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教宗庇护第十一世《论公教司铎》Adcatholicisacerdotii一九三五年十二月二十日

(2019-01-22 11:37:45)
标签:

杂谈

教宗庇护第十一世《论公教司铎》Adcatholicisacerdotii一九三五年十二月二十日

寄与我们的可敬弟兄们—总理主教、总务主教、总主教、主教、教区首长之服从宗座命令者。论公教司铎。

圣父对于司铎的关心

可敬的弟兄们,我们向您们问安,并赐与宗座祝福。

天主眷顾的神妙计划,使我们在公教铎职上登峰造极,我们自接任以来,即老在挂虑那些负有“世盐”“世光”使命的司铎们。(窦,五,一三—一四)我们更特别挂虑的是正在准备升司铎的可爱青年们。

我们登极后前数月中,在未向公教世界发表言论之前,即作速致书于修院及大学部长,(Officiorum omniumAASVolXlvdie1Aug1922P449S9)对于青年修道生教育问题多所指示。我们每在为圣教会利益及需要特别着想时,总先向司铎及修道生注意,因二者常常是我们挂虑的焦点。

我们对于司铎的关怀,有事实为证。许多没有修道院的地方,我们为建筑了或帮建了修道院,往往出大批经费,务使建筑新美堂皇,我们供给人力财力,务使所希望的高尚目的得以达到。

此后,如果我们在个人晋铎金庆之年,同意大家的庆祝,并嘉赞世界各地送来的孝爱表示,原是有理由的。我们认为这样的金庆,与其是向我个人致敬,勿宁是祝贺司铎的尊荣。

我们在一九三一年五月廿四日的宗座训令中(Deus scientiarum Dominus),对于教会学府的读书问题,有些修正,特别为使司铎们受较高的教育,得到渊博的学识。

事体的重要

现在所说的事体极为重要,我们可以特别在这通谕中作些解说,希望教友们以及诚意追求真理的人们,都能认识司铎的尊高和他在人世间的神圣使令,更希望已受召叫的人们,认识铎职,尊重铎职。

在今年终结时谈论司铎职位是非常适合的,因过去一年中,常不断有世界各地前来的司铎,在露德圣母纯洁光线中朝拜圣体(一连三天)。他们在圣年结束时,充满神光。我们可敬可爱的司铎是救世主的辅佐人,他们所有的勤奋及当仁不让的精神,在这圣年中表现的最好。今年也适即基督创立铎职的十九届百周纪念,这一点,我们已在宗座规程中(Quodnuper,一九三三年一月一日)提过了。

为以前通谕作补充

以前,我们在发出的几篇通谕中,将现代所有的重要问题,曾依公教道理予以解释。这件通谕,和以往发出的有些谐和处,可以补充以往,好像为已往各篇,再加上一个荣冠似的。

实在说来,司铎因有天主的召叫和命令,的确就是正式的宗徒,并为公教青年教育的努力提倡者。司铎藉用天主的圣名为教友祝圣婚姻,维持婚姻的圣洁,阻其拆散,不使有出轨的事。(LittEncyclCasti Condd31Dec1930)司铎可以结决(或至少减轻)人群社会间的冲突不睦,宣传教会的博爱,使人们彼此之间多有正义和福音的博爱精神。安慰陷于忧郁的人。告诉贫人及富人,不可贪不公平的财物。司铎可以劝人回头作补赎。我们曾劝告一切善心的心,不要轻渎宗教,不要度丑恶罪过的生活,现在的人模拟从前更败坏,更需要天主的仁慈和宽恕。圣教会的仇人知道司铎的基本重要性,所以不遗余力的打击他们,(譬如在墨西哥)想把他们毁灭,藉以毁灭圣教会,但这样的愿望是达不到的。


 

一、司铎的尊高

人类常有需要司铎的感觉,司铎负有作天主和人间中人的使命,而且专心作这样的中人,这是他们一生的职务。他们受了特选,为向天主奉献属于职务上的祈祷,并且以社会民众的名义,向天主献祭礼。因社会民众也当公然敬拜天主,承认他为至上的主宰,为万物的来源和最后的归宿。人当向他知恩,并仰赖他的慈悲。

其实,一切民族中,依我们所知,都有一些司铎,虽然所敬事的往往不是真神。当然受着外面暴力强制的地方,铎职即被取消,但这样的暴力是反对人性要求的。只要有宗教的地方,只要有祭台的地方,都有受人尊敬的司铎。

真天主的司铎

但是,依照天主的启示,司铎地位的尊高,尚有更伟大的理由。古教的牧基赛德是一位司铎并为国王,圣保禄以他的职位可以和耶稣基督的铎职相比。牧基赛德是新教【辑者注:此处指新约的教会,即指基督亲自建立的公教会,与古教相对应】司铎的象征。依圣保禄的意见,司铎是从人间被选出的一人,使他在关于敬拜天主的事上,为人群服务,所以他的职务与人世暂时的事务无关(虽然有时为似乎高尚的事务),他只顾永恒的并且关于敬拜天主的事情。这样的事情,可能被讥笑被轻视,但这都是出于愚昧的心理;又有以坏心并以恶魔的疯狂为置立阻碍者(至今使人有此感触),虽然如此,但敬拜天主的事情,无论在个人或在社会人群的愿望中,常占最重要地位。人类有一种不可抵抗的感觉,都觉得生来是为敬拜天主,将来只有安息于他。

古教司铎只为象征

依旧约记载,晋升司铎有一定的规程,这规程是梅瑟宣布的,他当然有天主的启示。当时的司铎有一定的责任,职务和礼规。天主的智谋,好像愿意在希伯来民族的原始心灵上留下一深刻的观念印象,这种观念对于被选民族的法律,地位,职守和一切要务,都有了重要的好影响。这种观念原就是对于祭祀和司铎的观念。这种观念可以借着信仰默西亚变为希望,荣耀,力量,和超脱的源泉。萨乐满【辑者注:即撒落满王】的圣殿,建筑得富丽堂皇,但圣殿的法规和典礼更使它荣耀。这座圣殿是为惟一的真天主建造的,好像是赫赫的真神住在地上的一座帐棚似的。这座圣殿俨然是一首极其高雅的诗词,为赞美祭祀和铎职而唱出的。古教司铎虽只为新教司铎的一种象征,已含有足够伟大的神妙意义;使百战百胜的亚力山大竟然向大司铎俯首致敬。(CfrJosAnaigLibXICVIIIn5)天主当时向侮蔑宗教的巴尔达萨王发了怒,因为该王在狂饮中亵渎了堂殿的圣器。但是,古教司铎尊严和荣耀的理由,只因为他们是新约司铎的象征,新约是用救世主的血缔结了的,救世主是真天主,也是真人!

新教的司铎

圣保禄宗徒论新约司铎的尊高,伟大,和职务说:“人们应当看我们是基督的代理人,是天主奥理的分配者。”(一格,四,一)

司铎是耶稣基督的代理人,是救世主继续救世伟业的工具,司铎可使这奇妙的伟业发生效力,为使人类复新。此外,尚有一习惯说法:司铎实在是“另一位基督,”因为他好像是基督本身的延续:“如同圣父委派了我,我也委派您们。”(望廿,二十一)司铎好像耶稣一样,唱着天使的歌词:“天主受享荣光于天,善人受享太平于地。”(路十一,十四)劝人享受太平。

为耶稣所创立

特立腾会议曾提及耶稣基督创立新约祭祀及司铎职位。耶稣是天主,是我们的主宰,他为使人类得到永恒的救援,曾经在十字架祭台上受死,把自己献与天主圣父。基督死亡后,他的铎职不应当从此消灭(希伯来,七,廿四),因此,他在被交付之夜的晚餐厅内,(一格,九,廿三)为圣教会(他的可爱净配)留下可以目睹的祭礼,用以代表他在十字架上所作的血祭,使人类直到世界终穷,永志不忘,(一格,九,廿四……)并因以得罪之赦。基督依着牧基赛德的顺序永作司铎,他将自己的身血在面酒形下奉献与天主圣父,并交与宗徒们分飨。(宗徒们当时被基督立为新约中的司铎)当时交与宗徒们也就是交与继承宗徒铎职人们了,基督当时出命说:“您们要照样作,为记念我。”(路,廿二,十九;一格,一,廿四)

