随着工作的进行,古墓给考古队员带来了接二连三的惊喜,这些惊喜足以弥补一切。

    首先,他们清理出了汉白玉石棺的顶部,顶部采用的是歇山顶的建筑风格。我们知道,我国传统的屋顶形式有庑殿顶、歇山顶、悬山顶、硬山顶、囤顶、攒尖顶、卷棚顶等等。从封建等级上来看,歇山顶是仅次于庑殿顶的艺术形式。墓葬使用歇山顶,说明墓主人身份一定不寻常。歇山顶墓葬过去曾出土过两次,然而都在西安地区。一次墓主人是个叫李静训的九岁女童,她同为北周和隋两朝皇亲国戚,深受皇太后的溺爱,葬礼竟然极尽世间奢华。而另一次是李渊的从弟李寿的墓,自然也是不凡了。然而即使是这两位皇族,墓葬也不过是用的是山陕地区常见的青石,而这位墓主人用的却是千里迢迢运来的汉白玉。他到底是谁呢?

    说到这里,我们不禁想到隋炀帝杨广早年是晋王,治所就在今天的太原。李渊李世民起兵晋阳(太原)建立大唐,此后晋阳一直为唐代北都。那么这个墓主人难道又是隋唐时的皇亲国戚吗?真得这么简单吗? 

      

图为虞弘墓石棺,顶采用歇山式建筑风格。
[转载]山西大讲堂 <wbr>太原虞弘墓之谜

石椁复原图
[转载]山西大讲堂 <wbr>太原虞弘墓之谜

 

                                       二  外国画面惊现中国 

    在考古队员的努力下,歇山顶下的整个汉白玉石椁露了出来。石椁的椁门只剩下了门楣,然而我们依旧能够从那仅存的雕刻中感受到,椁门的精致程度也许远远超出了我们的想象。当考古队员看到门旁边的侧壁时,大家都惊呆了!那显然不是中国考古中应有的图案。这样的图案在以往的资料中也从没有出现过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我们仔细看下这幅石门左侧的图。首先我们可以看到那个伞似乎是西域的风格。图上的人高鼻深目,头发为波浪形。他带的帽子上有很多饰品,帽顶是个月牙形的图案,月牙形图案上有个圆形的东西,似乎象征着太阳。这难道是波斯王的日月王冠吗?我们不妨再看看帽子后面的飘带,竟然也和日月王冠一样向上飘起。他骑的马也很奇怪,马的身上没有马镫,蹄子上系着蝴蝶结,同样的蝴蝶结在马尾巴上也有。这种在马腿马尾上系结的艺术形式,应该也是波斯那边的。同样,他们的衣着也不是中原的风格。这幅图的下面还有一幅图,描绘的是牛同狮子搏斗的场景,这种场景即使在波斯都相当罕见,又怎么会出现在中国呢?
[转载]山西大讲堂 <wbr>太原虞弘墓之谜

    这幅图位于石壁的右侧。从图上我们可以看到,马的身上背着丝带一样的东西,马的下面围绕着牧羊犬。值得注意的还有马上面的那只鸟,它的脖子上和马尾巴上一样,也系着蝴蝶花结。最奇特的还不是这个,而是图下面的那只马,竟然是只飞马!这种带翅膀的动物,也应该是西亚或中亚的艺术形式。
[转载]山西大讲堂 <wbr>太原虞弘墓之谜

我们可以把这只飞马放大些观察,它身上还有颜色。当初整个石椁一定都上着颜色,非常漂亮!
[转载]山西大讲堂 <wbr>太原虞弘墓之谜

 

下面这副图的狩猎和舞蹈部分我们先不管,这个到后面会讲到。咱们单看图上面的建筑,是不是也充满了异国情调呢?
[转载]山西大讲堂 <wbr>太原虞弘墓之谜

 

    大家可以再观察下这幅图。台子上的三个人正在手牵着手跳舞,其中左右二人的手上拿着葡萄枝。下面有个人抱着大罐子向前飞奔,里面盛放的应该是酒,而墙后面还躲着一个人在偷看他。这是个典型的酿造葡萄酒场景,类似的图常见于罗马等国的文物中。我们在这幅图的最底下,看到了飞马和狮子搏斗的场景。同前面那幅牛和狮子搏斗的场景一样,这种图案在波斯那边也是十分罕见的。除外,虞弘墓中还有犬和狮子、大象和狮子等搏斗场景。牛,犬,大象,说到这里,您是否想起开场白中那个早已消失在历史长河中的祆教呢?

