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梅里小河
梅里小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06,991
  • 关注人气:2,08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小小说·第五剑——祝贺梅里小河写作五周年

(2018-05-22 15:21:54)
标签:

祝贺写作五周年

小小说·第五剑

 

夕阳抱着梦想转过身,走向山的另一边。暮霭沉处,一个独立的俊影出现,手持一柄长剑,锐气峭拔,贤光淋漓。健步款款,如雁姿在鸿天平逸,雄英敛敛,如鹰灵在长空劲舞。

 

那个影子越来越大,一个眉目清秀的少年正潇洒走来,身后的霞光犹似剑气四射,映出他蓝白相间的长裳。渐渐地,他走向近处的神仙山谷,山谷幽幽生风,瑟意不禁令他打一寒噤,似乎寒到心内,身子微颤一下。

 

他低头进洞。洞内有一张石床,深蓝被褥整洁平铺,如一倾海浪滔声波平。床边有一香炉,空气里流动着一丝残香。倚墙处,有一张石桌,一支铜烛台上托着一支白蜡烛,石桌上有一摞书籍,一叠笔墨,依墙而立,墙角还有一张琴,似乎久不弹,些许灰尘占满琴弦。少年将剑举起,看了看剑上镌刻的“第五剑”三个字,他把剑插进剑鞘里,小心翼翼地挂在墙上,点上蜡烛,蓦然整个山洞耀得通明,他脱去两套外裳和一条束在腰胸上的白色长绷带,放在石凳上,再取下十字发髻,站在铜镜前。

 

他开始在镜前欣赏自己:一头秀发飘落身后,一身青色云裳透出独特的面庞,月眉与贝目,忽明忽闪,窈身与窕影,且细且长,恍然间,一个清素美丽的小女子,出现在铜镜里,她——就是主人公小素。小素拾起晨间从林中采来的野菜,走到洞深处的拐角,进入另一个山洞,不时,听到水声汩出,一股清泉从山岩间细缓流下,她捧了一捧,饮一口,一股甘醇清冽地流进血液,她将野菜放在旧箩里,任泉水径自清洗,她用双手搓了几搓,提起旧箩将水沥干,再用一个破边瓦罐灌满水。然后走到前洞外,点燃一个简易火架,用一个陶锅支在上面,将陶罐里的水倒进锅里,水开过,放入野菜,烫过捞起且撒些盐,端到石桌上。她记起外裳里有一个馒头,便取出,就着野菜和汤,享受着恒久的清素味道。

 

餐毕,小素走到洞外一处开阔地,仰起头,禅月流水般洒落坤地,星辰精灵般稀惊黯天。八年已过去,想念着她和父母在一起的日子,玉珠顺着面庞滑落到青裳,他们的音容笑貌浮映在眼前。

 

秋雨细霏的午后,小素默默低着头,独自一人走在大街上,想起战乱时与父亲别离的情景,心绞如焚,从此幼小的心灵承担起独撑世界的责任。小素是家里的独苗,父母爱其聪慧伶俐,胆大心细,从小便作男儿养,着男儿装,梳男儿发,走男儿步。与男孩儿们一起跌打滚爬,舞枪弄棍,她是孩子王里的老大,渐渐地,人们就将她唤作“大素”。天却有不测风云,大素十一岁那年,兵荒马乱,战火纷纷,当时的邻国与随国打仗,只因随国男丁少,所以随国君王宣告朝书《战誓》,正气凛然地说:

“昔之随国,士耕富国,田兴安民。今之敌侵,乱我民心,剿我国魂。唯则积勖,抟心壹志,战则立功,不战则出境耳!”

 

大素的父亲是随国重臣,怎敢怠慢,即刻随军队勇敢行进,已来不及告别大素和母亲,从此一去便杳无音讯。

 

深秋来临,母亲带着大素搬到离家很远的雍国,听人说那里的教育对她的成长很好。后来听说战争已平息,依却没有父亲的消息。随国君王托人四处打听,送来些银两和布匹,以慰孤儿寡母之苦心,并答应母亲,待大素长大成才,即入宫到随国仕官,母亲蹙眉而不应,跪谢过君王的恩典。

 