永久和普遍的铎职

从此以后,宗徒们和他们的继位者,即开始向天主作玛拉基亚预言的洁祭,因此,天主的圣名在万民中显出伟大(玛拉,一,十一)。这样的祭献要在世界各处,黑夜白天,每个钟点都在举行,总不间断,直到世界末日。

这是真实的祭献,并不只是象征,所以的确有使罪人与尊严的天主重归于好的实效,“借着祭献,可以平息天主的义怒,因此,天主即赏与回头的恩惠,将罪过宽恕了,即便是非常的大罪。(特利腾会议,第廿二集会,第二章)特利腾会议附解释如下:『其实,只有一位被祭献者,他从前在十字架上祭献了自己,现在又藉铎职作祭献,只是祭献的方式不同而已。』(同上)可见公教司铎职务的崇高。司铎对于耶稣基督的肉体,有请到祭台的权利,又因基督本身的名义将基督献与尊严的天主,当然这样的牺牲,有万分中悦天主的力量。金口圣若望说:“这是多么令人惊讶的事啊!多么令人惊讶!多么令人叹赏!”(论铎职,卷三,三)

司铎与基督奥体

除了上述对于基督实体的权利,司铎又在基督奥体上有一些其他尊高的权利。可敬的弟兄们,我们对于圣保禄爱讲的基督奥体的道理,不必在这里多说话,这美妙的道理是说:圣言降生为人,他和一切的弟兄们连合起来了,他的超性力量弥漫在弟兄们身上,大家和基督形成一个奥体,他们都是他的肢体。司铎是向基督奥体各肢体分施天主奥密的人(一格,四,一),因为他的正常职司,是为人赋圣事,圣事好比运河,可以将救赎的圣宠为人类的利益运来。教友在死的时候,有司铎在旁,借着天主的权柄,给他获得超性生命的圣宠,或为他增加宠佑。人一生在世上,司铎即为他施洗,使他度更高贵超性的生命,使他成为天主的神子,成为耶稣基督教会的神子。有特权的司铎,又为他行坚振礼,使他作耶稣的勇兵,勇敢打灵魂的战争。小儿能分辨善恶,可以领圣体时,司铎即给他送圣体,这是天上降来的活粮。一个人跌倒在罪坑时,司铎即把他拉起来,藉告解圣事使他与天主和好。如果一个人蒙天主召叫,组织家庭,传生人类,为增加教友数目,并为增加升天堂人的数目,那么,司铎即为他祝圣婚姻,使婚姻基于纯洁的互爱。人在临死时,害怕天主的审判,需要别人的鼓励,这时有司铎前来,再把他奉献一次,并用终傅礼为他增加气力。司铎把教友的灵魂送到天门去,又伴送他的尸体到坟间去,为他举行丧仪的祈祷。使他免受炼苦。所以人生自摇篮时以至于死(后升天),常有司铎在旁,司铎是教友们的导师,安慰者,及救灵魂的辅佐,司铎是分施圣宠和为人祝福的人。

赦罪

在司铎对于基督奥体所有的权柄中,有一种权柄很重要,我们愿意多说几句话。这就是所说的赦罪的权柄。金口圣若望说:“(这个权柄,)天主并没有赐与天使们和总理天使们。”(论铎职,三,五)“您们赦谁的罪,谁的罪就赦了;您们不赦谁的罪,谁的罪就不赦。”(望,廿二,廿三)这样惊人权柄,只可属于天主。心地骄傲的人也承认这不是人可以有的权柄:“除非天主自己,谁能赦罪?”(谷,十一,七)

如果人看见一位司铎享用赦罪的权柄,当然有理由追问,但不当出于假善人的愤愤不平,应当出于敬畏司铎地位的心理:“这个人是谁?他竟然可以赦罪!”(路七,四九)但是,人而天主的基督,“他在世上有赦罪的权柄。”(同上五,廿四)他曾将这种权柄给了司铎们;所以他们应当本着天主的慈善大方,去迎合人们在良心上所有涤洁的需要。有罪的人,良心不安,今听到司铎以天主圣名向他说:『我赦您的罪,』是多么有安慰!如果给人念赦罪经的司铎也需要请别的司铎为他念赦罪经,这样,天主的仁慈恩惠并不因此而减损,反更显得伟大,因为赦罪的奇迹是天主的手作成的。

一位很有教友资格的著作家(见后注),有时也谈及神圣的问题,今可以引证他说的几句话:『如果自觉当不起尽尊高职务的司铎在我们头上覆了手,如果他自觉当不起分施圣约的血,当不起说出给人生命的话,如果他赦免罪人时自己身上也有罪过,那么我们(办告解的人)从他足下起来时,并不觉得犯了自卑的错误。我们固然跪在一个人足下了,但是他代表耶稣基督,……我们如此作了,为重获自由人资格,并得为天主子民。』(Manzoni所著公教道德观察,第廿八章)

铎位的永久性

神品圣事授与司铎的尊高权能,不是暂时的,而是固定的,永久的,在司铎灵魂上有一表示权能不可磨灭的标记,因此,他『永远是司铎。』(咏一○九,四)因他分取了基督的永久铎职。人都是软弱的,如果司铎不幸误入岐途,也不能去掉灵魂上所有的标记。但是,有这样标记和权能的司铎,也从神品圣事得到一种特别的新助佑。如果司铎在自己方面,肯与天主圣宠的助力合作,必能善尽尊高地位所有的难尽职务,也可负起铎职所有可怕的责任;这些责任,甚至可使最勇健的司铎,对之生畏。如圣金口,圣盎博,大圣格莱格勒,圣加禄卜罗梅以及不少其他圣人,都有这样的畏惧心。

讲劝的责任

此外,公教司铎还是基督的代理人,并为分施天主的奥密者。(一格四,一)所以要尽讲劝的职务(宗六,四),这原是不可出让的权利,同时也是不可以时效取消的责任,因为这样的责任,是耶稣基督亲自加与司铎的:“您们去教诲万民吧,凡我命令你们的一切,都教他们遵守。”(窦廿八,十九—廿)基督的教会,保存着天主的启示,不使舛错,借着司铎,宣传天上宝贵的真理,宣传那光照世人的真光(望一,九),将神圣的种子多多撒出去;这样的种子不大,往往被世俗轻贱,但它好像芥菜子似的,可以在诚心追求真理者的心田中札下坚深的根子,长成坚劲的树木,狂风暴雨也不能拔掉它。(窦一三,三一—三二)

黑暗中的光明

使人不受法律拘束的假自由,造成人类荒谬的思想。圣教会在这人类的败坏中,有如光明的灯塔,指示一切的人不要走错路,不要走出真理以外去。这样灯塔的灯光(因有基督的诺言)当然不会灭掉,但它如果受到阻碍,不能多放出利人的光线,这当然是一种不幸的事。我们都看出来,骄傲的人们抛弃了天主的启示;有些所谓科学专家,都跟随了关于哲学和科学的假学说。如果一个人尚未陷入错误妄谬的深渊,这是受了教会真理的影响,因这真理之光已普照全世。圣教会使司铎们尽传教职务,派遣一些不辞辛苦的传报福音者到各地去。只有福音才可以维护或促进真正的文化。

司铎的谈话,深入人心,给人光明和安慰。司铎的谈话,虽然在情欲昏乱的人们当中,仍是朗爽自如,将真理说给人听,不知畏惧;提倡美德,不遗余力。真理可以解决人生的重要问题。我们所说的美德,是任何逆境不能夺去的美德,连死亡也不能夺去它,只可使它永存不朽。

