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赵忠心家庭教育
赵忠心家庭教育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25,274
  • 关注人气:7,53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随笔之九十:《躺着中枪》

(2020-12-30 05:49:56)
分类: 随笔
随笔之九十:
《躺着中枪》
赵忠心


        昨天下午,一位来自山西运城、正在中科院心理所读硕士课程班的年轻朋友来访。主要是来谈学问。
       我喜欢跟年轻朋友谈做学问。尽管我很忙,有来访学的,我也舍得拿出一些时间,毫不保留地跟年轻朋友介绍我做学问的粗浅体会。
       这位年轻朋友在北京边上班,边继续求学。她求学上进,不断进取,不浮躁,很沉静,也很有思想。我喜欢这样的年轻人。不经意之间,我们一老一少交谈了两个多小时。
       谈话中,这位年轻朋友说到一件事,说河南有一位老师对家长进行培训,效果很好,反映不错。希望得到我的支持,做他们的顾问。这位年轻朋友是受人之托,顺便来打探我的口风的。
        我说,凡是正规的、科学的、负责任的培训,我都是支持的。但我有一个规矩,就是不跟任何的利益集团结盟。我从不答应做任何家庭教育文化公司的顾问、专家。尽管许诺给我丰厚的报酬,我都不为之所动。我是“公共财产”,不是哪一家的“私有财产”。
       全国最有名的新东方的家庭教育研究中心曾请我做顾问,我都婉言谢绝了。具体事儿的合作,可以做,比如新东方举办的家庭教育高峰论坛,我曾两次应邀给他们的论坛致开幕词。包括俞敏洪先生在内的新东方十二位高管集体撰写的《换个角度做父母》一书,是我撰写序言向读者推荐的
       但邀请我做他们家庭教育研究中心顾问的事,我还是没有答应。
       我只答应做那些非赢利的机构的顾问、专家,诸如公办大专院校、中小学、幼儿园、学术团体、科研单位,等等。虽然没有任何的报酬,但我愿意支持他们。

                                                             

        我为什么不跟任何的利益集团结盟。因为三十多年前,由于我的不慎,曾上过当。
       有一次,一个朋友策划了一套家庭教育读物的写作提纲。提纲让我看过,设计得很不错。结果,被一家外国人在北京开办的文化公司看中,购买了那个写作提纲。
      为了省钱,文化公司找了一些没有家庭教育实践经验、并不具备写作能力的在校大学生、研究生,东拼西凑,“拼凑”出了一个“大拼盘”。书的质量可想而知。
       书还没出版,这家文化公司便不惜重金,在各大报刊上大肆发布广告,说这套书是在著名家庭教育专家赵忠心教授亲自指导下撰写的。这套书问世以后,听说印了一屋子的书,发行量很可观。
      不久,就有不少读者反映上当受骗,说书的质量并不像图书广告上吹的那么好,是七拼八凑、粗制滥造的不入流的一套家庭教育指导图书。
        有一天,一家报社来了两位记者到我家,询问我这是怎么回事?他们还随身带来了发布广告的几张报纸让我看。
       我惊讶地发现,这家文化公司没有经过我的允许,竟然把我的大幅照片堂堂正正地印在了套书的封面上。
      我一看,就急了,怎么能这么干!没有经我授权,怎么能发布这样的广告?当即就打电话给我的那个朋友,问他这是怎么回事?
       他委屈地说,不是他写的书,是外国一家在京的文化公司组织学生编写的。他说,他也不知情。
        随便答应做文化公司的顾问、专家,要是遇到了不良的文化商人,往往会打着我的旗号胡作非为,牟取暴利,坑害文化消费者。
       其结果是,文化公司打着我的旗号,利用我的名气,轻而易举地获得丰厚的不义之财;而背黑锅的,挨骂的,却是我。
       文化公司赚的是钱,我赚的是骂。你说,我做的这是什么买卖呀!

