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阿诚56027
阿诚56027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727,325
  • 关注人气:2,06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当年,一首诗写给诗老叶文福,一首诗写给师母王粒儿

(2018-03-21 15:43:17)
标签:

转载

分类: 网刊博友推荐
2018年1月4日,叶老的老战友阿诚老师(当初我在阿诚老师的博客找到叶老的博客),给我发纸条提醒我:“阿小小博友:新年好!俺是阿诚,久日未见了。去年底,看到叶文福战友写了关于为你改诗谈创作的长文,非常好,想转告你,后因事忙忘了……叶文福老师写的这篇文章,篇幅较长,诗论令人信服。又是以你的诗为由头写的,这是你的骄傲,应当收藏!!”

当年,一首诗写给诗老叶文福,一首诗写给师母王粒儿

文/半床诗

 

有幸结识当代大诗人叶文福先生,是在2015年7月10日。在正式与先生学习交流之前,在网上读了一些有关他的文章和他的诗文。

1

一日,读了先生的自传诗《我是母亲的晚子》,触动了灵魂。结合先生生平事迹,于是写了一首小诗,作为读后感:


犹忆当年母泪殇,泪滴成海志深藏。

诗魂不共乾坤老,一任时人唤楚狂。

(2015年7月16日) 


当代诗雄叶文福之所以能由一名弱子修成伟丈夫,是因为他深深体会到“母爱”的伟大。令其一生为之荣辱交集,为之魂牵梦绕,为之吟唱不绝的,便是“母亲”——生身之母,养育之土,人性之本,民族之宗。


2

又一日,看到先生在其结婚27年纪念日写给爱妻王粒儿的诗《赠粒儿》,以及3帧伉俪二人聚首喝茶的生活照片,诗情画意,温馨动人。之前看过先生和王粒儿的感人故事,深感与叶老生死相依、患难与共的爱妻王粒儿,是一位古今少见的奇女子,她有一股中国古代“士”人的侠义精神。于是赋诗一首,以表感佩之情。


侠女粒儿是福儿,清源一脉润孤诗。

低眉对饮风云淡,正是青衿醉伴时。

(2015年7月20日)



(诗人叶文福与夫人王粒儿,转载于叶文福博客)


(附叶文福《赠粒儿》原诗:

流光似水渡沧桑,二十七年短亦长。

少女曾经如美玉,贤妻依旧是梅娘。

风刀雪剑冰霜厉,淡饭粗茶好句香。

对饮交杯茶作酒,清肠吐尽是衷肠。

                  2015,3,20,于北京三叶宫) 


3

有幸结识诗老叶文福,向他学诗,是一种偶然的机缘,是一种难得的缘分。我曾在《生命里美丽的遇见:诗人叶文福给我改诗》中记述过这一段经历。

我尝试写古体诗,得益于两位诗词恩师的无私指导:一是家乡诗词作家曹少松先生,他是我学写格律诗的启蒙老师;二是中国当代大诗人叶文福先生,他的指点让我重新燃起对古典诗词写作的热爱。现再次简要回顾、梳理一下我向叶文福先生学诗,受到先生热心指导的片断。

网上认识诗人叶文福先生,首先缘于先生《将军,不能这样做》这首惊天动地的长诗,其次缘于《活着的我不是我——叶文福访谈》。斗胆向未曾谋面的大方之家请教,始于2015年7月10日。那天,不知从哪来的勇气,我以网名“阿小小”冒昧向叶老发纸条请教,请叶老指正拙文《诗人叶文福印象》。想不到很快就收到回复:“尊敬的我还不知名的先生:您的这篇文章是我那篇答记者问在网络上发表之后,我认真读到的第一篇重要文章。我感谢我的文章遇上了您。有了您这样的感想,我的文章也就找到了归宿。我真诚地寻求您的理解和友谊,愿我们像一间屋子的两扇窗户,互相对流以为乐。叶文福2015,7,10”