[转载]山西大讲堂 <wbr>太原虞弘墓之谜

 

 

                                         三  中国与祆教

    这幅图中间是一个火坛,旁边有两个鸟足人首的人物形象。这种图在之前的中国也是从未出现过的,反映的到底是什么呢?我们不妨仔细理一下头绪。刚才大家看到的那些图像中有很多都和一个国家类似。是了,在中国处于北朝和隋统治的时候,中西亚也有个很强大的帝国,那就是萨珊波斯王朝。波斯的国教在阿拉伯语中叫作زرتشتی‌گری,也就是琐罗亚斯德教,我们国家称之为祆教。“祆”音同“仙”,右面的“天”代表的应该是天神的意思。这个字很可能是琐罗亚斯德教为了在中国传播而专门制造的(北师大的老校长陈垣先生算是宗教学界泰斗级的人物了,他也是咱们国家最早研究祆教的学者。陈先生在《火祆教入中国考》中提出了祆教在我国并不传教的观点。其实没发现译经不一定不传教,也许他们是通过口头来传教的(最早有这个想法的是中山大学的林悟殊先生),我们姑且不去研究这个问题)。

    如果这么一说,似乎就有眉头了。图像具有波斯风格,而波斯的国教琐罗亚斯德教崇尚火神,除外,琐罗亚斯德教的神也往往被塑造成半人半鸟的形象。如此说来,这幅图体现的便是祆教的场景了。然而,中国的祆教主要是粟特人传来的,粟特祆教和传统的波斯琐罗亚斯德教本身就有些区别。而且过去祆教主要是靠口头传教的,并没有太多经书(可能那本经典的《阿维斯陀》就是唯一祆教著作了)。千百年的传播过程中教义发生变化非常正常,那么祆教在中国又有什么变化呢?虞弘墓石椁并没有给我们答案。

[转载]山西大讲堂 <wbr>太原虞弘墓之谜

 

    西安出土过一个史君墓,墓中的石刻涉及佛教,汉文化和祆教等很多内容。而下面这幅图中,右面那个便是史君墓石椁上的图像,左边那个出土于大夏(这里大夏指中亚一个古国,不是太原别称),这两幅图刻画的是同一个天神的形象,他就是祆教的最高神阿胡拉·马兹达。我们通过这幅图中倒是可以管窥下中国祆教的天神面貌。谈到这里,又引出来一个问题。琐罗亚斯德教并不拜神像,而是通过拜火来与神沟通。右面那幅图显然有着对神的崇拜倾向。然而这个现象并非是到中国后才有的,在粟特祆教中就已经存在了,这幅图进一步说明了祆教由粟特人传入中国。

[转载]山西大讲堂 <wbr>太原虞弘墓之谜

 

    这幅图描绘的是祆教的娜娜女神。右面那个来自日本京都美秀博物馆,据说是出自河南安阳的。虽然学者们对这幅图还有争议,但有一点大家的看法一致,就是这幅图反映的是粟特祆教的女神形象。我们再看下左面那幅图,这也是粟特祆教的女神像。如此说来,右边那个是不是更具中国色彩呢?我们从这两幅图的对比中能对祆教神像有更深的了解。
[转载]山西大讲堂 <wbr>太原虞弘墓之谜

    这是世界上唯一保存下来的祆教建筑,山西介休的祆神楼。我们通过祆神楼可以看出,祆教在中国走向了民族化,逐渐没有了自己文化的色彩。这栋楼始建于北宋,估计初建时就已经不是纯粹的祆教风格了。后来经历过很多次改建和修缮,恐怕和北宋时的祆神楼相比,又有了不小的差别。我们乍看这栋建筑时,已经感受不到它与传统建筑的明显区别了。即使是细看,也无非是木制的雀替和斗拱上有很多本不该出现的动物,而且整栋建筑似乎对“三”情有独钟,这并不很符合传统的建筑风格。整体来看,关于我国祆教的实物资料还太少太少。虞弘墓石棺的出土,至少又让我们离中国祆教文化更近了一步吧!

[转载]山西大讲堂 <wbr>太原虞弘墓之谜

 

 

                                        四  墓主人与鱼国之谜

    考古队员在墓前惊愕的同时,墓主人是谁的疑问还没有答案,而且墓的断代问题也没有真正解决。不过,由于墓葬的歇山顶形式以往只在隋朝的李静训墓和唐朝的李寿墓中出土过,再加上墓室为弧边方形等特点是隋唐的常见风格,考古人员大体可以推断出墓葬的时间在隋唐前后。发掘过程中,有工作人员在椁顶上发现了两枚开元通宝,难道这是唐墓吗?可是随葬钱币怎么可能只有两枚呢?而且随葬品应该放在墓室中,为什么会在墓顶上出现呢?事情的确没有这么简单。人们在后来清理地面淤泥的时候,又发现了一些分属其它时期的钱币。墓主人怎么会用不同时期的钱币随葬?难道?考古队员心中咯噔一下。“糟糕了!墓也许被盗过!”