待报信侍者走了之后,母亲便拉过大素站于面前说:“大素,你也十四岁了,明天起到集市上帮着去卖玉米粒!”大素稚嫩地点头,虽然不知道如何做买卖,但偶尔跟着母亲看她的买卖言行。翌日清晨,天刚晓,母亲便叫起大素,告诉她要分清好人或坏人,大素记在心里,背上十五斤玉米粒,沉沉地走出家门。

 

母亲望着大素那小小的身影,心里暗自祷告:剑桥,你听着,倘若你在天有灵,请你一定要帮助我们的大素,练就一身本领,去面对她以后的人生。大素边走边大喘气,换算着方法,转过山岩林丛,早起的鸟儿向她鸣唱着早安,路边的野花向她逸来清香,大素一边放下玉米袋休息,一边同它们打招呼,这样走了九里多地儿,终于赶到集市。东方的晨曦照耀在她清素的脸上,熠熠的光在人群中时明时暗。

 

大素将背在肩上的袋子沉沉地放在地上,寻得一个稍稍安静的角落,拘谨地瞅着来往的人群,疲倦地喊道:“谁人要买玉米?”她一直在角落里,人攘熙熙的人群中老半天也没有谁注意到她。

 

虽然她的声音像小蜜蜂,却引起一个人的注意。但这人在集市上转了好几圈,看上去像盗贼。

 

大素抬起头看有人来,便起身打招呼:“您好!买玉米吧,晒得都是好太阳。”

 

盗贼低头看了看大素,眼前一亮:眉目清秀,好一个小俊才,给大王当贴身小徒弟。

 

他立即满脸迎笑道:“小家伙,胆子蛮大,这些玉米粒不错,我都买下,只是身上没带银子,要不你随我走一趟,回家去取银子。”

 

大素一听,居然有人全部买下玉米粒,她差一点窃喜出声:母亲定然满心欢愉的!很快她将那瞪大的眼眶缩小,想起了母亲临走前叮嘱她“要分清好人与坏人,多多地察言观思”。大素迅即收拾袋子,准备换一个地儿。旁边有个人向大素使下眼色,可大素只管低头将袋子松松地扎口,盗贼抢先拎起玉米袋子,虎视眈眈地盯着那个看他的人,大素使出浑身力气从他手里要抢回袋子,可是小绵羊与大老虎如何能比呢。

 

大素迅即松开手,试图从人群缝里钻出去,还是被那只大手给拽回来,大素朝着集市的人群大喊:

“救命啊!救命啊!”

 

那个先前紧盯他们的人忽地站起来,向盗贼脸上飞起一脚,盗贼放下玉米袋,一手抓紧大素的小臂,一手将那人的脚往右轻轻一掰,骨骼嘎达一声响,将他整个人甩出去,大素继续喊道:“救命啊!救——”

 

还没等大素喊完,盗贼低头在小素耳边轻声道:“再出声抽你的血!”大素还是拼命地要喊,正在这千钧一发时,旁边又跳出一个身影,似乎要从盗贼手里抢走大素,嘴里叫嚷道:

“小家伙,他是坏人,别信他,跟我走!”

 

大素乘盗贼不注意,将一只小手伸向那个人,盗贼一个转身,一个腾空而起,将大素整个人高高地举过头顶,然后飞跃似的,扛着玉米袋一溜烟地跑出人群。

 

走了十分钟,看见两匹高头大马栓在树上,马夫正闲坐着闭目养神,听到有脚步声走近,立刻站起躬身,马夫和蔼地问道:

“你叫什么名字?”

 

“大素!”大素见这个马夫语气可亲便回答。

 

盗贼对马夫呵道:“快走!”马夫慌忙驾起马,向远处驰骋。

 

三人乘马车行了二十多公里左右,一路上大素感觉到有些惊恐,他家怎的如此远,忽又想起母亲的叮嘱,她偷偷地向盗贼斜望一眼,两眉翘起,双眉间射出杀气,脸色阴森,大素双手交叉抱着肩,心里顿地紧张而后悔:难道我大素就要在这个世界消失吗?我还有很多梦想没能实现呢,寻找父亲的线索也没找到,还有母亲交给我的任务也没完成呢。

 

