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赵忠心家庭教育
赵忠心家庭教育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41,799
  • 关注人气:7,55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我的动态”之六十九:中央教科院家庭教育学术著作丛书的序言

(2021-03-05 06:39:10)
分类: 我的动态

说明

中央教育科学研究院要出版一套家庭教育学术著作丛书。我是该套丛书编委会的顾问。这是我应邀给该套丛书撰写的序言。内容主要谈的是如何进行家庭教育基础理论研究的问题。从事或关心家庭教育基础理论研究的朋友可以读一读。

=======================================================

中央教科院家庭教育学术著作丛书的序言

赵忠心

 

我们中华民族在长期的家庭教育实践中,总结、积累了非常丰富的教育子女的经验,已经形成了重视家庭教育的优良传统。

我国实行改革开放、发展市场经济以来,人们从社会发展趋势上看到,在竞争日趋激烈是社会生活中,要使子女将来能够立足于社会,在事业上有所作为,有所成就,除了让子女接受良好的学校教育、社会教育以外,还必须要高度重视家庭教育,充分发挥家庭教育的职能作用。在许多家庭里,做父母的都把子女教育作为家里的头等大事来对待。一个崭新的蓬勃发展的社会主义家庭教育局面,正在我国形成。

繁荣的家庭教育实践,给家庭教育的理论研究提出了迫切要求。丰富的家庭教育实践经验,给家庭教育的理论研究提供了坚实的实践基础。

然而,我们的家庭教育理论研究,远远还不能适应迅速发展的家庭教育实践的需要。

恩格斯说过:“社会一旦有技术上的需要,则这种需要就会比十所大学更能把科学推向前进!”

我国欣欣向荣的家庭教育局面,不仅给家庭教育理论已经提出了要求,而且也提供了非常有利的条件,是推动我们进行家庭教育理论研究的巨大动力。

记得上个世纪80年代初期,我率先开始进行家庭教育理论研究的时候,这个学术领域还是一片未被开垦的“处女地”,建国以来没有人对这个方面的问题进行过研究和探讨。对于我的这一选择,不少人持有异议,认为家庭教育没有什么可研究的,管教孩子还不就是“婆婆妈妈”的事,没有什么规律可循。意思是说,这个领域没有什么学问,研究这个问题不会有什么作为。

我却坚定地认为,既然家庭教育作为一个独立的教育形态存在着,没有被当今社会发达的学校教育、社会教育所取代,那就说明家庭教育这个过程本身是存在着特殊的矛盾,有它特殊的规律性。只不过是我们没有人专门进行探讨和研究,那客观存在的规律性,还没有被人们所揭示出来,而不是不存在规律性。

我没有听从别人的规劝,一意孤行,一直坚守在家庭教育理论研究领域,在这个“处女地”耕耘长达四十年之久。

多年来,我们家庭教育科学普及工作搞得有声有色,轰轰烈烈,而理论研究却是冷冷清清,无声无色。特别是对基础理论的研究,很少有人问津,这个领域很少有人涉足。甚至还有人说,基础理论研究过多,没有必要。认为基础理论对于家庭教育实践指导意义不大。因此,多年来,尽管我是兢兢业业地从事家庭教育基本理论的研究,但总是有一种“孤军奋战”的感觉,很少遇到知音。

使我非常欣喜的是,单志艳博士要组织、出版这套“家庭教育与家庭发展教程”丛书,我很赞赏。

我深信,这套丛书的问世,势必对我国家庭教育基础理论研究被学科建设起到很大的推动、促进作用,会促使、吸引更多的有识之士投身到家庭教育基础理论研究的队伍中来。

我始终认为,没有理论的指导,家庭教育实践将会是盲目的。没有基础理论的研究,家庭教育知识的科学普及也会出现盲目性,会出现方向性的偏差,弄不好会走向邪路。家庭教育基础理论的研究,千万不能忽视。

单志艳博士组织、出版的这套丛书是很有远见的,我对这套丛书的出版,寄予很高的期望。

要把这套丛书组织好,推出有价值、有影响的家庭教育学术著作,我提出几个建议,供家庭教育理论工作者参考。

要高度重视家庭教育和社会生活之间的关系。

家庭教育有方法问题,也还有教育思想观念的问题;有操作问题,也还有方向性的问题。只是掌握具体的教育方式方法,只重视实地操作,没有正确的教育思想观念,不管教育方向如何,即或是正确的教育方式方法,也不会发挥应有的作用,培养出来的子女将来也很难适应社会发展的需要。