 

网上的这幅图很小,放大后也显得很不清晰,不过大体能说明问题了。最右面是墓室,我们能看到墓室是弧边方形的。中间是甬道,而左面是墓道。我估计墓道再往左应该还有个天井。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测,挖掘虞弘墓时我才八岁,不可能去现场添乱。

[转载]山西大讲堂 <wbr>太原虞弘墓之谜

    墓的确在唐代就已经多次被盗,我们从下图中便能看到墓被盗后留下的惨状。可是盗墓者为什么会留下钱币呢?有以下两种可能,一是钱币为盗墓者遗失的,二是盗墓者故意放进去的,之所以放进去无非是要辟邪。可太原市考古研究所的常一民先生却做出这样的猜想,他说,墓葬有可能不是普通的被盗,而是出于政治或宗教上的原因,遭受了统治者在光天化日之下的破坏。这么说的确有些道理,可疑问也随之而来。既然是统治者的蓄意破坏,为什么还会把石椁完整的保留下来呢?仅仅是因为重,不好将其毁掉吗?

    既然墓葬被盗过,自然墓的时间也不能确定为唐代了,那墓到底是什么朝代的呢?在这个时候如果能发现墓志,便能得到最好的答案。根据常理推断,墓葬中应该是有墓志的。那么,在这个古怪的墓葬中也有吗?   
[转载]山西大讲堂 <wbr>太原虞弘墓之谜

 

    终于,考古队员在墓室的底部发现了墓志盖。我们通过这个墓志盖的拓片,可以清晰的看到这么几个字,“大隋故仪同虞公墓志”。尽管只发现了墓志盖,墓志却不见了踪影,不过我们仍然可以确定两个问题。一是墓葬为隋墓,二是墓主人是一个姓虞的大官,官名叫做仪同。仪同?仪同三司在东汉是一个有宰相之名无宰相之实的散官,到后来渐渐不为所重。特别是隋文帝时还曾一度改成了四品散实官,一个四品官怎么可能和皇亲一起享受歇山顶厚葬呢?尽管到了隋炀帝时,仪同三司又改回了从一品。不过就算虞弘是在隋炀帝在位时下葬的,一个有名无实的虚职,真的值得如此厚葬吗?他是否还有其他职位呢?一切似乎只有找到墓志才能得到答案。
[转载]山西大讲堂 <wbr>太原虞弘墓之谜

 

 

    然而,最奇怪的还不止这些。按照我国的葬俗,椁里面有棺,棺里面才是尸骨。然而在虞弘墓的石椁中并没有发现棺,尸骨也不知所踪。难道墓主人采用的不是中原的丧葬形式吗?那他采取的是什么样的丧葬形式呢?石椁上有大量的祆教风格图案,莫非他用的是祆教徒的葬礼形式?那祆教徒的葬礼又是什么样的呢?北京大学的荣新江先生这样解释,粟特人去世以后会把尸体放在一个有围墙的院子里,让狗将尸体吃掉,或者是把他处理以后,放在瓮棺里面埋起来。听荣教授这么说,倒是让我想起了西藏那边的天葬习俗。可是就算采用的是粟特的葬礼,那“盛骨翁”又在哪里呢?或者确实像常先生所说,墓是被有意破坏的吗?破坏后统治者将墓主人的尸体扔掉了?就算是这样,也总该有点棺木的痕迹吧?很快,在一些散乱的随葬品中,考古队员发现了一些零星的人骨。这些人骨又是谁的?是盗墓者还是墓主人的呢?命运就是这样神奇,在发现人骨后不久,又一扇天窗向考古工作者敞开了。1999年7月25日,当大家要将石椁送到考古所的时候,一块残缺了一角的墓志静静地呆在石椁下面。它正与前面出土的墓志盖匹配。墓志终于被发现了!