大素心里越想越害怕,越想越觉得自己的前途黑暗。转而又开始安慰自己:不用害怕,母亲曾说,当遇到紧急突发状况时,吹一吹胸前的银色小哨子,勇气和胆量就会跑出来帮助她的,母亲说这是一位神灵赠送的,它带着神性的力量,会使佩戴的人看到一种美好的希望。大素使劲吹响银哨子,清脆地哨音传得很远很远,远处的深山峡谷感应到了,山谷里的草木花叶欢欣地摇着芳香,近处的河水池塘感应到了,河池里的鱼儿们欢快地唱着水歌,天空的大雁老鹰也听到了,掀着翅膀飞向更高。好像也传到了母亲的耳边,听到母亲在说:大素,玉米卖完了吗?回来吧!大素的脸上童贞般流露出幸福的微笑。她看到了希望,神灵赐予了力量,她双手合十,默默祈祷:感谢神灵!

 

这时,马车来到神仙镇的神仙山上。抬头仰望,山绣林茂,秋叶与彩蝶迎风飞舞,山峦簇拥一道古旧城墙,一湾湖水清凌波漾,几只鸭鹅悠哉浮水,山间镶嵌着一些茅草土房,唯有一幢木房子醒目独立。只见马车径直奔向那座木房子前停下,一阵雷声从木房子里轰鸣而出:

“小家伙真带回来了?”

 

大素吓得猛一抬头,一个身材魁梧的大个子正立在马车前,她将身子蜷缩一团,盗贼跳下马车道:

“大王,劳您的驾,您亲自出门来迎接大素!”

 

“大王!”大素忽地竖起耳朵:“何方来的大王?”

 

大王高兴地说:“五根叔,您辛苦了!领赏去!”

 

然后,大王对着大素温和地说:“大素,这名字大气,人小志气大,欢迎来到神仙寨!”

 

他伸出宽大的手臂来抱大素,大素紧张过后听到这亲切的声音而镇定下来:“不用,谢谢!”

 

当她下了马车,眼前的迷人风景立刻震服了她,亦忘却了远离母亲的恐惧。

 

走进神仙寨,仙女姐姐们穿着清爽的花衣裳在大院里纺纱,织布,染色,染缸矗立,染布垂挂,一色清素的山水画布在阳光下闪耀。大素甚是欢喜,在染布间穿梭,大王一直站在那里看大素,像看他的孩儿一样心舒而和容悦色,内心念道:恰如我儿再世啊!五根叔走过来,看穿大王的心思:

“大王,莫提往事伤心句,如今,让他来做您的儿。”

 

大王回神转向五根叔说:“唯有五根叔最知我心,这辈子活得足矣!”

 

大素钻出染布,猛然间想:他们将玉米粒袋子拿去,怎的没银子给我?一个箭步跳到大王跟前,伸出小手,大王狐疑着,大素便严肃地说:

“银子呢?”

 

大王这才恍然大悟:“不急,一会儿让五根叔给你。”

 

他好想说以后你想要什么都给你什么,但又生怕吓跑大素,因而戛然止语,抑住心头之喜,压低声音说:

“大素,过来,我们先到后厨坊去用午餐。”

 

大素心里嘀咕着:也行,反正他们也跑不掉,先填饱肚子再说。

 

然后跟着大王穿过大院,绕过一风亭,走过九曲长廊,再行过一湾明湖,一幅美的画面:廊榭亭台扶隐寨,溪湖泉瀑燮流声。好一个世外桃源!最后,穿过一道道门,终于来到后厨坊。

 

阵阵肴香惹得口水欲滴,肚内辘辘饥啼,大素眼里放射出两道巨光,照向厨台与厨桌上那些琳琅满目和五色五味的食物。餐台上的餐具飞炫着金银的彩蝶,大素像要和彩蝶上下飞扑。当坐在餐桌前,仆佣们围上来,帮她铺好餐具,大素似乎有些惊恐般的,但还是把握好分寸,耳边又回响起母亲的唠叨:

“大素,你已长大,凡事都要独立思考,丢弃你随意思想的不足,多观察多思考,这叫察言观思。”

 

大素抬起头,似乎看着母亲慈祥的笑容。当馔肴美味溢入她的小鼻,大素回过神,挪动一下身体,摆正坐姿,开启美妙的午餐。大王坐在她的身旁,嘴边一直高挂着笑,不时和蔼地给她夹菜,大素礼貌地转过脸,天真地看着大王道:

“大王,您为何对我如此好呢?”

