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阿诚56027
阿诚56027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771,210
  • 关注人气:2,07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三进三0一(散文)

(2013-08-31 20:59:20)
标签:

三次

三0一

医院

健康

分类: 散文随笔

 三进三0一(散文)炎夏八月初,从南方休假到京。下榻帝国大酒店的当夜,邪气袭身发起烧来,我把随身携带的感冒药吞下半把,无效。

 处疾求医。第二天一亮,同事陪着匆匆打的去较近的解放军(301)总医院,诊断确“是感冒”。开回100多元钱药,又服一日一夜,烧不退,头痛欲裂,实在难忍。“疾重思愈”,想到在家偶有发烧,挂瓶吊针即好,见效快,人也少受那“烧”罪。第三天起床后,腿已无力挪步,自个就近到大酒店前玉渊潭医院沙窝医疗站。进门诊室我说明来意和要求,一医生像观赏珍稀动物般打量我一番,满脸惊诧一副京腔:“打吊针?在北京不管到哪家医院,感冒发烧是不会打吊针的!”“怪!发烧不能挂吊针?这是以前观念,现该改一改了。”我更惊诧并费了好大力气。“北京,不像你们南方,还是比较规矩的......”医生还说了些我实在无心听的医学原理。

  两天不甘饭菜之味,晚上正色乃衰。真是“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时难”呐!身体阵阵烧的难眠,头脑似乎出现了幻想:“咋能挂上吊针呢?”“看急诊,对!”我为自己想出的这条退“烧”三进三0一(散文)主意而庆幸。半夜,同事陪着我二往301。到急诊室时,烧似退了些,我托着脑袋“哼而求医”,一量体温37度2。医生不冷不热:“没发烧,不用看急诊。”“一阵一阵烧几天了,来时还在烧呢!”我好言说明解释,在医生拿起处方单时,同事帮腔提出“大夫,请请,帮他挂个吊针”,医生说“不。”我又是一番叫痛诉苦,医生似动了点恻隐之心,叫我先去查血。“血项不高,更不能打吊针!”看医生坚决,观急诊区只区区两人挂吊针。我降而求之:“那打点青霉素吧?“但急诊只打一针!”“我们外地来京,能请给打两天?”“这是规定!”

 一针下去,一夜安稳好睡。可晨起烧亦起,咋办?同事亦急,说“在京,想挂个吊针这么难。这老发烧,人那吃得消?不如,乘飞机回去算了!”“休假还未休,哪能为个感冒,飞回去呢!”我在思想,再去解放军309医院试试急诊。硬撑着打的到309,我说明情况与要求,女医生量过我的体温:“36度8,也不高,还打吊针?回去吧!这儿39、40度还排不上呢!”见鬼,和上次一样,一到医院烧就退了。三进三0一(散文)“排不上,现在不是没有人吗?请帮我挂一针不?”我说话已很费力。“不可以的,你也不发烧,好好的吗?”同事插话道:“他是在硬撑着!”“硬撑?不还能撑住吗!?”嘿,还能跟她说啥呢!我们的企图没有得逞。

 无奈,只好再去301。挂号时,我们选了专家门诊。我把到京服药的情况尤其是所受高烧之苦统统倒出,妄想赢得面前这位医生的同情。“你这,不需挂吊针,再吃两药就好了。”老医生和蔼婉拒,又安慰着说“给你开点好药”,把我打发了。

 病去如抽丝。在我快要卧床不起、束手无策时,烧渐渐退了。此时想起当初我根本无心听的医学原理,不禁动容:随意打吊针,眼前舒服,但身体抵抗力将衰退。一时受几天罪事小,抵抗力可是身体根本大事。

 只顾眼前一时舒服,不顾长远利益,这种观点,虽然很难说是旧观念,却是应当很好地改一改才对。(原载《张家口日报》)(图片/网络 谢原作)

                                                        


我的更多文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