生命的训言,永久的真理

司铎为忠于职守,训教许多不磨的真理,如果我们把那些真理中的内在力量细想一番,即可以明白,民族间的谐和与相安为推进道德是多么重要。司铎的影响非同小可,譬如,他使人忆起生命的易逝,财物的易朽,使人不忘灵魂方面利益的价值,灵魂是不死的。他指给人审判的严厉,说明在天主眼中圣德是不能贿赂的,天主明察一切的人心,按工作给人酬报。(窦一四,二七)这样的教训为抑制享乐和贪财的妄念,最合适不过了。妄念使人心神堕落,使社会各阶级互相仇视,互相斗争,失去合作互助的精神。在这自私,怀恨,和蓄意报复的悲惨景象中,最合适最有效的方法是宣传耶稣的新诫律(望一三,卅四),这就是爱德的诫律,爱德的对象包括一切的人,没有国家或民族的畛域,连仇人都包括在内。

有益和有效的训言

我们都知道,在过去的二十个世纪中,司铎的训言有了何等的神效,他的训言就是天主训言的回声,天主的训言『活泼有效,它的穿力比较双刃剑更要锐利』,竟然可以“把灵魂及心思劈开,”(希四,十二)在各地各阶级内,唤起各种英雄气魄及慷慨无私的伟大活动。教会文化在过去给与世界的恩惠,推其原因,都是来自司铎的言论与活动。过去是如此。如果我们在基督不错的诺言中找不到更健全的训言,(二伯铎一,一九)即应对司铎训言予以信任。

传教的司铎

传教事业,具有光明的传布能力,这种能力是从天主来的。司铎是宣传信德和爱德的先导者,不怕牺牲,常欲扩展天主神国于人间。

赞美的祭献

最后,司铎当继续基督的使命,基督在当时澈夜祈求天主(路四,十二),他常度着为我们转求的生活。(希七,二五)司铎有为公众代祷的名义,为人类祈求天主。他的使命,是以教会名义向天主献正式的祭礼,并且也念正式的公经,向天主献“赞美之祭。”司铎每天数次念职务经,朝拜天主,为人类祈求;现在的人类遭受着空前的恐慌,很需要天主。世道日衰,人心不古。谁知道司铎的祈祷为人类除去了多少惩罚,得到了多少恩惠呢?如困以私人名义所念的经可以得到天主所许的大恩,那么,以教会名义所念的经该有多大的效力呢?我们知道,教会是救世主的净配。

一个教友在顺境中,往往忘掉天主,但他在心灵深处,常保存对于祈祷的信心。相信祈祷是万能的;他在困难危险中,不知不觉即发出特别的信心来,请司铎为祈祷。不幸的人,藉祈祷要求安慰。人们在时运变迁中也求天主帮助。确然。『司铎是天主与人间的中人,他把天主的恩惠给我们带来;把我们的祈祷,给天主送去,为平息天主的义怒。』(金口,道理五。)

还有几句话:我们在开始已说过了,教会仇人们的作风,也证明他们觉出公教司铎的尊高和重要,因此,他们主张先用严厉手段打击司铎,他们知道教会与司铎的连关是如何密切。最愤恨公教司铎的敌人就是天主的敌人:试看啊,这个说法,更使司铎受尊敬了。


二、司铎尊位的要求

可敬的弟兄们,所以司铎职位很尊高。几个人的弱点虽然令人可痛,但遮掩不住如此尊高地位所有的光耀。弱点是可能有的,但不可忘记大多数司铎的功绩,有许多司铎德行学问都很著名,他们对事业极为热心,有的为天主致命了。况且,人的无良,并不取消所作职务行为的效力,也不影响圣事的效力,这样的效力,来自基督所流的圣血,与工具()方面的圣德无关系。神学中说的对,圣事一举行,即自然发生效力。

司铎圣德的重要

当然,司铎的地位,向他要求思想的高尚,心中的纯洁,及日常的圣德,以合乎司铎职务的尊高和神圣。我们已说过了,司铎是天主和人间的中人,他作这样的中人,是受了基督的委任,“耶稣基督以人的资格是天主和人间的唯一中人。”(一弟一一,五)

因此,司铎当尽其所能,和基督的圣德接近,努力以圣德和功业取悦于天主,因为香炉的香味越浓厚,圣殿及祭台越有光彩。天主是爱慕德行的。圣多玛斯说:“作天主和人间中人者,对于天主方面,当有良心的光耀,对于人方面,当有好名誉。”(神学大成,补遗9XXXIVaIad2m)

抚摸圣物使用圣物的人,如果度有罪的生活,即是亵渎圣物:“不是圣人,不可抚摸圣物。”(Decretdist88Can6)

 

天主的愿望

所以,天主已在旧约时代,向他的司铎们说:“司铎们当是圣的,因为我是圣的,我是可以使他们成圣的主宰。”(肋二一,八)智王萨乐满建筑了圣殿,他在圣殿祝成礼的歌咏中为亚郎子裔求天主说:“希望你的司铎们穿戴上正义,愿您的圣人们踊跃快活。”(咏一三一,九)可敬的弟兄们,圣伯拉带诺有下面说的话:“古教的司铎们祝圣牛羊,他们赞美天主,只为得到人世的好处,这样的司铎们尚该有伟大的正义,圣德和快活;那么,新教的司铎更该有何等的圣德呢?因为他们祝圣的是天主羔羊,所感谢的是永久的恩惠。”(ExplanatinPsalmosPsCXXXI9)圣犹斯第尼盎说:“教长们的地位的确伟大,但他们的责任更重大;他们也当在德行上登峰造极。不然,他们的高位,为他们将来的报酬没有好处,反足以招来惩罚。”(DeinstitetregimpraelCXI)

司铎职务的要求

我们在上边所说,公教司铎地位崇高的种种理由,也都可以说明司铎当有崇高圣德的责任。照天使博士说的,“为善尽司铎的职务,并不是有任何一种德行就够了,当有一超卓不凡的德行。领了神品阶级的人们,可以居在他人以上了,但他们的德行也应当在他人以上。”(SummTheoSupp9XXXVaIad3m)着实的说,在弥撒大祭中,既然奉献的是除免世罪的纯洁牺牲,所以行祭的司铎当特别度美德的生活,因司铎每天所献的牺牲,是天主的圣言,圣言为爱慕我们,曾一度作了人。快升为司铎的六品,听得圣教会藉主教的口向他们说:“您们现在所作的事,您们要认识明白;您们要从现在完成的事有所取法。”

好榜样重要

此外,司铎借着圣事向人分施天主的圣宠。但是,如果向人分施圣宠的人,自己本身反没有这宝贵的圣宠,当然是万万不可的。至于对圣宠表示轻视,或忽略不顾,都是大悖谬。

司铎当训教信德的真实。用道德感动人,俗话说:“言语动人,榜样拉人。”司铎应当宣讲福音的规律,但为使他人甘心接受,最好的论证是讲者先将福音规律付诸实行。大圣格莱格肋说:“最容易进入听众心内的声音,是宣讲者以实际生活来扶助的声音,因为用榜样解释应做的事,就是帮助宣讲内容的实行。”(EpistLibIep25)圣经说救世主『开始实行与教诲。』(宗一,一)当时民众向基督欢呼,因为“他对于一切的事情都做得好。”(谷七,三七)至于『人们说的话,都比不上这个人说的好』(望七,四六)不过是欢呼的次要理由。反过来说,那些只说不做的人,好似经师及法利塞人,必受救世主的谴责。救主向当时的听众说:“经师及法利塞人坐在梅瑟的座位上了。他们告诉您们的一切事,您们当谨遵实行,但是不要效法他们的榜样。“(窦二三,二—三)给人讲道者,如果不用榜样来实行他所讲述的真理,无异是一手建造,一手拆毁。努力宣传福音的人,一方面又专务修德,这样的人们必得天主降福。他们必要见到传教的美化和硕果,到收获时候,“他们气洋洋的前来,携带他们收获的捆束。”(咏一二五,六)