 

大王幽默地笑道:“我对他们都一样好,不信,你问问屋后的那棵树?”

 

大素真的离开餐位,跑到屋后,倚着那棵树的树干问:“大树大树,大王对你好吗?”

 

大王看着那纯朴的小身影乐得俯仰大笑。

 

用完午餐,大王带大素来到神仙寨的训练场。训练场里正在进行武斗训练。大素目不转睛,钦慕不已,她被眼前这一幕深深地吸引,卖玉米的银子早已抛在脑后。大王更是喜上眉梢,因为他要寻找的小徒弟非大素莫属了,这真是上天开恩赐来的。

 

大素忽地回头打断了大王的幻想“大王,您会武功吗?也会舞剑吗?”

 

大王亲切地反问:“你说呢?”

 

大素惊羡而拍手道:“好啊好啊,我要看大王给大素打武练剑!”

 

大王即刻铿锵有力地对着训练场呼道:“五根叔,让他们先停下,我给大素来打练一段。”

 

五根叔举手叫停,顿时,训练场是一片鸦雀。然后从长殿里取来一柄剑交给大王,五根叔很是感动,他脸上不时微笑着,不再像刚开始看到的盗贼模样,那只是他的“伪装”而已,大王曾吩咐过:凡事都得小心,神仙寨是恶贼痛恨之地,你尽量要“伪装”着出门,哪怕和马车夫交谈时,都得时刻警惕。五根叔偶尔转脸瞄一眼大素:小家伙,跟刚见到时看起来更显清秀,小小年纪便胆大心细,实在不易,难怪大王那么宠爱。五根叔也打心眼里喜欢着大素。这时,大素正十分专注地观赏着大王那挥舞的剑气:一素青灰色武服飘着清韵,亦扬亦顿,手上忽而有风生起,忽而有霜降临。时见大王静坐如磐钟,待击三声磬,深呼如鹏羽,欲震九千里。姿态在风中纯粹而止逸,心思在空中清静而无为,无怨而无欲,心志坚韧而俊拔,正气凝练而无畏。大素看得呆了,直至五根叔推了几下她的小手臂,方才醒了神。

 

五根叔说:“大素,你小小年纪怎么也喜欢武打舞剑呢。”

 

大素漫不经心道:“父亲是我们随国重臣,喜欢和将士们交谈,不时也学得一些武艺,在家的小院子里偶尔看过两次父亲练剑,都是躲在屋后的角落里,怕被严厉的父亲发现。但第二次还是被发现了,父亲见我真的很喜欢,便教我几招简单的武功和剑术。今天,看到大王的武功和剑术皆在父亲之上上,兴奋至极!”

 

大王拿着手中的剑走来时,有一种行走的剑气令大素倍感熟识,她急忙走过去说:

“大王,能否让大素看看您的剑?”

 

大王将右手拿的剑平放在左手上,大素仔细一看,惊得小眉头紧蹙,大王看此情景心悸而疑惑。

 

随即大王心里思忖着:“莫非大素见过此剑?”

 

大素倏地面色苍白,急忙伸出手说:“大王,请将买玉米的银子给我!”

 

大王蓦然被吓到,慌张地问:“大素,有何难言之隐?”

 

大素似要泪如雨下,心一想:我是男孩儿,怎能轻易掉泪,只颤抖地摇着头。

 

大王速地回过头对五根叔说:“五根叔,快!备马车!送大素归家!”

 

五根叔迅即将马车备好,大王将大素扶上马车,关切道:“五根叔,路上小心,将大素安全送达。”

 

马嘶地一声长鸣,便杳杳消失在神仙山的夕阳里,大素一直默言而哽噎,隐约中,感应到耳边似乎有一个声音传来:“大素,大素,你在哪里?”

 

“不,不可能是伯父的,但剑柄上分明镌刻着轩辕逸华的名字······ ”大素哭得眼睛红肿。她靠在马车篷边,想起了父亲第一次给她看那把剑的情形。

 

记得那天,父亲刚从集市上做完买卖回来,身上佩着一把剑,好不神奇威武!恰巧大素刚满十岁,正在小院子外帮母亲挖野菜,准备给母亲佐面的材料,听到父亲的脚步声,大素放下挖铲,小鸟般飞起来,父亲如大鸟般张开羽翅,将大素抱起来,大素抚摸着剑鞘,羡慕道:“父亲,这剑鞘真帅!”

