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赵丹阳
赵丹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221,445
  • 关注人气:1,69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鬼谷子:怎样让领导的决策有利于我们?

(2019-11-14 09:39:00)

领导者每天都在做着各种各样的决策,他们的决策往往关乎集团兴衰和基层福祉,以及各种力量的此消彼长!因此,如何使领导者的决策有利于己方,这一直是各大智库精研不辍的课题。

 

鬼谷子给我们支了五招,这五招有阴有阳!我们来看一下《决》篇的原文:

 

圣人所以能成其事者有五:有以阳德之者,有以阴贼之者,有以信诚之者,有以蔽匿之者,有以平素之者。阳励于一言,阴励于二言,平素、枢机以用;四者微而施之。于事度之往事,验之来事,参之平素,可则决之。

 

(《鬼谷子—决篇》节选)


鬼谷子:怎样让领导的决策有利于我们?

 


 

这五招如果全讲,时间肯定来不及。因此我们只讲其中最具有代表性、也最厉害的两招:“以信诚之”和“以蔽匿之”!

 

先来谈一下“以信诚之”,举个案例!当初秦武王想要攻打宜阳,于是跟左右说:“我想要攻克宜阳,你们有什么好办法没有?”

 

左右都回禀说:“甘茂号称国中智者,才学非凡、见识过人!您何不招他前来询问一二?”于是秦武王召见甘茂,对他说:“大家都说你聪明、说你能耐,赶紧给我拿个主意!大胆一些,不必拘束!你要是说的好,我赏赐你五百金怎么样?”

 

甘茂权衡再三,娓娓应答道:“其实这个主意我早就有,这个主意我已经想了两三年了。但是我不敢轻易进献,因为我有两个担忧,一是替国家担忧,二是替自己担忧。为什么说替国家担忧?因为宜阳自建立之日起,韩国就派了十二万官军加以驻防,这还不算当地的绿林草莽和江湖豪侠!如今韩王又把宜阳周围的四郊六县全都并了进去,号称是扩权强县!因此宜阳它表面上是个县城,实际上是一个郡,易守难攻。您想要把它啃下来,非三五年不可,我不知道您有没有这个决心,也不知道国家有没有这个承受能力,此其一!”

 

甘茂停顿了一下,复又缓缓说道:“第二我是替个人的前途命运担忧!为什么这么说,给您举两个例子!张仪这个人您知道吧?他替大秦筹谋定计,蚕食诸国,吞并巴蜀,可以说立下了丰功伟绩!但是功成之后,满朝文武夸奖他的寥落星辰。反而纷纷诋毁他‘虎狼纵暴’、‘狐媚纷纭’,是个无耻小人!一代功臣竟然遭受这样的诋毁,弄得张仪是天天惶恐度日。”

 

秦武王闻言,若有所思。

 

甘茂又继续说道:“还有一个人叫乐羊,他奉魏文侯之命攻打泰山诸国,不到三年就接连攻城拔寨,但是功成凯旋之后,却有人扒他的老底,跟魏文侯说‘乐羊这个小子太不地道了,当初就是个痞子流氓,天天打架斗殴、调戏妇女,你怎么重用这样的人?’可恨的是,魏文侯不但不替乐羊主持公道,反而借机敲打乐羊,跟乐羊说‘将军你在外征伐时,弹劾你的大臣有300多个,你说我是应该奖赏你,还是应该处罚你?’吓得乐羊赶紧伏地就拜,说‘我哪有什么功劳,都是您运筹帷幄,还赏什么赏?您别赏我了!’”

 

秦武王点头微应。

 

甘茂道:“您看,现在实心用事者,屡遭贬斥!但是钻营小人,却身居高位!我说这个话您也许不爱听,但这是事实!现在我不过是一个羁旅之臣,在秦国毫无背景和地位,但是您的重臣权臣,像公孙大人、陈大人全都是亲韩派,如果发动这次战争,一切顺利倒还好。倘若中途不顺,他们一定会劝您杀我,以平息物议,涤清流弊。”

 

秦武王赶紧说:“先生多虑了,我不会听那些杂七杂八的言论!”

 

甘茂继续给秦武王打预防针:“那可不一定,当初曾子的母亲在屋中纺纱织线,这个时候突然过来一个人跟曾母说,你的儿子杀人了!曾母说,不会的,我了解我儿子的为人,他不会杀人!过了不一会儿,又来一个人跟曾母说,你的儿子杀人了,你赶紧躲一躲!曾母说,你不要再说这种话,我不会相信的,于是把那个人轰走了。又过了一刻多钟,又来了一个人,跟曾母说,你的儿子确实杀人了,我亲眼所见,你赶紧避一避!曾母吓的是投针断织、翻墙而逃!以曾母之明鉴,曾子之贤德,曾母听见三个人说他儿子杀人了,就确信无疑!这是因为什么?这是积骨销金、积羽沉船、三人成虎!现在我跟大王您之间,未有骨肉之亲,而将来非议我的将不止三个,您将何去何从?”