当避的错误

如果当司铎的,受了虚伪热火的勾引,忽略内修生活,只一味谋求发展外面的事业,虽说是好事业,也是犯了很危险的严重错误。这样作下去,是把自己的救灵大事置于危险中,圣保禄为自己害怕说:“我惩戒我的肉体,叫它作奴隶,恐怕我给别人讲了道理,我自己反受罚。”(一格九,二七)所以不顾内修的人,如果尚未失掉天主的圣宠,至少也要失掉圣神的感动,那么,外面的传教事业也要失掉超凡的力量与效果。

基督和教会诫律

圣经中向一切教友们说:“您们当是齐全的,如同您们的天圣父一样齐全。”(窦五,四八)当司铎的对于这几句话,更当视作是向他们自己说的,因为司铎们特别受了召叫,更当切实的追随基督。因此,教会法典公然叮嘱神职人说:“神职人士的内外生活,应当比教友们更有圣德。他们应当有德行,行为应当正直,以作教友的模范。”(CodJurCanCan124)因为司铎是基督的代表,(二格五,二十)他在生活中应当记住圣保禄的话:“您们向我取法吧,就如我向基督取法了。”(一格四,十六;十一,一)司铎的生活,当如基督的生活一样,基督的德行之光,光照世界,现在仍然光照。

司铎的热心

司铎固然该有一切的德行,但有几种德行特别与司铎的身份相合。最要紧的是热心。圣保禄劝弟茂德说:“您当练习热心。”(一弟四,八)着实的说,司铎与天主频繁的交往既然如此的亲切高雅,那么,这种交往即应当伴和热心的馨香。“热心为一切事有益处,”(同上四,八)特别有益于司铎职务的实行。没有热心,则对圣高贵礼节的执行,视如具文,没有什么精神。可敬的弟兄们,我们所说的热心,不是外表伪饰无恒的热心,因这伪饰的热心,一时虽可以悦人,但没有营养的力量;一时虽可以媚人,但为修圣德没有帮助。所以要有坚实的热心,不受情感的摇动,以准确的教理原则为基础,出于坚实的确信力量,并可以抵抗诱感才可。热心所有的主要对象,是在天的圣父,但也应当恭敬天主之母,司铎的热心当比教友的热心更切实,因司铎与基督的关系密切,好像圣母与救主的关系密切一样。

司铎的洁德

和热心相关的为洁德,这是公教司铎的明亮珠饰。举凡在拉丁教会已升大品者,都当完全守洁德。守洁德是必要的,犯洁德即是犯亵渎的罪。如果在东方教会这种法律对神职人士不太严厉,但他们总以为守贞不娶是光荣的事。在一定情形中,特别是圣统中的高级人士,也该守贞。

只用我们的理性,已可看得出来,洁德和铎职实有连系,因为“天主是神体。”(望四,二四)所以决心为他服务的人,似应有些“脱去肉体”的意思。古代罗马人已看出守贞的允当来。他们有一法条说:“前来拜神时要有洁德。”当时罗马大演说家西塞禄引证此法条后又解释说:“法律命令拜神的人,要有洁德,这是说的心灵上的洁净。但这并不是说,不需要肉体上的洁净,心灵更应当洁净。”(CiceroDeleglibIICVIIIetIX)在旧约时代,梅瑟以天主的名义,命亚郎和亚郎的儿子们,不要从帐棚出来,所以命他们在七天内保守洁净,因为在这时为他们举行祝圣礼。(肋八,三三,三五)

洁德是多么相宜

新约中的司铎既比旧约时代尊高得多,所以他们的洁德也应当更高大。其实,圣教会守贞洁的法条,只是把福音及宗徒讲说中的一种道德要求定为必守的规律了。守贞洁的法定明文,始见于叶尔白利会议(在第四世纪始举行)的规定中,是时尚有厉害的教难。当然守贞的风俗远在法定明文之前,基督很看重贞洁,他以为贞洁是超过普通人力量的(窦一九,一一)。基督是“一贞洁母亲的美花,”他在幼时,愿意受玛利亚,若瑟贞洁家庭的教育。他最受若翰和若望的洁净心灵。圣保禄宗徒很会解释福音,很明白基督的意思,他以为特别为敬事天主,贞德含有无限的价值,“没有妻子的人,只挂心天主的事,只想怎么取悦于天主。”(一格七,三二)上述的一切,可使新约中的司铎们觉出洁德的天上情趣来,使他们乐意置身于“得到明白这话的人们”(窦一九,一一)的数目中,使他们很自然的保守贞洁。不然,在拉丁教会内当受严重的处罚。

古代司铎已照例守贞

东方教会的出名教父们也赞美德的美丽,他们以为当时在教会规矩严肃的地方,东西教会皆守贞洁。圣爱比法诺(在第四世末)以为当时的五品也应当守贞,“圣教会不准度着婚姻生活的人升五品,六品,司铎,主教,但他们若已摒弃婚姻生活,或妻配已死,则当然可以。特别在谨守教会法律的地方,有此风俗。对于这件事情,尚有很好的论调,“被称为圣神琴瑟的”(BrevRomd18Junlect6)爱福棱六品【辑者注:即圣爱弗冷执事】,是圣教会的博士,他有一朋友,是当时的主教,名叫亚伯拉罕。爱福棱向他说:“亚伯拉罕,您真是名实相符,因为您成了许多儿童的父亲,但是,从前的亚伯拉罕有萨拉为妻子,您没有妻子,您的羊群就是您的妻子。您应当用真理教育圣祖亚伯拉罕的子孙们,使他们变成有真正精神的人,并且得到升天的允准。啊,洁德的果实何其美好,它使司铎乐气融融……它流出油来向您涂抹,是它为您覆了手,是它选择了您。教会辨识您了,并且爱慕您。”(Carmina NisbaenaCarm19)又说:“若只在临作弥撒时,才使灵魂和肉体洁净,这还不相称司铎的地位,司铎常该洁净无玷,因他是天主和人间的中人。愿基督受赞美,因他向他的代理者要那样的洁净。”(同上Carm18)圣金口若望说:“司铎的洁德应当和天上的天神相比。”(DesacredlibIIICIV)

司铎守贞极为适当

关于新教司铎地位的崇高,(爱比法诺称之为令人难信的尊位和荣耀)我们已简略说明了。司铎既如此尊高,理应极宜保存贞洁,遵守教会为行祭者置定的法律。看司铎尽的职务,知道他们胜过“在天主面前侍立的”(多比亚一二,一五)天使们去,那么,他们的生活不该尽力与天使相似么?专心作天主事务的人,不应当完全脱离世务么?不该常“生活在天上”(斐三,二○)么?继续救主功业,专心救人灵魂的人,不应当摆脱使人分心的家务么?

圣教会内实在真有令人叹赏的好现象,我们可以屡见不鲜。一些青年修道生在领受五品(圣品)以前,(所以在完全奉献自己于天主以前),自愿谢绝世俗的快乐和安慰,这些快慰,他们如果不作修道生是可以合法得到的。我们在上文说“自愿,”因为在领圣品后,即不克自由结世俗的婚姻了。所以在领圣品时,他们不受任何法律以及任何人氏的强迫,必出于他们的自动和自愿才可。(法条九七一)

以上对于神职守贞所嘱告的话,不当被误会,我们并没有谴责东方教会规则不同的意思,因为这不同的规则有合法的认可。我们的意思,只是颂扬公教司铎纯粹真实的光荣。这真实的光荣,更合乎耶稣圣心的愿望,也更合乎耶稣对于司铎心灵的计划

不求私利

公教司铎,不但当使人看出他的洁德来,他的公益心也当彰显于人前。司铎虽处于利诱的世界,仍当除去一切的自私心,不应作下贱的贪求,不求发财。只想法救人灵魂,不图金钱;只求天主的光荣,不求一己的光荣。司铎不是图钱的佣工,因这样的佣工为得现或酬报而工作;司铎也不是世俗职员,因世俗职员用心尽职是为了生涯,并为得到升级。司铎是“基督的优良军士,”“不与世务去搅混,为取悦于他所献身的(基督)。”(二弟二,三四)司铎是天主的代理人,是灵魂们的父亲。他明知道,世上的光荣财宝不足以酬谢他的工作和苦劳。但他可以接受维持自己生活的东西,因圣禄说:“服务于祭台者,即有同祭台分享的权利……一疰命宣传福音者,得藉福音生活。”(一格九,一三,一四)神人士受了召叫,为承继天主的家产,所以不当期待其他酬报,因耶稣曾向宗徒们许下酬报了:“您们的酬报在天上是丰富的。”(窦五,一二)