 

    这个就是墓志的拓片。除右下角缺失外,还剩625字。根据墓志记载,墓主人叫虞弘,是鱼国人。曾随父居柔然国。13岁时便代表国家出使波斯、吐谷(yu)浑等国。19岁时出使北齐,并留在了晋阳(太原)。历经北齐、北周、隋三朝为官。一个外国人,竟然在中原三朝为官,能力一定不寻常啊。

[转载]山西大讲堂 <wbr>太原虞弘墓之谜

 

    这是我裁剪下的一段文字,这段文字的中间写着“(虞弘)迁领并、代、介三州乡团,检校萨保府”。萨宝府在当时是负责掌管来华外国人的机构,府中的萨宝一般由外国人担任。检校萨宝是监督萨宝的,官职自然要高出萨宝许多了(有人可能觉得萨宝这个词不像是中国固有的名词。其实萨宝是由粟特文翻译过来的,本写作srtpw(也有人说源自梵文sārthavāha)。萨宝似乎是中国官职中唯一由外国文字音译过来的职位了)。能力非凡的外国人,担任过检校萨宝,又是仪同三司。那么作为管理所有来华夷人的虞弘,享有歇山顶墓葬也许也就不足为奇了。歇山顶的问题是解决了,可是虞弘究竟是哪里人?墓志上说是鱼国人,那鱼国又是哪里呢?

[转载]山西大讲堂 <wbr>太原虞弘墓之谜

 

    中国社会科学院的韩康信先生是负责虞弘遗骨鉴定的专家。然而由于墓被盗过,人骨的关键部分缺失不全,并不能通过科学手段有效的判断出虞弘的种族。不过根据中国及外国的一些葬俗,石椁上的雕绘反映的应该是墓主人本民族的生活情景。那么我们再看看那些石椁上的图像。

    这幅图也是我裁剪下来的,一会会给大家看到原图。图的中间的床上坐着两个人,就常理来判断的话,这两个人应该是虞弘夫妇。经过细致的观察,大体可以判断出他们是中亚或西亚地区的人。韩康信先生认为,图中的人应该是高加索人种(全世界的人大体被分为三种,高加索人种就是我们通常说的白种人,尼格罗人种就是我们通常说的黑种人,蒙古人种就是我们通常说的黄种人),接近印度-地中海种群,主要分布于伊朗高原等地。而在萨宝府工作的人,粟特人最接近这个种群,虞弘真得是粟特人吗?然而事情并非这么简单,在粟特地区有九个城邦国家,粟特人进入中原后以国为姓,我们称之为“昭武九姓”。这九个城邦国家中有三个带曹字,因此实际上只有七个姓。分别为康、安、曹、米、何、石、史,其中并无虞姓。也就是说并不能判断虞弘为是粟特人。尽管考古队在遗骨鉴定完后,又选送部分人骨到吉林大学进行了DNA基因鉴定,得出是欧罗巴人种(欧罗巴人种和高加索人种都是指白人,也就是说和韩康信先生分析的结论一致)的结论。不过就算确定了这个,我们仍不能确定鱼国的具体位置。而另一方面的研究也同样陷入了僵局。很多教授专家们都查阅了大量史籍,甚至还动用了自己的研究生,依旧没有发现有关鱼国的任何记载。其实记载还是有的,比如《左传》中就有个鱼国,不过那个鱼国是春秋时期巴蜀地区的一个部落,显然和虞弘的鱼国不沾边。

[转载]山西大讲堂 <wbr>太原虞弘墓之谜

 

    科学的鉴定没能得出较精确的结论,关于“鱼国”的记载也如同历史给人类开了个玩笑一样,一个的国家竟然消失了!而学者们对于虞弘及“鱼国”也没有达成共识。中国社科院的余太山先生认为虞弘是马萨革泰人,北京大学的林梅村先生认为是胡人中的部落稽,宁夏考古研究所的罗丰先生认为是柔然的别部,而陕西师范大学的周伟洲先生认为虞弘是月(rou)氏(zhi)人。他们的文章我都翻阅过,讲得也都非常有道理。到底孰是孰非,根本无法轻易下结论。说起鱼国还有一个疑问,大家再看下这幅裁剪下来的图。图中出现的两个鱼国的“鱼”字都是刻好后又被磨掉,然后重新再刻上去的。这两个修改过的鱼字背后有着什么样的故事呢?关于这个问题也还没有定论。

[转载]山西大讲堂 <wbr>太原虞弘墓之谜


 

