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云南皋利民
云南皋利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333
  • 关注人气:3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民族时报》2019年12月27日发散文《青青陪嫁树》

(2019-12-27 16:11:32)
《民族时报》2019年12月27日发散文《青青陪嫁树》

青青陪嫁树

皋利民

一个周末,太阳普照大地的时候,我和几个朋友到了一个弥渡叫白邑的地方。虽然是寒冬,阳光暖暖的、柔柔的,冲淡了一路的颠簸萌生的抱怨。

刚下车,白邑完小的罗老师已经早早等候。和谐问候了一阵,我们走进了村委会。村委会的领导端来了香茶,端来了蜂蜜和核桃。罗老师打趣的说:“核桃拌蜂蜜,吃了甜甜蜜蜜。”

村委会所在地是白邑村,老一辈人说叫窝孔黑,也叫爱孔黑。说是古的时候村子里飞来一对漂亮的孔雀,落在了出水的烂泥箐,过了几天,又飞来了几只大大小小的孔雀。于是烂泥箐就成了孔雀窝,久而久之,也许是土著人的口语习惯,就把这个村子叫成了窝孔黑。现在的烂泥箐已经荡然无存,到处绿油油的山头,被瓷砖包裹的一幢幢水泥房子在绿树荫下闪闪发光。如果不是坐了一个小时车程,来到小山村,我以为到了富人别墅区。

村委会后面的高高的台坎上,有一座寺庙名曰观音殿,有明代风格。走了进去,除大殿外,杂乱无章。寺庙的痕迹很少,办学校的印记很深。新的学校搬走后,就没有人再来打扫。观音阁里有一棵高大的观音柳,有好几百年历史,歪歪斜斜,长出了不少的枯枝,尽管如此,给白邑祖祖辈辈留下的太多的回忆。无论是锁水阁,还是白马的传说,始终不能代表白邑的形象,而树的年轮可以说明一切。

白邑村人下辖5个自然村,418户。自古以来就有种树的习惯。那是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事,离白邑村委会不远的岔河村,有一对青年男女自由恋爱,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家家户户穷得叮当响,男方家摆不出宴席,女方家置不出嫁装。村子里的长老找来了双方家长说:“现在提倡新事新办,我看你们不要为孩子的婚事着急了,两家人就在村子旁边那条箐里忙上三天,栽上龙树,龙树栽完了,婚也就结了。我们老人家希望我们的子孙后代男的成龙,女的成凤。”结婚栽树不是先例,弥渡县新街镇的杨果村里那棵老树就是清朝时期,出嫁的新娘从婆家带来栽上的,现在成为村里的一个重要的处所,栽树的人早已作古,子子孙孙在树的庇护下,日子过的红红火火。

岔河村的这两家人就在箐里栽了20棵龙树。从那以后,无论是那家孩子结婚,都自觉到那个箐里栽龙树,久而久之,结婚栽树已经形成了一种习惯。这种形式已经写在了该村的上百年的《村规民约》里。更让人想不到的是,栽龙树的地方淌出了一股清泉,村里就建了一眼方井,家家户户都去那个地方挑水喝。自来水还没有接通后,上了年纪的老人,仍然去那个个地方取水,不懂事孩子们常常笑老人。老人们一本正经地说“你们这些屁孩子,懂什么,这是真龙水,冬暖夏凉,比桶装水好喝多了。”村委会的领导说:“今天给你们泡茶的水,就是真龙水。”其实,我来到喝的第一口,就感觉到了,因为要去观风景,还来不及问。

如今,这个山箐有了一个闪亮的名字,叫龙树林,成为了该村一道靓丽的风景。村民们栽树既是一种形式,也是一种图腾。在云南弥渡西山彝族就有祭树的习俗。只是各地的做法不一样。随着岁月的流失,岔河村所栽的树不仅仅是龙树。核桃树几乎成为我白邑村的支柱产业。小小的一个只有1600多人的村委会,以核桃为主的经果种植就达到8000亩,目前已有3000亩收到了效益,产值280万元。光经果种植人均1700多元。

中华民族自古就有龙的传人之说,海内外华人均以龙为中华民族的象征。青青陪嫁树四季常青,即使在寒冷的冬日,亦不惧风雨,依然葱绿如果说,那遍龙树林是那个物质贫穷落后时代的象征,那么现在这个物欲飞流的时代,我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记住“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的不朽的道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