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淑珍似水流年
李淑珍似水流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529
  • 关注人气: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母亲的缝补

(2017-03-30 09:52:58)
标签:

微散文


      春日傍晚,去看母亲,隔着门板听到里面有哭声,心急如焚的我,翻遍所有的口袋,终于,找到一把备用钥匙。当我转动钥匙打开门的时候,发现屋子里黑黑的,看不清母亲的身影,一声声撕心裂肺的哭声刺穿耳膜,“妈,您怎么啦”?母亲丝毫没有反应,哭声反而比先前更大了。拧亮灯,看到母亲泪流满面,我知道母亲是想念父亲了。
       自从父亲去世后,母亲茶饭不思,整日枯坐着发呆,像这样放声大哭,还是第一次。当年,桃花灼灼,母亲出嫁了,此后,父亲异地求学、工作,母亲住在寒窑里苦等十多年才得以团圆,他们的爱情故事,被当作现代版的薛平贵与王宝钏的传奇在四邻八乡流传。等到母亲平静下来,我们慢慢地坐下来说话,母亲又重复起她和父亲的故事。我静静地听着,不忍心打断。临走,母亲依依不舍地送我到楼下。碰巧,看见张姨扶着拐杖,孤孤单单地坐在长椅上发呆。两个老人见了面,说起自己过世的老伴又哭了起来,清冷的月光下,老人佝偻的身影和树影叠在一起,晃来晃去。一只孤单的小狗,围着她们不停地打转。
      春意渐浓,再去看母亲,却看到她把一大堆衣服,全部抖落在床上,翻来翻去,沉默不语。当她发现父亲那件旧的衬衣上,有一个极小的洞时,急忙拿出针线包缝补起来。
       窗外的桃花,忽然开了。母亲坐在窗前的椅子上,安安静静地缝缝补补。枝头,一只小鸟拍打着翅膀,不停地鸣叫着。
                                                                              ——发表于《在场主义微散文》公众平台

-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