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孙权为何让此人担负丞相重任?

(2017-11-14 08:29:32)


今天我们谈一下步骘,步骘这个人有两下子。值得谈的,有四件事情。

其一,避难江东,降身辱志。

汉朝末年,天下扰攘。步骘就跟他的好朋友卫旌一起到江东避难。这两个人,白天呢,就种点瓜果梨桃,摆个小摊子,在那吆喝,以此自给自足。

当时呢,这俩人在会稽郡谋生,这个会稽郡有个黑老大,叫焦征羌。这个焦征羌在当地拢了七八百个小弟,势力极为庞大。

步骘和卫旌商量,在他的地盘上摆摊子,得给人家上点供吧!俩人就凑了几万块钱,带上一些水果,去看望这个焦征羌。

但是这个焦征羌呢,对这两个人的到来不以为意,倒头在屋里睡大觉,把他们两个晾在门外,一晾就是三四个时辰,也不给搬把椅子、上个茶什么的,让两个人干站着。

卫旌忍不了了,想要拂袖而去。

步骘劝阻道:“再稍微忍耐一下,我们来的目的,本来就是求他罩着咱们。现在咱来了,礼物却没递上去,反而会因此跟他结怨。”

又过了一个时辰,焦征羌才不紧不慢的起来,眼睛都不朝步骘他们看一下,直接跟属下说,该吃晚饭了啊!

于是下属给他准备晚饭。这个晚饭上来以后,焦征羌把好酒好菜端到自己的桌子上,把一些萝卜缨子、白菜帮子搅合一下,让步骘和卫旌吃。

卫旌心中郁闷,难以下咽,而步骘却把饭菜全部吃光。其后才与卫旌告辞而去。

事后,卫旌大怒,问你怎么能忍受这种屈辱?!

步骘答道:“与时屈伸,柔从若蒲苇,非胆怯也;刚强猛毅,靡所不伸,非骄暴也。以义变应,知当曲直故也。

卫旌骂道:“少跟老子拽文,听不懂!”

步骘说:“人家现在这样对咱,是理所应当,因为咱还没混出来!”

后来这俩人混出来了,都当上了市级干部,有一天又看见了焦征羌。这个焦征羌吓得要死,赶忙赔罪。

卫旌嘴里喋喋不休,低声念叨着:“你盯着点,我有机会就弄死你!”

焦征羌冷汗直冒,一个劲的讨饶。

而步骘呢,谈笑自若,只字不提当年的事情。

事后,步骘的同事严畯就问他,对于焦征羌这个事,你本来可以选择两种做法,第一种是杀了他,以雪当日的耻辱。古人说“一饭之德必偿,睚眦之怨必报。”你杀了他,也不过分。

步骘答道:“分金掰两、小肚鸡肠,何见用于王者?”

严畯说,你还有一个选择,像当年淮阴侯韩信一样,重用他,以显示包容大度。

步骘笑着说:“以德报怨,何以报德?故君子以直报怨!我如果重用焦征羌,就显得太做作了!其实对于这类人,最好的办法是遗忘,他不配占据我的记忆!如果不是今天卫旌非拉着我来会稽郡旅游,我已经把他忘得差不多了!”

严畯听罢,佩服步骘的气度,与其结为至交。

孙权为何让此人担负丞相重任?


第二件事情,设计锄奸,稳定交州。

自汉末以来,交州因地处偏远而难以管制。这个交州啊,有两股势力,时常龙争虎斗,扰乱地方,导致政府号令不行。

一股是当初刘表派过来的赖恭,赖恭名义上是交州省的省长。

另外一股是苍梧太守吴巨,这个吴巨名义上是市级干部,但是势力庞大,人脉广博,比赖恭更厉害。

因此,在二人斗法的过程中,赖恭常常略处下风。赖恭扛不住了,他不忍见自己的势力日渐衰微,于是派人向孙权求救。

其后,孙权任命步骘为立武中郎将,给他一千个小兵崽子,让他平定交州的局势。

满朝文武认为做不到,当时有武将提出来,如果想要平定交州的乱局,起码要两万兵马。因为吴巨手下的精锐就有八千多,还不算民兵。

孙权让大家放心,说步骘这个人是凭脑子办事的。

步骘到了交州以后,干了三件事情,出人意表。其一,跟赖恭结怨。而且上表参劾赖恭,一是弹劾赖恭手下骄纵,侵扰百姓,二是弹劾赖恭尸居余气,为官不为。这起政治事件在当地闹得动静特别大,文人墨客几乎家喻户晓。

弹劾的奏章到了孙权手里,满朝哗然。不少谋士认为步骘脑子进水了,咱们要平定交州,那赖恭是团结对象啊!你有毛病,参劾他!就算是赖恭真有不对的地方,你也应该睁一眼闭一眼。

唯有孙权和张昭两个人,认为步骘另有深意。

其二,不惜重金,结交士燮。士燮呢,也是交州一个小军阀,在岭南一带小有名气,表面上受吴巨的节制,也可以说是吴巨的半个属下。

步骘不惜血本,把带来的盘缠和粮食,都倾囊相送,不仅如此,还对士燮封官许愿。士燮感恩戴德。

我们再谈一下步骘干得第三件事情,就是结交吴巨,并且给吴巨写信,其文略曰:“余闻削株掘根,无与祸邻,祸乃不存。今赖恭退走零陵,阴怀异志,不可不除!”