祸哉司铎,如果他忘掉天主的应诺,贪求世俗卑鄙的利益(弟多一,七),去和虚浮的世俗人混淆。圣会对于这些虚的世俗人用圣保禄的话叹息说:“人们都找他们的私利,不找耶稣基督的利益。”(斐二,二一)如果司铎贪财,即不能善尽职务,教友们也要轻看他,因为看他的行为与福音道理不合,耶稣明明说了:“忥们不要在地上积财宝,在地上可以生锈,有虫子吃,有贼挖窟来偷。您们积财于天上吧。”(窦六,一九—二○)茹达斯是基督十二门徒之一,他因贪求世俗财物,陷入罪恶的深渊了。他一方面,贪财的心思在过去为害圣教会实非浅鲜。圣神称贪欲为“万恶之源,”(一弟六,十)贪欲可引人犯任何的错误。一位司铎若有了贪财的毛病,虽然一时尚不大差,但慢慢即与天主教会的仇敌互通声气,并且也要帮助他们的恶计。

真正不爱财货的司铎,大家都喜爱他。如果他抛弃财货的心来自信德的内在力量,那么,他同时也必有对于穷苦不幸的人会同情心,这样的司铎即变为穷人之父。基督有动人的话说:“您们为我最小的弟兄们做了的事,就是为我做的。”(窦二五,四○)司铎看最小的弟兄们有如基督一样,所以特别敬爱他们。

司铎去掉家庭之累和财物之累,去掉这些主要的束缚,即必燃起天上的爱火,(救灵的爱火)这种爱火从耶稣圣心中发出,燃烧传教者的心灵,燃烧整个的人类。(路一二,四五)这就是热心之火。这种光荣天主和救人灵魂的心火应当将司铎的精力消耗净尽,圣经中论耶稣时也有这样的说法。司铎要忘却自己,忘却世物,壹意奉行尊高的使命,研究更有效验的方法,常思如何将使命做得尽善尽美。

传教心火

司铎默想福音,可以听得善牧的怨声说:“我尚有一些别的羊,牠们不在这个羊圈,我当把牠们引领过来。”(望十,一六)又可看见“田也业已发白,到了收获的时候。”(同上四,三五)在这情形之下,当司铎的,能不觉得心热如火,将亡羊引归正路吗?不幸的可怜人们不但见于传教地带,而在教会传开的国也为数不少,都似无牧之羊一样,(窦九,三六)司铎看到此种景况,能不生怜悯的心么?耶稣圣心很怜悯这样人们。当司铎的,自知保有“常生的语言;”他在手中,又有再生及救灵的方法(应当帮助人)。我们当然要感谢天主,因为他使传教心火的光明照耀着司铎的头额,好像是一辉煌的饰品。我们得在心目中,看见我们的弟兄和爱子们(主教和司铎)有如精干的军队,服从指挥,向各地战线奔跑,以真理和平与荒谬作战,以光明排除黑暗,以天主之国和萨但之国对抗。

司铎要有听命精神

司铎们既是敏健的军队,即当有守纪律的精神,这就是教会所说的听命,这种听命可使圣统的各阶级谐和的连合起来。“在圣教会组织和管理上颇不单调,有主教,又有阶级较次的司铎。许多不同地位的人形成一个基督的神体。”(PontRomdeordinatpresbyt)上述的听命,新司铎已在从主教领受传油礼后即许下了,这种听命,主教们在升主教日也许与圣教会可见的最高首领,许与伯多禄继位者,许与耶稣基督的代理人。

所以,上述的听命,可使圣统的各级人士紧紧的连合起来,又都与教宗紧紧连合,这样,战争的教会『好像是准备作战的军队』(CantVI39)足使天主的敌人害怕了。听命可以节制过盛的心火,可以鼓励薄弱和冷淡。听命可使人各得其所,各尽所能。每人当接受命令,不要反抗,因反抗的结果,只是妨害教会的伟业。希望每人接受上司的命令,好像接受基督的命令一样。耶稣基督是唯一的首领,我们都应当听从他,“他为我们听命而死,死在十字架上。”(斐十一,八)

神圣的大司铎(基督)特别愿意我们知道,他完全听从天主圣父的命令。先知和圣史们,都述及天主圣子完全听从圣父的意旨说:“他一到世界上便说:你们不要牺牲和祭献,但是给了我一个肉体,……我便说:看啊!我来了。天主啊,在卷首即提到了我,使我奉行您的意旨。”(希十,五—七)“我的美餐就是奉行使我前来者的意旨。”(望四,三四)基督在十字架上,在将神魂交付与圣父之前,声明圣经对于他预言的一切事他都实行了,这是说,圣父向他委托的使命,他都作完了。即便他最后说出的“我渴”也是为证验圣经的话(望一九,二八)。这都为叫人知道,一个人虽有极兴奋的心火,仍当常服从天主的意旨,这是说,常听上司的命令,因上司是天上圣父的代理人,他将天主的命令告诉我们。

 

学问的重要

但是,在人世社会间,司铎尚应有其他重要的长处,不然的话,他的风格即不完全。这就是教会向司铎所要的学问。司铎从耶稣接得了训教真理的使命,“您们教训万民吧。”(窦二八,一九)司铎是“伊所列人的师长。”(望三,一。)当给人讲说救灵魂的道理;当取法圣保禄,“向明哲和愚昧的人们”作宣讲。(罗一,一四)但是,如果自己没有学问,怎么为别人讲说?圣神借着玛拉基亚先知的口说:“司铎的唇舌要保存着学问,大家都要从他的口舌间请示法律知识。”(玛拉一一,七)为提倡司铎的学问,没有比天主的话更厉害的,天主藉奥赛先知的口说:“因为您抛弃了学问,我要抛弃您,不许您尽司铎的职务。”(奥四,六)

司铎当明了教会的道理,法律和礼规,当会给人解释。又当启发愚蒙的人,因为现在科学虽进步了,但关于教会的事情,许多人尚不明白。德都良所说的话最适合于今日:“有时只希望真理而不认识真理,即不被定罪。”(TertullApologC1)司铎的职务,是除掉人心的偏见和错谬,这都是从敌人的仇恨来的。有追求真理的人,即当以和悦忠诚的态度为之说明。有犹豫不定的,即当予以鼓励和信任,使他能稳确达到仰望的道岸。对于固执谬见的攻击,应知道怎么对付,对付时尽可勇健,但在强固中要有缓和。

勤于研读

可敬的弟兄们,所以司铎在神圣职务的百忙中,还应当继续研读神学,把在修院所得的学问,再予以精深研究,这样,为讲道理有益处,为引导人的灵魂也有益处。此外,司铎为对起他的职务,并为使教友尊敬信任,必当保有同世代人共有的知识(虽与神圣学问无紧要关系)遗产。这是说,司铎当正确的配合时代的进步和需要;圣教会的作风即是如此,因为它拥抱着各时代,各民族,赞助一切正确的进取精神,不怕科学的进步,只要是真正的科学。各时代各学界都有著名的神职人士。在已往世纪,因司铎为知识界的前锋,所以神职人士成了学者的别名。

圣教会保存了古代文化的宝藏,如果没有教会和它的一些隐修院,这些宝藏即完全失落了。教会的著名博士们证明人类的一切知识,都能帮助解释公教的信仰,并且能保护它。对于这一点,我们举出了显著的例子,譬如,我们追封圣亚尔伯为教会博士,他是圣多玛斯的师傅,当代的人已称他为万通博士。