特别是在当前,我们国家正处在社会政治、经济急剧而深刻的变革时代,忽视家庭教育基础理论的研究,将会给我们的家庭教育事业造成损失。

家庭教育是在家庭这个比较封闭的社会组织形式中实施的一种教育。但它从来没有,也不可能与社会生活相隔绝,它总是与社会生活息息相通。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的变革,肯定会对家庭教育产生影响,家庭教育肯定要受到社会政治、经济的制约。这是不能容许我们忽略的。

家庭教育的任务是向社会输送适合社会需要的人才,家长要把子女培养成材,不能不了解社会生活的变化。因为青少年儿童将来究竟是不是人才,不是家长说了就算的,唯一权威的衡量、检验的标准是社会生活,是社会实践。

因此,我们的家庭教育理论工作者,就不能不认真研究我国市场经济社会的发展和家庭教育的关系。这应当成为我们家庭教育理论研究工作者所面临的一个非常紧迫的任务。

要坚持家庭教育的动态研究。

世界无非是运动的物质。宇宙间千姿百态的物质运动是绝对的,静态是相对的。

社会在不停地向前发展。家庭生活与社会生活息息相通。社会的政治、经济、文化的种种变革,必然会通过各种渠道渗透到家庭中,影响家庭生活,影响家庭教育。

家庭是一种继承性很强的社会组织形式,现代家庭教育是在传统家庭教育的基础上发展、演变而来的。在这个过程中,既继承了我国优秀的家庭教育文化传统,同时,在新的社会环境的影响下,又在传统家庭教育基础上有许多新的发展变化。这种从传统到现代的发展变化,实际上就是一种文化的“遗传变异”。

中国的家庭教育从传统到现代,究竟有了哪些发展变化?这个发展变化是怎样的一个过程?现代的家庭教育正面临着、即将面临哪些新情况和新问题?这些发展变化和新情况、新问题的出现,是受到哪些因素的影响和推动?应该进行回顾、研究和思考,以便从中摸索一些带有规律性的东西。

什么叫“规律”?规律就是事物之间的内在的必然的联系。这种联系重复出现,在一定条件下经常起作用,并且规定着某种趋向发展。探索家庭教育规律,简而言之,就是揭示家庭教育与相关事物之间内在的必然的联系。

研究家庭教育从传统到现代的发展变化和影响这些发展变化的因素,就是为了预测现代家庭教育发展的趋势,使我们的家庭教育指导工作做到“与时俱进”,既要适应现代家庭教育发展的需要,又不脱离中国的国情。

社会继续向前发展,新情况、新问题层出不穷。研究家庭教育的变革,研究变革中家庭教育,这是我们家庭教育理论研究者永恒的课题。

要重点研究家庭教育的特殊规律。

有的人在学校是优秀教师,却教育不好自己的孩子。有的是有威信的领导,“振臂一呼,应者云集”,在自己孩子面前却没有威信。有的是高级将领,能统帅千军万马,在子女面前却束手无策,管不了自己的孩子。

这是为什么?表明家庭教育有它特殊的规律。

“研究”就是“认识”。研究家庭教育就是认识家庭教育,首先要确定家庭教育研究对象。按照毛泽东的《矛盾论》的思想,科学研究的区分,就是根据科学对象所具有的特殊的矛盾性。

毛泽东说:“对于物质的每一种运动形式,必须注意它和其他各种运动形式的共同点。但是,成为我们认识事物的基础的东西,则是必须注意它和其他运动形式的质的区别。只有注意了这一点,才有可能区别事物。”才能辨别事物,才能区分科学研究的领域,才能发现事物发展运动的特殊原因。

要探索家庭教育本质和规律,既要研究与之“相邻”、“同类”的事物——学校教育、社会教育的共同点,更重要的是研究家庭教育与学校教育、社会教育的不同点。从而,揭示家庭教育的性质,意义(对人个体发展的意义和对社会发展的意义),特点(包括优势和局限),家庭教育发展的历史,影响家庭教育效果的诸因素(包括家庭内部和外部诸因素),家庭教育的原则,家庭教育方法和艺术,家长的教养态度,家长的教育素养等等。这是认识家庭教育本质和规律的出发点和归宿点。

要运用多种学科理论知识参与家庭教育理论研究。

毛泽东在《矛盾论》中指出:“研究问题,忌带主观性、片面性和表面性。”

所谓“主观性”,就是不知道客观地、辩证地看问题。所谓“片面性”,就是只见树木不见森林,不知道全面地看问题。所谓“表面性”,就是看问题肤浅,只看事物的表面,不研究事物内在的本质。

