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阿诚56027
阿诚56027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714,250
  • 关注人气:2,06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朋友.酒.诗(写作/15)

(2013-10-30 21:34:10)
标签:

朋友

文化

分类: 写作

朋友.酒.诗(写作/15) 他,来到江南,人都说是北方大汉;他,走在草原,标准是位剽悍的牧人。一个文学爱好者,探访到他,那便如自投“罗网”:像逮住一个故旧、朋友,说上一夜,他的话似乎刚刚开始。

 顾绍康,江苏昆山人。虽已是中国作协委员、电力文协副主席、《繁星》杂志主编,在文学舞台上,仍着力写好每一篇作品;尤其喜好和基层文学爱好者交友,尽情领略生活的乐趣。

 顾老师以诗登上中国文坛。他的散文、文学评论一样不菲。他出过十多本书,其中就有三本散文集,两本评论集。“快六十了,眼睛又不好,原来可以熬夜,现在主要起早写。一天写两篇文章或五六首诗。”他狂热地献身写作,坐他身旁的老伴曹老师对他的诗总是不屑一顾。作家顾绍康纪念馆他听了,常用手夹下几乎不离嘴的烟,笑着自嘲:“我在她的眼里,就跟我在当官者眼里一样,一钱不值!”他的笑,是张大嘴巴、无所顾忌的那种。据说,他的倔劲曾使在他领导下当技术员、后又当他的领导,对他出言不逊而遭他不予理睬之难堪。

 顾老师好多作品已经发表,并收入集子,仍经常拿来与朋友们推敲;他诗作如云,仍坚持深入生活。下去“我是苦也能吃,罪也能受。”他说深入生活,苦自然少不了。“人要苦能吃,福也能享。我到过包括国外不少地方,吃过各地美食。可条件不允许时,只要一馒头一点咸菜也行。”

 他说,老舍先生同文学爱好者交友,给他深刻印象,并影响着他的一生。“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朋友.酒.诗(写作/15)一次在京参加一个文学创作会。进入会场,我瞅空坐上了两个空位中的一个。一会来了一个老头,坐上我身旁另一个空位上。会开始前空隙,他问我叫什么名字,从哪儿来,在哪单位呀等等。其余参会的人,都看我俩似“朋友”在交谈。稍顷,听介绍我身边坐着的是老舍先生时,我一惊,才后悔这个位置不是我坐的。但庆幸的是,认识了老舍先生。”

 “编辑不能光把稿子拿来,编上去就行了。要注意培养作者,联系作者,最重要的是与他们交朋友。”受到老舍先生平易近人作风的感染,顾老走到哪儿,文学爱好者还没有找他,他往往自己先去找文学爱好者,和你谈写作,也和你逗乐子,喝酒。顾老喝酒,有斤把二锅头的海量,且极其豪爽。尤其与我们这些文学爱好者,不管杯里有多少,他总是一饮而尽。说“这才是朋友,这才尽兴。”据说的一次,在草原上喝多了,朋友.酒.诗(写作/15)睡着了。一帮当地朋友把他头上插上草,胸前摆上两只青蛙,照了像,并题为“人与自然”,拿到报上还发表了。为此,顾老师没有一点生分,像大兄长还写了一首诗:

该醉的时候,

就得醉!

醉了,

就少点演示;

醉了,

就多一点坦露。

不醉,

就不是牧人的朋友!

 说到酒,顾老师作为诗人喜好酒,也写了不少以酒为题的诗。据说,《好汉歌》词作者,还借用了他的“生死之交一杯酒”、“水里火里不回头”等诗句。是下半夜了,顾老师和大家交谈仍在进行时,考虑到他年岁与休息,我和几位文友“主动”递上笔记本,他喜孜孜地一一接过,稍作思考给我题了一首藏头诗:

 文友最相识,生为知己博;

 存得一双笔,正普爱之歌。

 (图片/网络 谢原作)

      (不久前,惊悉顾老师已于前些年因病去世,年仅64岁,谨以此文纪念)

  


我的更多文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