 

父亲自豪答应着。便放下大素,将剑拔出剑鞘,一刹那,忽地天空云烟翻卷,雷电彪炳,大素吓得躲到父亲身边。

 

剑柄上雕刻的一条青龙突然冲飞上天,在黯黑的寰宇下变成一位着青灰服的道人,蓦然立于父亲面前拱手作揖道:“牟兄,您好!”

 

父亲惊肃道:“请问是何方来者?”

 

那道人答道:“吾乃崦嵫山道师——轩辕逸华之第五代弟子,今来有一事相求。”

 

父亲惊道:“请问怎讲?”

 

那道人便言:“这剑是我师父轩辕逸华的,他原名牟剑霖,是您的二兄。您父亲欲要个女孩儿,便将牟剑霖送与人家换回一个女孩儿。哪知遭到天谴,换回的女孩儿不久便离奇身亡。而您的父亲又想要回牟霖,那人家怎可答应,带着您二兄逃到崦嵫山下,春耕秋收,过得也算十分闲逸。牟剑霖从小便到崦嵫山上的道庙里玩,那些师傅都练就一身高悍的武功剑术,见其聪明是可塑之才,便教授与他武功剑术,兼传授与他古典圣贤书,长年累月,便成了当地小有名气的人。养父母别提有多高兴。可是······”

 

父亲听得很认真,脑海里竭力搜寻着二兄的面貌,急切道:“可是怎么样?”

 

道人接着说:“一天,养父母到邻国边境去换买物品,一场战火夺去了二老的性命。从此牟剑霖便住到道庙里,与师傅们一同起居学道练武。据说,崦嵫山是轩辕黄帝之出生地,师傅给自己重新取名叫逸华。后来,其艺其道之精通皆为道庙师傅之上,道师们说:是轩辕黄帝赐予的灵性。从此便称他为轩辕逸华。吾乃其第五代弟子。此剑是师父的青龙剑,在崦嵫山铸炼了五年。某一天被人偷出道庙,师傅病逝前嘱托:‘无论如何要找到青龙剑,并交给我弟弟牟剑桥。’”

 

父亲惊惑道:“那您怎么知道青龙剑在此?”

 

“师傅传授我之神道力法,我已经寻找了四年,经天南海北,历冬日夏月,都没能寻到,那是我功力不足以取到得原因。今年正好是第五年,我的功力神道达至高渺,当我站在云端时,便可清晰看到青龙剑所散发的神奇无比的厉气,于是我腾云驾雾下到人间,化作一位民间凡人,来到集市和您对话。并将青龙剑托付于您!”

 

大素在一旁听得目瞪口呆,像是经历了一次神境。

 

那道人喜悦万分,临别时与父亲作揖道:“已完成师傅的遗愿,告辞!”

 

言毕,一道青烟升入天空。

 

父亲敬穆地仰着天。

 

大素神奇地问:“父亲,他可是神仙,得道升天去了?”

 

父亲没有回答,平静地看着手中的剑说:“这是青龙剑,是您的伯父在崦嵫山铸炼的,隐含着轩辕黄帝的恢宏皓光,父亲希望你以后好好练剑学武,习得一身好本领,这剑便赠予你,便不辜负你伯父生前的祈愿。”

 

大素稚气地点头,感到好骄傲,神气十足。她站在地上,用颤颤的双手握住沉沉的剑,直指苍天。

 

父亲看着哈哈大笑道:“有志气,父亲的好孩儿!”

 

母亲从屋里出来看着父女两乐得合不拢嘴,也笑了。这天是大素十一岁生日,母亲做了野菜面条,另炒了几个菜,一家三口坐下来愉快地用餐。

 

傍晚,窗外,秋风习习,吹来了稻花的清香,秋蝉仍在高唱着秋天的丰韵,一只青蛙在小池塘的荷叶上打着轻鼓,随着节奏而飞翔的萤火虫,在屋后山钟的余响里空灵而飘渺······

 

天已暮去,马车的嘀嗒声在大素的回忆里映着空旷的野外,映彻宇霄。

 

大素似乎成熟了许多,慢慢地,她理一理思绪,想象着归家后如何同母亲来叙说这件事。马车在此刻蓦地停下来,大素急切地问:

“五根叔,到家了吗?”