显然,时至今日,不能再向神职人士作要求,使他们在学术上出人头地;人类所有的学术遗产已如此扩大,任何人都有不及之处,更不能在各部门出人头地了。但是,在一方面,应当从神职人中,鼓励那些有兴味并有特殊天才者,如果他们自觉有深究一种学问或艺术的召叫,只要对于教会职务没有不适合处便好。因为这样的研究,只要不出范围,并且顺从教会的指导,即必为圣教会有荣耀,为耶稣基督有荣耀,因为他是教会的元首。他一方面,其他神职人士也该有比以往时代更大的学问,所以该有更广泛更完全的普通知识,知识的水平和范围都要比前世更高更大,总要具有现代知识才对。

司铎的道德与学问

如果耶稣“在世时,”(格言八,三一)愿意使那些完全没有学识的人们升司铎,并且借着他们显奇迹,这是为使我们知道,圣德比学识更重要。与其信任人的能力,勿宁信任天主的能力,所以我们可以重述下边神圣有益的话说:“在世俗眼中胡涂的人,天主偏即选择了他,使那些明哲的人们对他生惭愧心。……使一切肉体的人在他(天主)面前不要自夸。”(一格一,二七,二九)但是,就像在自然界,天主的奇迹只在顷刻之间使物律失掉效力,但并不毁灭物律,同样,有那些没有学识的道德人存在(活的奇迹),并不打消我们上述的真实和需要。

司铎在道德学问上都当是别人的榜样,“基督的馨香”(二格二)应当从司铎身上发散出去,这一点,在今日情形中更为适合,因为有公教进行会推动教友修高超成全的德行,使教友更多和司铎来往,更密切与他合作。教友们向往司铎如同导师,看他是教友生活的模范,传教力量的模范。


三、司铎的栽培

可敬的弟兄们,司铎的职位既然如此超越,它所要求的资格既然如此高深,那么,即极当给予修道生相当的栽培。

圣教会对于这样问题的重要深切明白,所以在以往诸世纪中,为栽培司铎,用了为其他事业未用挂虑。

教会明明知道,教友们的热心程度大半系乎司铎,司铎的将来功业系乎他所受的栽培。圣神说的话,也可以贴在司铎身上:“少年人走的道路,到老离不开。”(格言二二,六)因此,圣教会受圣神默示,使各处建立修道院,特别为栽培修道生。

修道院为主教第一挂心事

可敬的弟兄们,您们和我们共同分担着管理教会的可怕责任,修道院是(也该是)您们的眼瞳人。修道院是(也该是)您们所有要务的主要对象。特别应注意的是选择院长和教书先生,尤当特别注意神师的选择,因神师的职务为栽培司铎的心灵非常优美,也非常重要。要为修道院派去最好的司铎。如果最好的司铎正在别处作着外面相似更重要的职务,不要害怕调他们前来。着实的说,所谓一些更重要的事务,也不能和修道院事业相比,这是主要的事业,任何其他事业不能代替它。如果需要的话,也可以从教区以外请来适当的司铎,为管理修道院。管理修道院的司铎应当以善言善行,教训修道生修司铎的德行,但榜样比说话更重要。要向修道生灌输壮健的宗徒精神,务使在修道院内,兴起热心,贞洁,守规,和读书的精神来。管理司铎应当谨防修道生受诱惑,预防他们将来在世俗中所遇到的严重危机,因为他们为救众人的灵魂(一格九,二二)将来当在世俗中生活。

不朽的哲学

将来的司铎,应有当代需要的学问,我们已经说过了,但为达到这一点,修道生除受切实的古典教育外,最重要的是“依着天使博士的方法,学说,和原则”(CodjurCanC13362)学习士林哲学。我们伟大的前任良第十三称士林哲学为“不朽哲学,”这不朽的哲学很要紧,因它可以帮助修道生对教理予以深究,又可以保护他们不受现代流行的任何错误;士林哲学可以使修道生有辨别学说真伪的能力,使他们在将来研究各种问题时,有清楚的看法。有些别的人比修道生读书更多,但他们没有读过士林哲学,所以比不上修道生。

合办总修道院

如果有的地方,所有的一些教区地面狭小,或不幸圣召缺乏,或人力和财力不足,不能在每教区内都创办合乎教会法定要求的修道院,那时,最好是由该地带的主教们亲诚合作,把他们的力量连合起来,合办一座修道院,务使该院全乎它的崇高目的。这样集中所得到的好处,准可抵偿所负担的代价。但有时这样的牺牲使主教不痛快,因为他有父亲的心肠,不欲使可爱的修道生们和他在一个时期远离,主教以善牧的资格,或许愿意亲自把他所有的宗徒精神传给他将来的合作者。主教有时不欲使修道生离开他们将来传教的地方。但是,主教所出的牺牲代价,必要得到重利的偿还,因为修道生被造就好了,携带丰富的神圣遗产,荣归教区,将所得到的神圣遗产,再大量分施于本教区内,使人得到更多益处。

所以,我们常鼓励提倡并赞成修道院的创办,且多次劝人创办。在我们认为需要的地方,我们自己也创办了,改建了,扩充了几座总修道院,这是人人都知道的。当然花了不少经费和心血。将来有天主帮助,我们还要继续努力兴办这样的事业,这是为圣教会最有益处的。

选择修道生

为教育修道生当作出伟大努力,修道院是为他们设备的,但是,如果对于修道生不加细心选择,则上述的努力必归枉然。细心选择,是一切负责培养神职人员者的任务,所以院长,神师,和听告解司铎都当各就任务的范围注意选择。都当尽力培养天主的圣召,使之坚固起来,他一方面,他们也当及时注意,使那些没有资格,将来不能善尽司铎职务的青年人离开所走的道路,这道路为他们不合适。当然,更好早些叫人离去,因为在这样的事情上,迟延等待,不但犯严重错误,还可发生非常的损害。虽然如此,但若不拘因何原故迟延等待了,现在一发现其人的毛病,即当立刻矫正他,不可顾情面,不可有假慈悲,不然,这假慈悲即可变为真实的残忍,因为这是交与圣教会没有资格或不配当的职员,即便为这青年人本身也有害处,他若走在错路上,为自己为别人都有丧失灵魂的危险。

真正圣召的标记

管理修道院的人,如果注意观察所属每个青年人的天资和冲动,不难确定某人有否升司铎的真圣召。可敬的弟兄们,您们很知道,真正圣召的表现,与其借着其人心中的情感,勿宁借着他希望铎职的纯正意向;意向纯正,体育、智育、德育也都好,即适合作司铎职务。不拘谁,如果他愿意升司铎的目的,纯为奉事天主并救人灵魂,同时具有(或欲努力得到)坚固的热心,确实的洁德,足用的学识(见上文),即可表明他有天主圣召,可以升司铎。

反过来说,有的人恐是受了父母错误的鼓动,愿意成司铎,但他的目的是为凭借铎职得到世俗的利益,这样的例子在过去是往往有的。有的人,常不欲受规矩约束,不想热心,不想读书,没有救人灵魂的热情;有的人,偏重贪求肉体快乐,常不能克制;又有的人,没有读书的天资,成绩不能及格,这一切的人,都是生来即不适合作司铎的,如果不使这样的人们及早离开修道院,等到后来,即越难离开了,或者可以说,这是叫没有圣召并且没有司铎精神的人去升司铎。修道院的院长,神师,和听告解的司铎,如果他们看到上述的人们走错误方向而不尽力阻止,那么,他们对于天主,教会和青年人们所负的重责,算没有尽到。

神师的任务

我们说了,听告解的司铎和神师,都可以对上述的严重错误负责,但这并不是说,他们可以公开的行事,这是严厉禁止的,因为有神圣职务上的禁止,又当守告解上的秘密。但是,他们可以对每一修道生的心灵予以深刻的影响,并且应当依照每人在神修上的需要指导他。所以,如果院长因某种理由即意志薄弱不敢作处置时,神师及听告的司铎即当不顾情面,命令无资格或不相称的修道生,依良心的责任趁早自修道院退去。在处理这样的事件上,当坚持比较可靠的决定,这样的决定,为告解的修道生很有益处,因为这是叫他不要走向引至永久丧亡的道路。如果修道生对于离去的良心责任不太显明,那么,神长即当一面运用职权,一面运用对于神子们的慈父情感,劝那些没有必需条件的人自动退去。在此种事情上,听告解的司铎应当想起圣利高烈的话来:“普通的说,(在此情形之下)听告解者对于办告解者越严厉,为后者越有益处;待他们越宽大,结果反是待他们残酷。”圣多玛斯称那些听告解司铎的宽大为残酷的慈悲。这是一种反对爱德的爱德。

