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阿诚56027
阿诚56027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727,325
  • 关注人气:2,06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与编辑(写作/04)

(2013-08-16 20:53:37)
标签:

写作

投稿

编辑

文化

分类: 写作

我与编辑(写作/04) 写作,与手握稿件生杀大棒的编辑打交道,多少寒暑了,我啥滋味都尝过。初时,常常埋怨编辑不公。后来,我边写边研,琢磨也挺累人、不咋好干的编辑,觉得“世界真奇妙”!

 一次,“心源为炉,笔端为炭”,我写了一篇散文。先后投给了市报和省行业报,无一中的。好友抱不平,拿过我的退稿投去省外。“东方不亮西方亮”,没多日竟见报了。后在一次会上,我神经兮兮地把那张报纸摆到省行业报某编面前。“其实,这篇稿子当时我根本没看完,外地用不奇怪,‘家花没有野花香’吗!哈哈......”风流女编轻松自如,坦率至极,倒把我结结实实地给奚落了一顿。“家花?野花?”我忽有所悟:三更灯火五更鸡红眼虎似的熬出来的稿子,编辑轻松抬手,一枪就给毙了,我岂不白辛苦?人呐,真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

 于是,我眼睛向外,面向全国,稿子到处投,录用率不断上升。没半年,那行业报女编来电约稿。我与编辑(写作/04)我一再推说“最近忙,好长时间没有动笔了”。其实,其时我除了向外地投稿,还用笔名,在她版面上发了两篇。不知怎的漏了风,后来,那女编偶遇见了我:“老弟呀,老弟,你滑天下之大稽,贩桃(出走)不打招呼,还就地打我们自家埋伏?”“家花没有野花香’啊!在此,还得感谢你这大编呐!”我边说带侃,“完全彻底”地报了那顿奚落之“仇”。

 一次,某报连续刊发了我《夏晚读路》等两篇作品。“散文能写到这个样子,实是不易了!最近需要水(阿诚注:当时洪涝)题材的作品,请赐稿。”男编来信对我先赞后约,受宠若惊,我作辑以迎,唯恐不及。便立时三刻,案牍劳形......不日,“狂涛”涌向报社,男编发回“修改”,我如接命令,改后誊清再寄出。不知咋的,后报上连“水”的影子也没见着。无奈,我惦量重投,后在一家省级报副刊二条刊出。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如此数次之后,我掌控,在某报上发了一两篇作品,即使编辑来约,暂时也不要给其稿件。那年底,某编先来信约稿,后又隔三差五来电催。当时,我一稿刚寄出,手头无其他作品。没法,我与同事打招呼,某报某编再来电话找,不管我在与不在一律回“不在!”如果自己接电话就准备告诉他:“就看刚寄出的那稿件退不退了!”我与编辑(写作/04)闲着我揣度,编辑得稿容易,手头稿子多,自然挑三拣四,甚至怀疑稿件的质量。

 还有一次,完成一篇春节专稿。我抄了数份,发出一份后,打电话问编辑,回“不用”,立即给其他报刊发第二份,电话还回“不用”,我就快件发第三份,一位老编辑回答含糊,我就传真发第四份......最终,稿件被《经济日报》等两家报刊采用。正庆幸这时效性很强的专稿,终得刊发辛劳未付之东流时,某报熟编电话:“......现在,见到你的稿子,我就感冒。”感冒?他大概以为我一稿多投了。我悄一思忖:“哈哈,你感冒啊,我吃药!”听出他的双关语,我身子俯向电话机先解释再扯闲。“噢,你狡猾狡猾的!大新年的,下不为例啦!哈哈哈哈......”电话那端笑声,把我的耳膜震得微微发痛。       (图片/网络  谢原作)

 



我的更多文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