 

五根叔不知该怎地回答,停了很久,当她掀开车篷帘子时,被眼前的一切而惊恐:她的温馨的家坍塌不见了。她跌跌撞撞地走下马车,寻找着母亲的身影,唯有一根祖传的手镯在残垣断壁间闪烁着凄然的光。

 

大素悲痛泪绝,嘶哑高喊着,可是四野哪有母亲的回音。她久久抬不起眼帘。

 

母亲去了哪里?想来袭击母亲的人不是为了财产,那是为了什么?

 

大素竭尽全力冥想着,母亲的面容一次次呈现。旷野的鸦啼凄凉而荒芜。

 

五根叔走过来,拉起一直坐在地上的大素。平缓地说:

“走吧!还是跟我回神仙寨去!”

 

大素猛地想起什么,一个箭步起身,跑到残垣断壁里再次寻找,仍然一无所获。莫非那大王的剑······

 

沉痛过后,大素跟着五根叔回到了神仙寨。

 

天黑得很沉。月牙在枝头上弹着凄弦,山鸟哀鸣。

 

大素沉默不语。

 

大王似乎已明了,声音低沉地说:“大素,不必难过,你的母亲定会没事的。”

 

大素慢慢从悲痛中缓过来,对大王说:

“谢谢大王收留大素!只想问您一句:‘您那青龙剑是从何而来的呀?’”

 

大王早已预料到大素会问。不假思索道:

“你卖玉米的那天早上,我让五根叔到集市上帮我寻找小徒弟,路上遇到一个强盗在抢劫民财,手上的剑闪着青龙的耀光,五根叔用了五个回合终将其制服,盗者魂飞魄散,将青龙剑丢下便逃之夭夭。五根叔便叫马车夫以最快速度将青龙剑带回来,然后他自己又到集市上去了,他找了半天,终于发现有个眉清目秀的小家伙躲在一个角落里卖玉米。”

 

大素眼睛里流动着焦急的泪光。低声说:

“这青龙剑是伯父轩辕逸华的,上面刻有他的名字。”

 

然后,大素将青龙剑的来历向大王叙述一遍。

 

大王感慨道:“巧遇轩辕一剑鞘,恰逢大素两回心。”大王看一眼大素,又道:

“原来我和大素是有奇缘的人哪!”

 

大素的心里渐而有了一丝暖意。大王接着说:

“大素,从今往后,你就是我的关门弟子了。”

 

当晚,大素行了拜师礼。

 

晚饭后,大素独自站立窗前,望着皎洁的月亮说:

“月亮,若有灵气,请告之于我,母亲究竟在何方?”

 

说来也神奇,大素话音刚落,月亮四周便升起袅袅的白色烟雾,嫦娥从烟雾里走出来,站在云层上,对她说:

“大素,你是一个勇敢,坚强而正直的孩子,上天已经被你所感动,你的母亲现在很好,她也在思念着你。只要你一直坚持你的意志,守住心中的希望,定能与母亲团圆!”

 

嫦娥说完刚转身,那片云层便消失。

 

大素于是从脖子上取下银哨子,轻轻吹起来,隐约中,她真的看到母亲的笑容那般温切。

 

从那时起,大王便开始给大素传授武功与剑术。

 

首先教大素理法之说:

“青龙剑,崇尚天地人之尊,起舞之而藏道韵,隐义质而搏正期,扬善意而积仁习。”

 

“君王天子舞剑,以罅谷巑岩而砺锋,兼融四季之阴阳明黯,霎舞五行之强弱远近,远渺以达乾天之上,渊邃以通坤地之下,直指无绝之源,逐而得以匡扶天下。王公诸侯舞剑,以悉知兵士善勇而举锋,立国且立身,托忠仁而擎清贤,安民意而抚民情,渐而雷霆灼光以顺天子。庶民布衣舞剑,着粗布清裳而隐锋,披贫瘠而耀富心,映朝暮而唤天地。”

 

“武艺乃修养身性也。壮骨而通经,造灵性而养身心,修怯惰而磨躁气,指正道而持柔韧。”

 

“习武且止戈为武。并立且摆,凝于气神,目对正前,左右推两掌,若两松对峙,矗于悬崖。弓步挺身,秉气止息,一股飚气从体内骤起,双掌蹴力而左右摆动,若洞穴来风,旋舞而回,惊魄而振声。”