他还送给我一份“见面礼”(更是送给广大读者的)——“诗人本质上其实就是带着文学拳套的拳击手,他选择什么样等级的对手,就证明了他是什么等级。——刚才对一位诗评家的电话对话择录。”

后来,他竟把我写的那篇《诗人叶文福印象》小文转载于其新浪博客中。这次交流之后,我和诗人叶文福先生算是认识了。我一有空就淫浸在他的博客里,如饥似渴地阅读他的诗作和散文,更加了解他的为人和故事。

后来,先后试着写了两三首古体诗向叶老请教,得到了叶老的指导和鼓励:

——格律诗语言的难度在于,语言要流畅,不能按照平仄填词。在流畅的前提下,又要严格讲究平仄。在流畅和讲究平仄的前提下,运用格律诗特有的词汇,既有传承,又要有突破,还要有文气,雅致,深刻,不能为了流畅就写成顺口溜,写成打油诗。“红军不怕远征难”、“百万雄师过大江”就是很好的例子。(7月17日 18:18)

——我之所以连着说几次关于格律诗的基本特点,就是看您有一定的基础,但是平时没有人辅导,胡诌打油诗成了习惯。第一口奶的重要性就在这里!这首七律就好多了,虽然有的句子还有些牵强,但明显地进步了一大截子。希望能就这样坚持下去,定会有好作品问世。叶文福2015,7,18


4

最令叶老费心指导的,是我2015年7月25日请叶老指点一首习作《情寄漓江》。(一江迤逦向南行,两岸妙峰款款迎。眉黛浅深为我画,相亲最是桂林情。)叶老在指导我修改这首诗后,引发了他深深的思考,他觉得应该写一篇文章,从各个方向拓展,作比较详细地阐述。于是,他竟然陆陆续续花了2年又2个多月才写完一篇长长的诗论《从改一首小诗到关于诗的思考》(2015.7.25—2017.10.7,原题“从一首小诗的修改想到的相关重要问题”)。

叶老第一次指导:

——我觉得不错。第三句有点不顺口。格律诗的微妙在于,在顺口和不顺口之间寻找一条平衡点,这个平衡点就是文气。文气是格律诗的灵魂。就这样也是可以的。我试着改了一下,也只是供您参考:“一漓江水向南行,两岸妙峰迤逦迎。眉黛深深犹画浅,桂林爱我最多情。” 2015,7,25 

叶老第二次指导:

以上文字是我昨天给一位诗友改的一首小诗及其回信。

    回信之后,一整夜躺在床上,梦里梦外都在思索关于这首诗的修改所涉及的一些问题。我发现自己在回信时,无意中涉及到关于怎样写格律诗及怎样写好格律诗的一个十分重要问题,这就是:

   “格律诗的微妙在于,在顺口和不顺口之间寻找一个平衡点,这个平衡点就是文气。文气是格律诗的灵魂。”

    这段文字是很重要的。

但是,由于当时只是想解决这首小诗的具体问题,没想那么多,只是把这个十分重要的问题点到了,点到了而没有深刻地阐述。如同一位大夫,找着了病人的穴位,也扎了针灸,但只是解了一时之痛,没有扎到应该到的根除病源的深度,使得作者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

想来想去,觉得应该写一篇文章,从各个方向拓展,比较详细地阐述——

格律诗——还有现代诗——的微妙到底微妙在哪里?

顺口与不顺口的平衡点到底在哪里?

为什么说这个平衡点就是文气?

为什么说文气是格律诗的灵魂也当然是现代白话诗的灵魂?

