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阿诚56027
阿诚56027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714,250
  • 关注人气:2,06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我的那些好友

(2015-03-11 11:57:20)
标签:

转载

分类: 网刊博友推荐
感谢老姐厚爱,特转佳作转大家欣赏!
原文地址:我的那些好友作者:玉石cd

   在我的一生中有过各种各样的朋友,无法用一两句话说清楚,有普通朋友、知心朋友,有不畏强暴舍己帮我的朋友,十年文革中,如果没有这些朋友暗地帮助,我也许被折磨得差不多了。

   有一位博友看了“与我文革有关的信件之一《感悟人生》”这篇文章后写下的评论是“这要有多喜欢你,才会记得并写下这么多细节!只可惜了那大好年华。蹉跎!”看了这位朋友的评论,我才猛然发现,我忽略了给我写信的这位朋友的感情,令我内心愧疚。几十年了,仍然如此,多么珍贵!

   写完“文革纪实小说连载”后,收到朋友的信件在博客里发表了五封,他们都是我真诚的好朋友。为我付出过感情,也曾经给予过帮助的人,我都会一一深藏在心里,终身不忘。

   另外,博客中也有好朋友,有一位虽然曾经是边防军的一位首长(现已退休三年),和他开始交往时尚未退休(65岁退休),但他一点官架子都没有,还加了我qq好友,近两年来他疾病缠身,一只眼睛完全失明,另外一只眼睛戴上眼镜才0.6,早就不能写博文,只是转载一些文章。但是却一直坚持到我的博客点“喜欢”,或者简单的写上几句评论。即使没有新博文,他也会每天来我博客看看。

   我待人真诚,但说话往往不会拐弯抹角,常常不知不觉的得罪人,有一位昵称“总在路上”的朋友,曾经为一件事起了争执,我一气之下,把他打入了黑名单。最后发现是一场误会,他加我qq好友,在对话框主动向我道歉,现在我们不仅是博客的好友,还是qq好友,但是,他现在很少上博客了。在后来的交往中才知道,他父亲曾经是我中学老师,因此,他叫我学姐,我们是姐弟相称。(他父亲是中共地下党员,文革中被整死,他自己也差点被打死)。

   还有我的学姐阿芥,进入老年后才重逢,我俩有着同样的命运和经历。现在虽然不在一个城市,但我俩不管对方是否有博文发表,每天都会去对方博客报到。还有qq聊天,如果有一两天在电脑里看不到对方,就会打长途询问。若要外出必须提前通知。

   还有一位高干子女---“长兰gllld”的好友,我们相交不久,她一点都不摆架子,真诚待人,我们姐妹相称,只要我有新博文发表,她一定会来认真加评,文字简短却发自内心。我对这位好友充满了敬佩之情。

   还有牧石人、望林梅、阿诚、春波一冯、岳从利、海河浪花、老头山、小草菲菲、欣欣向荣、hxjs等等等等(原谅我不能一一写下),他们都会常常来我的博客给予支持和鼓励,我对他们充满了感激之情。

   当然,也有极个别的人,一开始几天之内把我所有的博文都看完,写了不少评论,热情且真诚。他请求加我好友,而他的博客全是转载,没有一篇原创,看在他那么认真看我的博文,又写出真心实意的评论,我接受了他的好友请求,可是没有坚持两个月,就再也没有来过我的博客了。他曾经对我说过,网上的人和事不必认真。虽然我做不到不认真,但我绝不是那种小肚鸡肠、斤斤计较的人,即使对这样的朋友,我会念着他过往对我的热情,有空时我还会回头去看看他以前为我写的评论,感受他曾经的“情怀”。

   在网上我会像现实生活中一样真诚待人,凡给我写评论的博友,除认真回复外,还必回访。

   我是一个很念旧的人,绝不会为一些鸡毛蒜皮的事耿耿入怀。所以,我会把每一个好友的“好”存放在记忆库里,也因此我的每一次回忆都会是甜甜的、美美的,甚至我会常常怀念他们。

   今天是元宵节,特写这篇博文对好友们表示感谢!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