主教所负的责任

但是,主要的责任常是在主教身上,依照教会的重要法条,“如果他对于一个人的法定资格,没有积极理由的保证,即不当授与他圣品。不然的话,他不但犯重罪,还是冒着分取别人所犯罪过的危险。”(CanC9733)这个法条,好像是圣保禄劝告弟茂德的一个回声:“您不要赶速为人覆手,这样,别人要犯的罪即与你无干。”(一第五,二二)但是,我们的前任圣良说:“什么是赶速为人覆手?除非是将铎品授与没有经过考验的人,不等他达到成熟年龄,不作审察,不看他听命守规与否。什么是分取别人的罪过?这是说,授与铎品者与这不配领受铎品者成了相似的人。”(SLeomagnusEpist12)圣金口若望向主教说:“您把他升为司铎了,那么因着他现在和将来所犯的罪过,您也要受罚。”(SJoanChgs﹒,HomXVIinTim)

可敬的弟兄们,这些厉害的话,说明责任的可怕,所以米兰大主教圣卜罗梅说:“在这样的事情上,稍微不小心,即可能有大罪。”(SCarBorrom﹒,Homadordinandosdie1Junii1577)所以当采用圣金口若望的劝告:“在考验一、二、三次以后,尚不要为人覆手,必要长久熟思,仔细考验才可。”(SJoanChrysos﹒,HomXVIimTinn)这是特别指的望铎品者的圣德说的。圣利高烈说:“如果主教只在望铎品者的身上未发见不好,这是不够的;主教应当确知他有积极的德行。”(SAlph﹒—MdeLiguoriTheoMordeSacramOrdin﹒,n830)所以,如果主教们需要在事前作积极的考验,如果在犹豫时即为某人晚些授铎品,这时,不要怕别人批评太厉害,因为大圣格莱格勒说:“在树林中砍取建筑木料者,必等木料干燥适于应用时,才使它负起建筑重量。不然,即要被重量压折。”(SGregMag﹒,EpistlibrIXepCVI)天使傅士也说:“有了圣德才可以领受圣品;……所以圣品的重担当放在一种干固的城墙上,因圣德已把城墙的坏恶湿气除去了。”(S.Thom.Aq.Summ.Theol.,2a2ae9.CLXXXIXa.l.ad3m)

此外,如果能谨守法定的规条,并谨守我们在数年前借着圣事部公布的章程,(AAS﹒,volXXIIIp120)即可使圣教会少流多眼泪,使教友少看许多不好榜样。

会长的责任

我们也愿意把这些话告诉修会的总长们,如果他们有些准备升司铎的青年,也当遵守我们至今关于栽培神职人所规劝的种种,因为主教在授与入会人铎品时,普通是藉会长们的评断。

质比量更好

主教和会长,不要因为怕教区或会中司铎数目太少,即失掉应有的严厉。圣多玛斯说:“天主总不弃舍他的教会,因此,常有足用的适当司铎,供给教友的需要,所以,自管把资格适合的升为司铎,使不适合的离去吧。”(SummTheo﹒,Suppl9XXXVIa4)天使博士下边的话,几乎是逐字重述了第四届拉特朗会议(An1215Can22)所说的话:“假使将来的司铎不如现在多,但少数的好司铎,比较多数的不好司铎更好。”(同上)因此,在我们庆祝晋铎金庆之年,乘着各国修道生前来朝圣的机会,我们向义国总主教及主教团说:有一个好司铎比有许多不好的司铎更好,因为在后者的身上,教会没有希望,只有为他们悲痛了。可敬的弟兄们,如果我们将教友托靠给一些没有能力并且不称其职首领,后日怎么向牧童们的元首(一伯多五,四)和教友们最高的主教(同上二,二五)报账!

提倡圣召

负栽培修道生责任者所有的主要念虑,虽说不是使修道生数目增多,但是,一切的人都当努力提倡圣召,为天主的葡萄园增加壮健的工人,因为特别在今日社会,道德的恐慌有增无减。为提倡圣召有不少方法,其中最容易生效的,人人能用和人人当用的就是祈祷。耶稣说:“庄稼多,工人少,您们应当求庄稼的主人,使他向庄稼派来收割的人们。”(窦九、三七、三八)有什么祈祷更使耶稣圣心悦乐?有什么祈祷更能快速圆满的达到目的?除非是上述合乎耶稣热烈希望的祈祷。所以“您们求吧!必要给您们。”(同上七,七)您们求赐圣善的司铎们吧,天主必要给与教会;天主在以往世代,并且在不利于培养司铎圣召的时代,也给了圣教会司铎,并且给了更多的司铎,我们不能一一尽述,譬如,十九世纪的三位荣耀司铎,圣味亚奈,圣高陶蓝格,圣鲍斯高,这三位大圣人,有如天上的灿烂星辰,照耀人寰。我们很欣慰的把他们列入圣品了。

人方面的方法

但是,人方面的方法,也不可弃而不用,用人方面的方法,也可以培养圣召的宝贵嫩芽,天主在许多青年人的大方心地撒上了圣召的种子。所以,我们对于由圣神启示所创立的各种善会,凡以保存,提倡,爱护司铎圣召为宗旨者,我们都全心赞助、降福,并且予以嘉勉。慈善事业家圣味增爵说的好:“我们在左思右想后,总觉得发动人们作司铎是最伟大的事业。”(PRenaudinSaintVincentdePaulchap5)着实的说,天主最喜欢的,为教会最光荣的,为救人灵魂最有用处的,就是有圣德的司铎。如果一个人送给基督的最小弟子一杯水还要受酬报(窦十,四二),那么,如果一个人,(好像是)把盛着基督赤血的圣爵放在青年司祭的洁净手中,并且帮助他向天上举圣爵,当作为人类祈求平安和邀福的保证;这样的人更该受何等的酬报呢!

公教进行会

在这里,我们以感激的心情,又想起公教进行会来,这个会是我们常喜爱的,我们常常提倡了它,并且护助了它。该会的目的,是教友分担教会的宗徒事业,那么,它对于司铎圣召的重要问题,即不可漠不关心。事实上,使我们有安慰的是看见该会在司铎圣召运动方面并在其他各方面有很好的活动。当然,该会的努力所得的最好报酬,就是眼见一些司铎圣召或修会圣召由青年会团中惊人的出现。可见公进会就如一块肥沃的田地,田内有良好的种子;该会又如一个被看守的花园,其中有极美丽的香花开着,无人毁坏。因此,公进会友们,应当认清作会友的光荣,他们要知道,帮助司铎圣召运动,是教友取得“王权铎职”高位的最好方法,借着铎职,可以救人灵魂。(一伯多二,九)

真正忠厚的天主教家庭

但是,第一个产生圣召香花的适当花园,仍然常是真正忠厚的天主教家庭。“圣教会所赞美的”(EcclXLIV15)主教与司铎,大部分都受了热心父母的影响,他们的圣召和圣德,都导源于父母的榜样,因为父亲充满信德,母亲洁净虔诚,家庭间充满着爱天主和爱人的空气。当然也有例外的情形,但例外很少。