 

秦武王听了甘茂这番论述,表示十分无奈,他继续询问道:“那么先生你究竟如何,才肯呈献方略为我所用呢?”

 

甘茂说:“您先不用着急,如果您真心实意的想要攻打宜阳,不妨在此之前先在息壤这个地方,跟我歃血为盟!我们指天问地、签订协议!协议上也不用多写,就写八个字:君不负我,我不负君!如何?”

 

秦武王干脆利落道:“好!”

 

甘茂又道:“我希望本国的鹰派人物王、许、李、张四位大臣,以及刚刚归附的滕、越、宁、曹四个小国的君长一起见证这次盟誓!”

 

秦武王沉声允诺,于是二人击掌为誓。

 

不到半年,进军果然不利,事态焦灼!这个时候举国沸腾、物议哗然,公孙大人和陈大人果然趁机从中作梗,对武王说:“大王,您当初是误听了谗言,甘茂的话怎么能信呢?您现在应该杀他,以谢天下!”

 

面对巨大的压力,武王有点动摇,这个时候甘茂跟武王说:“武王,当初咱们两个击掌为誓还算数吗?”

 

武王思忖道,如果说不算数,那么对内无法安抚鹰派,对外又失信于他国。万一给新来依附的四个小国留下“轻狡反复”的印象,它们恐怕就要倒向齐国,从而对我国边境造成威胁!

 

最重要的是,如果说不算数,自己一国之君的颜面往哪放?!只能硬着头皮答应:算数!

 

于是继续调集全国的人力物力,直到打下宜阳为止!


鬼谷子:怎样让领导的决策有利于我们?


 

我们再来仔细品鉴和咀嚼一下这个案例,如果当初甘茂急功近利,为了区区五百金,就冒冒失失地把自己的战略计划和盘托出,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后果无非有二,其一就是秦武王不能贯彻始终,半途而废,那可真是徒劳无功,人财两空,于国家十分不利!

 

第二种可能就是秦武王虽然坚持下来,打下了宜阳,但是为了平息政治反对派的意见,不得不杀甘茂以谢天下,这对个人十分不利!

 

而甘茂,他把可预见的情况事先讲明于前,并且巧妙的引入了“多方博弈”机制,这就使情势发生了根本性的逆转!不仅让秦国开疆拓土,也让自身安如泰山!

 

法家有言:“小人谋身不谋国,崇侯、恶来是也;君子谋国不谋身,比干、商容是也。圣人俱焉!”

 

在浩泱冗长的华夏历史中,有两种人,一种人工于谋身,懒于谋国;另外一种人工于谋国,拙于谋身。而甘茂智类超群,两者兼谋,真是近乎圣人!

 

以信诚之”我们讲完了,再来谈一下“以蔽匿之”。

 

在现实生活中,我们经常会遇到这样一种情况。就是领导给你派了一个重活,这个重活谁都不乐意干,最后轮到你头上。你千方百计把这件事办好了,但是事后却有人找茬整你,打小报告!

 

我们看看姚贾是怎么处理的?他面对同事打击、主上见责的危境,不仅安之若素,反而以只言片语倒转乾坤、化险为夷,技艺之精湛可圈可点!

 

当初,燕、赵、越、楚想要结成联盟,一致对抗秦国,秦王召集大臣和宾客共六十多人商议对策。秦王问道:“当下四国准备联合攻秦,而我国正当财力衰竭、战事失利之时,应该如何对敌?”大臣们不知怎样回答。

 

这时姚贾站出来自告奋勇说:“臣愿意为大王出使四国,一定破坏他们的阴谋,阻止战事的发生。”秦王觉得可行,便拨给他战车百辆,黄金千斤,并让他穿戴起自已的衣冠,佩上自己的宝剑。于是姚贾辞别秦王,遍访幽、冀,深结其君。四国素来知道秦国不好招惹,此次又得到钱帛无数,便决定暂时罢兵言和。秦王知道后十分高兴,认为这是姚贾的功劳,马上封给他千户城邑,并任命他为上卿。

 

韩非却认为秦王对姚贾嘉奖太过,其因有三,首先,姚贾不过是魏都一个守门之人的儿子,他曾在魏国当过盗贼,后来侍奉赵王,也因谋事不利被驱逐出境,对于这样一个“世监门子,梁之大盗,赵之逐臣”,不可过于抬举。

 

其次,诸侯的合纵战略早在苏氏兄弟相继逝去后便已失效,各国之间离心离德,根本不可能做到真正意义上的“联盟”。燕、赵、越、楚虽号称“和衷共济”,然而不过是虚张声势,以图自保。类似这种乌合之众,只需稍加点播,间以利害,久必自散,完全不用派姚贾“重金以结”。

 

此外,姚贾出使荆、吴、燕、代等地,长达三年,耗去秦国财货无数,不仅没有换来敌国“割地纳贡”之实,而且就连资金去向也没有明确记录。如此看来,他若非“中饱私囊”,就一定是“结外邦以自重”。

 

我们看一下,韩非子不愧是法家集大成者,寥寥数语,就把姚贾的人格、家世、能力贬的一文不值。招招切中要害!

