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阿诚56027
阿诚56027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714,250
  • 关注人气:2,06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在沪服役14年,跨2军种3兵种转6营地(6-1)(随笔)

(2019-07-31 07:55:28)
标签:

上海

从军

随笔

分类: 散文随笔

热烈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2周年

 

八一献礼 

 

    没有“七一”,就没有“八一”;没有“八一”,就没有“十一”!今年“八一”,是我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2周年。

 

    每年,每逢此刻,我都会有莫名的冲动,特别是想起自己18岁(下图)开始在上海10多年的军旅生涯,点点滴滴,总是挥之不去,形影相随...... 准确地说,我在沪服役整整14年,跨2军种3兵种转6个营地,这在同年战友中是罕见的。

 

    离开上海又30多年了!30多年来,我曾把从军的往事写成文字被登载报刊、搬上博客等,但总觉得那不仅零零散散,而且少得可怜。所以,从今天开始,我把自己今生军旅生涯作个较为系统回忆留存——

 

              从军第一营地:沪西哈密路**号;内部警卫,1年2个月

 

    虽然,军人的军龄是从离开家那天算起,但严格地说,新兵连还不能算正式部队(因为还需身体复检等。记得在新在沪服役14年,跨2军种3兵种转6营地(6-1)(随笔)兵连,就有数个邻县的新兵因身体、政审等不合格而被退回原籍)。因此,正确地说,我(下图,博客头像,六五军装,在上海哈密路与虹桥路交叉处程家桥照相馆拍摄)当兵到上海西郊哈密路(1330号)完成新兵连集训之后,于1973年2月被分到上海警备区警备师四团(番号:6555部队)一营一连所在地——沪西虹桥国际机场东紧邻北新泾电影院(南)旁——应该是我在部队的第一个营地。

 

    电影院旁?具体地址门牌号呢?老实说,这并不是保密(后部队整编,那连所在的团都撤销了。不久前据上海博友讲,那哈密路还在电影院早也没了),而是由于时间太长,至今已经40多年,且我在那营地时间又太短,仅1年多点,所以咋也想不起那连队营房是哈密路多少号了!

 

    连队营地路牌号记不得了,但在连队的很多事是记得的:比如,连队属于内卫部队,主要负责内外宾出入虹桥机场进入上海市区那一段(虹桥)路的警卫任务,曾警卫过“党的第二代领导集体的核心”;比如,那时连队营房三面是菜地;面东门前有座桥,由一条苏州河支流伴行哈密路一路南行,至虹桥路还有座程家桥;再比如,连队指导员姓谢,一位副连长姓胡,我分在一连一排三班。

 

    新兵分配下连队的训练事我还记得,曾有次一夜搞了三次紧急集合,我在刻在心野里的哨声》(军旅)散文中作过记述;连队门前苏州河支流、小桥我记得,因为助民船通过包括我几个战友差点丢了性命,我把这写进了第一次“死亡”一文里;到连队大约三个月,我被抽在沪服役14年,跨2军种3兵种转6营地(6-1)(随笔)调到虹桥机场西大门参加团组织的(新兵预备班长培训)集训,后回连队又三个月,大约即1973年10月,因连队文书被调警备区,让我接替担任连队文书!实话实说,连队文书可比连队班长“风光”多了,下面细说,但我就怎么也想不通,凭啥选我、我有什么“资格”当文书?!

 

    是我下连队第一次打靶,得个新兵第二名?后来,因此又被选参加团(新兵预备班长)集训?如果说,确有这一原因的话,那么再也找不到其它的了:连队厕所,天一亮新兵们抢着打扫,而我是“我值日我打扫”;论长相,我乡下人出身,身高168厘米,又寡言少语,不惹人注意......苦思冥想,噢!后来我又想起这么一条:我应邀经常帮助班里甚至排里老战士写家信,或许他们推荐的吧?!

 

    当文书,离开班里,到连部与司号员、警卫(勤务)员在一起,当然还有连首长。具体负责出版连队黑板报(其实我板书、绘画都不行,开始只好硬着头皮干),负责连首长的(手)枪以及连队弹药的保管。在连部具体事情,胡副连长安排我的比较多,尤其是与地方(军民)联系:曾记得他去守备二师以及松江701、601厂常带上我。一次,他带我去上海复旦大学大会堂主席台,那见过那阵势,我差点出洋相。后,我因此我写下了走上复旦大学“讲坛”一文。

 

     有问题不明白,我会常自问为什么?想来那时胡副连长,常带着俺参加地方军民活动,或许把我算作了警卫员了?!或许是想让见识见识,锻炼锻炼我?!

 在沪服役14年,跨2军种3兵种转6营地(6-1)(随笔)

 

    可惜,胡副连长的心思白费了:我在部队的第一个营地——上海警备区警备师四团(6555部队)一营一连只待一年零两个月的时间,就于1974年2月,跨兵种被调上海警备区学习为期一年半的无线电(电台)报务。

 

    从此,我再没有回过我从军第一个营地,直至所在的那个团都撤消了;再,再也没有见到那胡副连长,直至今天,甚至今生了。  (图片/网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