 

······

 

大素在理法中习武练剑,渐渐知理而得法。这些理法若一个个细胞在血液里奔放。由似懂非懂转而心领神会,武之艺、剑之气撼动着木华而飞。

 

这样历经了五个春秋,在风雪雨霜下,大素似长成一个风华少年。无数次寻找母亲的消息杳无,但依然坚信总有一天能见到母亲。

 

这天,大素来到神仙山下,与山民们攀谈。山民们非常热情,将山里的果子摘给她,他们亲切地说着国家的太平盛世。忽然间,天边有一团乌云迅猛向这边聚拢过来,大素猛地抬起头:大事不妙!赶紧召集山民们到神仙山里安顿好。

 

然后急忙回到神仙寨一看,残乱不堪。大素高喊:

“师父!”

 

在一片残迹里走出了五根叔,他拉住大素的手,往山外跑去,大素哪里肯听,喊道:

“我要见师父!”

 

一个粗壮强盗从寨里跳出,拿着刀向他们砍过来。五根叔拉起大素飞也似的消失了。强盗们见到神仙寨已夷为平地,冷冷地大笑着,一股山野的阴风旋来。

 

再说五根叔携着青龙剑走了好远,带着大素来到山外的旷野平原。五根叔取出青龙剑,交给大素,深沉地说:

“这是大王临终前嘱托我一定要交给你。事情都很蹊跷,而且都是与青龙剑有关的,你的伯父,你的父亲,你的母亲,还有大王。看来这把青龙剑不是一般的剑,盗贼们随时都会来侵袭你,你可得好好珍藏,也得好好练铸!”

 

大素默默点头。

 

过了几天,他们在神仙山为大王建了一座墓碑,曾受到大王救济的山民们也纷纷赶来,站在墓碑前抽泣默哀山间溪泉呜咽,山上数声乌啼,。

 

五根叔欲让大素和他一同前行,大素婉言谢绝,与五根叔分别后,大素站在一块旷野的高地上,深呼一口气,转身踏着大步,回到神仙山,到镇上,买了几件素色女衣裳和几个馒头,走进山里。

 

她在神仙山里四处寻找,整整找了五天,终于在一个林木的隐蔽处,寻到了一个千年山洞,洞内还有一个小山洞,有一股泉水细细而潺湲流下来,她可以在这里习武练剑。洞外有一个简易火架和旧陶锅,她再低头进洞,哇!洞内居然有人迹可寻,一张木板床,一张石桌,一个铜烛台,一摞书,一叠笔墨,墙角一张旧古琴,墙上还有一面铜镜,几个钉子,大素走上前,将身上佩戴的青龙剑取下,挂在钉子上一个,随即,转身,到神仙山里去寻找一些野菜野果。

 

斜阳挂在洞前的枝叶上,一些阳光渗漏下来,滴在洞内。

 

大素拎着一箩筐的野菜野果,从山里回到洞内,当她简易地吃完晚餐,坐在石桌前看着剑鞘里的《武剑秘籍》时,已明白大王的苦心,这是大王亲笔书写的武剑的练就秘籍,汲取了多年的武剑经验与学识,大素握着《武剑秘籍》,激动得热泪盈眶。拭干泪水后,大素用笔墨书写着《第五剑》,又用刀在青龙剑柄上镌刻着:第五剑。

 

天色渐暝,一缕清风袅袅袭来,大素拿着青龙剑,手里凝结无尽的亲情,开始在洞外的开阔地上习武练剑,一招一式无不抟风燮雨。山林随静,晚鸟归巢,弦月又来到洞前凝望着大素,像是母亲的明眸,令武剑之气在月光下闪着柔韧的光华。



小小说·第五剑——祝贺梅里小河写作五周年





今年是梅里小河写文字五周年,以小小说《第五剑》来祝贺自己!

希望继续努力,写出更好的文字!小小说·第五剑——祝贺梅里小河写作五周年小小说·第五剑——祝贺梅里小河写作五周年

多谢新浪博友们一直以来的支持,感谢你们,祝福夏天快乐,写作快乐!小小说·第五剑——祝贺梅里小河写作五周年小小说·第五剑——祝贺梅里小河写作五周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