……

——《从改一首小诗想到的相关重要问题1 》 叶文福 (2015-07-2623:01:36)

叶老第三次指导:

这几天写了一些七绝,不是有意要写的,而是属于自己正常的写作状态,但是我觉得也可以以作品补充给您讲的一些注意事项。

那篇文章还在写,我想写得既有格律诗创作的abc,也有一些自己独有的想法。牙痛,跑了几天医院。2015-08-06 09:48:40 [回复] 

叶老第四次指导:

《从改一首小诗想到的相关重要问题 2》 叶文福 (2015-08-24 06:48:07)

叶老第五次指导:

多谢您的牵挂,也在想您。近日在写其他文章,给您写的那篇文章也还在继续,我想写得准确一点。2015-09-10 11:04:41 [回复] 

叶老第六次指导:

《从一首小诗的修改想到的相关重要问题5》叶文福 (2015-09-28 20:26:47)

我读此诗论,豁然开朗。非深入其中出乎其外者不能作。感谢叶老师精心指点!但叶老还有话要说,其执着、专注的精神令人动容。

叶老第七次指导:

《从改一首小诗到关于诗的思考》 叶文福 (2017-10-07 19:47:07)

叶老第八次指导:

因有一段时间不怎么上新浪博客了,没有注意到叶老博客更新的内容。2018年1月4日,叶老的老战友阿诚老师(当初我在阿诚老师的博客找到叶老的博客),给我发纸条提醒我:“阿小小博友:新年好!俺是阿诚,久日未见了。去年底,看到叶文福战友写了关于为你改诗谈创作的的长文,非常好,想转告你,后因事忙忘了……叶文福老师写的这篇文章,篇幅较长,诗论令人信服。又是以你的诗为由头写的,这是你的骄傲,应当收藏!!”

于是,我急忙向叶老问好:“叶老师新年好!我是阿小小,因近年来较忙,现又有机空上新浪看老师您的诗文,真好!”

叶老回复说:“好想您!人人都有俗事忙,理解。只是为您写的文章,想写得好点,时间拖得过长,但终于写完了。也许对您有些许帮助。 祝福全家新年快乐!”

我非常感动,说:“叶老师晚上好!老师您每次回复的‘想您’‘好想您’,总能暖人心坎,让我情动于中,不能自已。更令我深为感动的是,你依然记挂着为指导我学诗而多次著文授艺,谆谆善诱,启我童蒙!我且喜且愧,甚感念老师您‘血温老树蓄新枝’的不老情怀。我将深入学习领悟您的指导文章和其他诗文作品,虽不敢说能续其薪火,但亦心向往之。”

我再次认真研究叶老为我写的诗论《从改一首小诗到关于诗的思考》,发现有很多深刻很有启发性的观点,让我对格律诗和其他诗歌鉴赏和创作又有新一层理解和认识,鞭策我继续学诗写诗。


后来,我又向叶老请教了关于一首歌词创作的问题。叶老回复说:“1、我曾是专业歌词作者,但不爱写歌词。 2、您这首歌词,猛一看,可以说还不错,但认真计较,谱曲的人是不愿谱的。原因在于:没有新鲜内容,只有词的堆砌。没有真情实感,只有东施效颦。如是一段,则长,如是两段,则不规范。 3、我试着写了前几句……” 最后,他说:“您最好自己改一下,提高才快。”


5

以上这些,都是我与叶老学习的实录文字。我曾结他说:“您的每一句教导,我都收藏在我电脑的一个文档里。这些都是无比珍贵的精神养分,我会慢慢地消化吸收的。再次感恩老师!”他回复说:“被人信任是一种高尚的幸福。”他提醒我:“每一首诗,都应该是一次探险,都必得给读者新的不同寻常的发现,不能是似而非,矫揉造作,按照平仄填词。”这既点中了我的毛病,又给予我深刻的启发。

谨以当年写的一首小诗,感谢诗老叶文福对我的指导、鼓励和鞭策。

《习诗》

习诗逢叶老,如鸟入幽林。

鹦鹉弹人舌,黄鹂唱妙音。

诗求文气顺,品贵性情真。

子夜星垂雨,撰文寄意深。



2018/3/20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