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颂钵精品课程
颂钵精品课程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5,360
  • 关注人气:1,1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外星人的眼泪: 颂钵像...正常能量释放的有感地震呀!

(2013-08-16 11:16:43)
标签:

颂钵

音乐疗法

身心灵

治愈系

健康

时尚

分类: 颂钵◆声音疗愈

外星人的眼泪: <wbr>颂钵像...正常能量释放的有感地震呀!

 

                   我必须要先自首一下:其实一到工作室、呆呆地听完Una老师的解说,我就直接进行声音按摩了,并沒有先阅读纸本说明喔。声音按摩結束后的小空当我才拿起纸本说明來看,看完也才觉得过程中的感受真是太真实了。事后想想,如果拿「做实验」來比喻:我知道我的实验目的,也知道实验流程,只是不知道实验結果,我需要在操作实验的过程里细细观察每个流程的反应或变化;沒有先看说明就直接接受按摩的我就好像进行了神秘的人体实验,而我的实验結果应该很漂亮喔,因为我发现太多小反应了,嘻嘻。


                声音按摩的一开始就是要直挺挺地坐在一面大锣前,很快地我就发现我实在太爱驼背了,大概是把自己缩在一起才会感觉安全──于是在Hans老师敲大锣时,我一直专注著在心底吶喊「挺直!」。但过沒多久我觉得从背后整个热起來,左边腦袋也开始痛,大锣敲完后我也觉得太阳穴旁边应该有一层薄汗了。接下來在离大锣一段距离的地方坐着、让Hans老师敲着缽在身上画來画去,因为持续在心底提醒自己要坐直,坦白说我沒有什麼太特殊的感觉,只是感觉涼涼的,所以猜想着大锣一定就是发热的原因,哈哈哈。


              到放着很多大小缽的平台去躺着,一开始因为很期待「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而脑袋动个不停,但这个阶段整体來说有点像是正在关掉一台开了很多很多程式所以频临关机的電脑──虽然每个程式都要关很久,但总有关完的一刻啦。一开始老师握着我的左脚,第一个念头是「哇!好嫩好软好热的手!」,老师的手感觉真是太极品了,很赞很赞。但缽敲着敲着左脚踝沒多久就隐隐作痛,我才回想起高一时左脚扭到的痛苦经验。我把这个回忆放在一边,闭着眼睛的我看见了绿色跟土黃色的分叉树枝,缽声也让我觉得溫柔,像自己在跟幼犬玩闹时一样;做到右脚时我看到的却是很多很多紅色的叶子,缽声虽然让我觉得有点利,但也像小狗被摸着头一样(对!瞬间我有种变可爱小狗的感觉)。当缽放在脐轮的位置时,我只感觉到一整片的橄榄绿,放在靠近心轮的位置时其实我看到活火山正在冒岩浆,哈哈哈~而且感觉靠近胃那边一直在有感蠕动。放在肚子正中央时倒是感觉到一整片的水蓝,应该就是水吧,这时我也开始打很细碎的小小嗝,当下觉得我好像螃蟹吐泡泡一样,很有趣。在这个同时我也似乎听见一个声音说着「去成为」,当下我当然满头问号,但我就把这感受摆着。

 

                  在缽声之外其实也一直听见像是纸片高速挥动拍打着什么的声音,不晓得那是什么啊,很特別。Hans老师敲着身边整排的大小缽,生理上就是感觉靠近的身体部分都在跟着声波震动,声波就像海浪一样拍打身体,此刻完全可以理解黄力行唱的「音浪太強~不晃会被撞到地上」(咦),所以我跟着音浪(!)一起流动时,脑袋给的直觉感受就是「像很多细碎的有感地震」那样:原本地壳处于一个旧的平衡,但就是需要移动到一个新的位置上,中间就需要气象局所谓的「正常能量释放」。地震可以很大很大、让地壳一次到位,但过程也让地壳上面东倒西歪;但Hans老师的缽声传递的就像缓慢但持续的小小地震,精细地用巧劲把我这个笨重大地壳整理到对的位置,但我依然安好完整。回想起來,这一段进行时,我还真的像是看到了台湾岛的立体模型啊!原来我这么爱台湾。


              正感觉着我的內建关机程式运作得很順利时,Hans老师叮叮咚咚地敲起头部附近的各种工具,听起来很轻快。其实第一个是想起妈妈,但脑袋告诉我明天就要回家见到妈妈了,所以把个感受先pass、放在一边;当我打算重新感受时,眼睛就开始湿了。发觉眼睛湿的瞬间其实我还蛮惊喜的,因为我是眼睛很干的人,平常要发泄伤心也不会哭,或着说我是学不会哭的人,非得要切了洋葱或是心情超委屈才会哇哇地哭出来。但眼睛越來越湿,接着眼睛就自己不停滴下泪來,我有点吓到。因为我当下并沒有任何的念头跟情绪,所以就只好很讶异地感觉眼睛一直在滴眼泪。我不讨厌这个反应,当下我也觉得我很安全,也似乎听见有个声音告诉我「交给上天」。其实我听到这声音的第一个反应是「瞎密?」,那个声音也不厌其烦地回应我「对,交给我就对了,不要担心」、「跟你说,交给上天,乖」这样的语句(而且有几句还是用台语讲的喔,口气感觉超级power!语句有力到听了想不相信都不行啦!哈哈),回想起來也觉得很有趣,心头暖暖的。最近的确很容易被自己的脑袋杂念弄得心头乌烟瘴气,能这样子安下心来真是太好了。


              最后的头肩颈按摩,Hans老师的手法真是很溫柔,但明明已经把眼泪擦掉也确定一点也不想哭的我却在一开始又在左右两边各掉了一滴眼泪,好奇妙啊。揉着揉着又开始感觉头有点痛,那种熟悉的头痛感也像是沒睡饱时那般,我是想着这也许像是把停不了的脑袋处理一下,释放了一些被我压缩的疲劳,所以头痛想睡觉是超级理所当然的。所以就算生理上正在头痛,但感觉就是很放松很舒服的。


              我其实是下意识讨厌英语的人,能不要使用就不要使用,更別提学习了。所以讲得一口菜英文的我跟Hans老师的沟通就是靠全世界的共通语言,就算只有点头微笑比手画脚也可以沟通的。不得不说我感觉Hans老师是好nice也好活泼的人,肢体语言很丰富的!哈哈哈~真的好可爱耶。在声音按摩的过程只专心注意当下的感觉,整个疗程結束后坐起身就感觉神清气爽,也就是在声音按摩結束的那一刻马上反射性地下了「刚刚整个过程都好神奇好有趣」的结论。只能说如果一直企图用文字去具体化所有过程感受,到最后会连自己都觉得好像是在推销什么;这就跟人生一样,果然还是亲自体验一遍才会知道「这到底在干什么」啊。

 

             真的很感谢Hans老师的缽跟手,还有这个晚上的一切。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