意思是,大丈夫做事,要斩草除根,除恶务尽,你吴巨虽然把赖恭整得很惨,但是他还没死,他还是名义上的省长,很有可能死灰复燃。所以你要及早下手。

吴巨一看,乐坏了,心想早就听说步骘跟这个赖恭闹不和,没想到矛盾深到这种地步!既然步骘也想把赖恭除掉,那我不妨借刀杀人。

吴巨就派密使问步骘,具体怎么除掉赖恭,你有计划没有?!

步骘说有个兵不血刃的计策,咱们俩在士燮的地方,也就是你手下的地盘上,摆一桌,以商谈政务为名诱使赖恭前来,然后于酒桌上杀之!

吴巨听说,要在自己手下的地盘上摆一桌,那没问题。士燮也算半个自己人,而且干事干净利索,就同意了。

次日,赖恭果然前来赴宴!吴巨仰天大笑:“赖恭,汝今死矣!”

步骘面色阴冷,指着吴巨说:“该死的人是你!”话音刚落,士燮带着数十刀斧手就冲进来了,一举斩杀吴巨。

吴巨到死也没弄明白,步骘打一开始就想除掉他,一直在布局。

孙权为何让此人担负丞相重任?



我们再谈步骘身上的第三件事,不避危难,匡救贤良。

孙权晚年,重用酷吏吕壹,让他负责监察百官、处理刑狱。吕壹为人阴狠,吹毛求疵。稍微有问题的官员就会被诬陷以重罪,且滥用严刑。甚至孙权的女婿左将军朱据、丞相顾雍等也被诬陷,遭到软禁。

步骘想要上书澄清事实,希望法办吕壹,还给那些被冤枉之人一个公道。

当时周条劝谏步骘,说大人还是不要引火烧身吧。谁敢说吕壹所行,不是陛下之意呢?望你深思熟虑,不要触怒主公。

步骘说,我敢于参劾吕壹,有两个原因,其一,《汉书》曰:“宽饶正色,国之司直”。身为大臣,应尽切谏之责!其二,当初汉景帝重用郅都,又杀了郅都,汉武帝重用张汤,又杀了张汤。这两个酷吏都是按照皇上的旨意办事,最后还是被杀了,你说因为什么?

周条就说,可能一方面是他们没有利用价值了,另一方面是得罪的人太多了。

步骘说,吕壹的下场也会和郅都、张汤一样!

于是,步骘密奏孙权,说现在吕壹当道,致使“无罪无辜,横受大刑,满朝文武,谁不战栗?

孙权心下思忖,吴郡的几大家族,有势力的已经被我整的差不多了,不会有人再敢发动清议,分庭抗礼,吕壹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于是杀死吕壹,以谢天下。

孙权为何让此人担负丞相重任?


第四件事,劝谕天子,留心治道。

身为上位者,如何治理国家?要把握哪些原则?类似这样的著作,我国历史上真是汗牛充栋。譬如《谏太宗十思疏》、《六国论》、《美芹十论》、《陈六事疏》等等。这些著作好是好,但是内容过于繁杂、冗长。

步骘写的《上疏论典校》,就显得要言不烦、简单明了。他认为人君只要掌握四条,江山就搞掂了。

我们来赏析一下。

步骘在这篇文章中指出:“今之小臣,动与古异,狱以贿成,轻忽人命,归咎于上,为国速怨。”由此可以导出人君治理国家的首要原则:重视司法,反腐肃贪。

步骘又言:“若施政令,钦顺时节,官得其人,则阴阳和平。”由此可以导出人君治理国家的第二要义:任人以贤,抓大放小。

步骘还强调:“县赏以显善,设刑以威奸,审明於法术,则何功而不成?

也就是说,人君要赏以劝善,罚以惩奸。什么叫“奸臣”?怎么辨别?奸臣都有哪些招数?这个步骘没提,但是这方面的著作不胜枚举。譬如《贞观政要·论择官》有记载:“内实险诈,外貌谦谨,巧言令色,嫉贤妒能;所欲进,则彰其善、隐其恶,所欲退,则明其美、匿其嘉,使主赏罚不当,号令不行,如此者,奸臣也。

当然,这只是简要的论述。要想知道更为具体的奸行,可以参看《群书治要》的“六正六邪”或者桓范的《世要论》。

在文章末尾,步骘强调:“窃闻诸县并有备吏,吏多民烦,俗以之弊。”就是说要“裁撤冗官,精兵简政”。韩非子曰:“官有一人,勿令通言,则万物皆尽。”意思是,每个官职只有一人,不要让他们相互通气,那么万事万物的真相都会显露出来。

你不能设一个县,县长有一个,副县长20多个。或者说你设立一个财政厅,弄十一二个副厅长。这样不仅权责不明,而且老百姓负担也大。

步骘这四条,都可以说切中要害。今天我们谈步骘就谈到这,下期《公子神聊》我们谈下张昭。

作者  赵丹阳  文史作家,时评人。微信公号:wuleihuaji 


 

孙权为何让此人担负丞相重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