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阿诚56027
阿诚56027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727,325
  • 关注人气:2,06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朗诵,是诗的翅膀(写作)

(2013-11-30 21:14:31)
标签:

朗诵

翅膀

文化

分类: 写作

朗诵,是诗的翅膀(写作) 那年九月二十三日,省职工诗文比赛颁奖会,作家杨德祥来到镇江。有幸与他下榻市文化宫同一房间。

 杨德祥先生的诗,曾是“部队一面旗,战士一把号”,军人在内的很多读者,都是先读他的诗再“认识”他的。杨德祥(下图)先生身材魁梧,从微黑的脸上仍可见到经受过特种磨炼出的沉稳的军人气质。我们很快便熟悉。他说,他“从来没有把自己看作诗人,至多和你一样,算个文学爱好者。如果说写了一点东西的话,也是生活给予的”。

 我自我介绍:在部队就特别爱他的诗,遗憾的是转业后,便再没有见教时,诗人一见如故:“那,我们还是战友呢!我最后在南京军区《人民前线报》,朗诵,是诗的翅膀(写作)和你同年转业,先后在江苏工人报、新华日报文艺处做编辑、副总编。”诗人随手递来名片,我高兴地接过同时表示歉意:“对不起!我没有名片。”接着,他问我:“你尊姓大名?”我告诉后,诗人笑了起来:“陈文生,省歌剧院也有个陈文生,他歌唱得好,有江苏蒋大为之称。嘿,你们同名,长得还有点像呢!”诗人盯我看了一会,拍拍我的肩,俨然是老朋友,笑得更开心。

 “耳闻过,还到我们淮阴唱过歌。我不会唱歌,没有机会见!”

 “没见过?有机会安排你们见见如何?你不会唱,会写呀!”

 “这当然好。可我写也不行!还请杨老师多指教!”我把话题扯到写作上。

 杨老师又笑了:写作谁行啊?谁都不能说行;谁不行?我看谁都行!转业后这些年,除做编辑外,我一直坚持写。切身体会,还是毛主席老人家说的,应“深入生活”,才能写出好的作品。坐在屋子里侃,还有玩文学,炒文学,要不活见鬼,终有完的时候。早些年的朦胧体,我不敢妄加评论,只是想问,李白杜甫的诗要是朦胧的,能妇幼皆知流传至今?诗,讲究意境讲究“藏”,但“藏”到几乎没有人看懂、领会,弄到报刊上发表,当代人读不懂,再留给子孙后代,就能读懂?简直不可理解。当然,当作爱好,自我欣赏,别人就问不着了。我很敬佩,我省的煤田出身的作家孙友田(右下图,孙老和小学生在一起),退休后坚持在煤田写作,其实就是坚持生活。孙老一次到郊外,触景生情写了篇《郊外的树》,朗诵,是诗的翅膀(写作)朗朗上口。不长,我能背出来:

 被压的长得很低,

 被挤的长得很细,

 ......

 为了一点泥土,

 挣断了根须,

 为了一点空间,

 把自己的身体挤细,

 郊外的树,

 长的也不容易!

 没有亲身观察,坐在屋子里侃,能侃出这既明了又意味深长的诗么?不可能!除此经外,我想,诗要有韵脚,适合朗诵。朗诵,是诗的翅膀。

 有翅膀,诗才能飞翔,才能飞进千家万户! (未完,待续)

            (图片/网络谢原作)

 


我的更多文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