                                 五  外国人在中国的生活与极具祆教风格的狩猎

    虞弘墓出土浮雕壁画共54幅,图像还涉及宴饮、歌舞和狩猎等。那么虞弘这些外国人在北朝到隋这段时间的生活又是什么样的呢?从这幅虞弘夫妇的夜宴图中我们可以看到,虞弘夫妇下面有一个人在跳舞,他跳的就是著名的胡腾舞。舞者右下角的人弹着个有点像琵琶的乐器,那个叫做乌特,到中国成为了“曲项琵琶”。弹乌特者的左上角那人吹的是横笛,右上角那人吹的是羌笛。舞者左下角的人弹着个类似于竖琴的乐器,那个就是有名的箜篌。弹箜篌者左上角那人敲的是腰鼓,右上角那人吹的是筚篥。尽管虞弘墓中出现的很多舞蹈我们还不认识,反映的背景也不是很清楚,不过我们相信,中国舞蹈史和音乐史即将改写。图的下方是一副反映当时狩猎的图像,从这幅图中可以看到狩猎者与狮子近身搏斗的场景。
[转载]山西大讲堂 <wbr>太原虞弘墓之谜

    将左下角的搏斗场景放大后便是这个样子。有些人可能觉得这幅图颜色失真,其实这是在山西省博物院照的。博物院那个虞弘墓石椁是仿制的,真品也许会在不久的将来陈列在大家面前。
[转载]山西大讲堂 <wbr>太原虞弘墓之谜

    这幅骑骆驼猎狮的图像位于刚才夜宴图的左侧。我们观察到,飞奔着的骆驼上坐着一个突厥狩猎者(从发饰判断出的),后面有头雄狮猛扑过来。于是,这位狩猎者扭身拉弓待射。在他的弓上我们又一次见到了那个具有中西亚风格的蝴蝶结。在狩猎者毫无惧色,准备将箭射向后面那头狮子的时候,骆驼前面已经有一头狮子咬住了骆驼的脖子。骆驼疼得仰着脖子嘶鸣。而骆驼下的猎犬又向咬着骆驼的狮子扑去。这样的狩猎场景该是多么的激烈啊!这真的是战斗实景吗?还是加入了雕刻者浪漫主义的想象呢?
[转载]山西大讲堂 <wbr>太原虞弘墓之谜

 

    这幅骑大象猎狮的图像位于夜宴图的右侧。在狩猎者攻击后面狮子的同时,前面和侧面还有狮子在围攻狩猎者,而一只猎犬正在紧追着侧面的狮子。不过此图最值得注意的还并不是猎狮,而是狩猎者的花边裤腿。在发现虞弘墓之前,世界上仅有波斯的摩崖石刻和银盘上出现过这种裤腿。和前面的某些图一样,这个狩猎者也有着头光。说到这里问题又来了,我们知道,无论是中国还是其它国家,都只有神才会有头光。可是虞弘墓中一些明显像是人的头上却有着头光,而一些似乎是神的反而没有头光,这是怎么回事呢?虞弘墓石椁到底哪些是神哪些是人,人和神又是靠什么区别的呢?这个问题也很值得研究。

[转载]山西大讲堂 <wbr>太原虞弘墓之谜

    这个是在太原出土的大量波斯钱币之一,说明了当时东西方交流的频繁。除了这种银币,还有很多金币。之所以用这个举例是因为这个银币比一般波斯银币要薄,这是为什么呢?牛津大学墨顿学院院长(也是牛津大学的副校长)罗森教授是个研究中国考古比较有名的汉学家。她认为,这些银币很多应该是在太原等中国城市造的。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在中国制造波斯钱币得到波斯国认可了吗?而且为什么要这么做呢?若是因为只在波斯造钱币会影响同中国交易的话,那得要多大的交易量才至于这样呢?如果真是如此,北朝的开放程度将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
[转载]山西大讲堂 <wbr>太原虞弘墓之谜

    这幅图颜色鲜艳,明显是上过色的。为了保护这些颜色,中国文物保护研究所的黄克忠副所长,中国历史博物馆文保中心的潘路主任,山西省古建筑研究所的郝启德先生等人都付出了很多努力。像我这种只有添乱资格的人,负责向他们致敬好了。
[转载]山西大讲堂 <wbr>太原虞弘墓之谜

最后我以山西省博物院虞弘墓仿制品的图来结束本期的山西大讲堂吧。

[转载]山西大讲堂 <wbr>太原虞弘墓之谜

 

    为了了解虞弘墓,世界上无数专家从哈佛大学,纽约大都会博物馆,芝加哥大学,牛津大学,悉尼博物馆等地接踵而来。前来的中国各地学者更是络绎不绝。然而虞弘墓仍然给我们留下了太多的谜团,至今无人能给出清晰的解读。也许对于古代文明,我们了解的还远远不够。有些需要千百年后的学者给出答案,有的也许永远都不会有人知道了。

0

阅读 收藏 转载原文 喜欢 打印举报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