                                                       

       有的文化公司找到我,当我的面,说得天花乱坠,背地里却干见不得人的龌龊事,我是防不胜防。经常是“躺着中枪”。
       有的搞家庭教育培训的文化公司,对外说他们的培训教材“请赵忠心教授审查过”。
        实际情况是,我压根儿不知道有这么回事,从未跟他们的教材见过面。
       有的家庭教育培训文化公司的老板,到处宣扬说,他是“赵忠心教授的关门弟子”。自吹是某某专业的”博士“,发表了多少篇论文。
       其实,这些都是子虚乌有的,是他们杜撰的谎话。此人只是到我家来过一两次。其身份也不是学教育、心理的,是个外科医生,还没有从事教育工作的经历,是家庭教育的门外汉。说他是我们学校某某教授的博士,我怎么没听说过?纯属欺骗,自欺欺人。
       有的家庭教育文化公司,在招收培训学员的通知中说:“拟请我国最著名的家庭教育专家、我国当代家庭教育理论研究的奠基人赵忠心教授授课。”拉大旗作虎皮,以我的名义招揽学员。
       有朋友拿了这个通知让我看,我说,我不知道有这回事儿呀。
       我按照通知上的联系电话,“匿名”打过去。问道:
       “你们邀请了北师大赵忠心教授吗?赵教授答应给你们讲课了吗?”
       对方信誓旦旦地回答说:
       “我们邀请了。赵教授答应了。”
       我说:
      “我就是赵忠心。我怎么不知道?”
        对方立刻关掉了电话。
        后来,我听一位报名参加这个培训班的朋友对我说,他就是为了听我的讲课才花重金,报名专程来北京参加这个培训班的。结果,并没有见到我讲课,学员很失望。便质问培训班,你们不是要请赵教授来讲课吗?
       他们回答说,是要请来的。赵教授家里有病人,不能来讲课。
       这个培训班很“贼”呀,他们跟“特务”似的,“情报”还是做得很到位的。当时,我家的确是有病人在住院,这倒是事实。
          他们这样轻松地一“解释”,表明他们既认真负责,又通情达理,轻而易举地就站在了“道德的制高点”;而我,却不明不白地坐在了“道德的被告席”上,无缘无故地遭到舆论的谴责。
       这是什么事儿啊!

                                                       

        然而,事实上是,即或是家里有事,只要是我亲口答应了的事,不管有多么大的困难,我一定会克服困难兑现承诺的。我这个人是说话算数的,向来是守信用的。
        比如,1996年,我的原配夫人做了大手术。手术的第二天一早,夫人还在昏迷之中,我就去上海给一个全国性的家庭教育学术研讨会讲学。
       我完全可以因突发的特殊情况不去讲学,对方也一定会理解,不会认为我是失信。
       但我没失约,仍旧如期远赴上海讲学。因为这事是一年前我就答应了朋友的邀请的。
       启程去上海那天早晨五点钟,我伏在正处昏迷状态的夫人耳边说:
      “我要去上海,有事你就摁电铃找护士。我也安排好了学生,一会儿他们会来医院替我照顾你的。”
       夫人没有力气睁眼,一个劲地点头让我放心地去上海。那天中午下飞机,下午两点就开始讲学,一直讲到夜里十点钟。
       第二天一大早四点多钟,我就赶紧奔机场返京。承办这次研讨会的朋友问我,怎么这么着急回京呀?我这才实话实说,夫人刚刚做了大手术,还在昏迷中呢。
       朋友一听,他惊愕了。眼含热泪,抱怨说:
       “老赵,夫人做手术,这么大的事,您怎么能置昏迷中的嫂夫人于不顾跑到上海来?您可以跟我明说呀,我跟大家解释一下您遇到了突发情况,不能来就别来了。大家一定会理解的。您怎么能这么做!”
       我回京以后,出席研讨会的北京的一些朋友和与会的记者,都纷纷带着鲜花、慰问品到医院慰问、看望我身患重病的夫人。
       “言必信,行必果。”我从不做言而无信的事,这是我为人处世的底线。
        几十年来,我不仅始终如一地兢兢业业、踏踏实实地做学问。更是一如既往地严于律己、言行谨慎地为人处世,获得了不错的口碑。
       我不能让不良的文化公司任意毁坏、糟蹋我的名声。我只好一概拒绝文化公司的“盛情邀请”。
        我的研究方向是关乎千家万户的家庭教育,我就该是为广大家长所信赖的朋友,帮家长排忧解难。我不能为获得一些报酬而充当无良文化公司的“托儿”。这种事,我绝不能干。
      来访的这位年轻朋友听了我的述说,很理解我的苦衷。便不再提请我做顾问的事了。

(2017年5月7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