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茶醉

(2013-03-19 22:03:31)
标签:

茶意

品茗

散文

休闲

杂谈


人们都习惯饮茶时水煮沸后就泡茶,这样易破坏茶的鞣酸和芳香的物质。使茶有苦涩味,降低了茶的保健作用,最好水温在80度左右。
  人们只知道酒会醉人,实际茶也会醉人,饮茶过度,晚上照常会失眠,睡不着觉,眼瞪到天亮。解茶醉最好办法,吃几块糖块,神经就会缓解过来。
  我几个月没有到“回品”茶庄去了,这次晚饭后,我抽了一个时间来到回品茶庄,因久了关系,过去认识的小姐都调走了,调来的小姐都不认识,所以感到陌生。
  这两个小姐,张小姐、彭小姐,他们年小清纯,女孩子在茶庄接触人多了,会审视人,猜摩来客,眼睛像麦芒一样,好像带一种“刺”审视对方。
  小张是安溪人,小彭是闽西客家人,二十多一点。小张像一股清泉,潺潺在山溪流去。
  小彭刚出农家,天真笑起来甜甜的,一个山妹子的气质,像阵风蔚过枫林,带来春风,捎去秋雨,总有一点土香,一副憨厚的客家妹子的纯真。
  人来到社会上,社会造就一个人,人在社会生活当中,人间冷暖,社会的淡凉,会告诉我们许多做人的道理,这就是人生哲学。
  我饮茶也有年头了,安溪县生产“铁观音”,它有茶都之誉。
  我特地去安溪县一次,小车走了三个半小时才到达。山路逶迤,有高山山峦,很多山地,开垦着种茶,墨绿色,高不到一米,0.5公分左右,有人在采茶。并不是人家所说唱着山歌,说得太浪漫了。
  山路上拖拉机,拉着麻袋,这采拮下来的茶叶,拉回家去。
  安溪县城,一条河分河东河西。县城我感到很大,建筑几成规模,街道繁华,交通方便,小车如流水。给安溪县市场经济带来繁荣。
  县郊沿线,各庄号牌匾,高高的竖在那里,成了一道风景线,安溪县高门大户茶庄,成了茶庄连线,在安溪县来说,可能是显赫人家。在厦门开禾路,都有安溪人开的茶庄,开放三十多年来,生意场上的打拼,成了富甲一方庄主。
  我到安溪转了几条街,都没找到饭馆,饮食经济发展不平衡,形成茶庄多,即成了茶都,外邦客人都会来参观拜访,吃饭成了憾事。
  夜已经很晚了,“梁祝”的乐曲,还在似泣如诉,如哀如怨,在静静的茶庄里,好像空气都凝固了,再这个夜晚,声细细,倾述数百年人间男女悼曲,人世间多少事总是渐渐沥沥地。在人生长河中流去。
  一个时代历史,有它的风涛雨骤,历史的回忆,好像如歌如泣。
  “梁祝”成了千古佳话,人世间有多少唱不完的歌:一步步一款款都是情,男女缱绻。哥德·维尔特的一名言:“多少男子不钟情,多少女子不怀春……”

  【怀春曲一首】
  慵拢残云,难收华妆,后苑春草茜茜,路幽冷翠,小莲步,婀娜幽香。自怜哀愁,二鬓银霜。
  瘦了黄花,蹀步山林幽径,山风送雨,风絮花阑干,花影零落,莺啼,推门轻轻,鬓霜湿,解怨闺阁凝停。
  桃花肥,李花廋,烟柳暗相思。怕上绣楼,眺烟雨湖边,梁郎来见,愁云满絮。莺啼声声。鬓两边慵倦插花。罗帐灯昏,春来愁去,春归何处,何不把愁带去。
  梁祝给这夜色增添了一点情绪。
  不喝了,我要走了。张小姐彭小姐送我出了门。路上车辆如流水疾驰而去。三三两两的人在路边蹒跚地走过,我在茫茫的夜色中,踏着夜色的路回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