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阿诚56027
阿诚56027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714,250
  • 关注人气:2,06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拒绝约稿(一)(写作/16)

(2013-11-03 20:32:27)
标签:

拒绝

约稿

文化

分类: 写作

拒绝约稿(一)(写作/16) 说这话,对于一个业余作者,连我自个儿都觉得“真有些不识抬举!”不怕把好心的编辑都给恼了?

 当一个人有梦寐以求的愿望实现了,悠地又断然摒弃,心灵定经历过一路不同寻常的“苦旅”。前些年,我就有过这样的体验。

 笔耕者,开始都有些虚荣心,渴望自己的作品能被编辑看好,甚至大白天都在做当作家的梦。数年前,我有几篇拙作在报刊发表,一阵自慰陶醉之后,便又企望有编辑来约稿。一份汗水一份收获。随着我的言论、散文、小说等不时在报刊台刊播,我的“梦”似乎也渐渐地发“圆”了......不过,从此懊恼也像影子似的,前后左右不离不弃地伴随着我。

 那一年,我的散文《村名的变迁》在一家市报副刊头条登出。姓严的编辑在寄来的样报里夹带来一份热情洋溢的约稿信:“......拒绝约稿(一)(写作/16)当前,有关市民改革心态的作品颇受欢迎,请赐稿。”我虽在中央级报纸上也发过稿子,但编辑向我这无名作者约稿,却是“我写以来”第一回。顿“喜欲狂”连战几个通宵,写了两篇亲送编辑部。见一头发稀疏、鼻梁上架着“瓶底”的老编在改稿。上前一问,正是约稿的严编,我立即肃然起敬。

 严编摘下“瓶底”,连连让座、沏茶......我受宠若惊;严编似乎也喜出望外,相见恨晚:“你文笔不错,那篇散文写得好,写得好!一到手我就把它排在头条,到总编那就通过了。”严编赞赏有加。“哪里,哪里!多谢严老师栽培!”“约的那稿,写得如何了?”严编话未落地,我即双手呈上稿子。他重新戴上“瓶底”将我那稿子朝眼前凑,开始一字一句地,到第二、三页他就翻得快、看得快了。第二篇几乎没看就空翻过去:“可以,还可以!只是有几个地方,要斟酌斟酌。你看,这头一篇第三段,再下篇第二节是不是有点累赘、多余?回去删改,整篇再斟酌下。”严编微笑着把稿件递回我:“怎么样,啊?”“行,行,行!”我维维诺诺。

 命题作文,我在学校就怕。心中没“模特”,怎能画出模样?约稿这“命题”没写好!回来我愣了半天。考虑到今后,又想与编辑这“第一次”不能失约!反复“哄”好自己的情绪,按严编指点修改,寄出。两天后严编来电:“改的不错,下一两期发。”我大喜过望。报纸天天来,总是先翻副刊。一周两周,一月两月没见稿件露脸,我仍耐心等待。一次,参加一个新闻发布会与严编巧遇。未等我开口,他挺惋惜道:“那两篇稿件,总编没通过。这样,你再写写别的吧!”噢!

 在“车马炮,将仕相”济济的文学大棋盘上,知自己小卒都算不上。俗话说“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乡人土话“自己能吃几碗饭,自己最清楚”,我自找台阶下,但心里对这第一次应约失败,惋惜“白花了时间”对那心血凝成的两篇稿件,仍有那么点不甘。因此,我一边写点别的,一边对没用的两稿再加工润色,改发他报。

 没多时,外地两家省级报纸将两稿先后刊出。其中较远的一家晚报李编还写来“大作已发,望继续惠稿。”哟,成“墙内花”了,我沾沾自喜,翻出平日拟好的稿件选题,全面调动生活积累,一鼓作气写出几拒绝约稿(一)(写作/16)篇,从中选二寄给那家晚报。三月过去,未冒泡。相隔千里,没辙!但又恐邮寄丢了,便去电询问。李编极客气:“稿子全部能用,只是暂时排不上版面。”又三月仍不见踪影,我急了。最后红着脸把几次放下的电话又拿起。李编抱歉又无奈:“下期撤下一篇,给你上。不过,只能给你上一篇了。”

 不久,李编寄来样报。唉!看着副刊末条那篇文章,想到李编那勉强的口气,以及发这稿周折很多时间,劳神许多脑筋,还似沾了多少人情,我心里实在发虚,而且觉得极不划算......(未完,待续)(图片/网络 谢原作)

 



我的更多文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