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河南办招婿婚礼解决性别失衡

(2014-10-16 09:57:32)
标签:

杂谈

文|李辉 编辑|张晗

10月15日“国际农村妇女日”。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曾在国际农村妇女日致辞强调,增强农村妇女权能对于结束饥饿和贫穷至关重要。农业“女性化”在世界各地渐趋普遍,但由于根深蒂固的社会性别偏见和歧视,从事农业生产的妇女仍不能平等地获得土地、信贷、技术及培训等生产性资源,使其自身的发展潜力未能得到充分发挥。

在中国,农村的青壮年都跑到城市谋生,大量农田和家务劳动丢给妇女特别是已婚妇女承担。全国妇女联合会调查显示,农村留守妇女达5000万人,留守儿童则逾6000万人,妇女成为农村的主要劳动力。在重男轻女的不平等政策下,农村妇女在受教育程度、土地和财产拥有权、参政议政等方面明显低于男性,造成农村地区贫困女性化和女性贫困化。

此前网易新媒体前往河南登封探访由河南社区教育研究中心和乐施会组织的“悄然而深刻的乡村变革”社会性别平等项目。农村妇女如何提升自我摆脱贫困?在“男孩偏好”强烈的农村地区,男女平等的观念能否细化为制度落实?周山村,作为全国第一个制定体现性别平等的村规民约的村庄,其经验显示,妇女们有能力和潜质改善生活,进而在为自身争取权益的同时带动村庄变革。

刺绣赚钱供女儿读书

“我叫景秀芳,2004年开始担任妇女手工艺协会会长,2002年时我们叫妇女传统手工艺小组,发展至今共有成员12人”,“我叫郝玉枝,俺家那年办了‘女娶男’婚礼” ……协会姐妹一起站在台上挨个儿做自我介绍,脸上洋溢着笑容。很久没热闹的周山文化大院,一下子来了这么多访客,姐妹们开心不已。2002年冬天,当地NGO“河南社区教育研究中心”在乐施会支持下,召集20多位周山姐妹成立“妇女传统手工艺小组”,鼓励大家一起做活增加经济收入,并陆续开展“性别平等意识”、“让我们更有自信和力量”等一系列培训。12年过去,这帮普通的农村妇女不仅学会了画画,出了书,还让周山扬名全国,创造出农村妇女参与社区治理、推动村庄性别平等,可供分享的“周山经验”。

河南办招婿婚礼解决性别失衡手工艺协会成员在台上自我介绍

2014年5月,由手工艺协会历时两年制作的刺绣书《咱们的故事咱们绣》在香港出版。该书记录了协会姐妹12年来的成长变化,并配以刺绣作品讲述她们的经历。书的编者芳子在会上说,所有访谈内容均由妇女们提供,里面的故事和生活场景,也是她们刺绣所画,一针一线都是妇女文字和思想的表达,绣出了她们的心灵世界。“刚开始时她们不愿意拿笔,觉得自己根本就不会画画,但现在个个都是插画家”。

河南办招婿婚礼解决性别失衡手工艺协会成员集体创作的刺绣书

会议刚结束,郝玉枝就来到二楼工作间,忙起手上的活儿:春芳画线、裁布料,玉枝坐在一旁纳鞋底。她们每天工作八小时,月收入600元左右,“按工”而非“按件”计算。12年来,协会成员互帮互助,谁家有烦心事,几个人互相开导宽心,“挣钱多少不要紧,在一起开心最重要”年龄最大的王云说。

河南办招婿婚礼解决性别失衡郝玉枝和秋凤在做鞋

过去,她们是村里最不起眼的一群人,除了农田劳动、外出打工,没事时就在家里做针线活,妇女们常聚的聊天场所和牌场都见不到她们的影子。2002年,河南社区教育研究中心成员来到周山考察妇女传统手工艺情况,让她们拿出自己做的活儿看看,“一个个都很害羞,还不好意思地说‘老丑,做得不好,别笑话’”中心主任梁军回忆当时的情景说。而从有了手工艺小组,透过多样的培训和外出交流,妇女们俨然脱胎换骨。

河南办招婿婚礼解决性别失衡手工艺协会的工作间

“以前和丈夫吵架我就只会哭,现在也敢和他争辩了”53岁的秀芳笑着说,男女平等是她的规矩。秀芳育有两儿一女,闺女是老大,现在登封一家武术学校教书,“闺女不能参加国家的招教考试是我一辈子的遗憾”,对于当初女儿辍学,秀芳仍心有愧疚。秀芳的丈夫金栓重男轻女,老大老二该上初中时,因家里供不起就让16岁的女儿放弃学业,后来秀芳参加协会不仅有了经济收入,思想也发生变化,女儿20岁时得以再次读书。“俺闺女懂事,在河南教育学院读完成人大专就去工作了。”如今,丈夫金栓比之前进步很多,不仅帮她买菜做饭,还经常为协会买刺绣样品,“他就是懒,希望以后能多帮我分担点家务劳动”。