家庭教育实践活动看似简单,实际上家庭教育实践是“立体”的,“复合”的,具有多面性,是一个相当复杂的过程,不是哪一个学科的理论知识可以全面说明、解释,做出周延判断的。要切实避免理论研究的主观性、片面性和表面性,根据《矛盾论》“不同质的矛盾,只有用不同质的方法才能解决”的思想,复杂的矛盾运动过程,必须用复杂的方法去解决。

家庭教育复杂的过程,必须综合运用多种相关的学科理论,从多侧面观察、多角度介入,进行分析、论证、说明、解释。企图以任何单独的一个学科理论“包打天下”,是人为地把复杂的问题简单化,一定不能得出可靠的结论。

家庭教育是一种教育行为,必须运用教育学理论进行研究;家庭教育是一种心理行为,必须运用心理学理论进行研究;家庭教育是一种伦理行为,必须运用伦理学理论进行研究;家庭教育是一种社会行为,必须运用社会学理论进行研究;家庭教育是一种文化传递行为,必须运用文化原理进行研究;家庭教育是培养人才的渠道,必须运用人才学的理论进行研究;家庭教育是在家庭范畴实施的一种教育,必须运用婚姻家庭理论进行研究;家庭教育是人类特有的社会活动,必须运用人类学理论进行研究;家庭教育是人们改造主观世界和客观世界的过程,必须运用哲学理论进行研究;家庭教育不是抽象的,是具体的,任何家庭教育都是一定历史阶段的产物,必须运用历史学理论进行研究,等等。

不仅要从多角度、多侧面进行家庭教育研究。还要运用控制论、系统论、信息论的理论和方法进行研究。

只有坚持运用多种学科理论知识,进行综合性的研究,才能研究得比较深入、透彻,我们的研究结论才不会出现主观性、片面性和表面性。

要坚持多种研究并举。

一是宏观研究和微观教育相结合。

宏观研究是对国家和地区家庭教育发展方向、进程进行全局性的总体研究,从社会结构的大系统出发,研究社会政治、经济、文化发展对家庭教育的影响和需求,为确定家庭教育发展的总体目标、基本方针和政策、措施提供理论依据。

微观研究则是对各种类型的家庭子女教育、具体的教育内容和方式方法进行个别研究,以指导家庭教育实践。两者齐头并进,相辅而行。

二是应用研究和基础研究相结合。

家庭教育科学分为应用家庭教育学和理论家庭教育学。家庭教育科学研究分为应用研究和基础研究。

应用研究主要是解决家庭教育方式方法、策略、指导、服务和管理问题。基础研究是揭示家庭教育规律,探讨新的原理。

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的关系,就像根叶和果实的关系。科学发现的历史一再重复着这样一个事实:许多伟大的发现来自于对科学基本问题的追寻。在进行应用研究的同时,必须把眼光放长远,重视基础研究,努力做到应用研究和基础研究并驾齐驱,相得益彰。

三是家庭教育现状研究和家庭教育历史研究相结合。

所谓“研究”就是探求事物的真相、性质和规律。简言之,就是认识事物。要认识得清楚、全面,就得像解剖一个实体那样,从多角度入手,多侧面观察。

现状研究就是进行横切面“解剖”,了解当前家庭教育的方方面面以及方方面面之间的联系;历史研究就是纵切面“解剖”,了解家庭教育发展、演变的过程。这样纵横交错地解剖,既能做到对我国家庭教育现状心中有数,也能通过了解家庭教育的来龙去脉、前因后果,以古为今用,预测未来,增强指导工作的前瞻性,做到与时俱进。

四是中国家庭教育研究和外国家庭教育研究相结合。

家庭不仅是生产单位,生活单位,也是文化载体。家庭教育本身就是一种文化,家庭教育历来也是传承文化的重要渠道,具有强烈的民族性、传统性。要以研究中国家庭教育为主,努力构建具有中国特色的家庭教育理论体系。数典忘祖是不应该的,全盘否定文化传统那是武断。但全面复古不能不说也是一种偏颇。

一切好的东西都是人类的共同财富。外国先进的文化要大胆借鉴,拒绝借鉴那是狭隘。但要认真咀嚼、消化、改造、吸收。囫囵吞枣,生搬硬套,会“水土不服”。生吞活剥,食而不化,会消化不良。要批判地吸收外国家庭教育文化中有益的东西,有选择取舍地、不卑不亢地借鉴,以为我所用;并努力使之本土化,融入中国家庭教育文化,进一步丰富中国家庭教育文化。

2019年8月28日于京师园

 

(赵忠心   中国家庭教育学会原副会长,中国教育学会家庭教育专业委员会名誉理事长,北京师范大学教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