 

可惜,姚贾并不好惹!


鬼谷子:怎样让领导的决策有利于我们?

 


 

秦王召来姚贾问道:“你有没有把寡人给你的钱挪作私用,抑或用之结交诸侯?”

 

未料此时姚贾竟然毫不隐瞒,直言坦陈道:“有这回事。”

 

秦王变了脸色说道:“那么你还有什么面目再与寡人相见?”

 

姚贾说:“我如果不把这些钱其中的一部分挪作私用,我周游列国又靠什么生活呢?我如果不把这些钱用来结交诸侯,他们凭什么答应我罢兵言和呢?”

 

秦王不语。

 

姚贾趁机煽情道:“虽然如此,我对大王的忠心天地可鉴!昔日曾参孝顺父母,天下人都希望有这样的儿子;伍胥尽忠报主,天下诸侯都愿以之为臣;贞女擅长女工,天下男人都愿以之为妻。大王试想,假如我不忠于大王,以四国君主的明察烛照,为何还会与我结交?夏桀听信谗言杀了良将关龙逢,纣王听信谗言杀了皇叔比干,以至于身死国亡。如今大王听信谗言,就不会再有忠臣为国出力了。”

 

秦王又说道:“寡人听说你是世监之子、魏之盗贼、赵之逐臣,可有此事?”

 

姚贾见招拆招,正面回击秦王的问询,说道:“姜尚在齐国时是妻子所弃的庸夫,在朝歌时是血本无归的贱屠,在庙堂上是权贵摒斥的家臣!他在棘津时降格以求,情愿充当苦力,聊以为生,却都无人雇佣。但文王慧眼独具,以之为佐,最终击败纣王,取得天下。管仲不过是齐国边邑的商贩,在南阳穷困潦倒,在鲁国时曾被囚禁,齐桓公不计前事,以之为佐,其后九合诸侯,一匡华夏。百里奚当初不过是虞国的一个乞丐,身价只有五张羊皮,可是秦穆公任用他为相后竟能无敌于西戎,还有,过去晋文公倚仗中山国的盗贼,却能在城濮之战中获胜。这些人,出身无不卑贱,身负恶名,甚至为人所不齿,而明主加以重用,是因为知道他们能为国家建立不朽的功勋。”

 

秦王琢磨再三,道:“你说的的确有些道理!”

 

姚贾一看,秦王怒气已平,登时暗下计谋,蓄势反扑!

 

他跟秦王说:“陛下!我最近看了一篇文章!真是遣词高妙,玄理幽微!是一篇不错的好文章!”

 

秦王说:“好文章你就分享给我!”

 

姚贾说:“这个文章当中有这样一句话‘先王之治国也,使法择人,不自荐也;以功授爵,不自度也。是故能匿而不能蔽,能败而不能饰!’”

 

秦王说:“这个话说的太好了,这个话好像就是韩非子说的!”

 

姚贾说:“没错,这正是韩非子写的《明法篇》!这一篇的核心思想是:应该以一个人的功劳来确定一个人的地位和官职!您同意这句话吗?”

 

秦王说:“当然同意!治理国家就应该这样!”

 

姚贾说:“臣不才,入秦以来,颇有微功!但是不知道韩非子对秦国有什么贡献!如果韩非子对秦国丝毫没有贡献,那就是他言行不一、自相矛盾了!”

 

秦王思忖再三,于是重赏姚贾,处罚韩非。


鬼谷子:怎样让领导的决策有利于我们?


 

今天我们讲了“以信诚之”和“以蔽匿之”。相较而言,后者难度较大。因为“以信诚之”,只要做到料敌于先、开诚布公就够了。

 

而“以蔽匿之”就必须做到三点:一是随机应变,二是临时设谋,三是“托于似类”。

 

有人说你讲的随机应变,临时设谋,这我都懂。“托于似类”我不明白!

 

在此我就不展开了!因为百度百科上对“托于似类”的解释非常完备和详实。还附有一串案例,大家可以看一下!

 

我只是简单地概括一下:托于似类——这一招是韩非最早发明并总结出来的,但非常吊诡的是,韩非也败于“托于似类”,足见此招幽险诡秘、深险难测。我们千万不要轻易使用,以免玩火自焚!

 

除非在一种情况下,我们能够递出这招杀手锏,那就是万般无奈,以求自保之刻。就像故事中的姚贾,他本来并无害人之心,是韩非必欲杀他而后快,他这才正当防卫!



《鬼谷子–大智慧》已断货,可加微信zhaodanyangok获取电子版,或关注公众平台“丹阳论道”免费阅读。

 

 

鬼谷子:怎样让领导的决策有利于我们?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