参与修订村规民约 为妇女争取权益

2014年6月,河南社区教育研究中心和周山村三委(村支部、村委会、村监委会)共同举办了“周山村‘村规民约’大家谈”活动,就各地修订村规民约过程中遇到的难点问题进行了热烈讨论。此时,距周山村第一次修订村规民约已有6年之久,虽然在“‘纯女户’享受双份村民待遇”问题上仍存有异议,但对于“女儿招婿不做限制”都表示支持。

这一点改变,还要从郝玉枝家的“招婿”婚礼说起。2008年1月,中央党校妇女研究中心“性别平等政策倡导课题组”成立。调研发现,我国出生性别比失衡的根本原因是人们强烈的“男孩偏好”,而这和村里的分配制度有很大关系。梁军认为,集体资源分配、家产继承都是以男性为中心,要从根儿上解决出生性别比失衡就得从修订村规民约开始。时任村支书景占营主动请缨, 并提出“周山村行动计划”:从改变村民观念入手,举办一场“男到女家”的婚礼;在村两委换届选举后,立即着手修订村规民约。

“吉日良辰迎佳婿 男到女家树新风”,在郝玉枝家的客厅摆放着镇计生委6年前送来的牌匾。墙上还悬挂着大女儿的结婚照和外孙女的百天照。玉枝生有两个女儿,没儿子一直让她和丈夫觉得没有面子,也成了她心里的一块疙瘩。大女儿涛红的婚礼则彻底治好了她的心病,“扭秧歌、唱豫剧、抬花轿……周山的人,邻村的人都来看热闹,有300多人观礼呢!”这在以前的周山村几乎不敢想象。即使是招婿上门,婚礼的形式也是“男娶女”:婚礼前一天,女婿住在岳母家,媳妇送到婆家,女婿再出发把女儿“娶”回来。强调的仍是男性中心地位。“现在村里的双女户可以招两个女婿,二闺女以后结婚不管是在婆家还是想跟着我们都随她意。”玉枝开心地说。

“男到女家”的婚礼产生影响后,周山村两委于2009年初着手修订村规民约。2009年3月10——11日,村两委在中央党校课题组协助下,组织召开“周山村村规民约修订研讨会”,手工艺协会会长景秀芳作为特邀代表出席。她提出的“男女婚居自由”、“离婚或丧偶妇女应该享受村民待遇”等条款,后来都一一写进村规民约。回忆当时的心情,秀芳说:“以前妇女没有权力参加村庄事务管理,这次被邀请来当妇女代表,把自己憋了好长时间的话说出来,心里特别高兴。” 这也是周山村历史上第一次由村民自己制定村规民约。之后,登封全市325个行政村、漯河47个村庄先后效法周山村修改村规民约,并推广到黑龙江、安徽等省市。

在此次媒体倡导会上,全程参与指导周山村修订“村规民约”、中央党校“性别平等政策倡导课题组”组长李慧英评价称,周山村的村规民约触动了中国的父权制,作为农村社会管理的方法,是法律和民意的双重体现,其所体现的男女平等观念已深深扎根于村民内心,不会因村两委的换届而发生改变。

女儿打幡摔盆,引领村庄风俗变革

“修订村规民约,提高了我们妇女的地位,村民的生育观念也有很大改变。过去搞计划生育,就是整天撵人,逼着去上环,结扎。老百姓是跑着躲着生男孩,不生男孩不罢休,现在人们都不去做胎儿性别鉴定了。”做了12年计生专干的周改云如此说。作为纯女户,对于村里提倡和实践“男女平等”,改云最有切身感受。

改云姐妹五个,没有男孩,家中排行老二。2012年2月,改云偏瘫好几年的母亲去世,此时周山村修订村规民约已经三年,村民的观念发生很大变化。村两委为落实村规民约中“支持纯女户老人的葬礼”,主动提出为改云母亲举办追悼会,改变旧的丧葬习俗。葬礼上,改云为母亲主持出殡和打幡,四妹改凤摔老盆。出殡之前谁“摔”老盆等于当众宣誓他是财产继承人,在过去,“摔老盆”的一定得是儿子或孙子,没有儿子的侄子代替。这场葬礼让大家看到,女儿也能养老送终。

2012年,周山村第二次修订村规民约,将原来的30条增加为34条,其中体现性别平等的条款有14条。在这次会上,村支书董银川总结两次修订村规民约的经验说:“修订村规民约后,村两委做起工作省了不少心,干部群众的观念都发生了变化,但独女户享受双份村民待遇的条款至今没有落实,前两天还有个村民找到我反应既然男女平等,为啥独子户不能享受两份村民待遇,可男女在实际生活中享有的权利真的一样吗?”

在周山村的一系列变革中,当地妇女组织“手工艺协会”对于推动性别平等、促进妇女参与社区治理功不可没。周山妇女的变化,也让人们看到女性自身的发展潜能以及对带动家庭、社区变革所产生的影响。正如乐施会性别平等项目负责人钟立珊所言:农村妇女素质差并非天生,更不是妇女自身的问题,而是我们没有提供给妇女应有的资源和机会,让她们去成长改变。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