有时作父母的,欲效法多俾亚和萨拉的作风,向天主多求子裔,“为使他们永久赞美天主。”(Tob﹒,VIII9)他们在得到子裔后,当然即感激莫名,视如天赐洪恩,珍贵宝物。父母趁子小时,即教训他们敬畏天主,学热心,恭敬耶稣圣体,恭敬圣母,对圣所及神职人有尊敬心。孩子们自己也看父母所有高尚、工作、和热心生活榜样,他们看见父母喜欢天主的事情,去朝拜圣体,不但守大小斋,还自愿克己,他们看见父母及全家一齐念经,为使天主更喜欢,他们又明知父母同情穷人,向穷人分财物,儿童们都看见父母的榜样,都愿努力傲效,在这样的儿童们当中,不会没有一个人,从心灵深处,听得耶稣的召叫:“来跟随我吧!”(窦一四,二一)“我要使您捕人,如捕鱼一样。”(同上四,一九)此时作好父母的,虽然不效法比较热心时代的作风,特别为儿童圣召作热诚的祈祷,但至少对于儿童的倾向圣召没有害怕的心,而且认为是一种伟大的荣耀,是天主特爱他们家庭的证据,这样的父母是有福的。

父母的牺牲精神

但是,往往有不少的父母—甚且不少热心父母,特别在上等社会中的文明家庭—好像对于他们儿童的司铎圣召或修会圣召不能容忍,于是妄用各种理由打击天主的召叫,用一些方法危害他们爱子的圣召,良心,和救援。这种坏恶空气,弥漫在过去世纪中,不许儿童们进入神职界,(虽然是没有圣召的儿童)这种作法,定然不是上等社会的光荣,普通说来,在神职界中,最上等社会的代表寥寥无几。实在的说,现代生活中的放纵,特别是大城市中的诱惑,使青年在成熟以前已有情欲;许多地带的学校,为司铎圣召不利。这都是富裕、贵显家庭圣召寥寥无几的重要原因。那么,我们也即不能否认,这样家庭圣召的缺乏,就是信德薄弱的凭证,实在可惜。事实上,如果那些当父母的借着信德的眼光看事,还有比使孩子们作司铎更高贵的么?人们和天使们,都尊敬铎职。许多悲痛的经验告诉我们,出卖(出卖二字不算太厉害)圣召,是儿童和父母流泪的渊源。希望他们的眼泪,流的不要太晚,以免永久流泪。



四、向一切司铎说的话

最可爱的神子们,我们现在的话是直接向您们说的,您们散居在公教世界的各地,有的是教区司铎,有的是修会司铎,但都是天主的司铎。您们是“我们的荣耀与喜乐,”(IThessal220)您们“整天在暑气中作费力工作。”(窦二十,十二)帮助我们和我们的主教弟兄们,以完成为基督牧羊的任务。我们以慈父的心肠,感谢您们,并且劝您们继续努力。同时,我们一面看重您们的努力,一面在现代的空慌中向您们作一忧郁的呼吁。时代的空慌越严重,您们的救人工作也越当加紧,因为“您们是世盐,世光。”(窦五,十三—十四)

要作有圣德的司铎

但是,为使您们的工作多受天主降福,并为使工作有丰美的效果,您们该以圣德为基础。我们已说过了,圣德是公教司铎第一个重要的资格,如果没有圣德,其余的资格都不算什么。有了圣德,如果其余的资格不高,也能作出伟大功业来,譬如圣顾博狄诺,圣味亚奈,(我们已提过)后者一切本堂司铎的模范主保。我们并且用圣保禄宗徒的话向您们说:“请对于您们的圣召加以思考。”(一格一,二六)这种思考,不能不使您们对于铎品赋与的圣宠日益重视,不能不使“您们在被召后,度一对起圣召的生活。”(Ephes41)

神修进步的方法

我们的前任比约第十世,在他向神职界所作的热切劝言中,有一个神修的方法,可以帮助您们。希望您们把这个劝言反复重读。为保存加增铎职的圣宠,那是一种最有效力的帮助。劝言中所说的神修方法,就是勤作避静。这种方法,为我们一切的神子们重要,特别为司铎重要,这一点,我们提说了不止一次,特别在“我们的心思”通谕中提说的更明白。从前,在我们的司铎金庆已将结束时,为给我们的神子们留一有益的纪念,我们以为最好的方法,是藉上述的通谕,邀请神子们多从教会所有的不竭甘泉中,取那“涌现永久生命的活水。”(望四,一四)最可爱的神子们,您们是特别可爱的,因为您们更直接的和我们一齐工作,为使基督的神国在人间得到发展。现在,我们为向您们表示父亲心肠的感激,没有更好的良法,只有劝您们藉神修方法获得最好的利益。为此,您们要采用上述通谕中所陈述的原则和纲领,不但依照教会法定的时间作避静,也要在可能范围更多作较长的避静。此外,每月选出一天来,特别作祈祷和敛神工夫。这是热心司铎们的习惯。

恐怕有的人,起首只怀着世俗的卑下目的,他前来领受“奉事天主”的职任时,没有从真正召叫的正门进来,为这样的人,避静与敛神也有大用,因为他可以“恢复天主的圣宠。”(二弟一,六)这样的人,在当时也和天主及教会作了缔结,现在他只有随从圣伯尔纳多的劝言:“您要从今以后,想法使您的行为和愿望向好处改善,使您的职务变为神圣的;您在以往没有修积圣德,以后要修积吧!”(Epist27adArdut)如果他切望改正在个人意向中所有的缺点,切望善尽在起始妄擅的职务,那么,天主的圣宠,天主藉神品圣事所给的圣宠,定可以协助他作到成功。

在避静以后,您们都增加了天主的热火,更能努力救人灵魂,更有力谨防世俗的恶计了。处在今日的世界,更需要有这样的司铎,因为一方面风俗败坏,萨但横行,一话方面在世界各地又有恢复宗教热诚的有力现象,并有圣神的嘘气充满世界,圣化世界,(圣神用创造的能力)重建世界。您们充满圣神,即可把天主的爱火,传给一切和您们接解的人们,那么,您们必要搭救人类,因为基督“真正是人类的救主,”(望四,四二)在基督以外,人类没有别的救援。

向修道生们说的话

青年修道生们,我们在结束之前,要以特别抚爱的心情向您们说几句话。您们正受着栽培,准备升司铎;我们从心灵深处劝告您们,务要对于天主叫您们所尽的伟大任务全心作准备。您们是教会和民众的希望。认识天主和基督为人类得到长生的方法(望十七,三),这种积极和有效的认识,民众都希望从您们得到。所以您们要热心、洁净、谦逊、听命、守规、勤学,成为真正适合天主圣意的司铎。您们要明白,为得到坚实的培养,您们所作的努力不拘怎么大,决然没有过火的时候,因为您们将来的宗徒事业,大半与今日的培养相关。您们要努力,务使圣教会在您们升司铎时,发见您们真是它所希望的人,它希望“推荐您们的是天上的智慧,纯洁的行为,和守死善道”的精神。这样,“您们的品行馨香,即可取悦于基督的教会;您们即可以藉讲说和善表将天主的房屋(家庭)建筑起来。”(PontRom﹒,deOrdinPresbyt)

所以,只有您们可以把公教铎职的传统光荣继续下去,只有您们可以使大家希望的日期赶速到来;到那日期,人类即得“在基督神国”,尝到“基督平安”的美果。

新添的志愿弥撒

今在结束此信时,我们很荣幸的向您们—我们可敬的主教弟兄们—报知一件事,希望您们转知一切最可爱的神子们。他们在这圣年内,追随您们的榜样,使教友们沾得了许多神益。我们为向这样的神圣合作表示感激,更为使人对于铎职的光荣永记不忘,—可敬的弟兄们,我们和您们的铎职,以及一切基督司铎的铎职,都不过是对于一个铎职的参预和继续—于是我们在倾听礼部的意见后,以为最好添备一志愿弥撒,为纪念“耶稣基督为至高和永久的司铎。”我们很欣慰的将这弥撒和这件通谕同时公布,依照礼节规定,可以在星期四作这弥撒。

向大家祝福

可敬的弟兄们,现在只有向大家颁赐慈父心肠的宗徒祝福,这是大家向普世圣父希望的。这祝福的意思,是为感谢天主在这圣年中所赐的种种恩惠,并希望大家在来年多得福宠。

 

一九三五年十二月二十日,

发自罗马圣伯多禄大殿,

在我们晋铎第五十六周年日,登极第十四年。

 

教宗比约第十一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